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罪大恶极的我

    各位好朋友们,你们千千万万要记住我一句话,那就是女人是世界上最最好奇的动物,你越是这样说,她们的好奇心就越重,我才刚起身准备出去,林以诺就从书包里把段飞虹的小内内拿了出来。

    天见尤怜,这傻姑娘看到这玩意,竟然没有叫出声,只是捧着它看了三秒钟,然后趴在课桌上大哭了起来。

    你瞧瞧,你瞧瞧,让你别看,你不听,现在好了,吓坏了吧…;…;

    不过林以诺的反应让我有些措手不及,看到这么“肮脏”的东西,难道不是应该骂骂我的吗?咋哭起来了?不符合我的世界观啊…;…;

    “哇靠,你们看看学习委员手里是啥东西啊?”

    “抹布?不像啊?”

    “以我多年的经验,绝对不是抹布这么简单。”一个带着一千多度的眼镜的男生做出福尔摩斯思考问题的模样,夸夸其谈道:“我敢打赌,是一条内裤!!而且还是穿过的!!”

    “啊?内裤?不会吧?”

    “切,老夫阅尽天下内裤,岂会看错?”

    “不错,不错,你是这方面的专家,自然不会看错啦…;…;”

    卧槽,原来你眼镜跟个啤酒瓶底似的,是研究这东西研究出来的啊,实在是佩服佩服…;…;

    说到小内内,班里的男生立马发出一片**,我的怒吼声根本不起作用了,而我身边的林以诺受之感染,哭的更大声了…;…;

    “喂,别哭啦,让你别看的…;…;”

    她不理我,只顾着哭了,她现在这种情况,估计是受到了严重打击,急需哭泣来发泄.,一条破内裤就吓成这样,平时踹我的气势哪去啦?

    就在这时,门外的李念怀忽然走了进来,皱眉道:“好了没?”

    班级里男生此时非常亢奋,而这个李念怀的出现,把女生们变得有些亢奋了…;…;

    “哇,哇,哇…;…;”

    哇你个毛,花痴!

    传说中,学校中喜欢这小子的女生不计其数,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我清了清嗓子,站起身走到他面前,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本“十万个为什么”交到他手里,“喏,这就是我拿段飞虹的东西。”

    李念怀低头看着这一本厚厚的十万个为什么,眉头拧成了麻花,“你在耍我?”

    我两手一摊,耍懒道:“不信你可以收我书包,真没骗你。”

    “你以为我不敢??”

    “随便。”我假装淡定,但眼神时不时的朝我身边的林以诺直瞟,大小姐啊,你使劲哭,千万别停啊…;…;

    李念怀冷哼一声,拿出手机,“喂,是我,别玩了,都到三班来。”

    不一会,我们班级门口站满了男生,只见这小子大手一挥,他们就冲了进来,在我位置上翻箱倒柜,我的课桌被他们翻了个底朝天,但除了课本,写字簿,啥都没有,嘿嘿,我可是班长,书包里当然只有学习用的东西了…;…;(请各位原谅我这么不要脸)

    过了一会,一个男生走到李念怀面前说,“没找到。”

    李念怀听后,忽然朝班级里每个男生看去,他的气场非常强大,被他看过的男生都不自觉的低下了头,而被他看到的女生则是挺着胸脯,小脸蛋红扑扑的,活脱脱一个小荡妇…;…;

    “把这里所有男生的书包全部搜一遍~!”

    这下好了,教室真的变成菜市场了,男生们大呼小叫的,拼命拽住自己的书包,尤其是那个戴眼镜的,死活不肯撒手。

    教室里发出这么大的声音,自然会引来老师,很快,就有好几个男教师跑了过来。

    看到这个教室跟个土匪扫荡似的,顿时大怒,“你们是哪个班的,来这里捣乱?”

    李念怀可能是被我惹火了,一向淡定的他,忽然冷着脸朝着门外老师看去,“怎么?我李念怀的事,你们想管?”

    这几个老师看到李念怀,很明显认识他,一下子萎了,立马夹着尾巴跑了。

    喂,喂,你们可是人民教师啊,咋这样就被唬住啦?公理何在?法律何在?

    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个李念怀到底是啥来路?连老师都这么怕他?

    十分钟过后,我的高一三班所有男生的书包都被搜了一遍,只剩那个眼镜兄死死抱着书包,一副抗争到底的模样。

    我不由竖起大拇指,有骨气!

    李念怀朝着他走了过去,开口道:“把书包打开。”

    “我…;…;我书包里真的啥都没有啊…;…;”眼镜兄吓得两腿只打哆嗦,怕的不得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李念怀伸手去拿他的书包,这个眼镜兄好像被施了法术,一动不动,也不再反抗,就这样被他拿到了书包。看来是被李念怀的气场给震住了…;…;

    李念怀把书包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只听“哗哗哗”无数本五颜六色的书籍被倒了出来。

    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而我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这些都是啥玩意??这不是学校明令禁止的小黄书吗?

