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们学校对于这次考试非常重视,但幸运的是没有分班考试,换句话说就是大家还是在原来的座位上,我暗暗松了口气,真是天助我也!

    但我还是错了,因为每个班级来了三位老师监考,一前一后,最后一个在中间巡视,我心想,这么多班级,学校哪来这么多老师啊?难道是从别的学校请过来的?

    我坐在那,顿时大汗淋漓,卧槽,那老子还有毛个机会啊…;…;

    “好,大家安静,发试卷!”其中一位老师开口说道。

    我看了一眼我的桌子,暗叫不好,这样下去一定会被发现的,我陈天佑虽然胆小,但我破釜沉舟的勇气还是有的,当即拿起橡皮擦,卧槽,老子的橡皮擦哪去了,该死,根本没带。

    还是我前面的王胖子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连忙递给了我半块橡皮擦,不然我都不知道咋办了,如果没有这半块橡皮擦,我很有可能会用舔…;…;不说了,赶紧擦吧。

    幸不辱命,试卷传到我这的时候,我的桌面已经干干净净,一留一点痕迹…;…;

    第一门考的是数学,我看了一眼,不得不说,高中的知识与初中的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老子他妈的根本一个都不会做啊!完犊子了,不过…;…;幸好,我口袋里有答案。

    就在我沾沾自喜的时候,忽然,一个雄厚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陈天佑,时间到了,跟我们走吧。”

    我一愣,抬头看去,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教室门口,看到他我全身血液停止,笔都掉在了地上。

    我认识他,他是豹爷的手下,他咋到这里来了?

    三位监考老师纷纷走了过去,挡在那个男人身前,问道:“现在是考试时间,麻烦你出去,不要影响考试。”

    只见这个男人冷冷一笑,对着身后使了个眼色,顿时一大群小混混冲了上来,把那三位可怜的老师拖了出去。

    接着那个人再次朗声道:“陈天佑,是我们进去呢?还是你自己出来?”

    我站了起来,皱眉问道:“啥事啊?”

    “今天豹爷的朋友出狱,他老人家交代过,你必须到场!”

    我跳了起来,大叫道:“不是明天的吗??”

    “提前了!”

    我擦,黑,,社会没一个讲信用的,这不是耍我嘛…;…;

    不过事关瑶瑶的死活,我没有任何犹豫,扔下试卷,走了出去。

    “陈天佑!”

    “班长。”

    “班长…;…;”

    两男一女,同时叫出了声,除了黄辉宏和王浩,还有林以诺的声音。

    也不知道林以诺哪来的勇气,跑过来一把拉住了我,“你去哪里,正考试呢,我不准你出去!”

    我无奈一笑,“不好意思,恐怕这次我非出去不可…;…;”

    门外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林以诺自然着急了,依然是死死拉着我,“你敢踏出教室一步,就不要回来了。”

    我叹了口气,一把甩开她,大步走了出去…;…;

    “陈天佑,你这个混蛋!去死吧!”

    这是以诺最后发出的哭喊声。

    这个女孩子一直希望在今天这个日子里用自己优异的成绩击败我这个所谓的班长,可惜啊,要让你失望了,我这个班长算是到头啦…;…;

    我走到门外,走廊里挤满了混混,我笑了,不用这么多人吧,我这种小角色需要这么大的排场?

    “车子就在外面,我们走吧,豹爷等你很久了。”

    就这样,我被好几十个人围在中间,大步走出了出去。

    一路上其他班级的人都好奇的朝窗外看过来,应该都在说我吧,算了,反正我的名声已经奇臭无比了,也不在乎这些了。

    但我走下教学楼时,看到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也被很多小混混围着,可待遇却比我好了一百倍,这个人就是李念怀!

    李念怀看到我,不由皱起了眉头,问道:“你也去?”

    我无力的点了点头。

    “你跟肖叔叔是什么关系?”

    我擦,有个鸡毛的关系,老子压根不认识你的那个肖叔叔,咦?那个出狱的男人姓肖?

    校门口,段边豹的车子果然已经在外面了,车门打开,我被两个人推了进去,李念怀自然也上来了。

    “陈天佑,打扰你考试,真是不好意思了,哈哈哈…;…;”车门关上,段边豹大笑了起来。

    “不是说明天的嘛?咋今天出狱啊…;…;”我很小声的埋怨道。

    “提前了…;…;”

    汽车发动,朝着北海市最大的监狱,“白湖监狱”驶去,而身后跟了不下五十辆面包车…;…;这阵势着实有些大啊…;…;

    十七年前,与段边豹结拜的其中一个兄弟终于要出现了,传说这个人,当年在这座城市是横着走的,以凶狠霸道闻名,但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被抓进去了,这一关就是十几年。

    他与豹爷虽是结拜兄弟,但这十几年里,豹爷却没有去看望过一次。

    我问他为什么,豹爷的回答的是,“我的这个结拜兄弟,是个要面子的人,他不想别人看到他坐牢的样子!”

