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把柄

    如果我的老爹外面有这么多姘头,估计比段飞虹还要难过吧,但话却要说回来了,她苦有我苦?我命都快没了,等我那破事解决了再好好安慰她吧。

    于是我干咳了两声,拍了拍的肩膀,“你先别哭,先把我这事给解决了啊。”

    她耸了耸肩,哽咽道:“不许碰我。”

    “大小姐,我都快没命了,你就发发善心,帮帮我吧,我求求你啦。”

    “滚蛋!我不想再看到你。”

    我脑子一热,想要把段飞虹揪过来,好好说道说道,额…;…;可揪哪里呢,上半身光着膀子,不好揪,咦?这不是穿着小内内的嘛,于是我,一把扯住她的小内内,用力抓了过来,可惜,这玩意的质量有些差,人是被我拉了过来,可这条小内内也碎了…;…;

    这下子,段飞虹不哭了,我傻眼了,两个人四目相对,僵持住了,她万万没想到我敢撕她的那东西,当然了,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最后还是我先开口,“咳咳,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非常奇怪,这小妞没有骂我,也没打我,只是呆呆看了我一眼,然后盖上被子,“你走吧,我今天没心情跟你闹。”

    我哪能走啊,今天这事不办了,我全家都会倒霉的。

    我轻轻推了推段飞虹,讨好道:“求求帮帮我呗。”

    “我也求求你快走吧,你咋这么烦人呢。”

    “你帮我,我立马滚蛋。”

    “不帮。”

    “真不帮?”

    “不帮,你们这些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都是一群喜新厌旧的混蛋,都应该地狱!”段飞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生气,竟然抓着我的衣领子开始质问我,“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是靠着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是不是看到漂亮女人就找不着北了?我们女人在你们眼里是不是真这么不值钱?说扔就扔?”

    她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也问了一大堆,我哑口无言,干瞪着眼,这些让我怎么回答啊?虽然我十九岁了,比你年长几岁,可老子现在是个神经病啊…;…;

    见我呆若木鸡,段飞虹忽然重重的在胸口打了一拳,怒吼道:“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一路货色。”

    我挠挠头,无语道:“你应该去问你的爸爸,问我有个毛用啊,我都没女朋友呢。”

    “哼,你给司徒学姐写情书,这事怎么解释?”

    “住口!”说到这件事老子就一肚子火,完全跟我没关系,就是你们这些没脑子的女人,乱嚼舌根,门牙都被人打飞了。

    “怎么?被人戳穿,你恼羞成怒了?呵呵,臭男人!”

    跟这种人废话,只会越说越黑,我懒得理她。

    “这些事容后再说,现在就说这钱的事,最后再问你一句,帮还是不帮?”

    “滚蛋!”

    很好,她回答的很干脆,我明白她的意思了,就是不帮。

    那好!我陈天佑是一个有底线的人,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再不走,真就丢人丢到家了。

    于是乎,我又在她房间里捣鼓了起来,这个笔记本看来是没啥用处了,必须再找一些更有力的把柄。

    可找了半天,老子找都找烦了,咋尽是这种玩意呢,没有一样能让我翻身的东西了?

    最后我满头大汗的坐在地上,四周都是段飞虹换洗的衣服,普通人看到这些一定会喷鼻血的,但我现在没那功夫,大哥,保命要紧啊~~

    “喂,你房间里就没其他东西了?”

    “喂,喂,你说话啊?”

    我回过头,卧槽,这小妞竟然睡着了,没看我一个大男人还在这的嘛,就不怕我干坏事?

    我看了眼墙上的挂钟,都凌晨一点多了,我晚上精神百倍,可她不同,她是正常人,这个点是应该睡觉了。

    我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没有把柄在手,段飞虹是肯定不会帮我的。

    我以前上初中的时候,看过一本课外书,上面有一句话我一直记忆犹新:一个人在最绝望的时候,往往会想到一些不可思议的办法…;…;

    此时的我就是这种情况,所以我也想到了一个办法,非常下流,非常残暴,非常猥琐的办法。

    我跳上床,一把掀开被子,接着拿起床边柜子上的粉色手机,打开摄像头,然后拍了拍段飞虹的小脸,“喂,醒醒,拍个照。”

    段飞虹悠悠醒来,奶声奶气道:“嗯~别闹,我困了…;…;”

    “睡个毛啊,拍完照再睡。”

    “拍照?”段飞虹不禁问道:“拍什么照?”

