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冤家路窄

    大力丸的功效,老刘比谁都清楚,平时他都是一粒分成好几顿吃的,而我们这位张老师竟然一口一粒,真以为是口香糖啊?

    眼看张老师已经失去理智,刘老师当机立断,叫上其余男老师冲了过去,玩命的拉住正在做着非常猥琐动作的张老师,而那位女老师早已泪流满意,连死的心都有了。

    “张老师,张老师,冷静啊,千万不要乱了来啊…;…;”老刘大叫。

    可惜,对于一个陷入**深渊的禽兽来说,这种劝说等于在放屁,他根本听不到。

    最后,迫于无奈,老刘下了狠手,拿起垫桌子的搬砖直接朝着张老师的脑袋拍了过去。

    砖碎人倒,总算是阻止了这一场人间悲剧,而那位差一丢丢被推倒的女老师捂着脸哭的梨花带雨,衣服更是残破不堪,要多惨就有多惨。

    就这样,张老师被紧急送去医院泻火了,那位女老师则是直接送去了心理科,看心理医生去了。

    纸包不住火,大力丸事件还是被校长发现了,接下来的事,广播里都说了,我和老刘同流合污,干出了下流勾当。

    说完,老刘重重拍了下桌子,怒道:“那张老师也真是,啥玩意都敢捡起来吃,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馋嘴,把老子害的够呛。”

    我好奇的问,“那位吃了大力丸的老师,现在好了吗?”

    刘老师叹了口气,接着看了眼四周,发现没人注意这里,这才鬼鬼祟祟的凑到我耳边,猥琐的说,“我听说,昨天医院六个护士,轮流给张老师弄,整整弄了一下午,这才保住了性命…;…;”

    我一口盐汽水喷了老刘一脸,说话都有些大舌头了,吃惊道:“还能这样??那我们的张老师岂不是肾亏了?”

    “何止肾亏啊,估计半年内是硬不起来了…;…;”老刘继续道:“我还听说,其中有一位护士小姐,打到后来都哭了,边哭边为张老师打到最后的…;…;”

    “哭啥啊?这是她们的工作啊。”大惊小怪。

    “天佑,你想啊,我们男人那玩意对着人家一个下午,人家女孩子不哭才怪呢…;…;”

    我下意识的朝裤裆看了一眼,好像有些道理…;…;

    他妈的六个漂亮的女护士啊,那是何等规模,何等气派,要是我的话,死了都值啊…;…;

    我们俩边吃边聊,可就在这时,我看到门口有两个人经过,我无意瞟了一眼,顿时跳了起来,卧槽,那不是段飞虹和韩可可嘛…;…;

    她们俩咋又走在一起啦,这是要出人命滴…;…;我临走前,豹爷爷可是警告过我的,要是再让他知道段飞虹和韩可可交往的话,一定会杀人的!!

    而且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手牵手,真是不怕死!不行,老子要去阻止她们罪恶的一生…;…;

    刘老师见我这着急的模样,奇怪道:“咋啦,看到谁了?”

    “你先吃,我有大事要办!”丢下这句话,我就冲了出去,虽然段飞虹对我已经恨之入骨,但性命攸关,我管不了这些了。

    我偷偷摸摸的跟在她们身后,见她俩很亲热的样子,这个气啊,段飞虹啊,段飞虹,你咋不知轻重呢,这样会害死你女朋友的…;…;

    跟了半天,我决定过去劝劝她们,但我正要上去的时候,我发现在段飞虹的不远处停下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不一会从车子里走出了好几个黑衣服的大汉,我认识他们,他们是段边豹的手下,哇靠,还真动手啊??

    豹爷言出必行,看来一直派人跟着自己女儿,我心中暗叫不好,完蛋了,他们肯定是过去抓韩可可的。

    说是迟那是快,我拔腿就朝那几个壮汉跑去,挡在了他们身前,“住手!”

    我去过段飞虹家好几次了,他们也认识我,只听其中一个戴墨镜的大个子开口道:“豹爷交代过,如果再发现大小姐跟那个女人在一起的话,直接抓起来。”

    “抓个毛,豹爷已经把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了,你们别插手了。”我非常严肃的说。

    “陈天佑,你以为你是谁?我们凭什么听你的?”说着一把将我拽到了一边,眼看就要动手,我在后面大叫,“不信的话,可以打电话给你们老大!!”

    这句话有些效果,他们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盯着我,“如果你骗我们,你应该知道后果!”

    我咽了咽口水,结巴道:“保证,保证不骗你们…;…;”

    接下来,他们真打电话给了段边豹,经过交谈,打电话的那位大汉忽然将手里的手机递到了我手里,说,“豹爷要跟你说话。”

    我拿起电话放在耳边,有些害怕道:“喂…;…;我是陈天佑…;…;”

    “怎么?你不想我动手?”段边豹在电话里笑着说。

    “豹爷…;…;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处理吧。”我想了想,继续道:“我保证你女儿身边不会再出现韩可可那女生了…;…;”我虽然这么说,但我心里还是没什么底,毕竟段飞虹这小妞非常难对付,稍有不慎,又要被她吐口水了…;…;

    只听豹爷在电话的另一头沉默了,我知道他在考虑,不一会,开口道:“你有一天的时间,明天我会派人过去看结果的,如果那时候,韩可可还跟着飞虹的话,连带着你,我会一起丢海里的!你可明白?”

