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真的是打服了

    说完这句话,我倒了下来,实在太累了,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见段飞虹忽然回过头,淡淡看了我一眼,这表情是啥情况?咋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呢?

    大小姐,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你上来做什么,是来嘲笑我的吗?”

    我坐在地上,连连摆手,“没有,没有,借我十个胆子都不敢嘲笑你啊…;…;”我敢?别开玩笑了,你这样跳下去,我岂不是要坐牢了?还是这句话,我虽然是神经病,但我不是傻子,我还是很聪明的…;…;

    “滚,我不想看到你!”段飞虹异常愤怒的看着我。

    “那你跟我下去,我立马滚蛋。”

    “你以为你是我的谁?我不用你可怜我。”

    我是她的谁呢?同学?好像不是,朋友?那更不是了,喔~~我知道了,我是她的仇人…;…;

    但就算真是仇人,但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跳楼,我慌张站起来,段飞虹立马连连后退,嘴里大叫,“不准过来,你敢再走一步,我就跳下去!!”

    “好,好,我不动,我不动总行了吧。”这女孩子太倔强,我还真怕她一怒之下跳下去呢。

    我双手举高做出一个投降的姿势,赶紧讨好的说,“飞虹啊,跟我下去吧,我请你吃冰淇淋。”

    “不准叫我飞虹,我听着恶心!”

    “那我叫你啥?总不能叫你拉拉吧?”不好意思,这句话没有经过大脑思考,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果不其然,段飞虹听到我这句话,小脸蛋由红转白,再由白转青,完了,她更加恨我了,看来我和她今天必有一死!

    呸呸呸,什么乱七八糟的,今天一个都不准死!!

    这时,段飞虹突然冷笑一声,“陈天佑你这个人渣,你真的是来嘲笑我的。”

    “放心,等我做了鬼,会天天缠着你,让你这一辈子都不得安生!”

    卧槽,好恶毒的女人,我竟然有些害怕了,难道世上真的有鬼?不要吓我啊…;…;我胆子小…;…;我忍不住朝四周看了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应该不会有鬼的…;…;

    “坏蛋,永别了…;…;”段飞虹最后看了我一眼,抬脚准备向前跨步,我知道只需跨一步,她就真掉下去了!

    我顿时大急,也不管什么了,直接大吼,“你敢!”

    “你以为我不敢?好,我这就跳给你看。”

    “你敢跳下去,明天学校每个角落都会你没穿衣服的照片,还有,额,还有,你那条破内裤也在老子手上呢!!”我吼的已经口不择言了,连这种下流话都往外蹦了,罪过,罪过…;…;

    但是,效果那是大大滴好,段姑奶奶终于停下了脚步,眼泪从她眼眶中喷出,捂着嘴,用另外一只手的手指指着我,“姓陈的,你,你,你连死都要让我出丑吗??你好狠的心肠,好歹毒的手段啊…;…;”

    不是我心肠狠,我是在帮你啊,我不这样说,你会停?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想保留了,既然坏,那就坏到底吧,至少能救一条人命,说不定警察叔叔还会给我一面锦旗呢…;…;

    就在这时,段飞虹朝我走了过来,提在嗓子眼的小心肝终于放了下来,不跳就成,不跳就成啊,真是吓死我咧。

    “这就对了嘛,有啥事想不开的呢,快过来,我带你下去。”

    话没说完,这小妞竟然朝我冲了过来,她这是干啥?难道是这么快就想通了?真是好孩子啊…;…;

    “哎哟喂…;…;”你们没有听错,这是我发出的悲惨叫声,因为这女人已经将我摁在了地上。

    只见她手脚并用,对着我的脑袋使命的捶,嘴里还在那叫嚣,“让你变态,让你欺负我,让你偷我东西,让你威胁我!!”

    处于发怒中的女生果然不是好惹的,我被她…;…;咳咳…;…;“骑着”竟然反抗不了,难道我就真这么弱?

    无数小拳头,如雨点般砸向我俊俏的脸蛋上,疼死老子了都。

    “喂喂,快住手,你快去跳楼吧,我要回家了,不烦你了。”

    “现在才求饶?晚了,老娘今天要跟你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当我傻子啊?我家里还有个瑶瑶需要照顾呢,如果我死了,瑶瑶岂不是要被那个鬼哥哥打死?

    想到这些,我心中一股怒火蹭蹭的往上冒,要不是我那混蛋老爹吃喝嫖赌欠了这么多钱,我会招惹段飞虹?会搞成这样?

    我一下子就火了,“你再敢打一下,信不信我抽你?”

    “啪!”这小妞当我的话是在放屁,毫不犹豫的打了我一记耳光。

    你不仁别怪我不义!我好心好意过来劝你,你倒好,竟然打我,以为我真是好欺负的?

    男人不管有多瘦弱,但是真要对付一个女人的话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腰间一挺,一个翻身,使出全身力气将段飞虹的两只手摁在地上!嘿嘿,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你,你干什么…;…;”

    她还没说完就被我捂住了嘴巴,我邪笑道:“你真以为我不敢抽你?”

    “你敢!”

