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柳卿卿,你要玩火?(一更)

    沉君彦薄削的唇瓣微微抿起,嘴角勾起一抹醉人的笑,柳卿卿愣了神,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唇角,柳卿卿下意识的动作让沉君彦的喉结滚了滚。

    “明明是你勾……引的我……死妖孽……”柳卿卿咬牙道,眸中似有灵泉漾起波澜,声音是刚睡醒的懒散沙哑。

    “爷勾-引你,那么你有被爷勾-引到吗?”沉君彦眼眸似墨,魅笑着问道悔。

    柳卿卿歪着头,似在思索,细眉轻挑,忽然对着沉君彦展颜一笑。

    “自然是有的。”

    话落,柳卿卿便重新扑到他的怀里,小手像蛇一样溜进沉君彦的衣服里,东摸摸西摸摸,沉君彦笑容依旧,任由她对他上下其手……

    过了一会,沉君彦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下去了,眸色深沉晦暗,呼吸也乱了几分。

    柳卿卿的小手摸到了他的下腹,小腹处……靠近某物……柳卿卿微凉的指尖在那周围游走着,来回徘徊,转圈,就是不碰它。

    “柳卿卿,你要玩火?”沉君彦抱住她,将她更紧密的贴近自己炙热的身躯,问道幅。

    “没,只是想点火。”柳卿卿勾唇一笑,却退了身子,抱臂在一旁。

    “小妖精,惹了火还想逃?”沉君彦黢黑的眸子危险一眯,道。

    闻言,柳卿卿嘿嘿一笑,沉君彦愕然,傻傻的憨笑晃了他的眸。

    “你笑什么?”沉君彦开口问道。

    “笑你的某物正斗志昂扬的……你忍得可舒服?”柳卿卿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沉君彦嘴角一抽,伸手想要拉过要逃跑的她,柳卿卿机警的躲开了,沉君彦猛地捂住心口处,表情痛苦道:“不舒服,我这里不舒服……”

    柳卿卿挑眉,小把戏未免也太老套了,谁信?

    “真的……不……舒服……好痛……”沉君彦的脸色白了白,牙齿咬破红唇,血腥味刺激着他的味觉,眉头皱成川字,躬身捂住心口处。

    柳卿卿有一丝丝的动容,看着痛苦至极的沉君彦挪动了一下脚步,向他靠近。

    沉君彦却猛地直起身子,微微一笑,手掌从胸口处放了下来,隐藏在衣袖里,藏住了止不住颤抖的双手,他有些懊恼道:“真不好玩,骗不到你。”

    “真的是骗我?”柳卿卿蹙眉问道,刚刚他的样子真的不像是假的。

    “当然,爷只是想看看你心疼爷的样子,爷还有事先回去了,马车会送你回将军府。”沉君彦语速较快的说道,身形一动便跳出了马车,留下柳卿卿一个人在车厢里满脸黑线。

    车帘落下的瞬间,沉君彦脚下一个踉跄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液。

    “王爷……”一个中年门卫连忙上前扶住沉君彦,担忧道。

    “无碍。”沉君彦摆手道,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吁出一口气,停滞了一下,便疾步走向府里。

    ******

    柳卿卿蹙眉坐在马车里,总感觉心神不宁,坐立不安,直到到了将军府那紧皱的眉头也未松开一丝一毫。

    柳卿卿一下马车就有家丁去禀告了柳易呈,柳卿卿走进府里没多久就看见迎面而来的柳易呈,正步履不停的朝着她这个方向走来,柳卿卿以为他要出府。

    “哥,这么急去哪儿啊?”柳卿卿扬起笑容问道。

    “我是来找你的。”柳易呈来到她面前,有些急道。

    “怎么了?”柳卿卿茫然问道,发生了什么,要找她?

    “跟我来吧。”柳易呈欲言又止,最终也就吐出了四个字。

    凉亭里,柳易呈负手而立,他将柳卿卿带到此,良久才开口道:“卿卿,你真的想好了?”

