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43章 冕暨必死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雁风 书名:荒村乱葬
    “哗啦啦!”

    我将那杆山海大旗插入了天外虚空中,这面萦绕天字造化的大旗始一进入混沌便无限扩张起来,旗杆变得简直像通天支柱一般,旗面更像是广阔地山川一般,不断招展,猎猎作响,一股威压直直穿透进身后虚空混沌,力压一切。

    摇曳出毁灭性地气息,大片天地开始崩溃,后方遥远的几大罪恶强者都齐齐变色。

    “噗噗……”

    身后五个罪恶强者,遭受重创,皆口吐一口大血,脚步趔趄,被扫推出去。

    我没有再逃,站在山海大旗之下。

    “哼!”一声冷哼,黄泉族第二强者黄泉冢,一手高高抬起,一方似“半坟”的弧形光罩浮现,厚重似古岳,将大旗摇曳的毁灭光芒隔绝在外。

    “荒域,你已无路可逃了,知道今日必死,无法逆转的结局,要回头送死了吗?”冕墟带着一丝狰狞说道,一路追杀,已有小半天了,他都无法跟上我的速度,望其项背,确实让他这个绝世天骄很憋屈。

    “谁死,尚未有定论!”我简单回道。

    “不得不说,你这个出自三界东土的青年,很有盖世天资,属于站在最定点,屈指可数的强者之一,不过可惜了,你惹了大麻烦,必须为自己犯下的错,用命来填补!”虎背熊腰,身强体壮的黄泉戾手持一杆凶兵,杀气腾腾。

    他两道可怕的赤红目光,隔空迸射过来,空间都“梭梭”作响。

    “滋滋!”

    我双眸同样喷薄两道锐芒,将之崩碎于前方,开口道,“都都站在最顶点的无敌之境,你们五个,一起对我围攻,不觉得丢脸吗?”

    说实话,一对一的话。

    可以轻易斩杀,没有一个人是我的对手,不过这些家伙,显然不会给我这个机会。

    毕竟到了这种层次,铁了心要逃走的话,并不好阻拦。

    嘿嘿……

    掌控一个“寂”字的冕暨,阴森森冷笑道,“荒域,恐怕你是痴人说梦了?和你那位三祖一样,很天真,可惜到头来,你的三祖还是被镇杀,彻底飞灰湮灭,你也会和他一样的结局,步走他的老路。”

    什么?

    我咬着牙,一字字道,“荒村三祖,是被你们无冕皇族杀死的?”

    难怪一路上,都没有听到踪迹。

    此刻,我已怒火中烧。

    冕暨沾沾自喜的神态,很是得意,“自然,当年强杀你的三祖,我也参与当中。”

    “谁都可不死,你必须死!”

    “轰隆隆!”

    山海大旗一摇,越发暴涨,将天地都割断一般,上下分离,无冕皇族与黄泉族的强者,被分割开来,同时间,双眸冲出两道命运铡刀,交织出千万重刀幕,朝着冕墟、冕星浩荡而去。

    “青年荒域,少得张狂!”黄泉戾隔空划动凶兵,无尽杀芒波动而来。

    “我们五个强者在此,你想强杀冕暨,太不现实!”有些儒雅气质的黄泉冢,双掌同天,同样派出一道道毁天灭地的古老大印。

    “噗噗!”

    我强行冲过去,从万千淹没的杀芒一闪而过,虽然半边躯体都炸裂了,不过还是到达冕暨的身前。

    “荒域,等你多时了!”冕暨的神色变得无比狰狞,在他背后,仿佛蛰伏一头原始野兽,可怕黑影在浮动,顿时间,方圆百米内开始极尽枯萎。

    一切无形、有形之物,开始被无情同化,化为灰烬,这里化为一片死亡领域。

    即便是一缕光线,也在快速消亡。

    “寂”之天字,被冕暨施展到了极致,不过我冷哼一声,不以为意,己身大命运术铺开到极致,即便是“寂灭枯萎”萦绕在身上,效果不大。

    这是一种克制。

    “铿!”

    虚空一抖,冕暨被一道神茫笼罩,虽然挣扎,还是消失在了原地,被我强行斗转进莫名的“时空”,随即,我也一步踏出,同样消失在这片大地之上。

    两口命运铡刀,也被冕墟、冕星打碎,刀碎飞溅,山海大旗同样遭重,大片大片被洞穿,最后被不可一世的黄泉戾彻底斩裂,山海符号涌动。

    “呃?”

    “又来这一招?”

    “将人打入混乱时空,自己再冲进去,将之镇杀吗?”

    “冕暨的处境,恐怕不妙啊?”

    “怎么办?”

    “没办法,我们也要强闯进去,不然的话,冕暨可能真会被杀死的!”

    “好,我有冕暨的气息,可以追踪而去!”

    ……

    大地之上,又是一阵雷鸣轰动后,所有强者消失在高空,天地,复归安宁。

    未知而又混乱的一片时空。

    脚底下,有无穷无尽的浅黄光泽在浮现,隐入一片被尸水冲刷过的土地。

    这是一片“无上葬地”!

    施展无上葬法后,可以演化的一方杀伐葬地,此刻,我正与冕暨进行不死不灭的白热化战局,不得不说,这青年冕暨战力不容小觑,底蕴深不可测。

    以我极限的战力,也是勉强将之镇压罢了。

    “噗!”

    我一步踏出,一掌拍碎冕暨的诸般法则,同时一拳轰出,粉碎他周身交织的上百重守护光罩,将冕暨的右臂当场崩碎,他整个人也被我扫出百丈开外。

    “嘿嘿……”

    “荒域,你不过是困兽犹斗罢了!”

