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 彩排本座甚是满意

    太阴宫内排资论辈,以宫主仙君为首,其次为供奉首座,太上阁老,供俸长老,各山峰掌,各苑苑主,内门长老,外门长老,各处执事.论得上名次的职,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还有分布在内域的各处堂口,师门联盟帮派,治下各城城主等等,少说也还有万八千个干事级圣王境.

    而每月月末这些要职人员的薪资待遇发放,不说过贡献房的驼婆婆烦,少不了敢从帐库房的余婆婆那,退回来的闹事的长老、峰掌、苑主,更有甚至要出动整个供奉殿来维持.

    而这个月居然没有一个长老来闹事,几乎所有的人都非常地满意,都是带着微笑离开帐库房的,几乎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呼声,这些都将在下月初爆发.

    这一夜,供奉殿外十七座塔灯火通明,映染半片太阴宫,刚过子夜,自南向北所有宫宛,各处楼阁宇轩,尽挂红灯,红布彩带扬风起飘,火焰鸟换下了往日打更的仙鹤.

    首座塔顶,早已修缮好的顶盖,垂下一墙之宽的光幕银屏.画面正中的是,在一座皇宫内,一名中年男孑,与一群跪拜于地的朝臣.

    只见正中间一名龙袍男子严肃说道“夫人,还请你代表太阴宫决定.“

    “这算是让我妥协吗,天帝,你知道的,我这人已经很少走出骨海了,都忘了除了死亡以外会让我触动的事,这算是在唤醒骨海太阴的威势吧.“飘渺装出一副怨妇的愁容,挑着眉尖散发出令人不安的气势.

    “可是夫人,这真的和本君没关系啊.“天帝眼看对方的怨意,似乎看到了死亡般的恐惧,觉得这事恐怕得罪的人太多了,可是天后的旨意,他也不得不执行.

    “驴城的事,为啥到如今才说,你要知道内域五千年来从未有之大变,驴村来作为对外口岸的代价是什么,外域可是有一万兆的生灵,这点你咱们都很清楚.内域有什么,才20亿生灵,人族不过四万万,拿什么去争,若让他们挖涸了矿床,吸薄了灵气,千年之后,内域还有什么.“她咬牙切齿,歇斯底里.

    飘渺夫人尽管很多事有私心,但是在关呼内域生灵存亡大事,这些主见是萧轩也坡为赞赏的.

    “夫人,现在已不是五千年前的内域了,世界的中心依然是我们,但是外域已经发展了万年前机甲界的科技,我们闭眼看世界太久了,太多锁链束缚着内域.本君何时不想五位圣主能够扶一扶天朝,何曾不想圣母天后能够实行新政,但这个声音也就只有曾国公等几位圣帝在心中想上一想.“

    天帝说完这句话,他已泣流满面,一众臣子也跟着哭了起来.

    飘渺夫人叹了一口气,轻抚胸口,说道“圣母天后的事,那是你们的朝堂之上的事,但驴城之事,的确是重了些,通商战争的事,理在外域,但这事本就不平等,没有一条,条约是我们能够接受的.我弃权.另外驴村只租,不准割让,至于扩建驴城之事,若同意租赁条约,扩建这一条约太阴宫可以接受.“

    “多谢太阴宫体恤,有夫人这句话,相信圣母天后也不会有所衡量,决不让这些蝗虫庶民来我内域啃食灵气.“天帝如释重负,这是第一站,还有四处圣地,不过有了好的开头,相信魂海城也会接受.

    光幕消失,又过了一柱香时间,飘渺站于阑珊处,俯视着这片大地,远处山脉绵延,只觉得杀气涌动,心底发毛,尤其耳畔又回想到驴村,杀意更甚.

    夫人心想,驴村一定要在人族手中,不能被外族所占,至少也要是在天宫手上,她更能放心一些.

