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欺诈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魔术抹布 书名:命运不朽之魂
    三枚黑键在几乎零距离的条件下射出,看似柔弱的玛丽莎修女在数秒内爆发出了正常人类极限程度的战斗力,利刃戳穿秦桧的罩衣,在后者身上留下伤口。黑键其势不减,直接射穿天花板。

    下一刻,玛丽莎手中的圣经打开,里面暗藏的常驻魔术自动启动,一道白光将秦桧洞穿。

    虽然自身魔力是“诱惑”性质,玛丽莎却有着与外表截然不同的可怕实力,年纪轻轻成为第八秘迹会的祭司,不单是依靠了背后家族支援,她本人的确是一位适合学习“洗礼吟唱”魔术的人才。

    整个过程在旁人看来一瞬间结束,秦桧甚至没看清冲过来的修女长什么模样就被打倒了,他看到抵挡住自己邪术的是一名美丽的修女,戒心并未上升到“提防被秒杀”的程度。以至于秦桧来不及使用他独特的其他邪术。

    圣经合拢,玛丽莎修女抽出后备黑键,一刀刺入秦桧胸口,血红色的尖刃从罩衣后伸出,显然这位修女杀人技艺不一般,受过极其专业的训练,与代行者的程度不相上下。

    “确认击杀。”

    血液并未溅到玛丽莎的衣裙上,她手中的圣骸布像是盾牌一般挡住了邪术师的血液,出于专业角度,她对于使用奇怪魔术的魔术师,有防备心,不敢触及身体与任何体液。

    “了不起。一瞬间就把敌人杀死了。不愧是圣堂教会派来的监督者。”安东尼与Lancer随后进入酒吧,他们两人并未可惜眼前几十具备吞噬灵魂的平民尸体,酒吧内的巨大恶灵才是重头戏。

    “安东尼先生,那只恶灵,以我的力量可能不足以杀死。”

    “需要我们协助?乐意效劳。”

    安东尼并未让Lancer罗慕路斯出手,巨大的恶灵虽然看起来很强,但安东尼已经想到了解决其的方法。Lancer对他而言不是简答的使魔,他打心里敬重这位罗马的缔造者,被称为神祖的伟大英雄。得到“七丘”祝福的安东尼有信心消灭从者外的敌人。

    “吸引注意力的工作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安东尼也没使用自己的礼装,仅是从腰包里取出数枚存有魔力的宝石,走向巨大的恶灵。

    修女玛丽莎并不介意对方现在傲慢的态度,毕竟她的主人要求她协助安东尼击杀Archer,在完成这项任务前,她只能偷偷与安东尼保持盟友关系。

    “可以。”

    真实的玛丽莎不是一个爱多说话的人,所使用的魔术与格斗技也与她的“诱惑”魔力特性完全无关。再次突袭到恶灵旁,玛丽莎落地的同时,圣骸布被她抛了出去。

    “吾主必驱逐一切污秽邪物!尽数消灭!”

    圣骸布盖在了恶灵面部,原本被打断进食的它并未理睬闯入的几人,等它迟钝地反应力有动作后,圣骸布已经盖了上去。

    恶灵发出了痛苦的嚎叫,声浪强烈到整座建筑发生剧烈晃动,安东尼与玛丽莎都忍不住双手捂住了耳朵。恶灵比他们想象中更特别,这只恶灵的叫声让他们从灵魂层面感受到了恐惧与同样的痛苦。换做一般的魔术师在这只恶灵面前一定会因大意惨死。

    Lancer不为所动,恶灵的声音对人类很有效果,可对他这类从者没什么用处,尤其是有着对魔力的从者。就算恶灵嚎叫一整夜,他都不会受到影响。但他还是发出了身为皇帝的宣言:此地乃竞技之地,不可大声喧哗!

    原本Lancer的皇帝特权用在了隐藏自己的魔力上,以此接近Archer守备的据点,但他现在改了主意。新的特权硬生生止住了恶灵的嚎叫,并让酒吧里失控的报警器与电视机一同没了声音。

    “总算安静了。Master,还需要协助吗?”

    安东尼直接用行动做了回答,他走到恶灵面前,闪躲开恶灵如困兽般的撞击举动,手中的宝石一齐丢到了恶灵嘴里。

    “碎裂吧。照亮白昼的光啊。”

    咒语简短,在“七丘”能力加持下,实力大幅提升的安东尼拥有了过去自己不曾想到过的力量。Lancer并未将这项能力直接授予安东尼,而是一步步给予到他身上。后者很清楚,安东尼这类年轻人还远远达不到与这份力量相配的素养,但为了圣杯战争中确保安东尼的安全,他必须赋予其祝福。

    强光闪过,爆炸声也被Lancer的特权抵消了,爆炸的威力仅限于恶灵体内。吞噬了数百人生命的恶灵,不会觉得走来的人类会有一击杀死它的能力,在它吞下宝石后,还打算扑倒眼前的两个人类,吞噬他们的灵魂。魔术却让这只只懂得吃灵魂的恶灵,一瞬间灰飞烟灭。

    酒吧后门位置一片狼藉,爆炸过后的浓烟妨碍了视线。安东尼自信满满地弯腰捡起地上半块还留着魔力的宝石,点燃魔力后,丢入燃烧的恶灵残骸中。

    “不堪一击。你说呢。圣堂教会的祭司大人?”

