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别冲动,万事好商量

    震天的怒吼声,把我吓了一大跳,刚刚班长的威严与责任立马原形毕露,我赶紧回头,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的好基友刘老师啊…;…;

    怎么?被那个五十多岁的八婆骂了一顿回来啦?没缺胳膊少腿吧…;…;

    不过看他满脸的愤怒,应该是被骂的不轻,这不,又要拿我出气了。

    “给我滚出来,我今天要好好修理修理你!!”

    我叹了口气,站起身走了出去,我陈天佑咋就这么忙呢,麻烦一个接一个,不带停的,老天爷你就发发善心让我休息一下吧…;…;

    我被刘老师到教室办公室,大门“砰”的一声被他狠狠关上,此时办公室里没什么老师,都在上课。

    “陈天佑,你小子跟我说道说道,你今天都干了些啥?”老刘怒不可竭,正满地方找东西揍我呢。

    “喂,大哥,我只是逃课而已,不用揍我吧…;…;”

    “逃课?如果逃课的话,我会找你?”刘老师从一个角落找到一个搬砖,这个砖头是别的老师拿来垫桌子用的。

    我类个去,你不会要用这玩意打爆我脑袋吧??

    “短短十分钟,四五个老师向我反应,老子的班级被你搞得乌烟瘴气,而且刚刚校长打电话过来,说你殴打英语老师!”

    “放屁!”这下子轮到我生气了,“我没打那小子好吧,他冤枉我。”我再次郑重声明,我最讨厌别人冤枉我了。

    “你没打?”

    “真没打!!”

    “那王老师咋去校长那告你的状,说你发疯打人了?”

    原来我们可怜的班主任,刚刚被教导处的老女人训了一顿,还没缓过神来,又被校长叫过去,再次臭骂了一顿。

    他拿着砖头在我眼前捣鼓了半天,硬是不信我,眼见砖头即将砸爆我脑袋,我使出了必杀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

    刘老师见到这个小瓶子,小眼睛顿时眯了起来,一把夺了下来,捧在手里,啧啧赞叹,“呀,呀,这不是我的最爱嘛…;…;”

    我走到他身边,捅了捅他胳膊,贼笑道:“我昨天晚上找了三个小时,才找到的,这不,立马就拿来孝敬您了…;…;”

    “咦?我昨天晚上找了半天咋没找到呢?”

    “嘻嘻,在仓库找到的,这可是最后一瓶了喔,足够刘老师用一个礼拜了…;…;”

    “好,这东西我没收了。”

    “拿去,拿去,不用给钱的。”

    “这还差不多。”一小瓶一千多块钱,老刘为了这玩意都快破产了,得知免费自然不再为难我了。

    老刘将手里的搬砖随手一扔,坐了下来,苦口婆心的说,“天佑啊,你知道我今天被骂成啥样了吗?”

    “被骂成狗了呗。”

    刘老师重重拍了一下办公桌,毫无顾忌的大吼,“还他妈的真被骂成狗了!”

    我的“贡品”刘老师非常满意,虽然自己被骂的很惨,也没再为难我,只是稍微教训一下下就放我离开了。

    我打着哈切回到教室,刚坐下,就发现好像哪里不对,教室里的学生的人数好像不对啊。

    于是我从一个排开始数,数到最后,我蹦了起来,惊恐大叫,“林以诺哪去啦?”

    “班长,学习委员说身体不舒服,回家了。”

    卧槽,她拿了老子东西还没给我呢,咋就回去啦??

    本来我还想回教室问林以诺拿回东西呢,没想到这小妞禁不起打击直接跑路回家了…;…;

    我不由纳闷,一条小小的内裤对她的影响会这么大?没有把柄在手,要是让段飞虹知道了,岂不是要扒了我的皮?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要拿回来!

    现在是英语课,英语老师已经被我气跑了,没有老师的话…;…;那老子逃课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吧…;…;

    “班长,你要逃课吗?”

    卧槽,你咋知道?我从椅子上摔了下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王小胖,平时看你小子傻头傻脑的,咋这时候会变这么聪明啊?

    我的这个反应,无疑是不打自招,王浩忽然眯起了双眼,嘴里“咂咂咂”响个不停,好像发现了什么重大秘密似的。

    王浩很友好的将我扶起,顺便帮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接着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刚才我可看到班长你把一条女生的内裤放进学习委员书包里了喔…;…;”

    我的嘴张的老大,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都看到了??”

