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一枚戒指

    陆瑶拼命挣扎,我想要过去,可鬼哥死死将我摁住,根本不给我任何机会,嘴里还在说,“呵呵,小子,豹爷想要的,没人能阻止的,你乖乖看戏吧。”

    没希望了,没希望了,瑶瑶要被糟蹋了,我死死闭上眼,不想再看下去,我怕自己会发疯。

    可就在瑶瑶只剩下一条内衣时,忽然房间里没了动静,怎么回事?我缓缓睁开眼,看到的是瑶瑶绝望的眼神,和豹爷呆滞的目光。

    他在看什么?他在看瑶瑶脖子上的一个挂件,这是一个普通的一条绳子,而绳子上绑了一个绿色的戒指,陆瑶一直挂在脖子上,就连洗澡都不曾拿下来过。

    段边豹呆呆看着这枚戒指,眼睛越做越大,本来满脸通红的脸,一下子白了一大片,说不出的震惊与惊恐。

    “这,这东西你是从哪来得来的?”过了好一会,段边豹终于开口,顿了顿又问,“这枚戒指是谁给你的?告诉我!”

    瑶瑶咬着嘴唇,不说话。

    鬼哥看到这女人竟然不回答,想要上去给瑶瑶点颜色,但被段边豹阻止了。

    我不知道是咋回事,但很明显,豹爷认识这枚戒指,看他的表情似乎有些害怕。

    段边豹想了想,将地上的衣服扔到了瑶瑶身上,淡淡道:“先穿上吧。”

    陆瑶赶紧穿上衣服,然后又不说话了,只是双手死死揣着脖子上的挂件不肯松开。

    豹爷揉了揉脸,又弯下腰,语气一下子变得温柔了不少,跟刚才判若两人,“不用怕,刚才是我不对,告诉我,送你戒指的人在哪里,只要你告诉我,你们的债,我帮你们还。”

    他妈的原来老天爷还是有眼的,千钧一发之时,这个老家伙竟然良心发现了,我急忙对着陆瑶说,“快告诉他,这样我们就能离开了。”

    可此刻的瑶瑶仿佛入了定,不管谁说话都听不进去,只是在那默默的流泪。

    站在一旁的鬼哥不知道其中的情况,在后面大吼,“臭女人!耳朵聋了吗?还不回答?”

    “阿鬼!”豹爷脸上忽然闪过一道冷芒,看了一眼鬼哥,这个壮得像头牛的男人,顿时不敢出声了。

    “豹爷,这个女人不肯回答,交给我吧,我保证让她开口!”阿鬼想了想,凑了上去。自信的说。

    豹爷摆摆手,“不必了,放他们离开。”

    “什么?”鬼哥大惊。

    豹爷没有理会鬼哥,只见他缓缓走到瑶瑶面前,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名片,叹了口气,喃喃道:“这样吧,如果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就来找我,送你戒指的是我的好朋友,而且对我非常重要,希望…;…;希望你能成全我…;…;”

    鬼哥看到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北海市市大名鼎鼎的人物,竟然对一个女人这么客气,我也懵了,这到底咋回事啊,完全一头雾水…;…;

    就在这时,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忽然响起,“爸爸,爸爸,都几点了,明天我还要上学呢,快回家吧!”

    不一会,一个留着长发,身材高挑的女生走了进来,看到这个女孩子,我差点跳起来,老子认识她,她不是上次在食堂里冤枉我的那个死拉拉嘛…;…;好像叫,段飞虹…;…;

    传说她有那方面的背景,原来是真的,而且还是这位擒龙虎的女儿。

    段飞虹走进房间,看到我们被绑着的模样好像不怎么惊讶,应该是见多了吧。

    “爸爸,你答应过我,今天我生日不做这些事的。”女孩儿翘起嘴,不依道。

    豹爷将手里的名片塞进正在发呆的瑶瑶手里,苦笑一声,接着转身走到自己女儿的面前,大笑道:“哈哈,放心,放心,爸爸答应过你,今天不干坏事的,一定说到做到。”说着回头对着阿鬼说了句,“把他们放了。”

    “可是…;…;”

    “可是什么,今天是飞虹生日,她最大。”擒龙虎有些不高兴了。

    阿鬼想了一会,也没办法,大手一挥,“给他们松绑,放了他们。”

    段飞虹一听,娇笑了起来,扯着鬼哥的衣服,俏生生的说,“还是阿鬼叔叔疼飞虹。”

    阿鬼摸了摸段飞虹的脑袋,然后他们离开了房间。

    刚刚段飞虹明明看到我了,咋好像不认识我呢?都不跟我打个招呼啊,难道她根本没把没把我心上?想想也对,她是个拉拉,对男人没啥兴趣,能记住我就怪了。

    我带着陆瑶离开了风暴夜总会,临走前,阿鬼找到了我,跟我说,“今天擒龙虎保你,但是欠下的钱还是要还的,你要记住!”

    就这样我扶着惊吓过度的瑶瑶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今晚的遭遇让我毕生难忘。

    可这六十万,我是没有能力还了,该怎么办呢,真是愁死人了,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注意,那个鬼哥好像很怕段边豹,如果姓段出面的话应该可以摆平的…;…;

    但人家是大人物根本不会见我的,不过,我的运气很好,她的女儿正好跟我一所学校,看得出来,豹爷非常疼爱这个女儿,好吧,就从段飞虹下手!

