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肆贰柒章 阶梯(六更)

    从二宫那惊悚地眼神里面,众人读出了一丝危机感。

    为了防止又是一个怪物的出现,众人赶忙转过身,向着身后看去。

    还好,入眼所见之处,并没有任何怪物。唯一值得仔细打量的,或许只有一排向地下延伸的阶梯。

    肇裕薪并不熟悉老巫医家里的布局,他并不清楚,这阶梯究竟有什么值得惊恐的地方。

    莫非,是因为之前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这个阶梯。所以,二宫这孩子故意用它来消遣我们?

    这样的想法,被两个理由快速压回了肇裕薪的心底。

    其一是,眼眸中恢复了感**彩之后的二宫,事实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之前就有肇裕薪这号人存在。

    其二,则是除了二宫以外,包括二贤、二健、二英在内的所有NPC,全部都露出了或者迷惑,或者恐惧的神色。

    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肇裕薪对着沿路迷茫之色的二英说道:“你不会告诉我,这楼梯以前是不存在的吧?”

    二英似乎刚刚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回答道:“叫你说对了。”

    什么?这楼梯以前是不存在的?这是玩我呢!

    这游戏自打更新之后,越来越有意思了。难不成,已经学会了拿玩家寻开心了?

    怎么可能有一个场景,是NPC都不知道的呢?这样的场景,玩家是应该进去,还是不应该进去?

    会不会只是一个新的bug,等到debug的时候,直接就连里面都玩家一起抹除了?

    想了想,肇裕薪又问已经成为NPC新头领的二健说道:“你怎么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

    二健逐渐收敛起眼神之中的畏惧,对肇裕薪说道:“我知道,你们冒险者都是勇敢与智慧的化身。”

    肇裕薪听到这里,心里就是一阵别扭。心说,你可别夸我,NPC夸人绝对没有好事。

    果不其然,二健话锋一转,说道:“我们父子来过老巫医这里很多次,绝对算得上熟悉这宅院里面的构造。这条阶梯,我们却从来没有见过。它如何出现在这里,并且通向哪里,我们也是一无所知。”

    肇裕薪心说,你别吓唬我,吓唬我你要是不给我个隐藏任务压惊,我非得想办法跟你这个NPC开个红玩玩。

    想到这里,肇裕薪索性直接接话道:“既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你还害哪门子的怕?”

    二健一点也不觉得尴尬,他淡定地说道:“这阶梯的出现,一定与刚才的怪物和白袍人有关。我是怕,这下面就是他们的老巢。”

    肇裕薪一听,这不是机会来了么?叫你们之前吓唬我,我也吓唬吓唬你们。

    咳嗽了一声,吸引了一下NPC的注意力。肇裕薪说道:“是老巢不是更好么?咱们下去直接端了他们的老巢,不是就一劳永逸了么?”

    二健果然露出了紧张与为难的表情,嗫喏地说道:“这个……是不是应该从长计议一下?”

    肇裕薪提起一口气,就想跟他说“你还计议个屁”。

    哪成想,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一声尖叫。

    这个尖叫声,肇裕薪今天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了。他十分熟练的判断出来,尖叫声的主人,一定就就是照顾依洁的美雅。

    果不其然,尖叫声刚刚从众人耳边消失,美雅就追着发足狂奔的依洁出现在了院子里面。

    肇裕薪心说,这什么情况?就凭依洁这两步跑,跟谁说她是个足月的孕妇,人家能信?

    还没来得及反应,依洁就从肇裕薪身边跑了过去。肇裕薪没能拦住依洁,只得拉住美雅问道:“她这什么情况?”

    美雅焦急地看了一眼站在院子里面东张西望的依洁,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知道啊,刚才我刚给依洁用了点安神的药物,走廊里面突然涌出一股刺鼻的黑烟。或许是味道太难闻了,依洁立即就发疯了一样跑出来了。”

    肇裕薪心说,你这是给她用的镇静安神类的药物?这姑娘现在比吃了兴奋剂的运动员跑得都快,要不是大着肚子,我都以为她是被怪物附身了。

    想到了这里,肇裕薪忽然拉着美雅问道:“今天之前,你觉没觉得美里哪里有问题?”

    美雅用力的想要挣脱肇裕薪钳制他的手掌,最终却无奈地放弃了抵抗,吐出一句:“你弄疼我了!”

    肇裕薪放开了美雅的手腕,转为抓住了她的双肩,再次问了一遍:“美里是不是从之前就一直有问题?”

    美雅回想了一下,回答道:“没有任何异常啊。”

    肇裕薪不死心,说道:“你再想想,就算是记性突然变得不好了这种都行。”

    美雅仔细回想了一下,说道:“硬要说,就是美里以前特别爱干活。从几天前开始,不仅变得懒惰了,还总是勾引师傅……”

    美雅越说声音越小,似乎是怕人听见她说美里的坏话。

    肇裕薪一看这个样子,当时就乐了。心说,你就算不说美里的坏话,我们也看见她给老巫医穿衣服了。那屋子里面就一个睡觉的地方,我是不信美里一直跪在老巫医身边没躺下。

    见美雅不再说话,肇裕薪接过话头说道:“那就对了,从那时起,美里就不再是美里,他就是怪物了。她主动接近老巫医,可能就是为了吃掉老巫医然后变成老巫医的样子。不过,却因为今天晚上的突发事件,而被打断了。”

    说着,肇裕薪取出了背包之中的人皮,就向着依洁走了过去。

    肇裕薪对依洁说道:“还请你节哀顺变,这是二浩他老人家的遗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的爷爷我算是帮你找到了。”

    哪成想,依洁似乎是受不住见到自己爷爷人皮的刺激,立即就尖叫了起来。

    那叫声,简直就比声波武器都不遑多让。刺激得肇裕薪,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不断地向后倒退。

    眼看着依洁就好像是肺活量惊人的歌唱家一般叫起来没完,肇裕薪一个遁隐技能使出,就向着依洁的方向潜了过去。

    没想到,依洁似乎早就在等待这一刻。一见到肇裕薪消失,立即就迈开一双大长腿向前跑去。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非典型网游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非典型网游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