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曾小姐故摆迷阵,小儿女嬉‘讹’账房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无奈执笔 书名:入渐
    却说来人是谁?只见走进一个年轻公子哥儿,后面跟着两个小厮,一个捧着盒子,看来是送人的礼物,另一个拿着张大红纸,上面写了些什么。

    柳茂迎过去笑道:“客官里边请,打尖还是住店?”

    那公子看都没看他,眼睛撞到曾皎水的身上,打招呼道:“皎水,咱们可真是有缘啊。”

    曾皎水行礼道:“郭公子。”这人名叫郭中义,是镇上知县老爷的侄子,也是朝廷户部员外郎郭宰的二公子。

    郭中义道:“没眼力见的,还不给曾小姐问好?”他眼睛看向柳茂,说道:“小伙计,你们账房应天运呢?”

    柳茂道:“他……”张秋过来轻轻推了一下柳茂,道:“他不知道去哪里了?”

    郭中义找了个位置坐下,撩开衣摆,说道:“小伙计,去,帮我把他找回来。”

    张秋道:“凭什么帮你找,我们还得做生意啊。”

    旁边小厮插嘴道:“我们少爷叫你去就去,一会儿少不了你们好处。”

    张秋横了一眼,说道:“好处?咱们要做生意,什么好处都不要。”

    柳茂道:“小张,这不也是客人吗?”

    郭中义叫道:“好,这样才是好伙计嘛,你们这店子开了好长时间,想不到这个新来的伙计还这么懂事,拿着,赏你了。”在桌上扔了块银子。

    柳茂刚要拿,张秋已经抢在手里,旋即又扔回去,说道:“谁要你的银子?”

    郭中义也不理会,向曾皎水抛眼神,说道:“曾姑娘坐。想不到他真有本事,竟把你请到了这里,今天好不容易凑到了面子,曾姑娘请点菜吧,能跟你吃饭是我的荣幸啊。”

    柳茂悄悄道:“他去哪儿了?”

    张秋笑道:“怕是躲到了柴房里面,不过也是奇怪,他躲什么呀?难道这人是找他麻烦,嘿嘿,我去把他揪出来。”

    柳茂也忙着跟去了。

    郭中义笑道:“曾姑娘,你觉得怎么样?”

    曾皎水不明白他的意思,问道:“什么怎么样?”

    另一个扎着两个髻辫的小厮道:“当然是和我家少爷的好事了。”

    曾皎水冷笑道:“我和郭公子也没见过几次面,哪儿有什么好事,我可高攀不上。”

    郭中义道:“应世兄果然深藏不露,曾姑娘想必知道我的心意吧?”

    “什么心意?”

    小厮道:“当然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了,自从上次见了一面,我家少爷是茶饭不思,希望和小姐结百年之好。”

    “我呸!”张秋从后面走出来,手里拽着应天运,柳茂跟在后面推,她道:“我说怎么这么奇怪,原来是你们捣的鬼,应天运,你怎么这么兴冲冲的,原来是给别人做媒啊。”

    郭中义道:“应世兄,你可来了,到底怎么回事?我要的东西……”

    曾皎水问道:“什么东西?”

    张秋道:“曾姐姐,你不知道,这不是柳茂的主意,你的生辰八字是这位郭公子要的。”他指着应天运道:“你们要曾姐姐的生辰八字做什么?”

    应天运垮着脸说道:“小张,你这是做什么?”

    郭中义有些不悦,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张秋道:“郭公子,你也真是的,喜欢曾姐姐也不说明媒正娶,却把这个混头无赖的要别人的生辰八字,我一开始还不明白,原来你又撺掇小柳去要,不知道我还以为你们要做法害他呢。”

    曾皎水脸色红透,说道:“郭公子,你怎么能这样?”

    郭中义道:“我这是真心的,应世兄可能方法有些不对。”

    曾皎水眼泪夺眶而出,道:“可你不能这么欺负我。”

    应天运勉强笑道:“这怎么是欺负呢?”

    曾皎水哭的楚楚可怜,道:“他都有两房夫人了,现在又想娶我,岂不是想让我做小?呜呜呜呜……”

    “啊!”张秋道:“果然这世上的男人每一个好东西。”

    应天运喝道:“说什么呢!”

