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别动,让我抱一下

    柳卿卿目送着紫月离开的背影,头疼了起来,她能派谁去找小青云?

    柳卿卿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双眉紧锁,可以让哥派人找吗?爹爹现在忙着自己的婚事,怕是没有时间,想到此,柳卿卿立即起身前往柳易呈的院子。

    天渐渐黑下,天空中竟飘起淅淅沥沥的细雨,柳卿卿身边没有贴身丫鬟侍候,冒着雨就去了柳易呈的书房。

    红莲看到突然出现的柳卿卿,喜忧参半。

    “我哥他在哪里?”柳卿卿看着眼前娇小可人的红莲,问道撄。

    “主子……哦……小姐,公子他在书房里。”红莲从那天起就把柳卿卿当自己的主子了,虽然这不是她的本意,但她无条件服从她师父的嘱托,所以下意识的就吐出主子这个称呼,却在柳卿卿的眼神下,硬生生改了口。

    柳卿卿不答话,抬脚就朝书房走去偿。

    红莲微微蹙眉,提醒道:“公子正在待客……”

    待的是摄政王府的客,容瑾公子送了嫁衣过来却被柳易呈拦住了。

    柳卿卿脚步一顿,却没有停。

    淡淡的薰香萦绕在书房里,柳易呈墨眉微挑,看着对面瘦弱的少年,轻笑道:“阁下怎么该称呼…容公子?亦或者是容大侠?”

    “将军叫我容瑾就好。”容瑾面上毫无拘谨,淡淡应道。

    “不知摄政王让你来将军府做甚?”柳易呈明澈的眸子危险的眯了眯,修长的手指开始有规律的敲击着,目光落在容瑾放在身侧一长方形红木盒子上。

    “我家王爷让我将柳小姐的嫁衣送过来,顺便带一句话。”

    柳易呈眸色徒然变冷,不悦之色一闪而过,唇齿相依相连间吐出两个字似疑问,又似呢喃:“嫁衣?”

    容瑾勾唇一笑,不再言语。

    柳易呈定了定神,再次开口道:“如此天色已晚,吾妹不宜见你,便将嫁衣给我吧,我会转交给吾妹的。”

    “那可不行,柳公子,我家王爷是让我务必亲自将嫁衣交给柳小姐,还望柳公子不要为难我一个下属,让我不好交差。”容瑾微微颔首,将眼中的精光深深的隐藏起来。

    门外,原本心情凝重,眉头紧锁的柳卿卿不自觉的笑了笑,清了清嗓子,便走了进来。

    柳易呈看着眼前这个灵动的女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挠人心。

    “阿卿你怎么来了?”

    柳卿卿淡淡一笑,随意的坐了下来,“我来找哥哥有事相谈。”

    柳易呈怔了怔,抬眸问道:“何事?”

    柳卿卿但笑不语,看了一眼容瑾。

    容瑾嘴角一抽,知道她这是要赶他走了,于是连忙站起身子,将做工精致的盒子递给柳卿卿,笑道:“既然柳小姐刚好来了,那么容瑾就将东西转交给小姐了,我家王爷说请小姐务必要穿它。”

    柳卿卿低头看去,暗沉的红木盒子平躺在容瑾的后掌之上,莫名的有几分沉重。

    柳卿卿伸手接过,容瑾勾唇又道:“那么容瑾告辞了!”

    说完,不看一人,转身就走。

    柳卿卿将盒子安放在一旁,看着柳易呈蹙眉道:“哥哥能帮我一件事吗?”

    柳易呈怔然,随即又笑道:“怎么了阿卿?”

    柳易呈手指动了动,给柳卿卿倒了一杯茶,嘴角的笑意犹如春风拂柳。

    他这一问,倒是把柳卿卿给问住了,她要怎么回答呢?

    “我有个朋友……他失踪了,想请哥哥帮我找一下人。”柳卿卿斟酌一番才道,她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是啪啪楼的幕后老板。

    “谁啊?我立马派人去找。”柳易呈不假思索,问道。

    “那就谢谢哥哥了,我的那位朋友是的青云公子……”

    柳卿卿此话一出,周围竟是出奇的安静,她忍不住抬眸朝他看去,柳易呈这才缓缓开口道:“你的相好?”

    柳卿卿囧……

    柳易呈知道这个青云公子,当初整个锦州城传的沸沸腾腾的,柳将军之女重金包了啪啪楼的一个小倌,他当时还去查过这个青云公子,确实是个美男子……他也知道她和青云公子的关系并不简单。

    “哥哥,帮不帮?”

