第七十七章 姑娘,小爷觉得你美死了(三更,求订阅,求收藏~)

    柳卿卿僵住,她刚刚说什么?

    梦魇剑!她当然想要啊!可是……她给吗?

    柳卿卿有些迟疑,最终还是决定赌一赌,赌那个白衣女子会帮她,不会害她!

    柳卿卿走向那个破寺庙,脚步微轻且慢,目光打量着周围,一点也不敢松懈。

    柳卿卿弯着腰从那半倾斜的门板下走过去,只见那白衣女子面向佛祖,她的脚边是森森白骨!

    柳卿卿倒吸一口气,不止白衣女子的脚边有零落的白骨和骷髅头,连她的四周都有零零散散的骨头,这里究竟经历过什么,寺庙与白骨真是一诡异的场面偿。

    柳卿卿站在那里没有再向前走,直接开口问道:“姑娘,你说你在等我,不知有何事?”

    “自然是为了你来这里的事。”白衣女子转过身,冷眸直视着柳卿卿,冷凝的双眸下是一片白色面纱,将她的美丽与世隔绝。

    “那么姑娘是来帮我的还是来阻我的?”柳卿卿勾起唇角,笑道,她猜她是来帮她的。

    “我只是来为你引路,至于梦魇剑你能不能拿走不是我说帮就帮得了的,柳小姐跟我来吧。”白衣女子淡淡地说道,她的身上自始至终都有种疏离感,她转身往右走去。

    柳卿卿不再迟疑,连忙跟上去,至于她为什么称呼自己为柳小姐,柳卿卿不打算多问,她更想知道那姑娘叫什么名字。

    “不知姑娘芳名是?”柳卿卿想到问道,一脸笑意的看着那白衣女子,等待着她的回答。

    “慕姒北。”

    清冷的声音流入柳卿卿的耳蜗里,蓦地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冷了。慕姒北,柳卿卿好像没听过这个名字,回头去问问沉君彦他们。

    “柳小姐,我是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哪怕是跟你最亲密的人也不能说。”慕姒北冷冷的警告道,领着柳卿卿进入一个暗道。

    柳卿卿摸了摸鼻子,怎么难道那个慕姒北会读心术?竟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柳卿卿看着深长的暗道,心里有些惊叹,这得要多大的工程才能挖出这样绵延的暗道,“慕姑娘,这暗道里有没有机关或者暗器什么的,如果没有,我们可以加快速度吗?”

    她急着回去,追上沉君彦他们。

    慕姒北应道:“好。”

    话音刚落,人已经消失在原地,只剩下一抹白色的残影,柳卿卿咋舌,好快,不过她也不慢,柳卿卿很快就跟上了冷冰冰的慕姒北,暗道真的太长了,还弯弯曲曲的不知道通向哪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卿卿看到了发光的洞口,那是日光。

    “慕姑娘,我们是要从那个洞口里出去吗?”柳卿卿拧眉问道。

    “不,你说错了,是进去,而不是出去报告首长,萌妻来袭。”慕姒北语气平淡,面无表情。

    柳卿卿默然,跟着她走了进去,光亮很刺眼,柳卿卿伸手挡在眼前都忍不住想要闭起眼睛。

    当柳卿卿睁开眼时,眼前的东西让她的心神俱震,那便是梦魇剑吗?

    梦魇剑没有寒芒,没有冷光,它也没有锋利的剑刃,只有较长的剑尖,它的外表很普通和其他的剑除了剑刃的区别之外没有其他,但是它却有种致命的吸引力,让你一见梦魇剑便移不开眼,几秒钟就可以让你陷入昏睡中。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梦魇,隐秘的,深藏的,暴露在外的,悲伤的,甜蜜的,见不得人的……无论是哪一种梦,见剑入梦魇,你将活在梦中,除非心神坚定无欲无求之人,都很难逃出属于你的梦魇,逃不出,就只有死在你的梦里,这就是梦魇剑的可怕之处,梦魇剑的剑鞘也有奇特之处,它是由很多片V字型的锋利刀刃形成的一条锁链,它盘绕在梦魇剑的周身,它的把柄是银色的有蝴蝶图案的,剑和剑鞘都是武器,柳卿卿手心里都是汗珠,她压制着体内的悸动,两眼发着精光,这梦魇剑她要定了!