    此刻,帐库房内,余婆婆享用完,第三十一个纯阴美男后,屋内骨头架散乱一地,借着月光,地上有三十个骷髅头,天灵窍上还有残留的一阵小旋风,细辨之下,原来是怨恨不散,却是魂魄难聚,只化作游魄残存.幽泠森森,令人发指.

    ...........

    再说驴二.太上长老阁内,四阁老,看着少年手中握着的太阴令,瞳内神色不定,回想到多年前的一件往事.一想到自己四兄弟这万年来为了太阴令的经历,李青松就特别气愤.

    当年还在九界时代,李青松的大师姐喜欢上了石灵族的族长顽石,但受于人尊界的秩序,终日寡欢,后来离开了太阴宫,至此再也没有回来,太阴令也不知所踪,初代仙君便使座下白鹿圣灵追寻万年.

    一个月前二代仙君,感应到了太阴令之间的共鸣,没想到引起五块太阴令之间的共振,直接将第五块令牌和宿主,剥离了原有空间,瞬间位移到骨海圣地,出现于空间节点,没想到居然是顽石仙圣.

    二代仙君一见顽石,两人便打了起来,并不是飘眇夫人所说的千年埋伏,但似乎大家都认可了夫人的说法,好在顽石不敌金鹿,被天象咒术崩裂空间放逐回原来时空.

    “少年,你可知道,这是么背的霉运,才会遇到这么悔道运的事.“

    这孩子身上背负的魔树细胞,遇强则强,遇弱则弱,一旦扩散开来,将会是内域的灾难.想到此处,李青松又叹了一口气.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给太阴宫太来什么,到底是灾难,还是....“

    蒙蒙胧胧间,驴二睁开了双眼,屋内不远的李青松盘坐之处,散缭着肉眼可见的灵气,那周天气息刹那消散,驴二愣了一下,仙风道骨.

    “仙人.?“驴二小心翼翼的开口,竟然是刚才那梦中老者之一,有些拿捏不准,生怕老者上来扒自己衣服,双手紧张的交插怀抱紧了衣衫,小脚紧张的往后蹬,偎偎缩缩地后退,直至床沿墙壁上.

    “本座李青松,太阴宫四阁老,未及仙班,却也不敢称仙.你是哪里人氏?“李青松见少年开口,眉生灵气,面色红润,死气已退,心中顾虑也缓了一些.

    驴二心想太阴宫,什么鬼,不是仙人,那就是坏人了,畏惧地从秀发间,取出驴老大送给他的木簪子,咬了咬牙,挺直了腰板.

    “爹永别了,娘我来见你了,驴哥这次一定要保佑我,坏人休要欺我.“驴二深吸一口气,小心的将木簪子掰扯出塞头,取出内部一张小黄纸.带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嘴中念起驴哥教的一句话.

    “天灵灵,地灵灵,黄天厚土,承蒙仙恩,快快显灵.“

    黄纸立刻四周蒙蔽了一圈无形域场,大道之力被隔绝,房外天空之上更是旭日西出,日月同辉,星辰耀世,流星雨落.而这一切只出现于骨海圣地之内,尤其是太阴宫更甚之.

    终究还是有内域强者感知此变化.

    圣母天后正于御花园忧愁通商战争失败的影响,带着三位元帅研究,战争赔偿事适.刚好在凝空间位置,感知内域生灵,她要选出五个灵气最稀薄地域的城池,做为五个对外口岸城市.

    刚好和三位元帅扫到了骨海圣地区域.

    看着太阴宫上空的祥瑞异象,一扫阴霾,嫣然挑嘴一笑.

    “明天我亲自去给夫人捧场.“

    五圣城内,也有一个女子说出了同样的话语,但圣城深处的一处深潭之下,走出一精灵族男孑,直接瞬移横渡而来.不一会儿,便落下太阴宫内,任何人都没发现.

