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风很柔,冬日很暖,马儿似乎也并不蹄急,带着车上的众人,在官道上跑得恰到好处。

    绕过前面的汾花村,再过不久,就是位居东山的君安城。

    一路上,马车之中,一名文生模样的少年频频掀开布帘,脸上带着仆仆的倦意,向外远望,若有所思。

    他叫江凡,是君安城中一名普通书生,父母早亡,家中并无亲人,全凭父亲生前好友收养,才能衣食无忧,断文习字。

    此次他赴东都应考,从乡试到县试,三十万文生,经过层层选拔,历时半年,才得以结束。

    功夫不负有心人,十年寒窗,虽不是名列前矛,却总算是榜上有名。

    “接下来就是三个月后的殿试,只要在百名之中争得一席之地,那我江凡也定能有出头之日!”江凡望着马车外,脑中思绪万千,目光中渐渐露出了坚毅。

    “就算是落榜,再不济,凭着参加殿试的经历,至少也能在省城书院之中做个教书先生,不用寄人篱下,也能靠自己好好生活下去。”

    “而且李叔叔还答应过我,只要我能高中,便把慕婉许配给我!”想到这里,少年脸上的倦意全消,漆黑的眸子里更是闪过一丝明亮。

    正在江凡美梦之时,马车之中,倏地传来一道年轻女子的声音,却无比清冷,仿佛冬至的一股寒风,让他冷不防的打了一个寒颤。

    “你叫什么名字?”

    江凡撤下手中的布帘,回过视线,这才想起这趟马车之中除了他,还在半路上曾经捎带了一名紫衣女子。

    虽说这女子模样十分俊美,但脸上的表情和身上的气息却是和她刚刚的声音一般,寒冷无比,加之她手上还带着一把明晃晃的钢剑,则使得她身上寒冷更添几分。

    而这一路上,那紫衣女子从未开口说话,大多时间里也只是盘腿闭目,从未出过马车,时间一长,若不是女子突然开口,恐怕江凡都忘记了她的存在。

    “哦,我叫……江凡!”江凡说着,本能的偷偷瞟了一眼那紫衣女子,细看之下只觉得美貌更甚,连他都不由得怦然心动起来。

    “江凡……我记住了,日后如果你在君安城有什么麻烦解决不了,可以来南宫家找我。”紫衣女子面目冷然,说完便自顾自的再次闭上了眼睛,仿佛正在小憩。

    “不必,不必,顺路而已……”江凡连连挥手,自己不过是顺路捎带上紫衣女子,可并非为了其它。

    不过片刻,江凡却是有些尴尬的闭上了嘴,对方似乎并未在意他的话语,只是随口一提,便不再理会。

    马车之中再次陷入了沉默,马蹄声却依旧啪嗒啪嗒响个不停,风不知道何时大了起来,吹的四周树木哗哗作响,阳光也渐渐的消散开来,有些清冷。

    “停车,停车,给老子停车……”

    伴随着众多纷杂的马蹄声,一道粗狂的声音在马车外面响起。

    “吁……”须发皆白的马夫眼中带着惊恐,连忙拉停了身下的马匹。

    端坐在马车之中的江凡,一个踉跄,险些扑倒在地,扶住车门,透过缝隙向外看去,顿时一惊。

    “马夫,发……发生什么事了?”江凡没有出去,只是小心翼翼的藏在布帘后面,虽然极力控制自己的喉咙,可是发出声音却仍然有些颤抖。

    “哎,小公子,我们……这是遇上山贼了呀!”老马夫轻叹一声,言语之中带着一丝无奈。

    “山……山贼!!”听老马夫这么一说,江凡的身子也是跟着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却不敢再掀开布帘往外看。

    “听说东山附近盘踞着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恶匪,专门在君安城外打家劫舍,掳人妻女!”

    “都城城主几次派精兵围剿,结果都是败退而归,就连黑甲军都不曾奈何得了这些山贼,这……这居然让我给碰上了!”

    “怎么办,怎么办??”他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生,哪里见过打打杀杀的场面,遇到这种事情顿时慌了神,冷汗都溢出了额头。

    江凡脸上带着焦急,虽然脑中不断思索着解决办法,可一时间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马车里的人,还不赶紧给孟爷滚出来,是不是还得老子亲自请你啊?”马车外再次传来那男子的喊叫声,言语之中带着凶恶,仿佛耐心并不是很好。

    这一喊,不知道是不是声音比刚才要大上许多,江凡感觉自己双腿都有些发软。

    “哎,不打紧,不打紧,山贼顶多只是求财,自己服帖一些,将身上财物尽数交出,想来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们也不会太过为难自己!”江凡深吸了几口气,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想着应对的方法。

    不多时,他的精神便恢复了不少,脸色也好了许多。

    可这时他的目光不知为何,突然落到了他对面那个,依然闭目的紫衣女子绝美的脸颊上,刚刚缓和的脸色顿时又变得难看了起来。

    “差点忘了,这马车上竟还有个这般貌美的女子,这要是让外面这帮山贼看到了,那……”

    “古人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可我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江凡沉默了片刻,脑中思绪飞快,看着似乎依旧沉睡的紫衣女子,不过片刻,他便做出了决断。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虽然算不上什么君子,但好歹也饱读圣贤书,可不能辱没圣人的教诲……”

    “磨磨蹭蹭,快点给老子滚出来,不然老子待会儿扒了你的皮!”