    接下来的日子里,陆瑶好像变了,变得沉默寡言,连生意都不做了,只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胸口的那枚戒指看个不停,时不时流下泪水,自言自语几句。

    这枚戒指到底是谁给她的?而且那时候的豹爷看到这枚戒指的眼神明显与众不同,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瑶瑶虽然这样了,但日子依然要过下去,我白天要上学,那么情趣店就晚上开,反正我晚上也睡不着。我相信她过一阵一定会好起来的。

    现在唯一的后患就是那六十万,鬼哥警告过我这钱是一定要还的,他也用实际行动表面了自己的态度,就是每天都会有好几个小混混来我家里捣乱,催我们还钱。

    我的那些邻居看到这些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小区里的大妈们乱嚼舌根的本事我又再一次领教了一回。

    我跟她们吵了不止一次,但每次都是我败下阵来,她们的嘴巴太厉害了,我根本不是对手,他妈的,看来吵架也是一门技术活,下次得找个时间好好练练才行啊。

    这一天,我很早就从店里出来,买了一些早点,放在陆瑶床边,她还在睡,只是枕头旁都是泪痕,看来昨夜又哭了一宿,我低下头看着她手里的绿色戒指,这玩意到底是谁送给陆瑶的?

    我叹了口气,走出房间,背起书包去了学校。

    刚走进教室,就被刘老师拉到了办公室,对着一阵大呼小叫,“陈天佑,你小子是不是不想念了啊?”

    “已经有好几个老师向我反应,你上课睡觉,不好好学习,连作业都不做,你疯啦?”

    他叽里呱啦在我耳边骂了一大堆,我又想睡觉了,眼皮直打架,这几天医生给我的药,似乎已经不起啥作用了,一坐下来就想睡觉。

    不是我不想学习,实在是我没办法啊,书本一打开,只要看到开头第一个字,我立马就觉得天旋地转…;…;

    “说吧,你到底想咋样,这个班长还做不做啊?”

    我揉了揉脸,呵呵笑道:“对不起啊,都是我的错,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你知道再过一个两个礼拜就是摸底考试了,你这样子,这个班长我都保不住,你知道吗?”

    刘老师苦口婆心的说,“你看看人家以诺,每天都非常努力,要是到时候你真让她超过了,那岂不是打我脸嘛。”

    我咧着嘴,无所谓道:“超过就超过呗,既然她这么想做班长,就让给她好了。”

    “话是这么说,可你好歹给我摆摆样子啊,你这样每天睡觉,我也不好交代啊,是不?”

    “知道了,知道了,我下次不睡觉了,好了吧。”

    “这还差不多。”刘老师见我态度这么好,也不为难我了,最后提醒我,“好好复习,不要考砸了,好了,赶紧滚蛋,见你就生气。”

    “好嘞。”

    刘老师也是为我好,这个我明白,所以我回到教室第一件事就是拿起书本准备好好复习一下。

    可惜天不从人愿,最后我也不知道咋又睡着了,真是作孽啊…;…;

    当我醒来的时候,这节课已经结束了,呀,又到吃饭时间啦,时间过的真快啊。

    “陈天佑,你站住!!”就在我准备去食堂吃饭的时,林以诺叫住了我。

    我回过头,下意识的做出一个防守动作,上次真是被她打怕了,我警惕的说,“你想干啥?”

    林以诺甩着马尾辫,走到我跟前,忽然怒不可竭道:“你什么意思?”

    “啊?什么什么意思?”我一头雾水,这几天我可没招惹她喔,又发什么神经啊?

    “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林以诺凶巴巴的盯着我看,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我没明白她这句话是啥意思。

    见我不回答,她继续说道:“你每天上课睡觉,也不看书,是不是以为这次摸底考试稳赢了?”

    喔…;…;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挠挠头,乐呵呵的说,“反正我输定了,班长早晚是你的…;…;”

    我还没说玩呢,这小妞立马抬脚就踹了我一下,疼的我直咧嘴,“喂,你疯啦,踹我做什么。”

    我气得不轻,好端端的又打我,我好欺负是吧。

    “你这个样子,我赢了你也没意思,你懂吗?”

    “切,懂你个球。”我懒懒道:“你不是做梦都想当班长的嘛,这样岂不是更好?再过几天你就能如愿了。”

    “混蛋!你是个男人,就这么窝囊?”林以诺对着我的耳朵一顿大叫。

    “喂,喂,我是不是男人,不用你说,我自己清楚。”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女生面前我就想耍无赖,所以我也做了一个非常下流的动作。

    我身子一挺,拉开裤子的拉链,嘿嘿,吓吓她,看她还欺负我不,可怜我的动作还没做完,林以诺的大长腿就如约而至了,踢的地方自然是…;…;

    “哎哟…;…;”这一脚太狠了,我抱着小丁丁在地上直打滚,冷汗都流出来了,这种疼与其他的疼完全不同,应该怎么形容呢,额,啊,我想到了,就仿佛是你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掉进一个冰窟窿里,嗯,就是这种感觉…;…;

    “你爷爷的,想让我断子绝孙啊,那里都敢踢啊…;…;”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间正道是沧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