    而在房间内的驴二,见黄纸上的古文,字字飞弹而出,看着老者被定住的模样,此时泣不成声,终于成功了.驴哥没有骗他,他试了一百多次,原来这纸是遇到坏人时才会显灵的,之前驴二拿它,吓呼山上的猛兽,几乎沒有一次成功.有好几次,若不是雪豹救他,命不久已.

    踌躇一番,绕着老者走了三圈,发现没有威胁后,他手中握着的木簪又收了回去.这老头好像也罪不至死,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便离开了房间.

    这一切都被房顶上那精灵族男子所见到,想到这十几年来的着遇,有种想要杀了驴二的冲动,每次他感觉到有人在祭天祷告时,都会飞出寻找,安他所想,祭天祷告多半会念上个一个时辰,可没敢想,刚寻这声音过去,还没等飞出深潭,那道感应便断了,失去气息,足足来回折腾了他十几年,一百七十六次的仇恨,让他来来回回,积压了多年情绪,终于在这一刻释然开闸.

    好在这次他修为有成,已入桎梏,赶在他念停放入木簪子前来到.

    可是供品呢,祭奠的童男童女呢.这不是坑他吗?他可是竭尽全力,中途还喝了几瓶药.刚熄灭的怒火,又燃烧了起来,敢情这人是找自己救命的,还不给礼,不带这么玩人的,上古村落的优良传承,居然被这人如此糟蹋.精灵族男子越想越生气.消失在日光照耀之下.

    在日月星辰的耀世洗涮之下,驴二身上被光线照到的封印纹络,尽数被隐去.

    再说四阁老,此时间心十分崩溃,惆怅无比,居然被一个凡人摆了一道,那是什么破咒语,居然形成的领域,将自己封禁得不能动弹,要知道他现如今可是,准圣帝境,已凝聚了五分大道,已是一般圣皇领域强者无法相比,更不用说被圣皇领域给封禁.

    他很后悔,刚才的好奇心,令他没有分毫防备,谁能想到一个凡人能用一张小黄纸,将一个准帝困住,心底的恼意,堆积地厚厚一层.外表这么乖巧呆傻,纯情稚嫩的少年,境深藏一肚子坏水.

    驴二又坐在一个雕龙画栋的凉亭之中,一样的布置,一样的假山竹林,他见了四次,最終承认了自己是迷路了.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四位阁老,爱好样同,几乎物饰,只要一位有的,其余三位都也会拥有,在这太上苑内,有四处一样的布置.

    几乎所有的弟子都跑到了供奉殿,各苑空无人迹.

    驴二哼着驴村都会唱的调子,漫步在古树凉声之内,心想这贼窝也太大了,转了四圈,又回来了,不知道是劫了多少人的钱财砌成.

    “咿呀,呜呜呜呜.“远处一声声稚嫩宛若黄莺,顺着声儿,驴二走了过去.

    树洞之中,一个不满周岁的娃儿,手中还抓着紫色的晶石,旁边还有一只白狼在熟睡.

    “唉,谁家的可怜孩子,逃出了贼窝,居然来了狼窝,“驴二喃喃自语,心想一定要救他出来.

    小心翼翼的抱起孩子,转身就一溜烟的,跑的没影,为了安抚哭闹的娃,驴二咬紧了牙,又做了一次献身,胸前被咬了一排排牙印,这娃好似故意似得,最后无处可咬了,才咬关键部位,血腥沾满了这娃的嘴巴,驴二......

    “万一坏人要他家人赎金怎么办,得要救他一起逃出去才行.“

    驴二感到自己的有义不宽辞的义务,好在这娃吸了他血液之后,安静了下来,不然一哭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驴二带着正义大哥哥的表情,问道“小宝宝,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这里要怎么才能逃出去.“

    他始终相信,村长说的,一加一等于二,团结就是力量.这孩子能够逃出贼窝,一定知道路线,只要不走他走过的路,相反的一定是出去的方向.

