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司徒情

    我本以为自己会被打死,没想到的是,那个叫做司徒情女生终于说话了,“好了,好了,不要闹了,我相信这情书不是他写的。”

    “哎?司徒你怎么帮这小子说话啊。”婷婷奇怪的问道。

    司徒情压了压帽子,低声笑道:“我相信我的直觉。”

    说完她没有看我一眼,只是拿起桌子上的书本走出了食堂。

    那个婷婷恶狠狠的剐了我一眼,也跟着跑了出去。

    老天开眼,那女人总算说句人话了,可这群混球却没有放过我的意思。

    “就算情书不是你小子写的,但你侮辱了我们学校的女神,所以你今天别想出去了!”

    “对,对,这小子满嘴喷粪,竟然说司徒情坏话,一定要揍一顿。”

    你们没看到,这场面可谓是群情激奋,老子又不是汉奸,不用这么对我吧…;…;

    “住手!!”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你们是哪个班的,敢在这里打人??”

    哇靠,我的好朋友,刘朝阳终于来救我了,再不来我就真要嗝屁了…;…;

    “哼,今天算你走运,下次小心点!”

    见他们离开,刘老师匆匆跑到我跟前关心的问,“天佑,你怎么样,没受伤吧?”

    你爷爷的,我吓得腿都软了,刚刚实在太恐怖了…;…;

    “哎呀,这才开学几天啊,咋会惹麻烦的啊?”

    汗,一言难尽啊…;…;

    最后我是被刘老师背出食堂的,在路上我把今天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前面还好,可一听到我骂了司徒情,还说她不漂亮时,刘老师不干了,把我往地上一扔,痛心疾首的喊道:“陈天佑啊,你是疯了,还是眼瞎了啊?竟然说那个司徒情不漂亮?”

    屁股摔的很疼,但我依然很不服气,撇嘴道:“难道她很漂亮吗?我咋没看的出来啊?”

    “人家可是大校花,在我们蓝山高中名气大的不得了,而且成绩很好,我们都非常喜欢她呢。”说着他又贱笑道:“如果我年轻十岁,一定追她…;…;”

    我类个擦,这种话也敢说啊,你还当毛个老师啊,回家种地去吧。

    “你不要跟别人说喔,这可是我的秘密…;…;”

    在食堂没看清那个司徒情长啥样,难道真的跟他们说的那样是天仙?

    但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人气真他奶奶的高,不光是学生,连老师都被她迷住了,我算是开眼见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才刚踏进校园的大门,就见昨天那个在食堂说要揍我的男生朝我冲了过来,卧槽,卧槽,见这架势是要打我呀,不行,好汉不吃眼前亏,要跑,必须跑,但他妈的你倒是跑啊…;…;

    不是我不跑,是我吓的双腿发软,跑不动啊…;…;

    那小子冲我面前,二话不说如同昨天一般又将我拎在了空中…;…;

    “臭小子,纳命来!”怒吼声把我的耳朵震的嗡嗡直响。

    完犊子了,这次要被打死了…;…;

    老子敢肯定,这大个子是看我好欺负,专门在门口堵我的!不过丢脸的是我似乎看起来确实很好欺负,我被他拎在空中两腿发软,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司徒情也是你能诋毁的?简直不怕死!”这个男生眼中喷出怒火,恨不得要将我活剥了。

    我在这学校除了那个流氓老师,半个人都不认识,另外,我昨天得罪了那个人气很高的校花,很多人都看到了,我现在可谓是全名公敌。

    昨天让我跑了,今天看来是彻底嗝屁了,打吧,打吧,反正我也打不过你,只希望你看在大家都在一个学校念书的份上,千万不要打脸啊…;…;

    可惜我命苦,这混球直往我脸招呼了,这个惨啊,我都不想说,你们自己体会去吧。

    还好,早上人多,有几个小心人见我被揍的这么惨,于心不忍,过来将这位傻大个拉走了,而我则是躺在地上,疼的直咧嘴。

    我缓了好一会,这才爬起身朝着教室走去,刚走到门口,嘴里突然掉出一样东西,咦?难道是口香糖?我走过去一瞧,气得直跳脚,这哪是口香糖啊,是老子的大门牙!!

