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风波又起

    这四位壮汉的声音把我吓差点尿尿,我进去,进去还不行嘛,何必这么吓人呢…;…;

    当然了,做戏要做全,段飞虹倒是很大方,很自然的牵住了我的手,我们俩肩并肩朝着硕大的别墅走了进去。

    我忽然觉得,这一进去会不会死在里面啊??我还年轻,不想死啊…;…;

    不得不说,这房子真他妈的大,我们走了好几分钟才到了一个房间门口,段飞虹说这是她爸爸的书房,一般人是不能进去的。

    那我不进去了…;…;

    只见段飞虹敲了敲门,“我回来了。”

    里面传来一个男人是声音,“进来吧。”

    房间大门打开,我浑身吓出一声冷汗,咽了咽口水,朝里面瞟了一眼,哎呀…;…;这个房间好大啊…;…;

    不过,下一秒我就傻眼了,这不是书房嘛??咋一本书都没啊,里面除了一个办公桌和一个沙发外,啥玩意都没有。

    黑!社会老大的书房果然不同凡响,我算是大开眼界了。

    我当时听鬼哥说过,这个豹爷有个响当当的外号,叫什么擒龙虎的,名字叫,叫…;…;喔,想起来了,叫段边豹!咦?我咋变聪明了…;…;

    在段飞虹房间里,我见过她的笔记本,上面写的都是这位豹爷的姘头名字,上次因为害怕没好好瞧瞧这位大哥,这次我瞪着眼,好好观察了一下。

    说句实话,这位大人物虽然年过半百,但这打扮,这气场,足以迷倒任何一个女人,而且这个男人上身有着一股邪气,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时候,我总觉得背后拔凉拔凉的…;…;

    豹爷见我们进来,站了起来,摸了摸自己嘴边的小胡子,笑道:“过来,我们好好谈一谈。”

    段飞虹捏了捏我的手掌,低语道:“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过去。”

    “额,额,好…;…;”我暗暗给自己打气,我要冷静,我要坚强,不能被人看扁了!

    我走了过去,豹爷指了指他面前的沙发说,“坐吧。”

    辛亏段飞虹拉我,不然我还傻站着呢。

    我怂得像个儿子似的,坐在那一动不敢动,为啥我老觉得这男人会打死我呢…;…;难道是我的错觉?

    豹爷看了我一眼,眯起眼也坐了下来,与这位大名鼎鼎的男人面对面坐着,不紧张是假的,他的眼神给我巨大的压力,让我透不过气来。

    我们的段爷爷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飞虹说你是她的男朋友?”

    坐在我一旁的段飞虹立马回答,“他是我男朋友。”

    “没让你说。”段边豹忽然指向我说,“我让他说!”

    啊?让我说啊,那我肯定说实话啊,我当然不是她男朋友了,呜呜呜…;…;能这样说就好了…;…;

    “我,我是飞虹的男朋友…;…;”

    听到我的答案,豹爷笑了出来,这个笑声差点把我吓死,电影里的老大都是先发出这种怪异的笑声,然后从腰间拔出一把枪,然后直接蹦了眼前的混蛋的…;…;难不成他也会拔出枪蹦了我?

    “告诉我,你有没有和飞虹上过床?”笑声忽然停止,问了这个让我差点崩溃的问题。

    上…;…;上.床??别开玩笑了,我打过段飞虹的屁股,拍过她的照片,唯独就没上过床…;…;

    不过段飞虹生气了,他们父女俩的关系一向不太好,只见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怒道:‘你乱说什么呢。“

    “呵呵,你不想听,可以先走。”

    我知道段飞虹的妈妈是被豹爷的情人们赶走的,所以这个女儿对这个老子可谓是非常痛恨,于是,恶狠狠的看了眼自己的老子,接着愤怒的跑了出去,我好像看到了一滴眼泪划过了她的脸庞,难道哭了?

    随着段飞虹离开这个房间,我顿时没了靠山,慌的不得了,让我一个人面对这个男人,说实话,我真没这个胆子…;…;

    “好了,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人了,有些话不妨摊开来明说。”豹爷喝了口茶,淡淡道:“我知道你并不是飞虹的男朋友。”

    卧槽,他原来知道啊,完蛋了,我要被一枪打死啦…;…;

    “小朋友,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的。”豹爷爽朗一笑,“飞虹是我的女儿,她是什么德性,我还会不知道?”

    我擦了擦额头的虚汗,这个老家伙明明什么都知道,还问我,耍我的吧。

    忽然,豹爷站了起来,来回踱步,不一会,开口说道:“她在学校是不是有个女朋友?”

    “如果你撒谎,我真的会砍了你脑袋!”

    段飞虹啊,段飞虹,不是我不想帮你啊,你老子都要砍我脑袋了,你让我咋办,真让他砍我?

