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我都快吐了

    我此时可谓是视死如归,天王老子来都不能阻止老子!我怕段飞虹没听清,又提了提嗓子,再次大叫,“段飞虹,给老子站住!!”

    她果然听到了我的喊声,缓缓回头,想看看是谁这么猖狂,一看是我陈天佑,脸色顿时大变,二话不说就扔掉手里的冰淇淋,朝着我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一开始还非常威风的我,顿时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瞧这架势,这女人不会直接就地杀了我吧…;…;

    你们不会想到,老子竟然拔腿往回跑了,嘴里大叫着,“你别过来,别过来啊…;…;”

    “陈天佑,老娘要干死你这个狗汉奸!”

    干死我…;…;?这句话太下流了吧,周围这么多人,你就不怕别人笑话你啊…;…;

    女生应该是跑不过男生的,但我陈天佑却是个例外,我现在可谓是重病缠身,除了有神经衰弱外,腿上手上都受了伤,根本跑不远…;…;

    这下子完犊子,只是几分钟而已,这小妞就追了上了,一个帅气的飞踹直接踹上了我后背,我一个踉跄,摔了个狗吃屎,他妈的这种摔相太丢人了…;…;

    天见尤怜,段飞虹始终是个爱面子的女生,大庭广众之下,还不敢对我咋样,只见她一把拽住我的耳朵,厉声道:“跟我走!”

    “你先放手啊。”我急的直跳脚,她爱面子,难道我就不要脸了?主要现在这个情况有些让我难为情,一个女人抓着男生的耳朵,这不是老娘对付儿子惯用的招数嘛…;…;你以为是我老娘啊?卧槽了!

    我拼命挣扎,无奈越挣扎,她揪得越紧,我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就这样,我被她像个儿子似的抓到了一个地方,我抬头一看,啊?这不是昨天的那个酒店嘛…;…;咋又回来了。

    咦?对了,老子的书包似乎还在里面呢,正好进去拿回来…;…;嘿嘿…;…;

    她拽着我走进酒店,里面的服务员认识段飞虹,都非常恭敬的打招呼,“大小姐!”

    这下子老子总算明白了,原来这酒店是段边豹的产业啊,难怪昨天他第一时间会过来呢。

    还是原来的房间,只见段飞虹一脚踹开房门,把我扔了进去,我坐在地上,连连摆手,“你…;…;你别乱来啊,我会叫的喔…;…;”

    “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段飞虹恶狠狠的盯着我看,不一会,忽然眼泪流出来了,指着我鼻子破口大骂了起来:“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是吧,昨天要不是老娘救你,你会好端端的上学?你,你竟然合着段边豹害我,你不是人!”

    她这话说的在理,昨天要不是她的话,我也许早就进医院了,见她哭的这么伤心,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只能放下高傲的头颅,轻声安慰道:“不要哭了,我们这也是为你好呀…;…;”

    “放屁!你以为我不知道?段边豹那老流氓让你上我!我在外面都听到了。”

    额…;…;原来都知道了啊…;…;那我没话说了…;…;嗯?我随手一抓,哈哈,我的书包果然在这里,我心爱的小书包啊,一天不见,我好想你啊…;…;

    “怎么?没话说了?”段飞虹擦了擦眼泪问。

    我抱起书包,无奈的说:“你都知道了,我还说啥啊…;…;”

    话还没说完,段飞虹立马拿起自己的鞋子砸了过来,骂道:“你跟段边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下流无耻到了极点,去死吧。”

    我憋着嘴,自言自语道:“你爸爸也是关心你嘛…;…;”

    这话不说还好,说出来她当场就疯了,鞋子没了,就踩着脚丫子,走了过来…;…;

    我瞪着眼,大惊,“你…;…;你干啥…;…;哎哟…;…;”我一声哀嚎,同时伴随着屈辱…;…;

    因为她踩到了我脸上了,而且不是一下,而是无数脚,一边踩还一边骂,“踩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踩死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你们有没有被女生用脚踩过脸?我他妈的体会到了,男人的脸是女人能乱踩的?这样会倒霉一辈子的,本来我就已经够倒霉了,这下子岂不是要倒霉到家了?

    “段飞虹,你他妈的给老子住手!!不对,住脚…;…;”我又羞又气,可张嘴准备开喷时,这女人的脚竟然一不留神,一脚踩进我嘴里了…;…;

    这还得了,上次吐我一嘴口水,我还没找她算账呢,现在竟然把脚丫子直接踩进我嘴里了,还让不让人活啊。

    这个情况,段飞虹也没料到,急忙抽出脚丫子,眉头皱成了麻花,“咦…;…;好恶心,你真变态…;…;”

    我忙从地上爬起来,“呸呸呸”把嘴里的异味吐掉,指着她的鼻子狂喷,“你这女人搞什么,打就打,踩老子脸做什么!?脑残啊!?”