    “难怪我一直没见过肖叔叔呢…;…;”一旁的李念怀叹道。

    豹爷突然拍了拍李念怀肩膀,笑道:“念怀,你两岁的时候,肖老大还抱过你,你现在长这么大了,他看到应该会很开心的,哈哈哈…;…;”

    李念怀忍不住问,“肖叔叔当年到底犯了什么事?”

    豹爷淡淡一笑,眼中满是落寞之色,对着李念怀无奈道:“十几年前,因为你叔叔一句话,肖老大带了手下一千多号人,杀进了金陵城,一夜之间把那座城市所有的场子全部挑了一遍,那时候事件闹得太大,没人保得住他,最后判了二十年…;…;”

    哇靠,一千多人,打仗啊?难道那时候的小混混都不要钱啊,我不由心中大叫。

    不过回头一想,李念怀的这个叔叔有些牛逼啊,只是一句话,就能让那个姓肖的不顾一切跑到别的城市大开杀戒…;…;

    听到这些,李念怀落下了眼泪,喃喃道:“我从没见过二叔,我…;…;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我看到豹爷的双手在颤抖,随即悲凉一笑,“你的叔叔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也是我和你肖叔叔最佩服的人!!”

    说完,豹爷闭起眼,仿佛在回想着当年的事,缓缓说道:“念怀,你知道吗?你刚出生那会,你叔叔把你抱在怀里,是多么的开心,他是真把你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还在我面前吹牛说,他的这个侄子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骄傲!”

    “那二叔到底去了哪里?我,我想见见他…;…;”李念怀泪流不止。

    我在一旁听得正起劲,忽然,豹爷用一种非常残酷的眼神朝我看了过来,冷笑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带陈天佑过来的原因!”

    哇靠,听了半天,老子总算明白了,原来瑶瑶一直不肯说出下落的那个人就是李念怀的二叔啊…;…;

    我能明白,这个李念怀自然也明白,这小子忽然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大吼道:“陈天佑,你知道我二叔的下落??”

    我不由大急,“快撒手,我不知道啊,我真不知道…;…;”

    李念怀此时已经疯了,英俊的脸蛋早已扭曲,他根本不相信我,对着我就是一拳,“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死你?”

    还好,豹爷及时出声阻止,不然我肯定就地要被这小子活活打死,我从地上爬起来,吐出一口鲜血,下手真他妈的狠!

    “念怀,这小子确实不知道,你再打也没用。”豹爷冷笑一声,“等肖老大出来,你二叔的下落自然水落石出,不要着急。”

    我坐在车子里不敢出声,看来这群人是铁了心要打听出那个人的下落,那,那瑶瑶该咋办啊…;…;

    瑶瑶只是个女人,咋禁得起这些人折腾啊…;…;

    想到这里,我豁出去了,直接打开了车门,虽然车子正在飞速行驶,但我管不了这么多了,老子要跳车,然后带着瑶瑶跑路,跑的越远越好!

    豹爷一把将我抓住,怒道:“陈天佑你疯啦?”

    “放开我,放开我,瑶瑶已经够可怜了,你们不能这么对她!!”我拼命挣扎。

    “臭小子别不识好歹,如果不是看在你还有些用的份上,你会活到现在?”说完,我被一把抓了进去。

    豹爷一脚踩在我脸上,骂道:“识相点,不要做傻事,或许我会留你一命!”

    我的眼泪“唰唰唰”的流,在地上苦苦哀求,“豹爷,豹爷啊,我求求你放过瑶瑶吧,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求求你了…;…;”

    “呵呵,现在陆瑶的生死已经不是我能决定的了。”段边豹看向远方,淡淡道:“你再求也没用,要怪就怪你生错地方了…;…;”

    我拼了命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段边豹越踩越重,最后我两眼一翻因为缺氧而晕死了过去。

    “陈天佑,你乖乖看戏就行,看在飞虹的面子上我不会难为你的!”

    我好恨,好恨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竟然要靠一个女生活命,太憋屈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了下来,豹爷拍了拍我的脸,“到地方了,我们走吧!”

    李念怀冷冷看了我一眼,带头走了下去,你他妈的拽什么拽,不就靠你一个二叔么,没有他你算个叼。找个机会老子一定要找这个姓李的单挑,打不过咬他一口也行啊。

    我被豹爷推出车子,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铁门,“白湖大监狱”五个大字赫然在目。那个姓肖的就被关在里面?

    而其他车子里的人也全部走了出来,足足有数百人,忽然,其中一个高大的男人缓缓朝我们走了过来,我瞪着眼,惊呼道:“是鬼哥!”

    豹爷在我身旁笑道:“阿鬼以前是跟肖老大的,现在他出狱,阿鬼自然要来了。”

    大光头阿鬼走到豹爷面前,恭敬道:“等了十几年,老大终于要出来了!”

    豹爷顿时哈哈大笑,“阿鬼,这么多年辛苦你了。”说着朝监狱门口看去,霸气道:“肖老大重临北海城,那么这个世界便不会再有对手!哈哈哈…;…;”

    阿鬼严肃道:“老大的江山,没人敢动,谁敢动,我阿鬼第一个拼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间正道是沧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