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梁上君子

    李水墨李水墨又与陛下画了一些家常,随后便找了一些借口离开了,当然离开时,他也没有忘记叫风铃,拿一些熏香回去。

    这次为了防止再走错地方,遇到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事情,于是她十分机智的叫李水墨给他说派个人手送她回去。

    到了宫殿时,她便二话不说将风铃赶了出去,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研究那些熏香。

    李水墨确实是对熏香有一些研究的。一般的女儿家都喜欢一些小巧好看或者是好玩的东西,就像有的女孩子喜欢琴棋书画,有的喜欢一些女红,而她自小便喜欢这些带着香味的东西。

    她将熏香里的粉末一点点的小心翼翼的倒在纸张上,铺在桌面上,用鼻子轻轻的嗅着这些熏香的成分。

    越闻特别越心惊,这些熏香确实是确实是小地方见不到的那些珍贵的品种。

    但若是没猜错的话,这些熏香应该是来自西域。

    与司星墨在一起赶路时,两人曾经有幸见到一个商队,商队中便有这种熏香,她好奇便上前问了一嘴,才知道这些好闻的味道竟然是来自西域,而这些形象正是上贡给皇宫。

    熏香是个好东西,可提神养身还可以预防疾病,但是这种提神养颜效果的上等熏香,自然是只有这些宫廷中人才能用得起。

    她又细细的闻了一闻,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味道,或者是参杂了什么毒药。

    李水墨叹了口气,揉了揉有些酸痛的额头,将身子背靠在后面的椅子上,放松身体,她十分绝望,又有些无能为力。

    她虽说对这些香料有一些研究,但是对毒药却是一窍不通的。

    对方有可能便是将土壤掺杂在这些香料中,随着气味挥发,而陛下身为一国之君,又需要常年的在书房中批阅奏折或者是商讨要事,自然是中毒最深的。

    可她虽然知道这些是毒,却没有办法解毒,而这件事她又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陛下,告诉自己的母亲。

    她曾听说,这一国的陛下,与朝中的大臣宰相,有一些纠葛,并且两方实力不相上下,甚至是在朝堂上,公然的对抗起来。

    但她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次的纷争竟然这么复杂,这么凌乱,这么狠毒,竟然将毒药用在对方的身上。

    水墨眼眶一红,同时心中也有一些疑问,渐渐的翻出来,不就是为了一些权利,为了一些经营,为那些权谋,或者是就为了这万人之上的位置,就不惜加害别人的性命,值得吗?

    心中正悲怆着,突然房屋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又传来些响动,她心中一惊,难不成又是那些杀手来寻仇了?

    猛的站起身,却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人,那人十分俊俏,身材高挑,正眉眼含笑的看着她。

    李水墨心中真是又惊又喜,转头又去,看了风铃,却突然发现白日里自己似乎将她赶出去了。

    “怎么见到我难道就一点都不开心吗?”司星墨唇角微微咧起,眼中一抹兴味。

    李水墨角把眼睛一瞥,又坐回了椅子上,不屑的说道,“开心什么?不过是进了一个小贼,而已。”

    司星墨眸子一沉,一个闪身便走上前,将她抱在怀中,轻轻说道,“既然是进来了一个贼,自然是要做些贼应该做的事。”

    李水墨一火便挣扎着要逃出来,说道,“别闹这里,可是皇宫由不得你来撒野。”

    司星墨角轻轻地说道,“皇宫,现在这里都是我的人。”

    李水墨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身不由己的被他抱在床上。

    司星墨欺身压在她身上,李水墨知道自己的反抗是无用的,但心中的自尊还是还是忍不住想要挣扎一下。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在这里失去贞洁时,于是心中绝望,闭上了眼睛,但是等奇怪的是等了许久,都没见到对方有什么动静,于是特别好奇的睁开了眼睛,缺乏见司星墨正好笑的看着自己。

    李水墨这才意识到是被他耍了,一阵怒火便从头顶猛地窜起。

    见到自己的小娘子生气了,司星墨编收集的这效益好声的劝导,“好了好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有正事的。”

    李水墨一听说正事,果然便将自己的小情绪收起来,怔怔的看着男子说道,“什么事?”

    司星墨认真的讲,“我今天来是带你走的。”

    听说要走,本来该开心的他却突然地沉默了,她想到了自己的娘亲,娘亲,此时一种已经身中剧毒,不知道还能活多久,昨日自己与他才刚刚恢复了一个那种女情份,今天不要讲她又抛弃了吗?

