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保无尘万若雪以死明志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雪舞明月 书名:若雪容华
    往日荒凉的咸阳宫南园,此时已被朱祁钰带的御林军围了个水泄不通。“万将军?!原来你没死?你这是要拐带宫女私逃吗?”朱祁钰冷笑着看着伏在地上万无尘。“万无尘。你屡次护我皇兄,让我烦心,如今又要带万贞儿出宫。万无尘,看我这次怎么收拾你。”

    “来人!将万无尘押入大牢!”朱祁钰大喝一声。

    “皇上!无尘罪该万死!万死不辞!只求皇上能放过若雪,放过我万府一众亲人!”万无尘被御林军押着哀求道。

    “若雪?原来这个万贞儿的本名是叫若雪。”朱祁钰心里顿时像打翻了醋坛子一般“万无尘,此时你觉得你还有和朕谈条件的机会吗?给我押下去!”

    “皇上!求您放过万将军啊!皇上!”若雪此时只能喊出这一句话来,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让朱祁钰放过无尘,她不知道为什么朱祁钰会知道此事,难道她与无尘与万府从此就要万劫不复了吗?若雪的脑子像要炸开一般,唯一的反应只有跪在地上不停地流泪。

    冷清的延禧宫,仅有几个宫女伺候双目失明的钱太后。今夜的钱太后,一双黑漆漆的眼珠子被烛火的光闪的有丝寒意的光,侍女翠柳在给她读《心经》。“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呵,无眼界。无无明?万贞儿,你与周氏害我腿残眼瞎,可佛祖怜我,本宫的心并没有瞎。若不是今日给梁芳传玉佩之人是翠柳的旧识相好,此时你与万无尘只怕已经双宿双飞了吧?呵呵呵,可惜啊.....只怕以后的日子你要比我这这个残废还要苦些了。”钱太后微笑的面孔竟有有些狰狞。

    “姐姐!你起来!你又没错.为什么要跪我皇叔叔?”朱见深心疼地跑过来拉若雪,“皇叔叔,深儿要带万姐姐回宫。”朱见深哭红着眼睛向朱祁钰说道。

    “深儿呀,你万姐姐如今做了错事,皇叔叔要与她好好说一说,深儿你先回去好吗?”朱祁钰故作慈爱地说道。

    “皇叔叔,万姐姐是我宫中的人!我是太子!我说她没错她就没错!”朱见深仰起头生气地盯着朱祁钰喊道。

    “哦?这竟是一个三岁儿童说出的话来!太子?朱见深,你才这么小就为了一个宫女用太子来挑战我吗?”朱祁钰看着太子怒涨地发红的小脸,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

    “深儿!你在胡说什么?!快跪下!给你皇叔道歉!”孙太后厉色道。

    “皇奶奶!”深儿刚要反驳,孙太后啪地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深儿!跪下!小小年纪便目无长辈,还不认错?”太子,被这突然地一巴掌吓得不知所措,捂着脸看着一向慈爱地奶奶忽然的疾言厉色,诺诺地跪了下来。

    “皇帝,童言无忌,深儿这孩子,从小便跟着贞儿,对她比自己的娘还要亲些。他也是怕贞儿受罚,一时着急,才胡言乱语的,皇帝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孙太后勉强陪笑道“至于万将军和贞儿嘛。如今瓦剌的使节刚回瓦剌,我们这边若是节外生枝,只怕会被外邦笑话。皇上还是适当定夺吧。”

    “既然上圣皇太后如此说了,朕又怎能与小皇侄一般见识呢?朕与万姑姑说几句话便送她回去,只是太后,我这个皇侄应该要找个好些师傅好好教一教了,至少要先学会祖宗礼法。”朱祁钰话中有话地说道。

    “是了皇上,这孩子哀家回去是要好好教训一番的。梁公公我们先回去。“孙太后应诺着,带着梁芳看了一眼若雪:“贞儿,你好自为之吧。”

    “你们先退下!”朱祁钰对周围的御林军挥了挥手道。

    “万姑姑。你可知罪?”朱祁钰看着跪在地上的若雪。

    “奴婢知罪,请皇上责罚,千刀万剐,贞儿在所不辞。只求皇上能放过万将军与我万家一族。”若雪木然地说道,此时在她的心里,就算下十八层地狱,只要能保住万家她也是愿意的。

    “哼!又是万无尘!”朱祁钰听到万无尘三个字如同嚼了一颗酸梅触到了神经一般,蹿至若雪的面前,狠狠地捏着她的下巴说道:“万贞儿,你可知你越为无尘求情,朕越不会放过他!你若是想救他,只有一条路!随我入宫!”

    “皇上。”若雪听到朱祁钰如此说,竟然出奇地平静,“皇上,我一介宫女,能得皇上抬爱,真是惶恐至极啊。只是如今你太上皇快要回来了,您的后宫除了汪皇后的家世是三品朝臣出身,您的母妃,贵妃皆是平民,如今您再纳我一个宫婢?可您的皇兄呢?她的嫔妃哪一个不曾经是朝中重臣?或是家世显赫?皇上您真的不介意?在此事上被天下诟病?”

    “你.......万贞儿你还真是牙尖嘴利的很!”朱祁钰被若雪的一番话又堵的不知如何反驳,这个女人着实聪明地让自己一度想据为己有,可是每次提及此事她的态度与缘由却每每合理地让自己心甘情愿地败下阵来。可是朱祁钰又十分不甘心,他不想如此轻易地又输给一个宫女一局。

    “万贞儿!你难道不知你与万无尘是欺君之罪,可诛九族吗?!难道你认为你此时有资格与我谈条件?”朱祁钰恨恨地说道。

    “奴婢知道犯下弥天大错,但是,皇上。你若此时杀了万将军,诛了万家,瓦剌和亲便成泡影了。您可知天下人会怎么说?您可知外邦各国又会怎样说?新皇故意刁难不迎亲皇兄回朝?新皇收服了不臣子,臣子执意悔婚?皇上,如此的言语上的刻薄,您可能承受?”

    “你!”朱祁钰一时语塞,满面通红地盯着若雪“你竟敢逼朕放了你们?”

    “奴婢不敢。”若雪极其平静地说道“若雪犯下死罪,不敢苟活,只求能以若雪一己之命换天下与万家相安无事。”若雪向朱祁钰磕了个头,继续说道:“皇上,若我还活着,万将军定不会安心和亲,这是若雪还上次与皇上的承诺,一切天下为先。还请皇上体恤。”说罢,若雪箭一般地向着那颗怪石撞了过去。

    “万贞儿!”朱祁钰眼睁睁地看着鲜血从若雪的头上喷了出来,“来人!快来人!快宣太医!救人!”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若雪容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若雪容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