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王爷,该吃药了。

    今天天气甚好,阳光明媚,柳卿卿从人堆里走出来,不顾形象的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美眸斜视着沉君彦,示意他跟在她后面一起走。

    沉君彦垂眸,低低一笑,随着她一起离去泗。

    两人一走,寂静的人群里立马喧哗起来,议论声不绝于耳。

    “哎,那个宋思思死了没?”

    “宋丞相不会对自己妹妹下死手的,顶多晕过去了……”

    “那我们快走吧……”

    “走,走,快走……省得惹祸上身!”

    **

    车厢里,柳卿卿靠左斜坐着,抱臂笑着,不言语。

    “卿卿要找爷算什么账?”沉君彦看着柳卿卿有些慎人的笑,淡淡的问道唐。

    “你说呢?”柳卿卿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卿卿莫非是怪爷将我们要大婚的消息透露出去。”爷勾唇轻笑,修长的手指捏起玉盏,抿了一口茶。

    “你这是叫透露出去?你是故意散播的吧!”柳卿卿扬声道,如若不然,怎么会在一夜之间那么快传遍整个锦州城,闹得满城皆知!

    “爷做的不好吗?”沉君彦懒懒一笑,挑眉道,全身都散发着一种叫高贵的东西。

    “当然不好!”柳卿卿气结。

    “他们迟早都会知道,爷只是给提前了。”沉君彦脸色莫名的有些难看,沉闷道:“爷这么做还不是为了昭告天下,你是爷的女人……”

    “噗!全天下人都会以为我是坏女人了……”柳卿卿翻了一个白眼,无语道。

    沉君彦扯了扯嘴角,“此话怎讲?”

    “以为我处心积虑的勾-引你啊!也不知道我一夜间拉了多少仇恨,以后走路都得小心,有没有人发疯嫉妒偷袭我啊!”

    说到偷袭柳卿卿眸光一闪,似乎想起来一件事。

    “对了,小修修的伤好了吗?”柳卿卿突然问道,上次他的手臂被鬼神弄伤了她给简单的处理了,后面就一直给忘了。

    “早好了,你若是担心,日后就可以在摄政王府里慢慢给他治。”沉君彦倾身凑近柳卿卿,两人眸对眸,唇对唇,呼吸相互交缠着,柳卿卿忍不住想要后仰,沉君彦勾唇轻笑,一把揽住她的腰,诱人道:“昨天说的谎,今日得圆谎!”

    柳卿卿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唇,愣愣地问道:“什么谎……”

    “我们睡都睡过了。”沉君彦眸色沉了沉,深邃的眸子透出柳卿卿看不懂的神采。

    “去你的。”柳卿卿眨了眨眼,反应过来猛地伸手去推他,她虽然不介意圆谎,但是!现在是白天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不管地点,怎么说也得等到晚上。

    沉君彦放开了柳卿卿,端坐一旁只是那嘴依旧在犯着贱,“好了,不逗你了,爷去下完聘,早晚把你娶回家,日日夜夜暖床榻……”

    柳卿卿的嘴角抽了又抽,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更没见过比她还无耻还下流的!

    太阳越发的明媚耀眼,高高的悬挂在空中,此刻阳光已经有些刺眼。

    柳坤上完早朝就和柳易呈一起怒气冲冲的回来了!

    父子两人回到府里,官服还没来得及换下来,就有家丁来传,摄政王带着很多聘礼来了。

    柳易呈目光微寒,柳坤眼尖,心下明了,叹了一口气道:“易呈,我知道你的心思。”

    可是你们注定不会走到一起的。

    “爹爹,我也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柳易呈苦笑道,无论如何他都是她的哥哥,即使没有他们血缘关系,但是他们依旧还是兄妹……

    “她迟早都会嫁人的,但无论她何时出嫁,那个娶她的人都不会是你。”柳坤拧眉,语气明明不冷,却让柳易呈凉了大半颗心,还在他已经凉了的心上硬生生的捅了一刀,穿了心,痛意贯穿全身。

    “爹……为什么?”柳易呈神色有些痛苦,也有些挣扎。

    “你配不上她啊……”柳坤叹息道。

    “那,难道沉君彦就配吗?”柳易呈失笑,淡淡的问道,眼底悲伤逆流成河。

    “你们差就差在一个情字上啊,她喜欢他,那么无论那个他是谁,身份如何,长的如何,性情如何,即使那个他再难堪只要她喜欢,他们就是般配的,她喜欢过你吗?”

