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一章、见家长之事③

    年轻是年轻……

    但未免也太过年轻了不是么?

    即便步川小姐如今所展露出来的言谈举止大方得体、看起来显然格外成熟稳重,完全符合一名补习老师该有的人设,但北野柚子的父亲却仍然能够看得出那张精致素雅的面容之下暗藏一丝青涩。

    纵使谈吐不凡、举止优雅、似乎比任何一个补习老师都要可靠,但根本无法改变对方只是一个小姑娘的事实!

    大学生?

    怕不是比他的女儿还要更加年轻一点!

    妥妥就是高中生无疑!

    也怪不得北野柚子的父亲会如此斩钉截铁地确定这一点,毕竟步川小姐这个时候身上正好背着他的女儿,两具不一样的身体互相叠在一起当然会将双方之间的体型差异直接暴露无遗——反正在这位父亲看来步川小姐诚然比自己的宝贝女儿还要瘦弱几分,以至于他现在回过神来之后看得不禁有些心惊胆战,生怕宝贝女儿稍微一个用力就会压坏人家、然后自己再一个屁股摔在地上。

    虽然成功将北野柚子一路背回家的步川小姐诚然完全不需要他的担心,但容易想多的性格总是让他忍不住往坏的地方去想。

    总之——

    为什么这个少女会选择为一个同龄人担任补习老师?

    亦或者说他的女儿为什么想不开要找这种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当自己的补习老师?

    在忧虑之余更多的当然还是深深的困惑不解,再加上形象毫无任何黑点之处的步川小姐和他之前所脑补出来的“人渣大学生”实在是相差甚远,所以这位父亲直到现在心里依旧还是不敢置信。

    碍于自身多虑的本性,他情不自禁地抱着一切尽是阴谋的心态开始怀疑这个小姑娘是不是故意谎称补习老师来哄骗他玩的。

    ——好吧。

    ——他也知道自己的“阴谋论”实在太过牵强,无缘无故的干吗要骗他?

    而且步川小姐从一开始登场之时给人的感觉就是温文尔雅,之后轻轻扬起笑容的模样更是显得整个人格外斯斯文文,根本就不像是会随便开这种玩笑的人不是么?哎,真是不得不感慨一句别人家的孩子总是这么得优秀……比如隔壁家某某某的女儿成绩成绩优异、在校更是受人爱戴的学生会会长,然后眼前的小姑娘则是如此知书达理、若是补习老师的身份不假那么学习能力肯定完全不逊色于隔壁家。

    然后反观他的女儿……

    行了!

    憋说了!

    比什么学习成绩?学习成绩有什么用?

    他这么聪明的一个人现在还不是生了一个女儿像叉烧一样!反正论可爱他的宝贝女儿是绝对不会输的!

    #北野柚子:你是我亲爹吗?#

    总之心中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径直交织在一起,一边想着这个小姑娘如此年轻肯定不是补习老师、但另一边又想着人家根本没有理由故意编出谎话来骗自己玩,于是北野柚子的父亲一时之间很难抉择出自己到底应该相信哪一边才好。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但仔细一想,却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而站在对面地步川小姐则是注意到这位父亲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当下自然明白对方这此时正处于迟疑之中。

    十有**就是在思虑她所说的话是否可信吧?

    即便北野柚子的父亲在考虑这些的时候并没有在自己严谨的脸上显露出半分、仿佛脑袋里面什么都没有想一样,但步川小姐在这种关键时刻总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也就是说平时毫无自知之明)——特别是在存心想要刷好感度的时候更是如此!步川小姐清楚一上来就自称自己是北野柚子的补习老师肯定会显得有些突兀,就算是再怎么缺心眼的家长也不可能马上表示相信。

    毕竟年纪轻轻显然就是一个硬伤,但凡对女儿稍微关心一点的父亲都会觉得她不足以胜任补习老师的工作不是么?

    步川小姐当然不觉得自己只要表现得稍微成熟一点就隐瞒自己的真实年纪。

    更何况这位父亲根本就不是那种容易忽悠的人……

    不过完全不用为自己争论什么,反正对方再怎么不相信步川小姐也是板上钉钉的补习老师毫无疑问,就像之前步川小姐明明打死不承认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直接变成北野柚子专属的补习老师、但如今却要心甘情愿地向家长坦白补习老师的身份一样。

    无论现在有多么大的怀疑到最后肯定还是会变为相信,况且等到北野柚子醒来之后一切自然会真相大白。

    不相信她难道还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吗?

    步川小姐本来就没在说谎!

    ——当然,为了隐瞒本职是公关她还是需要适当地瞎扯一下的。

    总之抱着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心态,步川小姐显然并不打算迎合这位父亲的猜忌而距离证明自己就算十分年轻也是货真价实的补习老师,然后十分巧妙地承应之前在进行自我介绍时顺带的抱歉,直接以“补习老师”的身份向北野柚子的家长颇为正式地继续表示自己的歉意:“真的是万分抱歉,本来平时让北野小姐那么晚回家便已经实属不该,没想到今天还出了一点意外状况直接拖到这个点……”

    当然不仅仅只是在致歉而已。

    在言之谆谆地述说着自己让北野柚子晚归到底有多么不应该的同时,步川小姐作为补习老师的身份诚然在无形之间变得更加可信了不是么?

    要不然哪能如此诚恳?