    “我可以带这把剑走吗?”柳卿卿扭过头,看着慕姒北,问道。

    “可以。”

    这本就是属于你的。

    柳卿卿走向前,看着梦魇剑,伸出一根手指轻轻触碰着,果然有问题。

    她的手指仅仅停在离剑柄不足一厘米的位置便再也不得前进一点点,柳卿卿来自哪里?来自现代啊,哪些里,电视里,宝剑认主怎么认来着?

    滴血啊!

    柳卿卿二话不说,毫不犹豫,毫不心疼的咬破了自己的指腹,血珠低落,很快就被梦魇剑吸入剑身,发出刺眼的强光,梦魇剑像是重获了新生一样,剑的周身色泽比之前要明亮了一些。

    柳卿卿飞身一跃,将悬空的梦魇剑拿了下来,脸上露出一抹欣喜,就这么简单?

    “慕姑娘,多谢。”柳卿卿朝着慕姒北抱拳谢道,眉眼弯起。

    慕姒北没有答话,转身离开。

    柳卿卿暗叹,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柳卿卿既然拿到了梦魇剑也就不再停留了,此刻她归心似箭!恨不得立马就能下山,可是这暗道好长……

    容瑾在寺庙外面等了很久,早已按耐不住,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良久,柳卿卿才从寺庙里出来,一出来就立刻下山,上山路难走,下山路要稍微快点,柳卿卿脚下生风,快如疾风,这可又苦了容瑾。

    天色渐晚,柳卿卿已经从祁山下来了,一路很顺利,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那么现在就是找到沉君彦他们的队伍,不过,他们应该已经入了锦州城了吧。

    ******

    黑夜将至,柳卿卿终于从荒郊野岭再到无人的官道,现在终于进了城,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酒香混合着饭菜的香味悠悠的飘进了柳卿卿的鼻子中,她的最爱啊,不管了,反正已经进城,先填饱肚子再说。

    柳卿卿一溜烟的跑进刚刚飘着酒香的客栈,随意找了一空桌坐下,对着小二报了几道菜,要了两坛女儿红。

    暗处,容瑾恨得牙痒痒,他只能吃干粮……

    柳卿卿将剑放在桌子上,一口气将一碗女儿红喝了,旁边桌子上,是几个男人,纷纷将目光放在柳卿卿身上,美人,宝剑,美酒成了他们谈论的话题,柳卿卿避耳不闻,任由他们这群花花公子谈论权色重生:呆萌小军王

    可是就是有不要命的敢来找死!

    “这位姑娘一个人喝酒会不会太闷了,不如小爷来陪你喝几杯吧。”柳卿卿抬眼望去,一个长的很猥琐的男子,正坐在她的对面,眼神放荡的看着她,这个猥琐男还有一副公鸭嗓……

    柳卿卿看着他就没胃口,冷声道:“你大爷的!给本姑娘滚一边去!”

    “呦,还挺辣的,你可知道小爷我是谁?”

    猥琐男的声音实在让人倒胃口啊!

    客栈里的其他人纷纷为柳卿卿这个绝色佳人感到惋惜,一个老伯叹息道:“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又要被秦公子给糟蹋了喽。”

    “这秦公子不就是仗着他远房亲戚是在朝廷为官,才敢如此胆大包天嘛,这人在做天在看,这种人迟早遭报应。”另一个人应道。

    “哎?他家亲戚在朝廷里当个什么官啊?”

    “你不知道吗?就是最丑得那个秦都尉。”

    “噗嗤,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个秦公子如此横行。”

    柳卿卿将他们的话一个字不露的听在了耳朵里,秦都尉的亲戚吗。果然,贱人身边都是贱人!

    “姑娘,小爷觉得你美死了,不如跟着小爷回去,小爷保你荣华富贵,衣食无忧。”

    柳卿卿微微一笑,冷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爷就是大名鼎鼎的秦守啊,当朝秦都尉的大表哥,美人你跟着小爷保你有享不尽的福。”猥琐男扬声道,似乎很得意。

    柳卿卿听到秦守两个字,一个没忍住,刚要下腹的酒从嘴里喷了出来,喷了禽兽一脸……

    周围一阵哄笑!

    秦守抹了一把脸,尖着嗓子怒道:“笑什么笑,你们一群凡夫俗子,被美人喷了酒是福,是一种快感,你们懂什么?”

    暗处,容瑾笑的肚子疼,这禽兽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不对,或许已经活不过今晚了!

