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又是老一套?

类别:mr007 作者:特别白 书名:诛明
    下跪谢恩这类的事折腾完之后,朱达、周青云和常凯他们也开始吃饭,按照年轻差人和难民青壮的想法,这几位是老爷一等,肯定要去屋里摆下酒席吃个舒服,实际上也是这般,常凯早就让常申预备了些酒肉在庄户家中,那边还特意生炉子取暖。

    但朱达拒绝了这番好意,而是拿着木碗去盛满汤拿了干粮,就和所有人一样风云残云的大吃起来,周青云也闷不做声的照做,常凯苦笑着摇头跟上,当然,这样的饭食说不上好,可也到不了难以下咽的地步,过得去了,只不过朱达这样的老爷应该吃的更好些。

    看着他的这套做派,难民们彼此看看,小声议论,紧张感比方才却又去了很多,倒是年轻差人里面有小声嗤笑的,可也是极少数。

    吃完这顿饭短暂休息,又开始进行队列训练,练过一个时辰之后,又是带着人去了田庄外面平整土地,田庄内有现成的工具,他们又从城内带过来一些,难民做到两人有一件。

    百余号人沿着田庄周围的平整出一丈宽的大路来,这劳作让看热闹的庄户们很糊涂,心说要是修通往城内的大路还好说。围庄子绕圈算是怎么回事,这不是白费劳力吗?

    不过训练和劳作之后,难民们又是腹中空空,那碗汤和拳头大小的饽饽支撑不了这样的运动量,朱达给了他们很明确的答复,晚上饿着,明早会有一份杂粮糊糊粥,有过白日里的揉搓,难民们已经不敢有任何的抵抗和反驳,当然,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指望,对很多难民来说,一天有这么一顿油盐十足的汤水和干粮,已经是很不错的待遇,何况老人、妇人和儿童是有晚饭的,小碗汤和一块干粮。

    家人能有吃的,这就让部分难民感激涕零,朱达对这个特意严格要求,不能领了饭食回去吃,要吃完后再回住处,防备着有些男丁盘剥家人或者强夺老弱妇孺的口粮,现在一时半会还管不过来。

    “......他们饿了这么久,要是放开了吃很容易死人,先慢慢把量提起来......”朱达和常凯说道。

    饥饿的人暴饮暴食很容易猝死,这个道理常凯也懂,可听了之后只能摇头苦笑说话:“这些人放开吃真是流水一样的花钱,而且这么花用到明年冬天才能见到回头钱,朱兄弟,朱小爷,你这是真不心疼啊!”

    “银子多,够花!”朱达笑着回答说道,他手里有折合成过万两白银的通货,这笔钱能购买的物资当真是天量,更有利的是,他还可以通过种种便利取得很便宜的物资,比如说县库里的粮食,这就更放大了朱达的财富,尽管消耗不少,但他还真有信心。

    朱达这么自信的回答,也是常凯没想到的,话说到这般地步,再劝就没了分寸,常凯知趣的转开话题,但心里并不是全然觉得朱达毫无节制,而是隐约想着这位小爷怕是真能做到或者有别的办法。

    “今晚我领着十个家丁留下,再留十名差人,其他的人都回城去。”常凯建议朱达回城的时候,朱达给了答复,他的意思是周青云和大部分的差人都回城去,自己要住在田庄里。

    ”朱兄弟,这边没什么齐整房屋,又冷又破的,又没有城墙遮挡,何苦遭这个罪。“听了朱达的决定,常凯苦着脸劝了几句。

    ”这个时候我才该和他们吃住在一起。“朱达简单回答了句,常凯本想再劝,却从这几句话里琢磨出点什么,笑着说自己留下来陪着,朱达没有答应,因为常凯还要在城内筹措物资送过来。

    周青云带着家丁先走,常凯留下了十名差人,至于孟田和付宇则是被安排着一起回城,连白身副役的身份都没了,又挨了狠狠的五鞭子,怎么也得回去和家里人说一声......