    我一听,一下子跳了起来,惊恐大叫道:“我只是个帮忙的啊,咋也要扔海里啊?讲不讲道理啊??”

    “陈天佑,你要记住一个道理,凡事都要有规矩,破坏了规矩,谁还服我段边豹?就这样,我挂了。”

    “滴…;…;”电话里的传来一阵盲音,我恨不得将电话摔成碎片,他妈的老子一时好心,竟然惹祸上身了,命也太苦了吧…;…;

    “记住,豹爷交代的事,不要出了什么差错。”说完,他们就上车离开了。

    我一个人楞在原地,说不出话来,段飞虹啊,你真是我的克星,连死都要拉个垫背的,我陈天佑招你惹你啦?

    不对,段飞虹那小妞哪去了?我回过头,人影都没了,卧槽,刚刚只顾着跟豹爷瞎扯淡了,人都跟丢了。

    就在我在原地不知所措时,在我正前方二十米处,我又看到了一个老熟人,是我们的学习委员林以诺,她背着书包,甩着马尾辫正走在路上,我想她应该看到了段飞虹吧,不如向她打听打听情况。

    嗯,就这么办,我拔腿冲了上去,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膀,忽觉她浑身一颤,回过头,一头乌黑的秀发甩在我脸上,我还没反应过来,这小妞就是一拳打了过来…;…;

    “哪个小流氓!”林以诺这一拳几乎是条件反射,正中目标。

    我这可怜的小鼻子啊,昨天刚刚被段飞虹踹了一脚,现在还歪着呢,这倒好,又被林以诺打了一拳,我这鼻子不会就此废了吧…;…;

    我蹲在地上,捂着鼻子,鲜血滴滴答答的直流,嘴里嚷嚷道:“林以诺你疯啦,咋见人就打啊?”

    听到是我的声音,这女生总算是认出我是谁了,皱眉问道:“你是陈天佑?”

    “废话,不是我是谁?”

    “我还以为是哪个小流氓非礼我呢。”林以诺撇了我一眼,理都没理我转身就走了。

    哎…;…;你咋走了,我还有事问你呢,好歹大家是同学一场啊…;…;林以诺压根不想理我,也对,我在她家里把她搞成那样,什么脸都丢光了,不理我也应该,但现在这种情况下,我管不了这么多,捧着我流血的鼻子跑了上去。

    “你先别走啊。”由于鼻子流血,我说话都有些瓮声瓮气了,“我向你打听个人,看到段飞虹没啊?”

    林以诺终于停下脚步,转脸面目不善的问,“你找那个女生做啥?”

    “有事找她。”

    “啥事?”

    “额…;…;”这个让我怎么回答,难道跟她说,快告诉我段飞虹去了哪里,我要去阻止她,不然会被扔海里的?我这样说,她信吗?当然不信了。

    “不说就算了。”林以诺见我半天不说话,白了我一眼,从我身边饶了过去。

    我实在没办法,又冲了上去,不敢再碰她,就怕又被她打一拳,唯有软声软气的说,“林同学,麻烦你告诉我吧,这件事真的非常重要。”

    “切,你想泡人家就直说好了,何必这样呢。”林以诺作为学习委员,肚子里的大道理那是一套一套的,“陈天佑,我警告你,你作为班长,就应该以学业为重,等考上好的大学,再玩也不迟…;…;”

    “停,停,停!”我急忙打住,再说下去,段飞虹就真追不上了,我的小命就快没了,哪还有时间跟这傻妞废话啊,于是我直接问,“一句话,看到段飞虹没?”

    “看到了,也不会告诉你这种无耻败类的。”这小妞跟我针锋相对,就是不肯说。

    我一下子就火了,指着她鼻子冷声道:“知道了就快告诉我,不然…;…;哼,哼…;…;”

    “你又打不过我,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好呀,你哪壶不开提哪壶,那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好,我是打不过你,可你有把柄在我手里!”

    “我去告诉你妈,说你在自己房间里咬了我屁股!”我看到苍白的小脸,顿时得意了起来,撅起屁股笑道:“我屁股上的咬伤可还没好呢,要是让你老娘看到伤口,你想她老人家会怎么想?”

    “你…;…;你变态!”林以诺急了。

    “我就是变态了,咋滴。”这女生从小一直是三好学生,让她在家长面前撒谎等于要了她的命,我敢肯定,她不敢在她母亲面前撒谎。

    林以诺瞪了我老半天,忽然指向东南角,“我看见段飞虹朝那边走了。”

    “好嘞,就此别过。”知道了飞虹的位置,我也懒得理她了,直接朝那个地方跑了过去,留下她一个人在原地垂足顿胸,汗…;…;以后在教室里再见面的话,指不定她会怎么对付我呢…;…;

    我跑了十几分钟,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看到了飞虹的身影,只见她与韩可可在一个冰淇淋店门口买雪糕呢,你一口我一口互相喂着,老子看了差点吐出来了,拉拉真是恶心!

    豹爷已经把我逼上了绝路,我还犹豫个叼毛啊,直接走了上去,开口大吼了一声,“段飞虹,给老子滚过来!!”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间正道是沧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