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爷这又不是病

    吃药?沉君彦身形一顿,有些头疼,不用看就知道一定是许伯。

    “许伯。”沉君彦剑眉微蹙,转过身看向刚刚出声的人,神色有些不自然,一个比一个无奈。

    那名被唤作许伯的花甲老人微微一笑,脸上皱褶颇多,发髻泛白,瘦的皮包骨但是那腰板却是挺得直,“王爷你还没修少爷听话。”

    听了许伯的话,沉君彦嘴角一抽,差点石化了……

    “我又没病。佐”

    许伯神色一变,语气也硬了一些,“王爷你就说你喝不喝吧。”

    沉君彦黑了脸,可是许伯偏生不畏惧,甚至还有点誓不罢休的姿态,你不喝我就这么看着你渤!

    终究还是沉君彦败下了阵,他最近怎么总是被人压一头,情况不对劲啊,难道是他最近太好说话了吗?看起来太温和,导致别人忘了他的本性呵?

    “不喝。”沉君彦拂袖,微怒打算走人。

    “那我就只有……去告诉柳小姐了,我的医术虽然精湛,但是柳小姐却更胜一筹,想必定有办法。”许伯端着药,笑着转身就走。

    “我喝。”

    沉君彦的声音暗哑,神色变化莫测,他这又不是病,告诉柳卿卿干什么,无非就是平日里吐些血罢了,多多补血就是了……

    看着仰头喝药的沉君彦,许伯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沉君彦一口气饮尽,动作说不出的潇洒,洒脱中混合着一股子霸气,他将瓷碗递给许伯,打发道:“下去吧。”

    许伯想笑又不敢笑,他虽然不是从小看着沉君彦长大的……却一直把他和小修当做自己的孩子呢,这点私心妄想无人知晓。

    玄机阁,摄政王府所有的宝贝都藏在此阁楼里,这里各色各样的东西差不多都有,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摄政王平日里无事便会呆在玄机阁里,阁楼派了重兵把守,因为这里也是有存放皇家机密的地方。

    沉君彦倚栏而靠,盯着乌云密布的天空,看来是要下雨。

    身后响起轻微的脚步声,沉君彦眉头一挑,没有回首去看来人便知道是谁。

    沉君修从后面看着沉君彦颀长挺拔的背影,若有所思,直到走到他跟前,才开口问道:“哥,真的要娶柳卿卿啊?”

    他自以为自己是真的了解他哥的,却没想到沉君彦会娶卿卿,还娶的如此急,恍惚间发觉自己真的了解过眼前的男人吗?

    沉君修眼里划过一丝落寞,他曾经也疯狂的想娶一个女人,他为她做尽了一切别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可是她的心里始终藏着另一个男人,大婚当日她竟断他手指,伤他手臂,竟只是为了逃婚去找那个男人,最后那个冰雪聪明的她死在沉君彦的剑下……而他连她的尸首都不曾找到过。

    他为了她恨了沉君彦很久,兄弟之间涌现隔阂,可是他明白他哥只是不想再让那个女人伤害自己罢了。这么多年他信她已经死了,直到如今,他肯定,她还活着!

    “小修,这话怎讲?”沉君彦淡淡一笑,他哪里看着不像要娶妻子的样子了。

    看沉君修皱眉不答,沉君彦再次笑道:“莫非你也以为我是断袖吗?”

    沉君修抬头,看着眼前这个俊朗的男人,失笑道:“可不是,哥都二十五了,平常男子早就娶妻生子了,哥这么多年连个亲近的女子都不曾有,难免也会让我以为你是某方面有问题。”

    两人相视一笑,沉君彦的笑容宛如夜空中的星,惊艳了黑暗,沉君修的笑宛如水中月,温和了寒夜。

    “臭小子。”沉君彦笑骂道,却不见怒意。

    “恭喜哥,卿卿是个好姑娘,喜服可准备好了?”沉君修也笑了笑,问道。

    沉君彦目光深远的看着天空,悠悠道:“哪里用准备,娘不是早就准备为我们准备好了。”

    可惜,记忆中那个温婉柔和的娘亲看不到他穿上喜服的样子,看不到他们兄弟二人娶妻生子。

    “是啊,可惜我的喜服早已残破不堪……”沉君修垂眸,黯然道。

    那日,指断,衣破,人不在……

    沉君彦身子一僵,满目愧疚,半晌才开口道:“小修,对不起,是我……”

    “哥,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而且她也并没有死不是吗?”沉君修眸光一闪,低声笑着问道。

    果不其然沉君彦在听到她没有死这句话时,身子明显一震,看来他是早就知道北北没有死,或者说她们是联合起来一起骗他的吗?