    “什么?”柳卿卿凝眸问道。

    “嫁给沉君彦这件事?是你喜欢他还是其他原因?”柳易呈踌躇了一会,才再次问道。

    “哥,我当然是喜欢他才愿意嫁给他啊。”柳卿卿好气又好笑,哭笑不得道。

    “就像红莲,哥若是要娶她,她一定会巴不得嫁给你的。”

    “那我若是不喜欢红莲却要娶她呢?沉君彦他心里有你吗?”柳卿卿她只不过是名声太臭了,如若不然来将军府提亲的人定能踏破这门槛,谁不想咬上柳将军这块香饽饽。

    柳卿卿哑然失笑,哥是担心沉君彦心怀不轨才会娶她的吗?可是他们一开始说的嫁娶就是没有感情的啊。

    “他若心里没我怎会娶我……他沉君彦又不缺什么,更从我身上索取不到什么。”

    闻言,柳易呈的视线紧紧的盯住柳卿卿,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失落从他眼底滑落。

    “如此,是哥多心了……”

    “哥说的什么话啊,我知道哥是为我好嘛……”柳卿卿轻笑道,抱着柳易呈的胳膊将头靠在了他的身上,她的仇人已经找到她了,继续留在将军府,她怕,她会连累爹爹,连累无辜的人。

    “那你嫁给沉君彦是不是也是为了我

    tang们好。”柳易呈冷澈的眸子深邃起来,看似漫不经心的一问,却是他深埋在心里的心结。

    柳卿卿一怔,雾草,要不要这样!

    “哥哥啊,卿卿只是想嫁人而已,没有想那么深远,你不要再多问了,卿卿只是一小女子,没有那么伟大……”

    “嗯,但愿是哥想多了。”柳易呈宠溺的刮了一下柳卿卿的鼻子,柔声道。

    应付完柳易呈,柳卿卿只觉身体被掏空,踏着轻功往自己的院落里去,刚进院子里,一红色身影迎面而来,一阵劲风袭向柳卿卿的面门。

    我.擦……

    柳卿卿美眸一睁,急急后退,道:“红莲你做什么?我刚刚只不过是和哥哥聊了几句,你就要杀我啊……”

    红莲恍若未闻,整个人就像换了一个人,肃杀之气从她身上扩散开来,招式凌厉,步步逼人。

    柳卿卿神色一冷,她来真的?

    柳卿卿一个失神间,红莲纤细得手指便紧扣她的脖颈,将她猛地推到墙壁上,按压着她。

    “红莲你这是做甚?”柳卿卿心头一惊,勾唇笑道。

    “梦魇剑,你怎么得到的?”红莲目不斜视,直视着柳卿卿的目光,脸色冷若冰霜,此刻的红莲看上去倒有些像那个祁山上的那个神秘白衣女子。

    “红莲啊,你先放开我,我慢慢跟你说。”柳卿卿视线下移,看着红莲扣住她脖子的手,可真用力,却没有想要杀她的意思,看来这梦魇剑她不仅认识,还有她要的或者想知道的事物。

    “小姐,我知道你心思细腻,红莲断然是不能放开你的,红莲只是想知道这剑小姐是怎么得到的?”红莲脸上的神色有一丝松动,开口问道,有些乞求意味。

    “梦魇剑啊,一个很神秘的女子送我的……”柳卿卿拉长语调,轻声道,眼底的笑意深深浅浅。

    “谁?”红莲眸光透出希翼,急声问道。

    柳卿卿美眸里精光一闪,看样子红莲的目的是那女子,而并非是她已经得到的梦魇剑啊。

    “既然都说了神秘,我自然是不认识她了……”

    闻言,红莲手一松,柳卿卿眼睛一眯,双手劈向红莲扣住她脖子的手,红莲下意识的脱手躲避,柳卿卿闪身便脱离了她的掌控。

    “那么现在是否轮到我提问了。”柳卿卿语气突变,猛地扼住红莲的喉咙,转身反转间,红莲与她的位置互换,红莲的背部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道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上,后背发疼,喉咙也是疼得说不出话来。

    “说,你是谁?”柳卿卿厉声问道。

    红莲皱眉,神色痛苦,眸子里却是浮起一抹敬意,红唇艰难的轻启道:“守护梦魇剑的人……”

    “即是守护梦魇剑的人,怎么会在被我哥救回来,潜伏在将军府里有何目的?”

    红莲敛眸,神色苍凉起来,“没有目的。”

    “当年祁山遭到一股神秘势力的屠杀,那日山上无一人幸免,那日满山都是尸首,血染红了整个祁山,我师父她拼死让我逃了出去,并叮嘱我,不要再回去,在外面等待手持梦魇剑之人,以后一生都要追随她,我死她都不能死……”红莲追忆道,眸子里满是伤痛,以及隐忍的泪水。

    “下山途中,有人追杀我,是公子救了我,祁山红莲已经不能回去,也无处可去,只有留在将军府,红莲没有目的。”

    柳卿卿松开了红莲,心里有些沉重,问道:“你师父是谁?”---题外话---今天更八千字,不出意外我会更万字。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