    “我已能感应到,冕墟、冕星、黄泉戾、黄泉冢他们,正在朝着这片时空赶来,你杀不死我的,到头来,你一定会灭亡,与你那三祖一样死无葬身之地!”冕暨对自己的战力,有大自信,对我发来嘲讽话语。

    “让我死无葬身之地?我看,是你先走一步吧?”此刻,我划空而过时,一切光焰被剖开,同时,缓缓再次推出左掌,掌心处,一点米粒大小的印记,开始绽放灿灿光芒。

    米粒印记,呈现一个“死人骨坛”的形态。

    这是一个无上大器。

    原本,我想留着这一招,坑杀无冕皇族的老妖怪,不过现在,无法保留了。

    死人骨坛,没有坛盖。

    坛口似火山喷发一般,迸发出上千丈的光芒,闪耀这片昏暗摇曳的世界。

    冕暨不以为意,认为只是一个死物,斗转禁忌法则,想要轰碎死人骨坛。

    不过他失算了,这是超脱“无敌皇”层次的大器,即便是他,也无法抗衡,下一刻,冕暨神色大变,果断往后退走,“这……这是什么器?”

    他想走,已来不及了。

    “噗噗噗!”

    死人骨坛一冲而过,冕暨的身体当场四分五裂,血染长空,不过这家伙到底掌控一个“寂”字,庞大造化包裹着头颅,强行崩开骨坛闯了出来。

    “荒域,你怎么会有这种器?不可能的?你一个小小的三界青年,怎会有此等造化……”冕暨不甘心怒吼,很显然,死人骨坛的出现,让他感觉到了极大的生死威胁。

    我没有说法,派出一道道大荒手印,禁锢空间的同时,也将冕暨的头颅暂时阻拦下来。

    “铿!”

    虚空再剧烈一抖,死人骨坛一沉,堪比一座天之磨世盘,冕暨的头颅当场炸裂,难以想象的浩荡本源在流淌,瀑布一般在倾斜,冕暨的头颅内,仿佛隐藏一个汪洋大海。

    “轰隆隆!”

    死人骨坛无情碾压,庞大的造化本源,被不断吞噬。

    “荒域!”

    “你杀不死我的!”

    “我不死不灭!”

    “永恒存在!没人能杀死我!”冕暨的恶念波动,回响不断,不过他的气息越来越暗淡,不断走向毁灭。

    “咚咚咚!”

    此时,黄泉戾、黄泉冢等四个强者,追本溯源,以冕暨的气息为引路方向,终于到达这片时空了,不过,他们也亲眼见证冕暨走向死亡。

    “轰!”

    冕暨最后一点残魂,被我拘禁出来,抓取在手心,死人骨坛回归,悬浮在我身后,转过身,我开口道,“冕暨,第一个死亡,紧接着,就轮到你们了!”

    “啊啊啊!”

    冕墟、冕暨两个无冕皇族的盖世青年,一副抓狂的神态,异口同声咆哮,“荒域,你不可饶恕,死上一万次,也抵不了冕暨的命!”

    “轰轰!”

    两个无冕青年,显然与冕暨交情很深,犹如两个炽热燃烧的巨人,朝我冲杀而来。

    长相粗狂的黄泉戾,手持一杆凶兵没有动,自言自语道,“老妖怪与无冕女皇,速度也太慢了吧?难道……遭遇什么变数了?”

    黄泉冢回道,“应该不会,三界的神邸,大部分死的死,逃的逃,那里还有可以牵扯老妖怪与无冕女皇的人?”

    黄泉戾道,“不好说,前段时间,我冥冥中感应到一个老道士,那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存在,可惜的是,等我想追逐,老道士消失无踪了。”

    黄泉冢问道,“三界道教的大人物?”

    黄泉戾没有考虑,径直道,“能逃脱我的气息追踪,定然不会有错!”

    他们说话时,另外这边,大战爆发,雷鸣轰动。

    “九天星斗,伏魔!”冕星施展禁忌法则,居然从看不见的天穹,召唤来一颗颗剧烈燃烧的行星镇敌,这是一种绝对的大手段。

    “轰轰轰!”

    死人骨坛一起,拉枯摧朽,漫天燃烧的星球悉数一一化为灰烬。

    “噗!”

    下一刻,冕星遭到骨坛镇压,半边躯体遭到粉碎,拖着血淋淋的躯体遁离了出去。

    “噗噗!”

    这一次,是掌控一个“虚”字的冕墟,遭到死亡碾压,整个人爆碎为血雾,七成以上的本源,瞬间被死人骨坛吞噬一空,并未能逃出去。

    命运铡刀斩出,将他的残躯无情割裂,剩余的本源,再次没入死人骨坛中。

    见势不妙,黄泉戾与黄泉冢出手了。

    “冕星,你这般枯萎状态,随着他们死亡吧!”大荒手印刹那间拍出上千掌,与黄泉戾两人的杀招碰撞,我没有一刻停留,大挪移术铺开到极致,速度第一。

    追杀一身染血的冕星而去。

    “黄泉戾,你们拦住他!”

    “该死的,只要让我回到现实时空,他杀不死我的!”说是这般说,冕星已经被吓破胆了,仓皇逃窜。

    不多时,还是被冕星冲出了混乱时空。

    我也几乎同时闯出,后发先至,死人骨坛喷薄万丈光焰,每一缕烈焰,皆浮动古老密密麻麻的死亡符号,而且,骨坛内还有葬音传出。

    “噗!”

    冕星的身体再次粉碎,损失庞大的命源,不过他无心恋战,避死延生,朝着远处茫茫山野逃亡而去。

    “黄泉戾!”

    “黄泉冢!”

    “你们两个,先别出来了!”我没有转身,朝着身后扫出两道神茫,将刚传出的两个黄泉强者,斗转星移,又打入那片未知的混乱时空。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荒村乱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荒村乱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