    “小修,你还是忘不了她吗?你们真的不适合,即使她还活着。”沉君彦问道,声音沉重,沉君修是他唯一的亲人,他是他的哥哥,他怎么忍心看他被情情爱爱所折磨。

    “当看到卿卿第一眼时,我很兴奋,因为她有点像北北。”

    “她们哪里像了。”沉君彦失笑,一个冰冷如雪,一个鬼灵精怪,反差明明很大,但是相貌都是一样的倾国倾城,咦,听沉君修一说,他

    tang倒也真觉得两人的相貌有些相似之处……

    “那眉目很像,而且灵狐很是依赖她,哥,等你完婚后,我想去找她。”沉君修踌躇了一会,才慢慢开口道,既然她没死,他就一定要找到她。

    “何苦……你明知道她有心爱之人。”

    “可是她爱的人也不爱她不是?那么我就有机会啊,就算真的不能在一起,就让我永远守护在她背后吧,只要她在我眼前就好。”沉君修苦笑道。

    “她可比你厉害得多了……”哪里用得着你守护,更何况当年她的离去,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他也答应过她瞒着沉君修,看来他要想个法子拖住他不让他去了。

    “哥,我心意已决。”沉君修转身,一句话犹如一道天雷不可阻挡。

    沉君彦默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出神。

    突然走远的沉君修又道:“哥可不许因此从此不娶妻了,更不许拖延婚期,小心卿卿揍你,还有……小心赤天擎吧。”

    赤天擎来的快,去的也快,有些事也甚是古怪,想必他最近定有所动作,毕竟他看柳卿卿的目光隐隐透着势在必得。

    沉君彦一听沉君修提到赤天擎,眉头皱了一下,暗自思忖着。

    ******

    啪啪楼,当紫月发现小青云不见时,原以为是出去办事,却不料午时都不曾回来,此刻天空已经渐渐暗沉,她慌了,不敢耽搁,连忙动身去将军府找柳卿卿问问,是不是主子又派青云去查什么东西了,可是每次他有行动都会告诉自己,这次一个招呼都没有,紫月心觉不妙,脚下简直都要生风了,恨不得自己有腾云驾雾的本事。

    可是这到了将军府门口,却进不去……将军府的门卫拦住了她,根本不让她进去,谁让她是青楼女子,还是老鸨,若是被有心人看到自己找柳小姐定要嘴碎了。

    紫月急的跺脚,忙道:“这位小哥,你难到不知道我们楼里的青云公子是你们小姐的老相好,可是疼得不得了呢,我这次来就是替青云公子亲自来传个话,这事要是耽搁了,你看你们小姐如何收拾你们。”

    提到青云公子,那门卫显然是知道的,更知道自家小姐和他的关系,他想了想自家小姐的手段,不由得寒毛直竖,若是被小姐收拾了……还不如被柳将军罚。

    于是他匆匆跑进府里请示柳小姐,是否要见。

    不一会,紫月便进了府,看到许久未见的柳卿卿一颗心稍稍落了下来,见四下无人急忙道:“主子,青云他不见了。”

    柳卿卿心里一紧,问道:“何时不见的?他可有说去了哪里?”

    紫月皱眉,“今早就不见了,也不知道何时走的,没有跟紫月说去哪里,毫无征兆的消失了,紫月觉得有些不安,便来问问主子是不是你又让他去做什么事,好让心里安稳些,这小子从来不会不辞而别,我还以为他是没有时间打声招呼就走了,很快就回来,才会等到这时来找主子问问。”

    “怪了,我没让他为我办事。”柳卿卿皱眉,最近青云本来最有些奇怪,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主子这小子会不会出啥事啊?”紫月在屋里来回踱步,显得焦躁不安,晃得柳卿卿都有些心神不安了,心里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紫月,你先回去吧,我会派人去寻他,但愿不会出事才好。”---题外话---某人浑身臭鸡蛋加烂菜叶,手拿两把明晃晃的菜刀,一脸乞求道:“最近状态不在线,真的不是故意不更文,更出来的都是钱啊,(虽然钱少的可怜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谁会和钱过不去,没有好的状态更出来的东西都不能入眼的,你们可不要把污眠给冷冻了,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吧?”

    众人一脸鄙夷。

    某人内牛满面,超级无奈的问道:“什么?你们说机会已经给太多次了,是我没把握住,这次说什么也不会再给了?咳咳…其实对于污眠你们最起码要给十次机会才可以嘛…”

    众人皆丑拒,并泼了污眠一身粪。

    某人握着菜刀的两只手紧了紧,目光坚定道:“你们真的忍心不给?不给的话我就要剁手了,听说最近油炸人手味道不错…”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