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造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烟火朦胧影 书名:黑暗噬界
    全场死寂。

    就在这时,被刺穿的聂离再度消失...

    蛇女瞳孔一缩,刚想再度闪身,一个硬物已经抵在了她的后背。

    “那招就没有任何使用成本么?”蛇女微微侧头,眼中没有任何波澜。

    “不。恰恰相反,'离魅'对能量的消耗很大。以我现在的实力,满状态下最多可以使用三次。而截止刚才,我正好用了三次”,聂离用折扇抵着蛇女,面带笑容,“而你今天之所以败在我手中,就是因为你的目中无人!”

    “你以为拿把扇子指着我就是打败我了?”

    “只要我想,立马会有无数道气刃穿过你的身体。虽不至于害你性命,但剧痛是免不了的。所以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话就赶紧认输吧。”聂离紧盯着蛇女的右手,刚才那截突然钻出的剑已经没了踪影。要不是他始终对眼前的女子有所提防以及有'离魅'这种逆天般的魂技,恐怕现在他已经躺在地上了。

    见到蛇女处于劣势,大山打算过去帮忙,但他脚刚迈出半步,高氏兄弟便出现在他面前,拦住他的去路。

    “嘿,大个头儿,你的对手是我们。”

    迎接他们的是一双无可抵御的铁拳...高氏兄弟连忙闪开,也不攻击,只是纠缠住了大山,不让他去妨碍聂离。

    “认输?就凭你?”虽然被逼,但蛇女依旧是一副不屑的口气。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顾同学情面了!”

    折扇泛起淡淡荧光,一股呼啸的气流自聂离周身盘旋而起...

    “离魅·千夫指!”

    无数如箭的气流刺破空气,射向蛇女...能量自蛇女体内涌出......

    但就在某个瞬间,一切戛然而止。聂离的攻击以及其周身流窜的气流瞬间消失,空气一片死寂。

    众人愣了一下,皆以为聂离下不了手,放弃了攻击。但看到聂离惊骇的表情时终于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

    身后突然没了动静,蛇女转过身,看到聂离的样子也是愣了一下,旋即便恢复了平常的表情。

    “你做了什么?!”聂离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满是嘲讽的脸,声音充满惊骇与愤怒。从刚才开始,他的身体便莫名地动弹不得!

    蛇女轻而易举地夺走聂离紧握手中的折扇:

    “现在该谁认输了?”

    “你......”聂离满脸通红,想运用能量,却发现源没有任何反应。

    高氏兄弟见局面莫名地瞬间逆转,想过去帮聂离,但大山像一座山一样出现在他们面前。

    “大个头儿,让开!”高天宇吼道。

    大山微微摇了摇头。

    “我们不想伤你。让开!”

    大山没有任何动作。

    “你到底让还是不让!”高天宇下了最后通牒。

    但大山依旧一动不动。

    “跟他废什么话呀,直接上!”高天明直接冲了上去,见状,高天宇也跟上...

    一个灰黄色的印记自大山额头浮现,紧接着,那双大手按在了地上...

    咚!

    四个灰黑色的粗壮的镣铐钻地而出,将反应不及的高氏兄弟铐在了地上。镣铐缩小,将二人的双脚牢牢锁住。

    “这混蛋!”

    二人动用了各自所有的力量,却发现根本拿那镣铐没有任何办法。

    聂离突然发现自己能动了。活动了下四肢,没有任何问题。但作为自己最大倚仗的'离魅'已经落入对方手里,这场比试他们输了。

    “我们认输。”聂离举手道,声音有点丧气。

    蛇女撇了撇嘴角,将折扇扔给了聂离。镣铐碎裂消失,高氏兄弟也恢复了自由。

    在刚才交手的时候,黑刺却没有关注场中的五人,而是把目光全部放在了一直待在场地边缘的云身上。从始至终,少年没有移动半步,看着场中的眼神也平淡至极。

    聂离认输,六人离开了场地。云转身的时候与黑刺的目光有过一瞬的交汇,随后便各自移开。

    “今天到此为止。从明天开始,我将带你们离开学院进行实战训练。”话罢,黑刺离开,只留下不明所以的众人。

    “离开学院?!”栗子显然吃了一惊,“我们不是不能离开学院吗?”

    “是不能没有允许擅自离开学院”,聂离也是有些惊讶,“想要离开学院进行实地训练一般来说必须得在学院内待够至少一个月才能被批准。我们入院时间才几天,只有前九个贵族班才能出去训练。至于我们......不知道导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众人沉默了片刻。随后,云、蛇女和大山三人先行离去。

    见到三人离去,气氛发生了些微妙的变化。

    “刚刚你和那个女孩交手的最后发生了什么?”穆清儿看向聂离。

    聂离摇了摇头:

    “不太清楚。当时我正准备攻击的时候感觉有什么凉凉的东西突然爬上我的身体,然后我的身体就不听指挥了,甚至连体内的能量都无法调用。”

    “可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啊?”栗子一脸疑惑。

    “我也不清楚”,聂离思索道,“那女的和我一样是风属性。当时我并没有在我身上感觉到其他风能量的气息。所以我觉得那并非她所为”

    众人又是一阵沉默。

    这时,夜提步离去...