    然后如同步川小姐心中所预料的一样,这位父亲在闻言的下一刻原本严谨沉稳的脸上变了有了一阵十分明显的动容,显然注意力已经从“这个小姑娘是不是还在说谎”直接转移到“宝贝女儿到底出了什么意外”之上。

    本来一开始下意识地以为北野柚子只是困极了才会在别人的背上睡着地,但现在想来根本不科学好吗?

    是的。

    他的女儿的确是一个再怎么去补习班也无法补救的笨蛋。

    ——但也不是缺心眼啊!

    即便平时表现得再怎么不靠谱,但北野柚子也不至于会大大咧咧地直接趴在另一个女生的背上不下来,让人家辛辛苦苦地背着自己回家,而自己则是像颐指气使的娘娘一样在她的背上舒舒服服地呼呼大睡——这特么不是缺心眼而是五行欠抽!要是他的宝贝女儿真的有这么厚颜无耻的话,那么完全不需要其他人过来收拾,他自己就会直接将北野柚子当成妖孽一棍打死!

    #北野柚子:我再问一句,你是我亲爹吗?#

    深邃的眼眸隔着金丝边眼镜再度认真地看了一眼将头埋在肩膀里面的北野柚子,而届时他自然发电女儿的状态确实不太一样。

    两颊明显浮着两片酡红。

    而且敏锐的鼻子也能空气之中微微捕捉到些许酒味。

    要知道此时站在门前亭亭玉立的步川小姐可以说是十分出尘脱俗,即便背着一个人直接走了一段路也没有显得气喘吁吁,脸不红心不跳,一双湛蓝色的眼眸在明亮的门灯之下更是清澈见底。

    你说这哪里像是喝过酒的样子?

    本来身为人父第一时间本能地想要避开宝贝女儿酗酒的现实,但现在诚然也只剩下这么一个可能性了。

    “——她喝酒了?”

    在感到不敢置信的同时也将自己的猜测直接脱口而出,不过北野柚子的父亲与其说是在向步川小姐询问情况是否如此,倒不如说他的心里早已确定真相便是如此!不等步川小姐有所回应,他便有些生气又有些想笑地看着因为醉酒而显得有些醉生梦死的宝贝女儿,眼眸之中满满都是无可奈何——虽然本意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这么早就喝酒,但毕竟北野柚子已经成年,就算想要喝酒他也阻拦不得的不是么?

    只是为什么要醉成这样!

    他可不记得自己生的女儿是这种醉鬼!

    ——如果对方不是正气凌然的步川小姐而是“人渣大学生”的话,想必北野柚子估计现在早就已经被吃得干干净净了吧?

    “是的……”

    因为步川小姐从一开始就没有奢望北野柚子不小心喝醉的事情不会被家长发现,所以即便现在好像被家长质问一样地提及到这一点,她也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慌乱,脸上笑容依旧还是那么得淡然儒雅。

    显然就是问心无愧的模样!

    毕竟她又不是故意让那个笨蛋喝醉的!

    不过似乎是与这位父亲一样对于北野柚子的喝酒之事感到哭笑不得,湛蓝色的清澈眼眸随之浮起点点无奈。

    接着自然而然地和家长投来的视线一起、看向正在自己肩膀之上睡得那叫一个香甜的北野柚子,步川小姐知道现在又是一个涨好感度的绝好机会,便再一次主动揽锅道:“是我监管不力,没有负起责任看好她……没想到北野小姐竟然不小心把我放在桌上的酒当成了饮料来喝,然后等我发现之时她已经把酒全部喝光了,稍微闹了一会儿就直接醉倒在地,再怎么叫也叫不起来了。”

    当然,步川小姐这个时候完全可以选择和北野柚子的父亲一起同仇敌忾地吐槽北野柚子身为一名高三狗竟然敢喝了这么多酒!

    但要知道人家作为家长那肯定会拥有一定的护犊情节——

    就算是自己女儿真的做了什么错事无法容忍别人吐槽女儿的不是!

    所以步川小姐干脆选择主动承担责任认错,将北野柚子做的事情半真半假地说出,反正绝对不能让家长知道北野柚子是在一家夜店主动点了酒才喝得烂醉如泥,否则人家迟早地知道所谓的“补习班”原来根本不存在!

    就连“补习老师”也是一名公关!

    然后尽可能在描述情况的时候忽略掉北野柚子的智障举动,只是轻描淡写地提及全是自己监管不力的错。

    ——如此正直而又负责任的态度显然可以再一次博得家长的好感不是么?

    “果然!”

    步川小姐本来以为只是说了这些根本不够、接下来还要再编一点像样的谎话才能让北野柚子的父亲相信自己的女儿真的如此智障地干出那种事情,但万万没有想到人家在闻言的下一刻便直接露出一脸了然!而这番意外之举当然惹得步川小姐好不容易才酝酿出来的谎言直接活生生地梗在喉咙之间,看着对方一边信誓旦旦地点着头一边煞有其事地吐出“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话语,一时之间倒是有些怀疑人生。

    反正根据这位父亲此时的表现来看,他对于步川小姐的说法显然深信不疑不是么?

    为什么信得这么干脆!

    明明之前还疑心忡忡地质疑她是不是补习老师!

    而在这一刻步川小姐也总算敢确信北野柚子的确是对方亲生的女儿,最起码在某种程度上他和北野柚子一样脑袋缺根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