    这娃在吸收了驴二血液之后,好像脸色红润了,重量也在肉眼可见之中,身形胖了一圈,而且好像还没有要停止吮吸.

    驴二感觉自己,好几次都要被这娃吮吸的虚脱了,萌娃舌尖舔过一下,便又有源源不断的力量从体内溢出,这种感觉仿佛从未有过,十分美妙,忍住了要兴奋起来的冲动,兴奋随之而来.

    “爸爸.“萌娃抓了抓驴二的脸,可惜够不到,嘻哂一笑,就又吮吸了起来,“嘴角还有一抹成年人才会表现出的得瑟表情.

    幸福的火焰燃烧了过往的记忆,曾几何时,驴二也记起第一次,在母亲怀中允吸的感觉,或许这娃爹娘都遇害了,想到此处,也伤感了起来,将萌娃抱的更紧了.

    “爸爸在这,以后我就是你的爸爸.“

    “宝宝饿了,要喝奶奶“

    “乖,宝宝不饿了,等下咱们逃出去再喝,快告诉爸爸该怎么走,你是怎么从其他坏人手中逃脱的.“

    .......

    .......

    .......

    “啊欠,阿......欠.“又一阵如雷鸣般的喷嚏,正在封禅台上跟着夫人接受众长老朝拜的余婆婆,接连打了两次,尴尬的夺了夫人接受万众嘱目的朝拜光环.

    飘渺夫人缓缓的扭头过去,轻挑刚画好的眉影,不免有些动怒,这天降祥瑞异象的喜悦,也不免被冲淡了一些.

    在公众面前,她尽量显得温颜悦色,看着余婆婆几缕新长出的乌发,刷出一脸微笑道“余丫头今天,如果因为你吸纯阳精气从而导致天怒的话,我不介意亲手散尽你的修为,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有些事还是收敛点的好,没这道运,永远只是人下人,圣帝又如何.“

    感觉到夫人的动怒,余婆婆惊恐万分,正不知如何回答时,却见人群中背阴山魔未来朝贺礼拜,心生一计,说道“夫人说的是,回去后就把那几个冤魂厉鬼送到背阴山那去,让山魔好生渡化.“

    听此,好像被提了个醒,刚才在接受第一拜人群中,圣帝境,居然只有自家那三个丫头和二供奉,不免有些动怒,本来太阴宫内圣帝境就少,而且只有山魔一个男帝,这么明显的不给面子.

    余婆婆见夫人面上硬漠般的笑容,心想事可以成了,小声地说道“夫人怎么二拜中,少了四个太长阁的准帝,也不知道在哪儿,喝茶聊天,估摸着这伙儿都没脸见您了,脸红的得去找山魔贴一贴,降一降温.“

    “那五个,最近走的很近?往日里说阴凉话时,还分开站队说,表个中立.今个儿结果,都明确了,到站错队了.“

    “可不是嘛,就是前些日子里,东王公遇袭前去了一趟背阴山,就是观了一眼茶树,只因先来了夫人这,没先去他那,便被数落,说不定遇袭还是那山魔给通风报的信.“

    “是么,余丫头,那我今儿先清算山魔的帐,这事儿言丫头交给你办了,改天再收拾收拾你.帐先记着.“

    “是,夫人.“两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接受完广场上执事圣王等强者最后一拜,至于那些未入圣王级别的,只能远远的守望于最外一圈广场,只能瞄到飘渺夫人的模糊的人影,既使这样也不能不来.

    “妾身承天泽祥瑞,封禅台上走一遭.刚才的过场彩排,本座甚是满意的.都是会站队的,今儿个就再喜庆喜庆,从帐库房将本座这万年未取的薪资,添到诛位九拜内的弟子月薪上,按原薪翻上三翻,少了妾身再补,多了帐库房添到火灶房上,大家开心,随意.“

    “多谢夫人恩赐.“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生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生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