    “你的能力跟之前的情报不符。以你的魔术修为至少能有一个‘开位’的爵位。”玛丽莎打开圣经,驱使魔力生成的火焰缩在一个圆内,酒吧内到处是木制家具,她可不想因为消灭一只恶灵造成大范围的火灾。至于酒吧的事件让后续魔术协会的人伪造成发生了炸弹袭击即可。这里是希布伦城的富人区,穷人因为仇恨这里的富人们寻欢作乐,引爆炸弹杀害酒吧内所有人合情合理。如果有人觉得不合理,那只需要再指挥当地政府操控社会舆论。总之这件事件还处于可控范围内。

    “Lancer,我刚才的魔术表演地很酷吧?”

    “Master。我认为……”Lancer快步走到安东尼身旁,伸手将其强行拽到身后。“被人用弓箭指着脑袋后,别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Lancer记得Archer的大致特征,虽然他不确定,但十有**那个看起来憨厚可靠的从者是来自波斯的大英雄——阿拉什。因此他刚才并不担心自己暴露行踪,相反他一直准备在开战前解除隐蔽,正大光明地向对方挑战。

    “Archer?”玛丽莎手中换上新的黑键,慢慢后退,双眼不敢从后门方向挪转,她并不知道Archer职介的从者是谁,其Master也不是正规的魔术师,不一定会遵守不可攻击圣堂教会监督者的约定。

    烟尘散去,地板上的恶灵尸骸已经看不出原形态,剩余的仅是几截骨头与黑色的血油混合物。但这些现在不是重点了。三人都紧盯着后门外,直到看到一个人影出现在远处路灯上。

    距离仅有30米,黑暗中看不清他的面容,但箭头的反光依旧让玛丽莎修女感到威胁。她已经领教了从者级别的战斗力,以人类的标准,从者几乎是另一层面的怪物,她的洗礼吟唱、格斗技都无法有效攻击到从者,而从者会压倒性的攻击将她击倒。

    利箭突然离弦,从Lancer身旁飞过,径直射入秦桧的尸首中。那具尸体被弓箭附带的力量与地板一同震碎,深绿色的血溅了一地,大理石地板也变成了碎石块。

    安东尼看到这幕,不由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犯了多大的忌讳,自信过头忘了自己身处毗邻Archer阵营据点的位置。

    “假人?”

    玛丽莎修女率先发现了问题,对方虽然是使用奇怪魔术的魔术师,但血液还是红色的,不可能全部变成有毒的深绿色。

    “没错,修女。看来你比我的御主有警觉性。懂得站在门柱后,会牢记敌人留下的任何信息。”Lancer指了指地上的尸块,“这个使用邪术的敌人比你们想象中更狡猾,他在这个建筑内设下了多处标记,他在被你一瞬间杀死时,正好站立在一处标记上。你的动作的确快到人类的极限,但对方逃跑手段也是一流的。被你刺穿胸口后,他趁你以为被杀死了,暗中将自己与准备好的带毒尸体交换。准备趁我们不备,背后阴一次。”

    “完全正确。不愧为罗马的神祖。我的主人曾说过,如果不是有天使介入,她唯一担心的敌手仅有你。”

    秦桧的声音通过天花板上的一处标记传到了几人耳中,并在安东尼准备反向追踪前,立即终止了魔术。

    “逃了吗?”

    “大概还躲在某处吧。毕竟之后便是我与Archer的战斗,能欣赏到从者战斗场面的机会可不多。”Lancer的言下之意是让安东尼小心偷袭,但他只看到了修女玛丽莎会意点头,自己的御主毫无反应。

    需要在意的不单是对方如何逃脱,提防被偷袭也仅是第二重要的事情,Lancer自己也想不明白以人类的身体如何在被黑键刺穿胸口,中了一发能量光束后还能活着逃走。正常人早就应该死得不能再死了。

    “Archer,你是否愿意投降?吾并非刻意前来刁难,虽因为圣杯战争,我们从者之间不得不战斗,但如果你和你的御主愿意与我们结盟联手进攻Caster阵营。我方将给与极大程度的恩惠作为回报。”Lancer抽出背后的神枪,慢慢从酒吧后门走了出去,外面有是开阔的停车场,作为决斗的场地十分适合。

    “请恕我无法回应你的谈判。”阿拉什无法相信这类空头支票最终如何兑现,Lancer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帝王,但操控Lancer的魔术师在他看来可信度并不高。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命运不朽之魂》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命运不朽之魂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