    “你丫的,在鬼嘶狼嚎的小心我要了你的命。”柳卿卿将碗一掷,发出清脆的声音。

    “小美人,别生气,小爷到时候会让你嚎的,小爷不嚎。”秦守搓了搓手,猥琐的说道,小的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yin光四溢,柳卿卿将刚刚自己扔出去的碗又重新拿起来,对着禽兽抿唇一笑,将大碗狠狠的卡在禽兽的脸上。

    “啊……唔……”禽兽撕心裂肺的惨叫道,“疼死小爷了,你好大的胆子。”

    秦守的声音闷在碗里,柳卿卿假装听不见,问道:“禽兽啊,你说什么呢?啊?说这个不够刺激?”

    “哦,本姑娘明白了……”

    “禽兽啊,知道什么是菊花残吗?要不要尝试一下?”

    秦守闷在碗里,呼吸越来越困难,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柳卿卿松开手,碗从禽兽的脸上滑落,禽兽的脸上出现一个圆形的红印,柳卿卿在那碗快落地时,一脚将碗踢起,直击禽兽的胯下!

    “啊……”比先前更惨烈的叫声响彻整个客栈!秦守捂着裤裆在地下打滚,表情更是难以言喻的痛苦深度染指:宠上小娇妻

    众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柳卿卿这个看起来很柔弱的女子,没想到一出手就辣手摧花啊!

    容瑾看着这一幕,都觉得莫名的蛋疼。

    “臭biao子,你等着,小爷我要让你付出代价。”秦守畏畏缩缩的爬了起来,裤裆处滴血……他站起的腿直打颤,众人忽觉此事不妙!

    柳卿卿冷笑,“本姑娘就你这个禽兽看看招惹本姑娘有什么下场!”

    柳卿卿一脚踹向禽兽的胸口,禽兽应声而倒,口吐鲜血,周围惊叫连连。

    “要出人命啦!”

    秦守躺在地上,与大地零距离接触,手指指向柳卿卿,道:“你好大的胆子,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不就是一禽兽,就算秦都尉来了又如何,本姑娘照样打得他屁滚尿流。”柳卿卿扬了扬拳头,恶狠狠的说道。

    “哦?是吗?本官就在这里,柳小姐来动手吧。”

    “你-他-妈-的谁啊?”柳卿卿不耐烦的回过头,“啧啧啧,说曹操曹操到。”

    “大表弟,你可要为兄弟我报仇啊。”秦守看到秦宇眼睛放出希望的光芒来。

    “柳小姐……”

    “停,打住,本小姐不想跟丑八怪说话。”柳卿卿打断秦宇的话,不耐烦的说道,她不就是想要好好吃一顿,偏偏有人来煞风景!

    宋丞相摇了摇手中的泼墨扇子,整个人玉树临风,文质彬彬,他朝柳卿卿淡然一笑问道:“那么柳小姐的意思就是想和本相谈谈了?”

    “怎么宋丞相和秦都尉这么形影不离……”柳卿卿欲言又止,后又吃惊的说道:“你们该不会是断袖吧。”

    “柳小姐想多了,我和秦都尉只是刚好路过这里,见这里吵闹才来这里看看,一不小心就遇到了柳小姐。”宋丞相微微一笑,道,“秦都尉快将你的表哥送去看郎中吧,这里交给我。”

    秦都尉点了点头,面目狰狞地瞪了柳卿卿一眼,然后连忙将他的禽兽哥带走了。

    酒楼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因为宋丞相的到来,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各自心里揣度着那小姑娘的身份。

    “小二我要一个雅间。”宋丞相朝着小二喊道。

    小二一脸狗腿笑,“大人请。”

    “柳小姐,我们走吧。”宋丞相向柳卿卿邀请道。

    柳卿卿拿起梦魇剑,不以为意道:“走就走,怕你呀,刚好之前没吃饱,宋丞相请客啊,本小姐不得不吃啊。”

    其实柳卿卿只是身上没带银子而已,不想在他面前丢人,不然早走了。

    “柳小姐怎么没和摄政王他们一起,莫非被抛弃了?”宋丞相挑眉问道,目光落到她手上的剑,眸光一闪,“这是什么剑,好特别!”

    “这需要向你汇报?”柳卿卿反问道,看了一眼梦魇剑,眸光流转,笑道:“是好剑。”

    “我只是好奇,柳小姐莫要生气。”宋丞相笑意连连,道,“确实是把好剑。”

    宋丞相抿了一口茶,清声问道:“不知柳小姐是否还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