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要生啦??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我的脸色也由红转绿,我已经快被疼死了,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这样下去,我屁股不保啊,必须要干些什么了,我回过头,咬着牙看了一眼已经陷入疯狂的林以诺,顿时阴险的笑了出来,“吃我一招,降龙十八脚!!”

    说完,我豁出全身的力气,对着林以诺踹了过去,一个女生哪禁得起男生踹啊,我一脚下去,她整个人都飞了起来,好端端的一个漂亮女生就这样被我惨无人道的踹飞了…;…;作孽啊…;…;

    总算逃出魔掌,我赶紧爬了起来,跑到房间里的一面镜子前,转过身,我要看看我的宝贝屁股,一看,立马火了,他妈的都出血了!你好狠的心啊!!

    不过,林以诺经我这一踹,好像恢复了神智,眼神有些迷茫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忽然捂住自己的牙齿,轻声叫道:“我的牙齿好疼啊…;…;”

    这不废话么,咬的这么狠,不疼才怪。

    “咦?陈天佑?你的屁股咋流血了?”林以诺傻乎乎的问。

    这些轮到我吃惊了,我不由大叫道:“你都忘了??”

    那老子的屁股算是被白咬了?还有没有天理啊?

    林以诺皱起眉头,低头开始思考,不一会,突然抬起头,眼睛越做越大,很明显她想起刚才发生的事了…;…;

    “你…;…;你…;…;我…;…;我…;…;”她已经口齿不清了,根本不相信刚才自己会干出这么下流的事。

    她“你”了半天,实在是没脸见人了,只能抱着头痛哭起来,“陈天佑,你不是人!”

    “卧槽,被咬的是我啊,还说我不是人?”

    “我不要,我不要,你就不是人!就不是人!!”

    我懒得理这疯娘们,赶紧止血为妙,我抽了十几张消毒纸巾,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贴在我的屁股上,然后将裤子勒紧,这才觉得我的屁股稍微好受一点…;…;

    做完这些,我没好气的朝林以诺走过去,没好气的说,“喂,我也得到报应了,你应该满意了吧,快点把东西还给我。”

    她不理我。

    “你这人讲点道理行吗?踹也踹了,咬也咬了,你也应该出气了,咋还这么蛮不讲理呢。”

    她还是不说话,可就在这时,却见她忽然双手抱住肚子,眉头都拧成麻花了,好像很疼的样子。

    而且…;…;而且我发现她下面好像在流血…;…;哇靠!好像还越流越多了…;…;

    我在电视里看到过,下面流血的话,应该是快生了…;…;想到这些,我立马凌乱了,林以诺啊,你不会是快生了吧…;…;

    但这是不可能的,她才几岁啊,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那么她为什么下面会流这么多血的?

    “疼…;…;我肚子好疼…;…;”林以诺终于发出了声音。

    我吓坏了,急忙跑了过去,一把扶住她,问道:“咋了,咋了,你怎么流这么多血的??”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是女生的例假来了…;…;

    只见她手指指向一个抽屉,倒吸着凉气说,“快,快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嗯,里面应该是什么止疼的药品吧,于是我跑过去,打开抽屉一看,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咋又是卫生巾啊,而且整整一抽屉,塞的满满当当…;…;

    “快拿给我啊…;…;”林以诺在厕所门催促。

    我举棋不定,算了,算了,救人要紧,于是抓起其中一包,匆匆跑回林以诺身边,支支吾吾的说,“这玩意咋用啊,我不会啊…;…;”

    我说的是真话,这玩意我真不知道咋用啊…;…;你们会吗?有人的会的话教教我呗?

    林以诺恶狠狠的剐了我一眼,现在她疼的厉害,没功夫跟我闹,咬着牙说,“你…;…;你在这里等着,不准动!”

    “嗯?为啥不能动?”我奇怪的问。

    “你,你要是敢动一下,我就死给你看!”

    她这副样子好像不是在开玩笑,我已经彻底被女生的别扭脾气给唬住了,不敢再惹她们,太他妈可怕了…;…;

    我高高举起双手,“保证不动…;…;”

    接着,林以诺手里揣着一包卫生巾,艰难的站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我也不知道她在里面干啥,总之我在外面等了很久,这才看到她拖着虚弱的身子走了出来。

    咦?去了一趟卫生间,脸色好了不少嘛,我忍不住在想,卫生巾的效果真这么好?啥时候我也试试…;…;呸呸呸,我又发神经了…;…;

    今天我丢脸,她更丢脸,真是啥面子都没了,班级里作为学习委员的她,一向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本正经,规规矩矩的,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高大形象瞬间崩塌了…;…;

    “陈天佑,今天的事,不准出去乱说,知道吗?”

    我下意识的问,“是卫生巾的事还是咬屁股的事?”