    张秋瞪他道:“你说说你们,若事情闹出去了,你们让曾姐姐怎么办?”

    柳茂道:“这关乎女儿名节。”

    这时曾皎水已经梨花带雨的伏在桌子上。

    小厮说道:“既然如此,那少爷不如上门提亲,应大爷,你这八字算的怎么样了?”

    应天运道:“我还不知道呢,曾小姐?”

    曾皎水叫道:“不给,我誓死也不给你。”

    柳茂向张秋使眼色,此时店内客人眼睛都集聚在这里,张秋赔笑说道:“诸位吃着喝着,没事。”

    郭中义叹气道:“唉,我爹不喜欢你家做生意的,可我偏偏喜欢你,我妈又迷信,所以我想先看看八字合不合,曾姑娘,我对你这真是痴心一片啊。”

    张秋冷笑道:“家里还有两位夫人,到这里又来表真心,讨第三位姨娘?”

    那小厮听了便是发怒,说道:“你个小杂役,在这里挑唆拌嘴子,有你什么事?”

    张秋也丝毫不松口,道:“我是专管不平事,公道自在人心。”

    曾皎水道:“就是我答应,又怎么样?”

    郭中义道:“家中老父不同意,所以我想先问了八字,如果合的话,我可说命中缺水,需要你来煞一煞,到时候他也会同意了。”

    曾皎水冷道:“原来你家里还不同意,我也是个正经人家的小姐,若你爹不同意,难道还要瞒着家里人把我养在外面不成?”

    郭中义道:“那不能啊,你同我会郭府,去京城,我一定明媒正娶你。”

    曾皎水道:“咱们也没见过几次,又何必着急谈婚论嫁,况且我爹还没同意。”

    郭中义道:“此事的确我做的不对,本来我是跟曾伯父提过此事的,但他说考虑考虑,今日唐突了,应世兄,你说是不是?”

    应天运道:“是,是。”

    郭中义道:“我一片真心,曾小姐可有心否?”

    曾皎水含羞的道:“可将来我在你家受欺负了怎么办?”

    郭中义道:“我那两个夫人最是和蔼可亲的人,哪里会欺负你?”

    张秋听到此处,心里一阵阵发麻,道:“曾姐姐,你不会想答应了吧?他们可是联合起来……”

    “去去去,你懂什么?”应天运道:“宁拆三座庙,不毁一桩亲,小姑娘家家,去干活去。”

    曾皎水道:“若你有心,便要跟我爹说,我不要这样的两个媒人,要明媒正娶。”

    郭中义之所以使出这个办法,还是因为怕被拒绝,他虽是富家子弟,但性格却不好强,有些风流,却不霸道,如今曾皎水这个态度,那岂不是十拿九稳了?便道:“好,我一定照你说的办,去你家提亲。”

    曾皎水笑了笑:“我先走了啊,小张,送送我吧。”

    张秋撇嘴道:“我还干活呢。”塞在一边擦桌子去了。

    柳茂心里舒了一口气,暗道:“终于不关我的事情了。”

    郭中义笑道:“你们忙着啊,应世兄,我改日再来谢你。”跑着追曾皎水去了。

    两个小厮过来,捧着盒子的道:“应大爷,这是少爷给你备下的薄礼。”

    另一个道:“八字不用算了,不过这招可太厉害了,应大爷,什么时候帮我小的也说一门亲事?”

    应天运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只得笑道:“我也不是说媒的,怎么管起你们的亲事了?”

    三人哈哈笑了一阵,两人做辞。

    柳茂也不想管,招呼客人,张秋一个下午闷闷不乐的,而应天运看起来心情也不怎么好。

    柳茂正倒酒,忽旁边的应天运猛的一拍柜台桌子,祝前年路过,说道:“发什么神经。”

    应天运叫道:“我知道了,哎,这个曾小姐,果然不是个吃素的,被他骗了。”

    柳茂听到,问道:“怎么回事?”

    应天运冷道:“他才是真正的厉害啊,借着我们,倒是帮他攀上了高枝儿。”

    张秋哼道:“你还在说,都怪你。”

    应天运道:“他一开始不答应是怕别人说,肯定知道郭中义叫我算八字,所以就顺水推舟,借我们这个地方,把郭中义求爱于他公布于众,这就不是他一厢情愿了,一来保全了名声,他也不是那种攀龙附凤的人,二来又把让郭中义表了决心,可谓一石二鸟。”

    柳茂道:“不会吧,他怎么会想这么多?”

