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武士刀

    “跟这种不要脸的女生多说什么,跟我走!”林以诺已经不想听下去了,保守的女生对小太妹向来是天敌,根本不可能成为朋友。

    就这样,我被林以诺拖出了酒店,真他妈晦气,正事没干,却惹了一身骚,但回头一想,段飞虹以后不会跟韩可可在一起了,心情也好了起来,至少明天不会被海里了…;…;

    林以诺拽着我的衣服,气呼呼的走在路上,直到远离酒店时,这小妞忽然转过脸,对着我小腿就是一脚,骂道:“那个姓段的是出了名的女混混,学校里的同学都知道他爸爸是个大混混,你跟她干出这种事,你,你疯啦?”

    在段飞虹面前我喜欢骂人,在林以诺面前我就喜欢耍流氓,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就是看不惯她这种一本正经的样子吧。

    于是我假装无赖道:“嘿嘿,我就好这一口,你管得着嘛。”

    林以诺被我这话,气的不轻,脸色煞白道:“好,好,以后我不管你了!”

    “我的事本来就不需要你管。”我撇了撇嘴。

    年轻时,我们把关心当成放屁,直到长大后没人关心了,我们就会埋怨这个世界,其实一切的一切都是有自己造成的,不怪其他!

    林以诺被我气坏了,又狠狠踢了我一脚,就差吐我一脸口水了,“两天后,我就会把班长这个职位抢过来,我不会让你把班级带坏的!”

    说完,她转身走了出去,喔,两天后就是摸底考试啦,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就在我感慨万千之时,一辆超级商务车忽然停在我身旁,这种商务车价格非常贵,大约在两三百万之间,我也只是从电视里看过,现实里还没见过呢。

    这种车子停在我身边干啥啊?接下来车后面打开,一个人就坐在里面,我定睛一瞧,吓得差点尿裤子,这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擒龙虎,段边豹大哥嘛…;…;他咋来啦??

    “陈天佑,事情都办了?”

    “额…;…;”老子还没来的及开口说话,一大群人就把我抓了起来,刚走不远的林以诺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不由回过头,一看我被几个小混混抓着,立马又跑了过来。

    “你们是谁啊,抓着陈天佑做什么?”林以诺脑子直,根本不管对面是穷凶极恶的混混,正义凛然的说道。

    我陈天佑虽然是个混蛋,但我不是人渣,段边豹不是好东西,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学习委员虽然跟我不对付,可我却不能害她。

    “你这傻妞来做什么,快滚。”我急的直跳脚。

    林以诺根本不理会我,抓着一个混子的手,使出浑身的力气想要救我,我差点笑出来,你这点力气对付我或许还行,对付他们?这不是以卵击石嘛…;…;

    “林以诺你撒手,赶紧回家,你老娘叫你吃饭呢…;…;”

    “我不,你被他们抓去肯定没好事,我不能看着你出事!”林以诺正色的叫道。

    我一愣,因为她的这句话把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触碰了,我不说话了,只是呆呆看着眼前的女生,心中不由苦笑,真是个傻丫头…;…;

    豹爷坐在那,看着车门外的闹剧,冷冷一笑,“真是一对亡命鸳鸯,全部带回去!”

    话音落,好几个连带着林以诺一起绑了起来,这女孩子似乎不怕,怒道:“你们做什么,你们这是在犯法,我会报警抓你们的。”

    报你妹啊,这位豹爷可是大人物,我相信就算是警察也拿他没办法,这下好了吧,连她也搭进来了。

    我和以诺被塞进商务车,汽车发动,一骑绝尘…;…;

    车后只有豹爷一个人,我和以诺则是坐在他对面,林以诺直视着豹爷,正气道:“最好把我们放了,不然警察一定会来抓你的!”

    只见段边豹微微一笑,靠在座椅上,笑着说,“如果警察有用的话,那我就不会坐在这跟你们聊天了。”

    林以诺横眉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赶紧推了推以诺,无语道:“你咋这么笨呢,段老爷的意思就是说,他老人家根本不怕警察…;…;”

    学习委员白了我一眼,反驳道:“难道还有不怕警察的小混混吗?”