    问完,我就狠狠给自己一个耳光,你这嘴咋这么臭呢,哪壶不开提哪壶,你看看把人家给气的,都快跳楼自杀了。

    所以我连忙改口,“我陈天佑对天发誓,今天的所见所闻,一定不会说出去。”

    “不行,你必须发毒誓!”林以诺不依不饶

    我也不想招惹她,叹了口气,只能答应,“好,好,我发毒誓,如果我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的话,就烂屁股。”

    这个誓言够毒了吧,嗯?咋看她的表情好像不太满意似的呢?难道还不够毒?

    林以诺看了我好一会,终于点下了头,“那好,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好嘞。”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可怕的房间了,我好开心啊,不过,好像哪里不对啊,我似乎还有件事没做啊,喔,对了,段飞虹的内裤还在她那呢。

    刚走到一半,我又跑了回去,讨好的说,“能把那条内裤先给我不?”

    林以诺恶心的看了我一眼,从裤袋里拿出内裤,扔了过来,我忙不迭的接住,宝贝啊,宝贝,你终于又回到爸爸手里了,真是千辛万苦啊…;…;下次俺们再也不分开了!

    但我低头一看,脸色顿时大变,“哇靠,上面咋都是血啊??”

    雪白无暇的小内内被鲜血侵染,说不出的诡异感觉,难怪我一直找不到,原来被她踹在口袋里,可刚刚林以诺下面流了这么多血,内裤很可能就是那时候染上了血的。

    我都快哭出来了,难道真要我拿着这玩意还给段飞虹?那时候我就真要去见上帝了。

    我苦着脸说,“你太不厚道了,这不是害人嘛…;…;”

    林以诺根本不理会我,不过好奇心还是有一点点的,皱着眉问,“这很明显是女生的,到底是谁的?”

    “你管得找嘛。”

    “到底是谁的?!”她说出这句话,眼中带着锐利的锋芒,好像好活活吃了我似的。

    “如果你不说,明天我就报告老师,说你偷人家女孩子的内裤在家里干坏事。”

    “哎?你别乱冤枉人喔,我可没用这玩意做过坏事啊。”

    “要是被老师知道你偷女生内裤的话,一定会被学校开除的。”

    我擦,好歹毒啊,竟然敢威胁我,不过我真的有些害怕了,我可不想为了一条内裤被学校开除,最后逼于无奈,只好招认,“是,是段飞虹的…;…;”

    “段飞虹?”林以诺低头想了一会,忽然抬起头,指着我的鼻子不可思议的叫道:“就是那个混黑!社会的女生?”

    咦?原来她也知道啊,看来段飞虹在学校蛮出名的嘛。

    “她可是个小太妹,你这样做,就不怕被她找人打死吗?”

    你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我那不争气的老爹,我会得罪她?我跑都来不及呢。

    这时,林以诺又从另外一个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存储卡,问道:“那么,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先到如今,我已经没有秘密了,所以我也懒得隐瞒,直言不讳道:“是段飞虹没穿衣服的照片…;…;”

    我还没说完呢,林以诺就不干了,冲过来对着我使命的拍打,“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变态,你不要脸,你流氓…;…;”

    这些话,段飞虹都不知道骂过我几回了,我早就免疫了。

    “你竟然做出这种龌龊的事,你,你疯啦?”林以诺怒道:“你们男生不干这种事会死啊?”

    这句话倒是说对了,我不做出这种事,还真会送命,而且还会被那个穷凶极恶的鬼哥哥折磨至死呢,这可是真人真事喔…;…;

    林以诺非常非常嫌弃的看了我一眼,将手里的储存卡往我身上一扔,“你走吧,我没有你这种同学,以后不准跟我说话,我怕自己会忍不住会踹你这个人渣!!”

    东西到手,留下来也没意思了,不想跟我说话就不说,我还不想跟你说话呢。

    我将东西放进口袋里,跑出林以诺的房间,走到楼下时,好心的母亲忽然开口道:“陈同学,留下来吃晚饭吧。”

    我倒是想啊,可我不敢呐…;…;

    “谢谢阿姨,我还要回学校呢。”说完我就拔腿跑出了林以诺的家。

    短短一个小时,我仿佛是从地狱中爬出,真可谓是受尽了折磨,不光是**,心灵上也遭受了严重的打击,真是受够了。

    现在是下午三点多,差不多还有一个小时就要放学了,我拿出血淋淋的小内内,也不知道段飞虹看到后会怎么对付我呢,汗…;…;不管怎么样,总要还给人家的。

    我回到学校,没有进教室,因为我来到了学校角落的一个水池旁,我决定把它洗干净再还给人家,我是不是很有头脑?太聪明啦。

    我打开水龙头,埋头搓揉着,整整洗了半个多小时。

    哎呀,虽然还稍微残留一些血渍,可也差不多了,希望那姓段不会发现…;…;

    “你在这里做什么?”就在这时,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我下意识回过头,一个带着鸭舌帽,穿着运动服的女生俏生生的站在我身后。

    “司徒情??”

    不错,她就是我们蓝山高中的头牌,司徒大美女,她低头看了眼我手里的东西,淡淡一笑,“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癖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间正道是沧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