    想到这里,李水墨心中竟然一痛,于是便将司星墨轻轻地一推,坐起身来说道,“我还不想走。”

    司星墨也坐起身,眸子中的戏谑尽数收拢,他认真说道,“你必须要跟我走,现在,这里已经大乱,若是再不走,那些大臣与陛下之间的纠葛将会牵连到你的身上,小心性命不保。”

    李水墨这时时便想起了今日白天里的经历,她自然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于是她有些焦急的问道,“会殃及性命,那陛下怎么办?陛下也会死吗?”

    司星墨见她这般疑问,嘴角动了动说道,“无论这次她能不能赢,都会死。”

    李水墨脸色一阵苍白,似乎有些丢了魂,喃喃自语的说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才刚刚找到我的娘亲,难道就要这么,就要这么再次失去她吗?”

    李水墨在皇宫中的事情,司星墨自然是以每一件都十分清楚的,但是他不知道这件事情应该怎样解决。她母亲是这个国家的陛下,是这十年来唯一的一位女皇,这十年来他虽然政绩斐然,但却也是位女子。

    自古以来便没有女子当政的势力,无论她的政绩怎么样?这都是没办法改变的,她都必须要死。

    这件事情,毕竟关乎天下大事,若是这次改朝换代,永远是比下赢了,那么其他国家,必然是会讨伐这里。

    在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女子有永远都不得干涉政事。

    李水墨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一把抓住了司星墨的衣袖说道,“你这么聪明,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你竟然知道的这么清楚,一定能够救他的,对不对?”

    司星墨有些为难,目光竟然心虚地看向别处。他说,“这件事已经不是这一个一个国家的事情了。你也知道,女子干涉朝政,她是第一人。”

    “掌握生杀大权,怎么能有一件弱女子来呢?”

    李水墨角突然笑了,笑的很嚣张,很狂妄,也很凄惨,她看着司星墨说道,“原本我以为你是个不一般的人,你的思想,你的行动,以及你这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应该也是上的其他男子都不同,但是现在我才发现,我错了。”

    她猛地甩开他的手,快走几步背对着他。烛光照亮的黯淡的房间中,李水墨站在桌前,用手紧紧的抓着桌面,她轻声说道,“你走吧,再也不要来了,我不会离开这里的”。

    司星墨却在后面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很久都没有动静,李水墨也不回头,她现在心中很痛,一直痛恨自己的娘亲,真要经历这些事情,他是痛恨自己喜欢上的男子,竟然是这般的姿态。

    两人便这么耗着,抬眼出来时已经是你已经是凌晨,两人再这么耗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天色便渐渐的转亮了,门外有人传来动静。

    是风铃的声音,他在那边小声的说道,“公子该走了,天亮了。”

    李水墨站在桌边已经摇摇欲坠,听到这声声响之后,她似乎听到身后传来一句很轻微的结果听不清楚的声音,就在他以为是错觉的时候,门便开了,风铃走了进来。

    风铃见李水墨脸色有些苍白,甚至有些摇摇欲坠,于是便上手扶着坐在床上轻声问道,“姑娘,您怎么了?”

    李水墨摆了摆手说道,“我想自己呆一会儿,你先下去吧。”

    风铃有些为难,但还是走下去了。李水墨见她将门推关好,于是便整个的放松下来,脑海中,依然回荡着刚刚司星墨走时留下的那句话,“这个国家的事情并非你所见到的那般简单。”

    “什么叫并非我所见到的?”李水墨喃喃自语,同时将自己所见到的所有事情都在脑海中回想一遍,自己见到的事情,包括什么?那些杀手,听到那些那些下毒的话,还有什么?还有那个惊慌失措的小宫女,他到底想提醒自己些什么呢?你这写的自己真的也许什么都不懂。

    桌面上还板还摆着那个熏香留下的粉末,房间中淡淡的萦绕着阵阵清香,这个学校是提神醒脑的作用,一如此时真想大醉一场,可此时却在这药效的作用下越来越清醒。

    李水墨想起了一句话,曾经爷爷经常对他说,“糊涂好糊涂好,等以后墨儿长大了,也许便会知道了,有的时候,糊涂些好啊。”

    带着爷爷的这些话,她越想越多,越想脑海里浮现那边都是爷爷的音容笑貌。在这些柔柔的笑意中,他似乎感觉到有一双大手在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脑袋。

    同时头顶上有一声温柔的声音,轻轻地唤着,“墨儿,墨儿。”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谋江山:庶女为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谋江山:庶女为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