    “阿卿有所求,我又怎会有所不应。”柳易呈看着那盒子,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他的阿卿,真的要嫁人了,而娶她的人却不是他自己。“很晚了,你回去歇息吧,接下来两天你应该会很累的吧。”

    柳卿卿站起身子,郑重道:“那就麻烦哥哥了。”

    柳易呈淡淡的嗯了一声,不敢再去看她,他怕自己真的控制不住。

    柳卿卿走了几步,又道:“哥哥处理公务也不要太晚,注意休息。”

    柳卿卿纤细的手指搭上书房的门,正打算开门而出,却被一个温暖的胸膛拥入怀中,力道大的吓人,柳卿卿不禁怀疑她会不会被勒死。

    柳易呈将她从背后抱住,双手紧紧的扣住她的腰部,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呼吸急促且温热。

    柳卿卿皱眉挣扎了几下,柳易呈带着乞求的意味低低说道:“别动,让我抱一下。”

    或许是最后一下……

    “以后无论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我,哥哥永远都在你的身后。”

    柳卿卿僵着身子,没有再动,心情复杂了起来,“哥哥放开我吧。”

    柳易呈身子一颤,却依旧不肯松开柳卿卿,低头,温润的唇瓣不自觉的吻上柳卿卿的耳背。

    湿润的触感惊的柳卿卿猛地推开他,狼狈的打开门逃了出去。

    柳易呈愣在原地,苦笑一声,他做了什么,手掌悔恨的拍打在木门上,门承受不住的晃了晃。

    柳卿卿回去了以后依旧心有余悸,她这个哥哥啊,她只能说谢谢和对不起了。

    柳卿卿打开沉君彦送过来的盒子,如血的红色嫁衣静静的躺在盒子里,嘴角忍不住弯了弯。

    ********

    月光倾洒,慕姒北一袭白衣被镀上一层圣洁的光芒,她伫立在屋檐上,看着远方的一片昏暗对着身后的人冷冷道:“你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倒是让我很吃惊啊,还是说你早就留了后手?”

    赤天擎抱臂斜靠在院子里的一颗高大的树树枝上,神色难辨:“哦?这个时候是什么时候?”

    “赤天擎两天后就是她成亲的时候了,你这个时候回南楚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慕姒北问道,她的语气带着几分嘲讽。

    “慕姒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过是来探探我的口风,好帮她吧。”赤天擎冷笑道,“不过你竟然将梦魇剑给了她,你就不怕你会害了她?”

    “害她?我这是在帮她,她迟早要面对的,不是吗?”慕姒北语气有些激动道,“无论梦魇剑在不在她手里,她也依旧要面临血腥与黑暗,你别忘了这是你一手促成的。”

    “呵呵……”阴冷的笑声传入慕姒北的耳中,她才恢复了以往平凡的神色。

    “心爱的女人要嫁给别人了,也就你笑的出来。”慕姒北深吸了一口气,道:“也就只有你能够笑着亲手杀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将她推入万丈深渊。”

    白色的丝巾从慕姒北的脸上飘落,一双冷眸此刻圆睁惊恐,痛苦之色深埋眼中,就连她精美的五官都无一不在彰显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悲伤。

    “也就只有这样的女人才会喜欢上我这种男人不是吗?下次说话可不要再口无遮拦了,否则掉的可就不是你的丝巾而是你的皮了。”赤天擎阴鸷的眸子盯着眼前的女人,不痛不痒的说着警告的话语。

    慕姒北牵了牵嘴角,她笑了,“你以为我还喜欢你吗?”

    赤天擎哦了一声,恍然大悟道:“也是,那沉君修被你折磨的那么惨,还依旧爱着你,真是难得啊,是个女人也会感动的爱上他吧。”

    “赤天擎你……好自为之吧,天道轮回你终究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付出代价的,而我期待着那一天。”慕姒北转身背对着他,闭眸冷声道。

    “那就看看你所期待的会不会到来吧……”赤天擎面无表情的看着慕姒北离开的背影,冷笑连连,“你以为我真的会让柳卿卿嫁给沉君彦吗?”

    已经走远的慕姒北身行一顿,喉咙处涌上一股腥甜,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题外话---啦啦啦,您的污眠已上线,今天开始恢复更新,让亲们久等了,谢谢大家的不离不弃,爱你们~

    为表歉意,污眠罚自己多少天内一天一个温馨的小剧场好不好?好吧,其实是鬼畜污剧场233但是小剧场是真的要看灵感的,所以你们要手下留情啊不要太狠,所以你们要罚污眠多少天呢233没人决定污眠就自己定个日子了n__n

    真的谢谢亲们,不离不弃~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