    应天运道:“那好,小张,我问你,他为什么跟你到客栈来?”

    张秋道:“还不是被你们气的。”

    应天运道:“既然他是个爱惜名节的女子,怎么可能听到这样的事情独自前来,而且他竟然知道郭中义有两个夫人,这不奇怪吗?你们也不是没看到,他态度变那么快,不就是怕郭中义突然丧气,这就是先打一棒子,再给一碗粥,高啊。”

    张秋道:“我反正是再不和他来往了,就算嫁给别人做正室,也不能去给他做什么三姨太太。”

    柳茂点头道:“不错。”

    应天运道:“好了,我可真是替郭中义不值啊。”

    张秋道:“人家两厢情愿,你有什么不值?”

    柳茂忽然哼道:“你别想再让我替你做事了。”

    应天运道:“你看你这,小玩儿意的,好了,今晚休息之后咱们去街上逛一逛。”

    柳茂道:“有什么好逛的。”

    张秋道:“今天有集市,不过咱们可没钱啊,还是早点歇息了。”

    柳茂道:“比不得别人,咱们的钱至少不是昧心的,用起来也舒坦。”

    “没错。”

    应天运道:“你们两个呀,好了,今天你们要买什么,我出钱,行了吧?不过你们可不能往死了坑我。”

    “太好了!”两人一下丧气抱怨的脸瞬间活跃了起来,击掌欢呼。

    “哎,你们……”应天运叹气,继而又笑了起来:“好吧,又中计了,这是第三次了。”

    ……

    晚上,两人拎着大包东西回来,过街拐角时候应天运叹气:“唉,又赔了出去,小张啊,这可算我还给你的。”

    张秋眯着眼笑道:“好了好了,咱们的账一笔勾销。”

    柳茂道:“我可不喜欢这些东西,怪怪的。”

    张秋用手从小袋子里捏出一粒糖来,道:“这是板栗糖,你吃吃,可好吃了。”

    柳茂笑道:“我可听说糖吃多了牙齿痛,你一路来嘴里可没听过。”

    应天运笑道:“这小子饭量大,吃这些零食玩意儿也……咋的啦?”张秋猛然给了他一拳,道:“我差点忘了?出去咱们只告诉唐大嫂,万一舅舅回来看到我们不在会不会扣我们工钱?”

    柳茂道:“怎么会?掌柜的不是这样的人?”

    “我就是这样的人,小柳扣二十文,小张也是二十文,天运五十文。”郑寻生从角灯下转出来,呵呵笑道。

    应天运道:“掌柜的,凭什么啊?”

    张秋也道:“凭什么啊,晚上店里客人少,我们也就出去一下,给唐大嫂说了。”

    郑寻生道:“可你们没跟我说。”

    柳茂叹气,应天运道:“我为什么扣这么多?”

    郑寻生道:“带头者罪加一等。”

    “我冤枉啊。”

    张秋两人却是笑道:“冤枉冤枉。”

    “啊呦……啊呦……”张秋忽然捂住了下巴,叫道:“我牙好疼啊。”疼的弯下了腰。

    柳茂握着她手臂,问道:“很疼吗?”

    应天运哈哈大笑:“这就是报应啊,看来也不该尽着你买,现在好了吧?”

    郑寻生道:“吃糖吃出来的吧?看你这孩子,哎呀,这时上哪儿找大夫去?大神儿,去隔壁街马员外家借点冰块,明日起早去看大夫吧。”

    张秋道:“舅舅,我都快疼死了。”

    应天运笑着自去,临走还笑道:“活该你了。”

    两人把他扶回客栈,一人走进来问道:“请问有客房吗?”

    郑寻生道:“有有,小柳招待一下。”

    柳茂看向那人,一头捆扎发,身上是不鲜艳的布衣,料子挺好,相貌也挺年轻,无甚胡须,身材也不好大,看他风尘仆仆,也是个跑江湖的。

    柳茂引他上楼道:“客官请!”

    那人微微一笑,随他上楼。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入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入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