    豹爷看了一眼单纯到极点的林以诺,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连连拍手,“你这女娃娃不错,很不错,我段边豹活到现在,没人敢对我说出这种话。”

    我慌了,忙道:“豹爷啊,她还小,不懂事,您就放过她吧…;…;”

    “陈天佑,你疯了么,干啥求混混?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谅他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哼!”以诺根本不怕眼前这位煞星,依然是一脸无惧。

    我都快哭了,姑奶奶你脑子是咋长的啊,咋就不怕死呢?不过,如果不是这种性格,她就不是林以诺了,就不是那个将来成为我班长的女生了…;…;

    车子来到豹爷的别墅,我们被几个人带到了他的书房,然后房门一关,全部的人都退了出去。

    我急忙扶起被推到在地的林以诺,叹了口气,问道:“他们没弄疼你吧?”

    女孩子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随即摇了摇头,“没事。”

    豹爷脱下外套,从房间的墙壁上拿下了一把三尺长的武士刀…;…;尼玛,这里咋还有一把刀啊?前两次咋没看到呢?难道我眼花了?

    不是我眼花,而是没注意,其实这一把武士刀已经在这个房间里整整放了十七年之久,没人动过,也没人敢动。

    这把三尺长刀,在十七年前有一个惊天动地的故事,已经被人遗忘的故事,而知道这个故事的人,这个世上不出四个!这是后话,以后会写到,大家不用急。

    豹爷从刀鞘中抽出一把寒气逼人的刀子,然后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一边擦一边说,“陈天佑,我女儿的事解决了吗?”

    我看着他擦刀的模样,心中害怕的不得了,这老小子不会一刀劈了我吧…;…;

    还是我身边的林以诺胆子大,推了推我,问:“他的女儿是谁啊?”

    我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回道:“段飞虹。”

    此话一出,我们的学习委员不淡定了,拔腿就朝着段边豹冲了过去,我拉都拉不住。

    只见这小妞一个闪身来到豹爷跟前,气道:“好呀,你就是段飞虹的爸爸啊,你知道你女儿在酒店里做了什么吗?”具体是什么事她不好意思说,主要是太下流。

    豹爷笑了一声,继续专心致志的擦着他手中的刀,忽然淡淡道:“我当然知道。”

    林以诺大惊,“你不管的?”说着回过头恶狠狠的剐了我一眼,得,把我也算上了。

    林以诺想了想,继续道:“你作为一名父亲,你的女儿跟一个男生在房间里…;…;干那种事,你就没有一点点内疚吗?”

    “内疚?”豹爷哈哈大笑,然后用手指指着我说道:“是我让陈天佑这么干的,我为什么要内疚?”

    我挠挠头,呵呵一笑,这话说的在理,其实我也是被逼滴…;…;

    林以诺彻底凌乱了,在她的世界观里,这种事她完全接受不了,唯有傻站在那,说不出话来。

    段边豹撇了我一眼,“告诉我,我女儿的事已经解决了。”

    我临走前,飞虹跟我说过,以后不会再跟韩可可好了,应该不是骗我,于是重重点头,“已经解决了。”

    “很好,你可以走了!”豹爷扔到手帕,将武士刀重新挂回墙上。

    我的妈呀,差点吓死我,真怕他会活活砍了我呢,我赶紧拉起林以诺的手,“傻站着做啥,快走吧。”

    我牵着林以诺,赶紧出门,就在这时,房间里的豹爷忽然开口,“女娃娃,你的性格我很欣赏,以后如果有什么麻烦,可以来找我,我会帮你!!”

    能让段边豹说出这种话,很难得,也因为这句话,林以诺从此以后没人敢惹!!

    我与林以诺携手走出别墅,书房里我与段边豹的对话,她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作为一名以学业为重的优秀学生,她实在想不通,天底下为什么会有这种父亲?

    “陈天佑,你老实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那种大坏蛋的?”我们走了一会,她没忍住还是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我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这小妞忽然挡在我面前,气呼呼道:“我们是学生,不应该跟这种人来往的!”

    我连连摆手,“好了,好了,你烦不烦啊,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清楚的很。”

    林以诺被我气的直发抖,最后在我背后喊了句,“那好,你自个自生自灭吧,我不管你了!”接着朝家的方向跑了。

    呵呵,有很多事是解释不清楚的,因为一枚戒指,把我相对平静的生活打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也害怕知道…;…;

    还有三天,豹爷口中的那个绝世凶人就要出狱了,到了那时候,我相信,瑶瑶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去问个清楚,那枚戒指的主人到底是谁,到底在哪里!

    而这位戒指的主人,也恰恰是当年与段边豹结拜的兄弟之一!也是天下间最强,最可怜的男人…;…;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间正道是沧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