    闻言,柳易呈低下了头,默不作声,他懂了。

    “孩子啊,爹看红莲那丫头就挺不错的,你也该娶亲了,你可是卿卿她大哥,妹妹都要出嫁了,你可要抓紧了。”柳坤语重心长道,红莲那丫头他注意到好几次了,她对自己的儿子可上心了,真情实意的,奈何易呈一直装傻充愣。

    “爹,你急什么。”柳易呈脸色变了变。

    柳坤蹙眉,心里堵着好几块大石头,“急着抱孙子啊,可怜芸儿一生都葬送在了深宫里,即使她是六宫之主又如何,至今连个孩子都没有……”

    “爹

    tang……”柳易呈皱眉,刚想安慰自己的爹,开口以后吐出一个字来,就被柳坤伸手示意他闭嘴给打断了。

    “罢了,走吧,去看看沉君彦那小子下的什么聘礼。”柳坤摇了摇头,走了出去,背影说不出的沧桑。

    柳易呈晃了神,直到柳坤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底才后知后觉的迈出脚步。

    厅堂里,沉君彦端坐于左侧的红木椅子上,静静的等待着他的未来岳父大人,嘴角忍不住上扬。

    “摄政王,来的可真是时候。”柳坤威风凛凛的身影出现在门外,先前的沧桑之感消失无痕,他步履矫健的跨过门槛,走了进来,调侃道,前面皇上下了圣旨,后面他就来下聘,他焉能有法子将他拒之门外?

    “哪里,哪里,本王打扰柳将军了。”

    “怎么不叫岳父了?”柳坤冷笑,板着脸。

    “事情不是还未成?”沉君彦挑眉,不以为意的反问道。

    “皇上的圣旨本将军接了,摄政王你可以走了。”柳坤语气缓和道,却依旧热络不起来。“聘礼可以留下,人请离开。”

    沉君彦抽了抽嘴角,他也不愿多逗留,“那么本王告辞了。”

    “慢走不送。”

    沉君彦摸了摸鼻子,情况不对啊,自己怎么总是热脸贴到别人的冷屁股上了……

    慢了几拍的柳易呈赶来时,正好迎面碰到离去的沉君彦。

    “摄政王这么快就要走了吗?”柳易呈缓缓的问道。

    沉君彦本是不想搭理他的,奈何他是卿卿的哥哥,可是这个哥哥让他很不爽啊。

    “本王现在忙的紧。”

    言下之意就是说忙着成亲,聪明的人都听的出来柳易呈也不意外,他挑了挑眉,才道:“不管你出自何意,但是你要是利用阿卿……”

    “这个你放心,爷不会卑鄙到利用一个女人。”沉君彦打断他越来越难听的话,冷冷的笑道,疾步与他擦肩而过。

    阳光照射在柳易呈阴暗的脸上,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深邃的眼底却是浮现一抹嘲讽。

    厅堂柳坤脸色怪异的看着沉君彦送来的聘礼,忍不住咋舌。

    连柳易呈也有些震惊,那些琳琅满目的贵重物品都不如那中间小小盒子里的一块免死金牌……

    “爹爹,摄政王这是何意?”柳易呈看不出喜怒,朝着柳坤问道。

    柳坤沉思片刻,才缓缓道:“或许他别有一番心意,收着吧,说不定以后有用呢。”

    虽然他柳家向来都是对君主忠心耿耿,但是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柳坤懂,这个朝堂之上暗流涌动,也许别人的一句话,就可以让他堕入深渊,虽说如今他和宋丞相在别人眼里相当于皇上的左膀右臂,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皇帝的猜疑心是有多重,郑琉不曾信过他们两个人,更不会去信他们,郑琉也并非表面上的温润尔雅,昏庸无争,相反他很会隐藏自己的心思,恐怕连摄政王也是猜不透郑琉的。

    “爹,这免死金牌他怎么会有,又怎么……”

    “又怎么舍得给我们,呵,他摄政王又用不着这东西……”柳坤皱眉冷哼道,如果说他和宋逸是皇上的左膀右臂,那么沉君彦就是皇上的头脑啊!可是郑琉就真的信任沉君彦?想必两人都是留了一手的,谁也不敢去真正的信任一个人,想要在权势中站稳脚跟,就得处处小心,要是想独揽大权,就得处心积虑,步步为营,谋尽天下大势。

    沉君彦脸色不善的回到府里,今日里整个摄政王府的家丁婢女要比平时要忙碌许多,因为大婚在即,又比较突然,这一下子就使摄政王府的氛围变得紧张起来。

    一个突兀的声音在沉君彦的身后侧响起,语气颇有些无奈和担忧:“王爷,该吃药了。”---题外话---心塞啊污眠这么久不更,也没人出来质问我吗?我到底是该哭(哭的是没人在意)还是该感到……幸运,(幸运的是你们都是理解污眠的难处的,并且包容着我,等待着我,不离不弃着我)。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