    因为少了城墙的遮挡,城外天黑的比城内晚一些,停止训练和劳作之后,难民们没有休息,他们要整理自己的卫生,虽说在田庄才住了三天,可自家从外面带来的,把田庄弄脏污的,还有田庄自己的垃圾,这些乱八七糟的东西实在不少。

    扫除之后大量的垃圾都堆在一起,放火烧掉,在这样的天气里,大部分垃圾都是没什么水分,很容易燃烧,在田庄一侧很快就是大火熊熊,惹得城墙根那边有人跑过来问,因为城内值守的壮班看到,不知道出了什么乱子,出城是不敢的,但总要做好防备。

    这熊熊大火还得烧一阵才能熄灭,对于田庄内的各色人等来说,是难得的新鲜事,庄户们不少带着孩子过来瞧热闹,虽说相处才一天不到,但这位年轻小爷的威风只在不听规矩的人身上,大家倒也不怕,不说这庄户百姓,就连难民们都围了一个好大的圈子,火堆的热气烘过来多少暖和些。

    难民们是饿着肚子的,不过气氛却很好,老弱妇孺都吃饱了,让有家人的没有牵挂,父母舒服些,老婆孩子高兴些,这比他们自己吃饱喝足都要好,而那些没家人的光棍汉,看着有家人都这般,就更不担心自己了。

    很多被收容的难民脸上都带着笑,自从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难之后到现在他们很少有笑容,可现在他们虽然饥肠辘辘,却感觉以后的生活有了盼头,再怎么样,也不会比从前更坏了。

    “连带着庄子上的人,全都到我这边来!”能听到朱达大嗓门的吆喝。

    听到这话的难民们尽管舍不得火堆烘来的热气,可还是陆续照做,庄户们也忙不迭的跟上,虽说朱达没有抽他们鞭子,可现在这田庄都是朱达的,这是自家的东主和老爷,那当然怠慢不得。

    尽管每个人都很主动,可聚集起来依旧花费了不少时间,这还是家丁和差人们用鞭子和棍棒威胁才加快了进度。

    朱达和白日里一样,弄了张桌子站在上面,视野中的混乱和嘈杂让他很无奈,借着火堆和晚霞的光芒,朱达注意到了人群中的”孙五“,可现在根本顾不上这么多,想要面面俱到,就得有足够的人手操持,但现在能理解朱达的意思并坚决执行的只有周青云,可周青云要做的事太多,根本抽不开身。

    至于家丁们,目前来说只能说可用,还是在朱达监管指挥下的可用,比起眼前的难民青壮们仅仅是强出一点,甚至还不如这些精明的年轻差人,朱达知道急不得,知道要一步步来,看着眼前一张张面孔,他又轻松不少,毕竟有了个好的开始。

    “我说所有人,就是女人和孩子也得过来,听不懂吗?”朱达扫视了一眼下面,人群骚动了下,有些人快步跑向棚户那边,将自己的家人带了过来。

    虽说逃难流浪的时候什么都不讲究,这么多光棍男人,妇人和女孩子过来总归不方便,朱达没吩咐什么,倒是留守的常申安排差人们清理出一块地方,这让朱达多看了常申几眼,常副班头的兄弟并不灵醒,但做事却很扎实周到。

    “会纺纱织布的把手举起来。”朱达扬声说道。

    下面的人有些懵懂,心说这都是娘们妇人的伙计,问这个作甚,可白日里鞭子积威仍在,除了太小的女孩之外,所有女人都举起了手臂,纺纱织布是妇人必须要掌握的技能,自家穿衣是一回事,还能贴补家用。

    朱达点点头,又是扬声说道:“举起手的都留下,他们的男人也都留下。”

    如果不是说了后半句,恐怕场地立刻就要骚乱起来,心说这位老爷果然有坏心,不然快天黑了喊着女人留下作甚,朱达又转头看向没散去的庄客,扬声说道:“家里懂得纺纱织布的也一起过来,有好处给你们!”

    对收拢的难民和对待庄客的态度肯定不同,前者是奴仆,后者则是带有奴仆性质的雇佣,多少要给些余地,不过听到“好处”两个字,庄客们立刻开始去找自家婆娘,这位老爷年轻,但说话算数,虽说才接触一天不到,庄客们却有了这样的判断。

    那边常凯已经吆喝着差人和家丁们躲远些,他们一帮年轻气盛的大小伙子,多看几眼也会有是非。

    “你个男人怎么会女人的活!”“别来占便宜,快走开!”“别以为你是哑巴我就不打你!”正在这时候,场中却突然起了乱子,几家人围住一个瘦小的男子乱骂。

    这人朱达有些印象,就是穿着破烂,特别的脏污,甚至黑黢黢的看不清五官,当时朱达还想到要让他们好好注意个人的清洁,没曾想会在这时候出现。

    男人种田做工经商,女人纺纱织布操持家务,在山西大同这边是日常惯例,一个男人会纺纱织布的确奇怪了些,加上是个哑巴就更让人好奇。

    “我......我是女人......“听到清脆的声音响起。

    场面瞬时安静下来,怎么,这黑黝黝的小子不是哑巴,不对,这是个女人的声音!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诛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诛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