    “嗯,而且还看得非常清楚呢~~”王浩得意洋洋的说道。

    没办法了,我自首,你逮捕我吧…;…;

    被这小子知道了,那等于老师都知道了,完犊子了…;…;

    我总不能杀人灭口吧,我不敢,我胆子很小的…;…;再说了,看他白白胖胖的,力气肯定不小,说不定我都打不过他呢。

    就在我等待命运的审判时,小胖子忽然一把拉住了我,讨好道:“班长大人,你能跟我说说,那条内裤是谁的不?我很想知道啊…;…;”

    “干啥?你想了解情况,然后去打小报告吗?”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没有,班长你放心吧,这次我绝对不说出去。”王浩信誓旦旦的说。

    “嗯?你前几天还对我说打小报告是你的毕生爱好呢,这会咋变注意了?”

    “哎呀,你不懂,虽然打小报告非常爽,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打听八褂消息,尤其是女生的秘密,我最喜欢了,求求你啦…;…;”面对这小子的撒娇,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太恶心了。

    我想了想,最后将他拉到角落里,猥琐的问,“你确定不跟老师说?”

    “对天发誓,绝对不说。要是我说了,让我瘦一百五十斤!”

    哇靠,好恶毒的誓言,这种誓都敢发,我怎么可能不信呢,于是乎,我扯住他的衣服,然后四周偷瞄了一眼,除了那个眼镜兄在那像个娘们一样哭泣之外,其他人都已经屈服我的淫威之下,正在看书呢。

    “这条内裤啊是…;…;”

    “嗯,嗯,是谁的??”王浩立马两眼冒光,露出一副流口水的模样,我狠狠鄙视了一下他,真是没出息,一条内裤都把持不住,哼。

    我干咳一声,用只有我们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出了最后的真相,“是段飞虹滴…;…;”

    王浩忽然一把揪住我的衣服,着急的问,“那,那班长你为啥把段飞虹的内裤放学习委员的书包里啊??”

    “难不成,你和学习委员早就有一腿了?”小胖子忽然嫌弃的看着我,“男人是不可以脚踏两条船的。”

    “这你就管不着了,我把真相告诉你了,你可是答应过我不会说出去的喔。”

    王浩做了充分的思想斗争,终于狠狠点了点头,“保证不说出去。”

    “果然好兄弟。”我稍稍鼓励一下。

    那好,接下来就是直奔林以诺的老窝,必须把那些东西拿回来,我拔腿就朝教室外冲,还没走出大门口,王浩那小子忽然对着我大叫,“喂,你知道学习委员的家吗?”

    我倒,我知道个毛啊…;…;

    王浩这大喇叭,声音这么大,把正在“好好学习”的同学都惊醒了,这群混球都朝我看了过来,这下好了,又要开始乱说了…;…;

    “哇,班长去学习委员家里做啥啊?”

    “有可能是男女朋友关系喔,女朋友不舒服,作为男朋友自然要去看望一下啦…;…;”

    “有道理…;…;”

    喂喂,你们别乱说啊,那小妞每天踹我,会是我的女朋友?开哪门子国际玩笑。

    王小胖拿出一张白纸写了一串字,然后跑了过来,说,“这是她家的地址,你去吧。”

    “你咋会这么清楚?”我奇怪的问。

    “嘿嘿,班级里不管是谁的家,我都清楚的很喔…;…;”

    我直接蹦了起来,发出一阵惊呼,“我擦,那老子的家你也知道了?”

    小胖子挠了挠头,“嘿嘿,不光知道,我还知道班长你是做生意的呢,而且还很赚钱喔…;…;”

    你别说了,我怕自己会暴走!!

    可就在我走出教学大楼的一刹那,一样东西忽然从天而降,正好砸在我的脑仁上,我低头一看,咦?是一双鞋子,我立马大怒,谁这么没公德心啊,拿鞋子砸人脑袋?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倒血霉吗?

    我拿起地上的鞋子,准备对着上面的人开骂,可我一抬头却在楼顶看到了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女生…;…;

    我定睛一瞧,这不是死拉拉段飞虹嘛,她此时站在教学楼的楼顶,低头看着楼下,就在这时,我脑子忽然灵光一闪,回想起了这小妞在教室里对我说的话,她说,她说要跳楼!!

    卧槽,大姐,您不会现在就跳吧…;…;等我回来再跳行不?

    作为黑!社会的后代,向来都是说一不二,我相信段飞虹应该也不例外,我虽然在她眼里是流氓,人渣,变态,但我肯定我陈天佑绝对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人!

    另外我要再次重申,老子可是好人!

    内裤啊,内裤,你先等我十分钟,我很快接你回家,你在学习委员家里可千万要等我过去喔…;…;

    我在心中默默祈祷了一会,又回过头,朝着楼顶冲去,我已经接近二十个小时没睡觉了,等我爬到楼顶时,半条老命都快没了,累死老子了…;…;

    我上气不接下去,使出最后的力气,“千万别想不开,万事好商量啊!!”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间正道是沧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