    “夜,等一下。”聂离叫住。

    夜转过身来...

    “你把今天的事和冥落说一下。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云给我的感觉和冥落有点像。”聂离语气有些迟疑。

    夜转身离去。

    随后,其他人也相继离去。

    聂离抬头看了一眼万里无云的天空,神色平静。

    “走,去明王塔!”聂离一甩袖,转身离去。

    高氏兄弟相视莫名,随后也跟了上去......

    皇家学院,后院,西北角

    这是一幢被常青树与松柏包围得严严实实的建筑。建筑只有一层,通体由红楠木构成。屋顶双斜,铺满石瓦。屋檐陡峭,根根冰凌垂挂。屋檐下方,一块有些破旧的木牌匾上有着三个手写的墨字:

    太首居。

    一个身着白衣的男人缓缓走来。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一个须发皆白却满面红光的老者走了出来。

    “好久不见,太首长老”,男人微笑道,“身体可否安好?”

    “好,好的很。要是再来点苏城的'珍藏'那就更好了”,见到来者,太首长老眯眼笑道,“进来,苏肃小子。”

    二人进屋坐下。仆人端来茶水。

    “你今天怎么想起来看我这把老骨头了?苏城主没跟你一块来?”太首长老看着苏肃的眼神明亮异常。

    苏肃接过仆人递来的茶,呡了一口,放在桌上。

    “我今天来一是看看您老人家,二来是有点事情”,苏肃一翻手,一个像是被烧焦的巴掌大的木罐出现在手中,“您看我给您带来了什么?”

    看到那个木罐,太首长老双眼立马放光:

    “好小子,这不是'云泪雪'么?!”

    太首长老一把夺过木罐,用那双干枯的手细细地抚摸着木罐,像是孩子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玩具般兴奋。

    “拿热水来!”太首长老喊道。

    仆人立马端来一茶壶热水和两个空茶杯。

    “苏鼎这小子竟然舍得送我这么多?!嗯,老夫喜欢!”太首长老打开木罐,捻出一小指甲盖'云泪雪'放入茶杯,然后倒上热水。

    云泪雪,一种独产于苏城的茶叶。与寻常茶叶不同,云泪雪叶片细小,形如水滴,通体透明,置于水中则溶。乍看初闻之下与水无异,但入腹之后,一股其独有的味道便会弥漫五脏六腑,饮者忽而如夜风吹拂般清爽,忽而如酣饮陈酿般迷醉:

    ‘凡饮云者,一而叹,再而瘾,三而痴。山河流逝,独迷其中。’

    这是在坊间广为流传的一句俚语。而这俚语,除北域外在其他域也广为流传。

    苏肃微笑地看着太首长老,并不言语。

    太首长老端起茶杯,细细地呡了一口:

    “啧啧啧~啊~”,老人满脸沉醉,“足足五年了,老夫终于再次品到了此等绝世佳酿...”

    片刻,太首长老回过神来。

    “说,有什么事要办,老夫竭尽所能。”太首长老放下茶杯,看向苏肃,眼中光芒熠熠闪耀。

    苏肃笑着摆了摆手:

    “只是一件小事。阿鼎邀贵院的一位学员去苏城一趟,所以我特来向您通禀一声。”

    “叫什么名字?”

    “冥落。”

    “哦?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容老夫想想...”,太首长老思索了片刻,“...是不是那个圣属性之一:黑暗属性的孩子?”

    “正是。您与他有过交集?”苏肃绕有兴趣地问道。

    “交集谈不上,只是当初招试结束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老人端起茶杯呡了一口,然后放下茶杯,起身离开.....没过多久,老人端着一个方方正正、盛满水的黑色盘子走了进来。

    “这是?”苏肃面露疑惑。

    太首长老没有说话,只是将那双干枯的手虚放在盘子上方...水面泛起圈圈涟漪,一个透明的水晶球从水中浮现上来。

    老人用手慢慢地抚摸着水晶球,仅仅数息,一个人影便在水晶球里映照出来...

    看到那个人影,苏肃微微挑眉。

    磅礴的元气,也就是那些白雾,被冥落吸纳进体内。由于吸纳速度太快,白雾在冥落周身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而冥落则身处漩涡的中心。

    “那个孩子现在在明王塔一层修炼”,老人看着冥落周身的元气漩涡,微微摇了摇头,“是个好苗子,可惜年轻人心性太过急躁。如此吸纳元气,已远远超过了其经脉对元气的吸收速度。照这样下去,会出大问题的。”

    “再观察观察。这孩子不像是那种急躁到不顾自身安危的人。”苏肃看着冥落的影子,神色平静。

    苏肃知道冥落之前的情况。而现在冥落的能量已经达到元级八阶!而且看样子其并不打算停止修炼。

    “你难道打算冲击灵级?!”苏肃低喃。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黑暗噬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黑暗噬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