    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学校手册上写道:带有“颜色”的书籍,一本处分,两本留校察看,三本直接开除。

    按着这样推算,这小子书包里起码三十本,哇靠,岂不是要拉出去枪毙了?眼镜兄啊,我没佩服过谁,这次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完了,完了,我完了,我会被老妈打死的…;…;哇哇哇…;…;”眼镜兄抱着头在地上大哭了起来,比我们的学习委员哭的都伤心难过…;…;

    李念怀看到这些,气的嘴角直抽搐,身也搜过了,教室也搜过了,啥都没发现,嘿嘿,小黄书倒是有三十几本,不嫌弃的话拿几本回去学习学习?

    这场闹剧就此结束,李念怀带着人走了出去,楼底下段飞虹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见表哥回来,跑过去急切的问道:“找,找到没??”

    李念怀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

    段飞虹顿时生无可恋,眼泪刷刷的直流,忽然朝着我的教室冲了过来,这时我正在收拾我的课桌。

    这小妞不管三七二十一扑到我跟前,一把抓住我的衣服,大叫,“混蛋,那东西你到底藏哪里了?”

    “哼,老子藏的东西天底下谁都不可能找到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人渣!”说完朝我脸上吐了一口大大的唾沫。

    我疯了,老子还在张嘴说话呢,你就不能等我说完再吐?口水都喷进我嘴里了。

    “呸呸呸。”咦…;…;恶心死了,我赶紧低头狂吐不止。

    我嘴里满是这女人的口水味道,怪怪的,甜甜的,我吐了一会,抬起头准备开喷,可就在这时,早已怒极的段飞虹忽热张嘴对着我的一个地方咬了过来。

    你们绝对想不到她咬我哪里了,他妈的咬在我鼻子上了,这种疼对比于小丁丁的疼,又是另外一种感念,我上次说过,被踢了小丁丁是掉入冰窟里的感觉,而被咬到鼻子的感觉则是被熊熊烈火焚烧!!

    我都快哭了,太他妈疼了。

    “快松口,你疯啦,疼死我了。”我是想推开她的,可我觉得如果推开她的话会更疼,我不敢…;…;

    她哪管我疼不疼啊,只管拼命的咬,你瞧瞧,这女人的又开始流口水了,刚刚吃了她一嘴口水,现在还来?

    我实在太疼了,小孩子脾气顿时发作,好呀,你咬我,难道我就不能咬你?于是我张嘴也咬了过去,由于我的眼睛被她的头发遮住了,也不知道咬到了什么地方。

    但是效果那是大大滴好,她一下子就松开了嘴,我赶紧捂住鼻子,我可怜的小鼻子啊,你还健在不?我摸了半天,不由长长松了口气,还好,鼻子大哥还在,没变成残疾人。

    接下来我立马张嘴就开骂,“你这女人哪里不好咬,咬我鼻子,你知道有多疼不?”

    可我骂了半天,却见段飞虹呆立当场,双手捂胸,双腿并拢,直直盯着我,这小眼神太幽怨了。

    她咋这样看我啊?刚刚只是咬了她一下下而已啊,难道我咬错地方了?

    “班长~~”王小胖这时候唯唯诺诺在我耳边轻声说道:“班长大人,快向人家道歉吧。”

    我听后立马大怒,“道歉?你脑子秀逗啦?你没看到她咬我鼻子?”都快咬出血了..

    王浩急忙又拉住我,“这不一样啊。”

    “有啥不一样?”

    “你…;…;你老人家咬了人家那里了…;…;”

    “哪里啊?”我回头白了他一眼,“有话就说,咋吞吞吐吐的,不像个男人。”

    小胖子重重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无奈道:“你咬了人家那里~~~”

    我朝着他手指指的方向看去,顿时跳了起来,口不择言的大叫了起来,“哇靠,难道我咬了她的胸啦…;…;”

    话音落,全班男生异口同声道:“一点不错!!”

    “陈天佑,我们没完,今天放学我就去楼顶跳楼!!”

    “你疯啦,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还学人家跳楼?”

    “这,这…;…;这难道不是大事??”段飞虹睁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切,这算大事?”

    全班男生又同时开口,“当然算大事了!”

    滚犊子,没问你们,起什么哄啊。

    “好,好,陈天佑我告诉你,我段飞虹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说完,她就捂着脸跑了出去。

    哼,又在吓我,难道我是吓大的?开玩笑。

    我作为班长,在老师不在的情况下,我有义务管理班级,于是我摆摆手,“看啥看,收拾东西,上自习!”

    “喔~”

    花了几分钟时间,高一二班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大家都拿起书本看了起来。

    嗯,我也应该睡个回笼觉了,还没躺下呢,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怒吼,“陈天佑,你爷爷给老子出来!!”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间正道是沧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