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卿卿对我的身体可还满意?(一更)

    “怎样?卿卿对我的身体可还满意?”赤天擎张开双臂原地转了一圈,邪邪一笑,问道。

    柳卿卿看的津津有味,脸不红心不跳耳不赤的,右手轻轻的摩挲着下颚,做出思索状,红唇轻启吐出两个字:“满意!”

    “那么就寝吧。”赤天擎***着身体朝着柳卿卿走来。

    柳卿卿心中一惊,掌心冒汗,吞吞吐吐道:“你……别过来啊……你要睡就睡桶里我不介意的……你自己就寝吧。”

    “那怎么行……本国师什么时候睡在桶里过,那太有***份了……”赤天擎修长的食指跳起一缕湿透的红发,指教发力,一股气流从指尖处冒出,用内力烘干他的头发绂。

    柳卿卿惊叹,“好功夫!你可以用内力把衣服烘干啊!”

    “那衣服上是你的洗澡水,脏。逼”

    嫌她脏,她是好人,不和他计较!

    “爱睡不睡,反正我睡了,你不许爬上我的床,否则我要虐待你的小弟弟了!”柳卿卿恶狠狠的说道,眸子似有似无的瞟过赤天擎正硬挺的小弟弟,暗骂了一句,色鬼!怎么不把你憋死!

    柳卿卿抱起衣裳走了出去,爬到床榻上,盖起被子,才敢在被窝里穿衣服,憋屈!

    穿好衣服的柳卿卿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啊……唔……唔唔……唔……”柳卿卿猛地尖叫起来,却被赤天擎恰到好处的捂住了,只剩下呜咽声,柳卿卿美眸瞪的大大的,却不见一丝慌乱。

    “你想被人现场捉jiao吗?如果你想我就放手了,你继续叫。”微凉的手掌覆上柳卿卿温热的唇瓣,强烈的反差感,让柳卿卿有些不舒服。

    柳卿卿摇了摇头,表示不会再叫。

    赤天擎的眸子忽明忽暗,散发着异样的光彩,他笑了笑,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低声问道:“你讨厌我?”

    柳卿卿看着他的笑,愣了一会神,才慢慢道:“也不是讨厌,是骨子的不愿靠近,这种感觉很奇妙,我们是不是曾经认识?你怎么会知道我爱吃什么?”

    “本国师神通广大算的啊。”赤天擎垂眸,看着柳卿卿外露的圆圆的脚趾头,道。

    “那你算算我,我最后和谁喜结良缘了?”柳卿卿眼底划过一丝嘲弄,她自然是不信他的话,国师这职业虽然确实够诡异的,但她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自然是本国师,你命里缺我,生生世世都缺我。”赤天擎勾起唇角,眼底的势在必得,让柳卿卿心神一震,心里不安了起来。

    “满嘴胡话,封建迷信。”柳卿卿蔑视道。“你快去桶里睡觉,本小姐困了。”

    说完,柳卿卿的目光下意识的偷瞄向赤天擎的重点部位,只看了一下下,便闭起了眼,喉咙发紧,声音沙哑:“你是不是该自己动手解决一下了,我不会偷看的,你放心。”

    沉闷的低笑声,流入柳卿卿的耳蜗里,泛起阵阵涟漪,柳卿卿拉起被褥,连人带头一起盖了起来,耳不听眼不见心不烦:“早睡早起,衣服干了你就给我滚蛋。”

    “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身边有人监视你,所以……”赤天擎欲言又止,看了一眼被子底下人儿的反应,继续道:“我们现在正在别人眼下呢。”

    柳卿卿猛地从被窝里钻出来,声音冷冷道:“谁在监视我?”

    “或者你认识。”赤天擎赤天擎漫不经心道,手指与发丝缠绕。

    柳卿卿从床榻上跳了起来,卧槽,谁会监视她,闲的没事干是吗?

    “他在什么位置?”柳卿卿冷声问道,浑身散发着一股不可轻视的气势。

    赤天擎没有抬眼,视线停留在他的红发上,修长的手指从发丝上渐离,指向某处。

    柳卿卿点头,很好,她到要看看是谁吃饱了撑着!