    “切,老子不敢?那我现在就抽你丫的。”

    说着,一把将段飞虹翻了个身,我的这个举动把段飞虹给羞的啊,居然不敢出声了,双手捂住小脸,一直在那哭。

    “我再问你一句,服不服!”

    “不服!”

    “啪!”我毫不犹豫的手起刀落直拍她的屁股,一下,两下,三下,四下…;…;连我都数不清打了几下屁股,总之一直打我使不出力气为止!

    我手都麻了,低头看了眼段飞虹的屁股顿时吓了一大跳,卧槽,砸肿成这样了啊…;…;

    咦?刚刚还听到她的哭声,怎么现在没声音了啊?

    不会是死了吧??没听说过打屁股会打死人的啊。

    我急忙将她翻过身,想看看她的情况,千万别跳楼没死,被我打屁股打死了,那就笑掉大牙了。

    只见她闭着双眼,眼角还残留着泪花,我扶起她的脑袋,轻轻说了一句,“喂,你没事吧..”

    见她没反应,我又拍了拍她的脸颊,不一会,段飞虹整个人朝我扑了过来,我本以为她又要打我了,可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躲在我怀里,大哭着说,“疼死我了,疼死我啦…;…;呜呜呜…;…;”

    看来是打服了…;…;

    我拍着她的肩膀,气也出了,又见她哭的这么可怜,咋好意思再骂人呢,于是我轻声安慰道:“好了,好了,只要不跳楼,啥事都好商量。”

    段飞虹在怀里哭了好一会,这才擦干眼泪,忽然可怜巴巴的呢喃道:“地上好冷…;…;”

    段飞虹的脸蛋也非常红,可刚要起身,嘴里发出“嘶…;…;”被我打了这么多下,肿成这样,看来已经站不起来了。

    我挠挠头,“还是我扶你吧…;…;”

    段飞虹对我的提议表示接受,侧着身坐在那,对着我举起一只手,我奇怪的问,“又干啥?”

    “当然是扶我起来了。”

    卧槽,真把自己当场皇后了啊,还要人扶着?就算你是皇后,我看着也不像太监啊…;…;呸!老子本来就不是太监。

    她不闹了,我也心平气和的跟她打着商量,“段飞虹啊,不管怎么样,就算是我求求你了,你就帮我这一次吧,只要你帮我搞定那些钱,我以后绝对不招惹你。”

    她抓着我的胳膊,一瘸一拐的朝楼下走去,开口说道:“那些钱真的是你老爹欠下的?”

    “我对天发誓,我那个老子吃喝嫖赌一样不缺,现在坐牢了,这钱就落在我这个做儿子的头上了。”我实话实说,“我年纪这么小,哪里凑得到六十万给鬼哥啊。”

    女人的心思很奇怪,很难猜,我没抽她之前,她死活不肯帮我,现在我把她抽得这么惨,连路都没法走了,她居然二话不说答应帮我了。

    我忍不住在想,难道这个女人有受虐倾向?被人打了才开心?咦~~我不禁一阵恶寒,这个癖好我有些难以接受啊…;…;

    “陈天佑,我今天回去就跟我那死鬼老爹说,放心吧,鬼叔叔跟我爸爸认识十几年了,他们交情很好的,我相信鬼叔叔以后不会再为难你了。”

    我听后,不知道有多开心了,这些天的苦没白挨,正道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啊.,终于解放了…;…;

    我们来到楼下,正好下课铃响起,我捡起刚刚掉下来的鞋子,蹲了下来,“脚抬起来。”

    “嗯?干啥?”

    “当然是帮你穿鞋子了,你屁…;…;额,你那里受伤了,只有我代劳了。”

    段飞虹低着头看了我好久,这才抬起脚,伸到了我手里,我捧着她的小脚丫子,有些失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没忍住轻轻捏了捏她的脚趾。

    哎呀,真软…;…;

    而段飞虹则是顿时浑身颤了一下,“姓陈的,你做什么,还,还不赶快帮我穿上…;…;?”声音格外的好听。

    我冷汗都流出来,不能再看下去了,我怕自己神经病发作亲上去,这样就真成变态了…;…;

    我忙不迭的帮她穿上鞋,站起身,拍拍手,咦?手上好像还残留着一些异样的味道,我嗅了嗅鼻子,有些香,还有些淡淡汗水的味道…;…;很好闻…;…;

    段飞虹见我一副痴迷的模样,自然是猜到了我心中所想,忽然打了我一下脑袋,生气道:“陈天佑,你好猥琐,太变态了”

    我自然是打死都不肯承认了,决定不说话,只是扶着她,走到半路,我问,“你是回家还是回教室?”

    “屁股被你打成这样,你认为我还能能坐在椅子上?”

    嗯~~果然有道理,“那我送你回去吧。”

    “陈天佑。”

    “干啥?”

    “我帮你了,那,那些东西能还给我了吗?”

    “啥东西啊?”

    “你耍无赖是吧,当然是那些东西啦!”她不敢声张,只能凑到我耳边说了把那两样镇山之宝说了出来。

    我一听,直接原地蹦了起来,卧槽,那些磨人的小玩意还在林以诺家里呢!!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间正道是沧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