    段飞虹看到自己的白色丝袜都湿了,恶心的不得了,急忙把它脱了下来,然后朝我脸上扔了过来,没好气的说,“你不是有这个癖好的嘛,我的袜子送给你了,不用谢我…;…;”

    “放你的屁!”我一把甩开她的臭袜子,脸都绿了,“你才有这种癖好呢,疯婆子!!”

    “你这个死汉奸,敢骂我?”段飞虹反击道:“要不是你跟我那死鬼老爹同流合污,还要上我,我会打你?”

    我站起身,用床单狠狠擦了擦嘴,我这嘴必须刷牙一百次,不对,应该是一千次,不然我都觉得自己嫌弃我这嘴了…;…;

    我吐出一口唾沫,咦?咋还有味道啊,我不由朝她的脚丫子看去,不会一个礼拜没洗脚了吧?想到这里我不禁一阵恶寒…;…;不行,不行,我快吐了…;…;

    对这个女生,我是又好气来又好笑,一想到她也是没妈的孩子,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老爹确实是让我上你来着…;…;”

    “好呀,你果然承认了,狗汉奸!”

    “老子的话还没说完呢,你急个毛啊。”我坐在床上,喃喃道:“你跟韩可可的事,你老爹都知道咧。”

    段飞虹这下子慌了,自己的父亲是什么货色,她还是知道的,只见她冲到我面前,焦急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老鬼要对付可可?”

    “你不是废话么,你老爹最讨厌拉拉了…;…;”

    段飞虹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所以你就帮他?”

    大小姐,现在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把我都搭进来咧,要是我不管,明天我就要被丢海里啦…;…;

    我摆手苦笑道:“总而言之,以后你别跟那个韩可可乱搞了,知道不?”

    “我偏不!”

    我跳了起来,摸了摸她的额头,“你发烧啦,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

    不光是这样,我的小命也会搭进去的…;…;

    “好了,我的事你别管了,我走了。”段飞虹白了我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我能让她离开?当然不可能了,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她是段边豹的女儿自然没事了,可我呢,陪着一起死?别开玩笑了,我还有好多事没做呢!

    “站住!”我大吼。

    段飞虹回过头,冷声道:“怎么?”

    “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给办了?”

    “你敢~!”段飞虹顿时大怒,“你敢碰我一根手指,我立马就叫人砍了你第三条退!!”

    我说了这么久,又被她踩了脸,这女人咋还这样啊,根本说不通嘛,豹爷啊,你这女儿好难搞啊…;…;

    我深深吸一口气,决定给她最后一次机会,劝道:“段飞虹,只要你不跟那个韩可可在一起,随便怎么玩都成,行不?”

    段飞虹双手环抱胸前,非常认真的说,“我和可可是真爱!谁都管不着!!”

    老子立马跳了起来,真爱你个叼毛啊,拉拉能算真爱?开国际玩笑的吧?我快无语了,好,好,就算你跟韩可可是真爱,那以后咋办?真结婚?额…;…;那,那你们结婚了,咋生孩子啊?咦?拉拉能生孩子吗?我没经验不懂啊,谁能指导一下…;…;?

    段飞虹现在只穿着一条丝袜,另外一条已经湿了,没法再穿了,总不能只穿着一条袜子出去吧,她想了想,就在我面前开始脱袜子了,干脆不穿袜子得了。

    喂喂,你脱袜子能离我远点么,小内内都露出来了,我急忙侧过脸,证明我其实是个正直的人…;…;

    不一会,她只剩下了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接着穿好鞋子,背起书包,丢了一句,“我的袜子留给你了,你自己拿回去干坏事吧,反正我也不要了,就算便宜你了。”

    这小妞说起话来,不带脸红的,这种话能说?要是被老师听到的话,一定会拉出去枪毙的。

    我看了眼地上的两条丝袜,觉得有点恶心,他妈的平时看到学校里穿着丝袜的女同学觉得蛮赏心悦目的,被她这么一搞,看来我以后对丝袜算是绝缘了…;…;

    “段飞虹,你敢走一步,老子立马上了你!~!”只要她一走,明天我立马完蛋,连带着韩可可一起扔海里,可不是闹着玩的。

    段飞虹回过头,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嫌弃道:“老娘站在这,你敢?”

    说着又蹦出一句,“切,你还是拿着我的丝袜回去好好欣赏吧,别出来丢人现眼啦。”

    这种话我能忍?着实欺人太甚,好!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间正道是沧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