    柳卿卿轻轻的打开门,身如鬼魅,快如疾风,来到了院中的一棵大树下,抬眼望去,依稀可见一块衣角,柳卿卿冷笑。

    打着盹儿的容瑾猛地清醒,背后直冒冷汗,凉气从脚底直窜到头顶,天……!该不会是他家的那位爷来了吧,只有他有那气场。

    容瑾还未想明白,就被人猛地踹了下去,容瑾愣是没有叫出声,怕惊动他人,柳卿卿微微惊讶,很好的职业CAO守……

    趴在地上,与大地零距离接触,正脸亲吻大地的容瑾此时已经明白来人不是他家主子,心一沉,菊花一紧,莫名想到他家主子说的话:被卿卿发现了,我就阉了你,把你送到皇上身边当太监,贴身保护皇上……

    突然,容瑾趴再地上的身子一跃而起,起起落落间,人已不见身影,消失在月下,有点落荒而逃的既视感。

    柳卿卿轻笑了一声,她已经知道了是谁……

    当柳卿卿再次回屋时,赤天擎已经不在了,柳卿卿以为他趁着自己不在去自我安慰去了,还自动脑补了一下那个羞人的画面,然而当柳卿卿掀开被褥,准备睡觉时,瞪大的眼!怒气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tang/p>

    他竟然睡在了自己的床上,还睡得及其香甜,睡得如此沉……

    怎么办?

    踹他下去?

    不行!万一弄出什么动静,被人发现,她就是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柳卿卿看着睡得很沉的赤天擎,还是裸睡……无奈的轻声的笑着喊到:“喂,赤天擎……国师大人……你妈的我给我起来……”

    柳卿卿喊了好几遍,没有反应!那就捏鼻子,等他透不过气就自然而然地醒了。

    柳卿卿白皙的手指猛地捏住正不断喷出微凉气息的鼻子,可是鼻子是捏住了,赤天擎却张开了嘴巴呼吸着,怎么办?

    不行,捂嘴,鼻子也一起捏住看他怎么办!

    柳卿卿左右手齐上阵,当柔嫩的手掌贴上赤天擎微启的红唇时,柳卿卿觉得他身上也没有一块是温热的地方,他的薄唇很软,比想像中的还要凉,没有什么温度可言,柳卿卿紧紧的捂住他的唇,其实是按住……

    赤天擎的脸出现了微不可见的红润,他将嘴巴张的更大了一些,像是在亲吻柳卿卿的手心一样,还……用门牙啃了一下!

    柳卿卿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拥上了头脑,手掌心处湿冷,柔软的唇瓣沾了口水紧紧的贴在了柳卿卿的手心里,柳卿卿觉得手心发烫,当他的门牙划过手心的一瞬,柳卿卿整个人都愣住了,酥麻感遍布全身!

    柳卿卿触电般的甩开捂住他嘴巴的那只手,心跳砰砰砰,加速跳个不停,像是要跳出嗓子眼。

    柳卿卿咽了一下口水,眼珠子也有些无措的转了几圈,她放开了捏住了赤天擎鼻子的手,反正这法子也叫不醒他,柳卿卿无可奈何的转身就走,手腕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掌握住,猛地一拉,柳卿卿整个人都重心不稳,向后跌落,整个人顺着那股力道倒在赤天擎的身上,赤天擎一个翻身,很有技巧的压在了柳卿卿的身上,速度快狠准,在柳卿卿的惊叫声还未出口时,便用唇堵住了她的声音。

    惊叫声化为几声呜咽声,柳卿卿总算明白了,他压根就没睡!柳卿卿的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一句话: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他在装睡,该死的!她就应该,用剑砍了他,让他永远睡得死死的!

    赤天擎压制着她,柳卿卿动弹不得,他的舌很有技巧的攻占着她全部的意识,她被他覆吻得密不透风,这种密吻得快要窒息的感觉竟然让她有些似曾相识,妈的,她是不是疯了?

    小腹处一个硬物抵着她,柳卿卿惊出一身冷汗,想要躲开的他的吻,而他的薄凉的唇如影随形,这吻技比沉君彦的好很多,绝对是身经百战!

    而柳卿卿并不知道赤天擎曾吻过这双唇已经无数遍了……

    容瑾被柳卿卿吓得跑回来,立马就去禀告了沉君彦,力求不被阉!

    容瑾低着头对着身前宛如神袛般不可侵犯的男人,低低的说道,双腿蓄势待发,准备随时开跑,“主子,我被人发现了……柳小姐的屋里好像还有人在……可能是男人吧……”

    话音刚落,一股劲风吹起容瑾额前的碎发,容瑾意识到不对劲,猛地抬头,眼前已经空无一人……

    赤天擎有些控制不住的吻着柳卿卿,柳卿卿感觉自己就是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题外话---先放第一更,第二更晚上见~污眠又要上班又要写文,(你们以为污眠国庆放假?不,职业特殊,没假可言)原谅污眠真的精力有限,更新没有别人稳定,但是如果你们能够养活我,我一定辞职好好写文,让你们看个爽!虽然这是天方夜谭,你们都不愿意养活我呜呜呜呜呜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