    我赶紧摸了摸自己的牙齿,果然少了一颗,我又试着说了两句话,你们瞧瞧,说话都漏风。

    这学是没法上了,还没一个礼拜,我就搞成这样了,以后的日子咋过?总不能见人就躲吧?

    虽然非常愤怒,但牙齿还是要补的,不然咋见人啊,于是我去了离学校最近的医院,一打听,补一颗大门牙要一千二,比家里的大力丸都贵!有没有搞错啊?

    医生对我这种问题学生很不待见,没给我好脸色看,还在那数落我,说,“小小年纪什么不好学,学打架,哼,没出息!”

    我懒得跟他废话,老子问心无愧!

    我走出牙科办公室,跟着几个人走进电梯时,余光不经意看到了角落里坐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人!

    咦?这个人好熟悉啊,好像哪里看到过啊,连衣帽,运动鞋…;…;卧槽,这不是蓝山高中的头牌校花司徒情嘛!!

    现在是上午九点多,是上课的时间,她来医院做啥?还有最重要的是,我要过去跟她好好理论一番,为了她我被打的好惨啊,必须让他给我道歉!

    只见她低着头,书包坐在屁股下,肩膀一起一伏,我走过去才发现她竟然睡着了…;…;

    我看不到她的脸,也不想看,我轻轻拍了拍她,叫了一声,“喂。”

    她只是耸了耸肩,没有什么反应,好好的学不上,来医院睡觉?你还有脸睡觉?老子今天可是为了你赔上了一颗门牙,都没钱补上呢,你倒好,跟个没事人一样。

    可笑的是我竟然没有吵醒她,我有些鄙夷自己了,这个女人把你害成这样,你应该将她揪起来好好骂一顿才是,但我没有这样做…;…;我突然觉得自己好贱啊…;…;

    我坐在她一旁,低下头,心想,大家都说你漂亮的不得了,真有这么漂亮?可我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到正脸,该死的黑框眼镜和帽子把我的视线当得严严实实的,我心中不由大骂一句,你大爷的!

    我有神经衰弱,白天的时候精神不是很好,见她睡得这么香,最后竟然也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往旁边一撇,却发现这个叫做司徒情的女人已经不见了。

    这可把我气坏了,陈天佑啊,陈天佑啊,你咋这么心软呢,现在好了,人都跑了。

    我站起身气呼呼的打算回家,可就这时,一件雪白的运动服从我肩上滑落…;…;

    我一愣,下意识捡起衣服,一股淡淡的兰香味钻入鼻子,这件衣服是那个司徒情的。她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是可怜我?就在我不知所措时,衣服里忽然掉下一个小纸条。

    上面写道:衣服别弄脏了,我会找你要回来的。

    人与人的缘分实在太过奇妙,在不经意间,我们竟然有了交集,我站在那,嘴角不由微微翘起,“这女生的心肠蛮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不生气了,在外面瞎晃到了放学时间才回家。

    陆瑶此时正在做饭,看到我这副模样,以为我被欺负了,还说要为我报仇呢,她在场子里时间呆久了,一身的痞气还没完全褪去,不过现在我们过的是普通人的生活,不能像以前那样了。

    所以我只能撒谎说是自己在回家的路上摔的,这不,把门牙都给嗑没了。

    陆瑶一开始还不太相信,但当她看到我手中的衣服时,好像明白了什么,伸手接过衣服,双眼眯了起来,笑着说,“这衣服是女生的吧?”

    我点头。

    “天佑真有本事,都知道为女孩子出头了啊”陆瑶又好奇的问,“那个女孩子有没有被你举动感动?”

    感动?感动个毛啊,我跟那个司徒情半句话都没说上呢。

    当天晚上,陆瑶便带我去医院把门牙补上了,而且是最好的,花了两千多呢,现在我说话不漏风了,感觉自己萌萌哒…;…;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间正道是沧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