    “咔嚓”一声,她全身上下毫无保留的被照进了手机。

    段飞虹虽然累的不行,可我的这个举动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我在做什么。

    她顿时清醒了不少,大惊道:“你做什么,住手!!”

    我会理她?继续拍,咔嚓,咔嚓声不绝于耳。

    我连续拍了三十张照片才罢休,我从手机里拿出存卡放进兜里,笑着走了过去,弯下腰,乐呵呵的说,“呐,你帮我,我就把这些照片还给你。”

    “变态,流氓,你不是人!!”段飞虹张嘴就是一口唾沫喷到了我脸上。

    作为女孩子,她当然是想要阻止我的,不过我哪会给她机会,急忙鼓起莫大勇气,从二楼跳了下去。

    “卧槽…;…;”这是跳下去发出的最后两个字,因为实在太高,虽然下面是草地,但我也没摔了个狗吃屎,刚刚补上的门牙差点又蹦出来...

    我从地上爬起来,吐出嘴里的杂草,朝四周打量一下,还好这个时间点没人会这么无聊出来散步,我找准方向一瘸一拐的直奔店里。

    不管她在楼上怎么呼喊,我都当她在放屁…;…;

    当我回到店时,发现一个人影在店门口鬼鬼祟祟的瞎晃悠,我走过去看清这个人的真面目后,惊得大叫,“你咋又来了??”

    不错,这个猥琐的男人就是我那个流氓老师,班主任刘老师。

    看样子这小子已经在这等了好长时间了,看到我回来,指着我的鼻子就开始喷,“现在都几点了啊?老子整整等了两个多小时啊。我靠!”

    现在确实不早了,都快凌晨四点了,平时他需要大力丸时,都会在两点准时来拿货的,会发火也应该。

    我懒懒一笑,“嘿嘿,出去吃了夜宵,不好意思啊,回来晚了。”

    “少他妈废话,快点开门,我都站傻了…;…;’

    “好,好,刘老师里面请…;…;”

    打开店门,这流氓直奔主题,现在都不用我了,自己就能找到大力丸的具体位置。

    我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翻箱倒柜,不由好笑,大约过来五分钟,刘老师这才气急败坏的走了过来,手里却是空空如也。

    “咋了?没找到?”我问。

    “你小子是不是把那好东西藏起来了啊?”

    我一听,站了起来,走到摆放大力丸的柜子前,找了半天,原来真的没有了,大概是卖光了吧,这东西瑶瑶本来就进的少,这几天又发生这么多事,根本没有时间出去进过货。

    我摊手,无奈道:“卖光了…;…;”

    “啊?卖光啦?”刘老师急的直跳脚,拉着我的衣服死都不放开,“那老子咋办啊?你岂不是要我去死啊??”

    “陈天佑,老师我就靠着这玩意翻身做主呢,你这是在断后路啊…;…;”

    确实是卖光了,我也办法啊,我叹了口气,拍了拍老师的肩膀,安慰道:“这样吧,我明天去进货,你明天再来。”

    也不知道咋回事,这小子今天是铁了心要这玩意,打死也不肯走,说什么,今天要是我拿不出货,就在我这上吊...

    大哥,不用这样吧,你家里那位真就这么大的需求?再说了这玩意吃多了,也不见得是好事啊,说不定会有啥后遗症呢。

    虽然说明书上写着:质量保证,国家专利,绝无副作用,假一赔十!

    那时候我看到这说明书,差点没笑出来,也问了瑶瑶,“这种东西也能申请国家专利?”

    她的回答是,“可能是在吹牛逼吧…;…;”

    现在好了,刘老师懒上我了,大力丸是高级货,普通的药物根本不能与之相比,所以我最后实在没办法,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丢了过去,“你先拿着这玩意回去对付一个晚上吧…;…;”

    “这是啥东西?能和大力丸比?”刘老师不屑的打开盒子,拿出里面“长长”的东西...

    立马震撼当场,说话都开始结巴了,“这...这..这么长..”

    “不光长还很粗呢,回去拿给你老婆,她绝对会满意的。”我指着这个异常邪恶的小家伙,介绍道:“你瞧瞧,表层细腻,握感也很真实,再看啊,可以直立使用,四点五厘米的直径,长度你也看到了,您放心,这东西绝对安全,采用无毒材质,欧美连续销售冠军!”

    唬得这小子一愣一愣的,口水都流了一地,只见他一边抚摸着,一边赞叹道:“果然牛逼!”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间正道是沧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