    我只能苦着脸点了点头。

    豹爷顿时冷笑连连,英俊的脸都有些扭曲了,“什么不好学,学这种荒唐事,太丢人了。”

    那个韩可可我也见过,蛮漂亮的,跟你女儿很配嘛…;…;呸呸呸,我又发神经了…;…;

    段边豹虽然生气,但却也透着一抹无奈,自己的女儿变成这样,他也有责任,只见他摇了摇头,摆手道:“好了,不说她了。”

    “啊,那您的意思是说我可以离开了?”

    豹爷走到我身边,重重拍了拍我的肩膀,朗声道:“飞虹的事先不说,但是你的事,却要好好谈一谈,所以你还不能走。”

    “你为什么会欠了阿鬼这么多钱?”

    说到这钱,我就生气,我老爹陈天华自己吃喝嫖赌,欠下的钱,管我毛事啊,我也不隐瞒,把我父亲干的那些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最后还点评了一句,“我那个死鬼老爹就是一个大混蛋!”

    段边豹听完我的叙述,微微一笑,“这样说来,你的老子的确不是东西。”

    就因为爸爸,妈妈离开了,本来圆满的家庭就这样烟消云散,我都恨死他了。

    “那六十万,我已经帮你还了,从今以后,阿鬼不会再为难你了。”

    我虽然笨,但我不傻,他知道我不是段飞虹的男朋友,那他为什么要帮我?他这种人是不会可怜我的,一定有什么原因。

    果然,豹爷说出了自己的理由,“你是生是死,与我无关,但你家里的那个女人对我却大有用处。”

    “因为那枚戒指??”

    “不错!就是因为那枚戒指。”说到这里,豹爷落寞一笑,“我认识那枚戒指的主人,我已经找了那个人整整十七年!!”

    从他的语气中我感觉,那个戒指的主人对他的意义非常大,想到这里,我跳了起来,急道:“你不会去抓瑶瑶,然后严刑拷打吧??”

    “呵呵,我段边豹做事一向心狠手辣,谁不服就直接打死!可惜…;…;我却不能对那女人干出这种事…;…;”

    “为,为什么?”

    豹爷重重叹了口气,“因为戒指的主人对我有大恩,而那个陆瑶却拥有这枚戒指,就算我再不是人,也不会干出这种事的。”

    听到这话,我就放心了,我真怕这位大哥会直接冲到我家里,把瑶瑶抓起来呢。

    “我只想知道那个人的下落,陆瑶也一定知道,可惜她不肯说。”豹爷喃喃道:“我应该怎么办呢?”

    我和瑶瑶在这个男人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他会帮我只是因为那枚戒指而已,我更加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瑶瑶这样的女人魂不守舍,能让这个响当当的擒龙虎不敢动手…;…;?

    我咽了咽口水,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对付瑶瑶??”

    陆瑶现在死都不肯说出那个人的下落,我怕段边豹会不耐烦,然后把我和瑶瑶直接扔海里。

    不一会,只见豹爷忽然摆手大笑道:“我问不出,自然有人能问出,哈哈哈…;…;而那个人比我更狠,更凶,到那时候,由不得那女人不说!”

    卧槽,难道还有比眼前这个男人更牛逼的人物?到底是谁啊?

    “好了,你可以离开了。”

    我没有动,低着头一直坐在那。

    “怎么?不肯走?”

    我点头,“我不想瑶瑶出事。”

    他笑了起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问道:“你想不想见见那个比我更狠,更凶的男人?”

    我下意识的又点了点头。

    “那好,别说我姓段不给你机会,你还有五天的时间,如果五天内,你能让那个女人开口说出那枚戒指主人的下落,我绝不为难你,而且还会给你很多很多钱。”

    “如…;…;如果问不出呢?”

    “呵呵,那么五天后你来我这里,我带你去见见那个绝世凶人!”

    我想了想,又问道:“为什么只有五天时间?”

    “因为我那个比我更厉害的男人,五天后出狱!”

    我惊得说不出话了,原来是个囚犯,我顿时浑身冷汗淋漓,这下我完犊子了,听豹爷的口气,他的那个朋友似乎非常非常牛逼,不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吧…;…;

    “来人!送客。”

    说完,门口就走进了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二话不说将我架了出去,就在我走出书房的一刹那,段边豹忽然开口道:“你听好了,如果飞虹在学校里还跟那个韩可可交往的话,我一定会派人杀了那个小女孩,陈天佑,你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吧?”

    什么?杀人?有没有搞错啊,那个韩可可还只是个孩子,你这个混蛋下得了手?我扭过脑袋看着段边豹咄咄逼人的神情,我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咋这么命苦呢…;…;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间正道是沧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