    “来了,我这就出来……”大声向马车外高声呼喊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仍然闭目的紫衣女子,江凡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轻轻拨开了帘布的一角,用有些别扭的姿势才从马车上挪了下来。

    这时候,在马车外,江凡才清楚的看清这外面的情形。

    老车夫站在一旁,而山贼则把马车围在了中间。

    山贼来的人并不多,不过五个人而已,不过个个模样凶悍,而且都配有马匹和钢刀,特别是其中为首的一名光头大汉,不但身形比其山贼更为壮硕,而且装备也要精良许多,眼角一条蜈蚣形的刀疤更是为他平添了一丝凶狠。

    “这么大的马车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光头汉子盯着江凡,先是打量了片刻,而后眉头一皱,摇摇头,将目光转移到了马车之上,露出了丝丝疑惑。

    见光头汉子起疑,江凡一惊,虽然有些害怕,但却是连忙摆手否认道:“没,没别人了,其他人都在中途下了马车,去君安城的也只有我一人而已!”

    “没人?”光头汉子冷笑一声,听了江凡的解释,眼中怀疑之色更甚,向离马车最近的一名山贼使了眼色道,“你,过去看看……”

    那山贼点点头,随后便驾马直直朝马车走了过来,却见江凡挡在车前,眉头一皱喝道:“滚开……”

    “没人,里面真没人……”江凡心中直跳,有些口干舌燥,面对骑在马上的山贼,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始终挡在马车之前。

    那山贼见他并未让开路,满脸的不耐烦,也再懒得和他废话,直接一脚踢在了江凡的肩膀之上。

    江凡本就是个文弱书生,哪里经得起他这样的一脚,一个踉跄,连连退了几步,一屁股摔坐在了地上。

    那山贼掀开布帘,看了一眼,摇摇头道:“三哥,那小子说得是真话,里面没人!”

    “没人?”江凡和那光头汉子皆是一愣。

    光头汉子摸了摸眼角的蜈蚣疤痕,眼中带着怪异,嘀咕道:“虽然很微弱,可刚刚明明感觉到里面有股奇异的气息,怎么会没人,难道……是我搞错了?”

    “众位好汉,这马车之上也只有在下和这赶车的马夫,我们只是路过贵宝地,出门匆忙,身上这点也仅够各位好汉的酒钱,望好汉莫要嫌弃,顺便再放我两人离去。”

    虽然有些不明白刚刚是怎么回事,但江凡脑子此刻转得也是飞快,满脸堆笑,将身上值钱的物件全都掏了出来,伸手摆在了,为首的光头汉子面前。

    就连那光头的汉子也没想到,不禁一愣,自己打家劫舍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这般识趣的年轻人,自己都还没有放狠话,他倒是先把钱都掏出来,求起饶来了。

    “我看你小子倒是识趣,也罢,这些钱给我们兄弟吃酒也是够了,今天就算你们走运,就放你们一马。”光头汉子从马上一把夺过江凡手中的财物,掂了掂,露出一丝笑意。

    “多谢好汉,多谢好汉!”江凡连连叩首拜谢,见光头汉子收了钱财,心里一松,口中说话之时,脚步却是未停,一直在往马车里退。

    “等等!”

    正在此时,大汉身旁的一名干瘦山贼突然出声,江凡心中一惊,不由得冷汗直冒。

    这男子虽然干瘦,一副病态,可眼珠却是转个不停,看了几眼江凡,眼中带着精光开口道:“三哥,你看,这小子应该是个文生,而是年龄大小也正好,咱们要等的人,是不是就是……”

    “嗯?我怎么觉得长得不太像……”

    光头汉子眉头一皱,听干瘦男子这么一说,立刻来了精神,将手中的钱物随手放在兜里,也盯了江凡片刻。

    “喂,小子,你把头抬起来!”光头汉子喊了一声,然后从马背上取出一张画卷。

    江凡应了一声,虽然不知道突然间发生了什么,却也不敢说些什么,只希望几人能够快快放他离去。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光头汉子眉头依然皱起,盯了江凡良久才开口。

    “小生……姓江名凡!”江凡没有想太多,只是唯唯诺诺回答着。

    “江……凡……”光头汉子口中缓缓念出这两个字,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嘴角也不知不觉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

    江凡只觉得身上光头汉子的目光突然之间变得有些奇怪,尤其是他的笑容,在江凡眼中,甚至有些狰狞……

    “小子,差点就让你溜了……”光头汉子脸上突然笑意全无,目光冰冷,腰间的钢刀也被缓缓拔出……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如果遇见的是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如果遇见的是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