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条野狗

    “林婉你真是太天真了,你以为离婚之后就可以摆脱我了吗?”

    赵天成恨恨说道,他这辈子最嫉恨的就是背叛了,林婉毁了他的婚姻毁了他的爱情,那么就必须要遭受到应有的惩罚。

    就算是离婚了,他也要想方法报复她。

    “当了婊还要立牌坊说的就是你,贱人。”

    “赵天成你快点放开我,要不然我就叫了,你今天可是跟夏天晴订婚,你是疯了吗?”

    林婉从来都没有想过赵天成是一个睚眦必报的男人,胆子大到可以在订婚后台为所欲为,她想警告这个男人,但似乎对方并不买账,反而嚣张至极。

    “那你就叫吧,大不了我就不订婚了,跟你一起去死!”

    “混蛋!”

    赵天成打定主意要光脚走路了,这时刻就比谁心狠了,林婉不敢想象,如果有人突然闯进来看到眼前这一幕,那么所有一切都完了

    相比她的顾虑重重,这混蛋此时的举动就像个疯子!

    两人抵死纠缠着,林婉奋力用手肘去攻击他,但是上半身却被死死压在桌子上,脸也被侧压得动弹不得。

    赵天成已经开始掀开她的裙摆,用极尽污浊的话语羞辱她,“你知道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什么吗,我最后悔就是没在离婚之前把你上了,反倒便宜了郁景横那个奸1夫。”

    一说起这件事情他就愤懑无比,自己费尽心思娶到的女人还没有采撷就被其他人玷污了,简直就是打他的脸。

    本来两人离婚算是一刀两断了,但是他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憋屈,他以前有多宠爱这个女人,现在就有多恨。

    就算得不到她,也要狠狠摧毁她,这就是她背叛自己应得的报应!

    赵天成在混战之中拿出小型摄像器放在女人脸边,这让林婉惊慌失色:“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留下我们两人恩爱画面啊,然后传出去让大家看看你精彩表现。”

    “你疯了赵天成!”

    “对,我早就疯了,而且还是被你逼疯的!”

    男人开始解自己的裤子,就在她慌得不得了的时候,她的余光有瞄到窗边走来的一抹高大身影,林婉仿佛抓到了生机!

    “郁景横,救救我!”

    “别拿那个男人吓唬我,林婉别以为人家救你是因为看上你,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

    “什么意思!?”

    林婉虽然对此有些疑惑,但还是觉得赵天成在妖言惑众,毕竟她一直坚信,郁景横对自己好是因为郁明泽的缘故,就在赵天成快要得逞的时候,一个陌生又低沉的男音突然响了起来。

    “听说赵先生你在找我!?”

    赵天成愣了一下,他忍不住扭过头,就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已经被打开了一隅,郁景横正站在门边往里面看!

    林婉趁机把他推开,然后慌慌张张逃到郁景横的身边,惊魂甫定。

    仇人对仇人,分外眼红,更何况这两个男人还是人中龙凤,次此刻正为了同一个女人相互对峙。

    赵天成不敢贸然举动,因为论身手他根本就斗不过这个男人,在饭店吃饭被打的前车之鉴也让他有所忌惮。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此蜷缩,是个男人就不应该在气势上输了人!

    赵天成慢条斯理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满脸嘲讽看着那一对男女,“林婉你也是够贱的,一离婚就迫不及待跟野男人勾1搭上了。”

    “她是被狮子保护过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条野狗。”

    郁景横漫不经心调侃着,而赵天成则是被激怒了,这不就把他当成野狗了吗,两人仇恨加剧,大战一触即发!

    这次赵天成学乖了,不赤手空拳打架了,直接捡起桌子上的拍摄器械朝郁景横身上扔过去,林婉慌慌张张劝阻道:

    “别打了,你们两个别打了。”

    说话之前,一个三角架突然就朝她身上扔来,千钧一发之际郁景横赶紧伸手挡下,刚才慵懒恣意的男人已经开始恼怒了。

    “我郁景横最瞧不起攻击女人的野狗了!”

    他让林婉退后,跨步走上前正想狠狠教训赵天成的时候,门外突然跑来一堆人,“赵天成呢你们三个在这里干什么?”

    三个人统一回头,结果就发现夏国强、美云、夏天蓝几人站在外面,两个男人立刻松开了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夏国强看了一眼林婉正想发飙骂她,但是因为郁景横在场硬生生憋住了,只好对准女婿赵天成喊道,“天成你跑这里来干什么,订婚仪式准备要开始了。”

    “不好意思爸、妈,等下我马上过来。”

    都还没有订婚呢,他就迫不及待喊未来岳父叫爸了,那装模作样的嘴脸让林婉反胃不已,果然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赵天成斯文翩翩朝走了过来,跟他们站在一起,现在就轮到四个人面对着他们。

    美云唯恐天下不乱似的,对着林婉咯咯笑了起来,“婉婉你终于来参加小晴的订婚仪式了啦,今天这身衣服那么漂亮,是郁先生买给你的吗?”

    “不是,是萝莉借我穿的,而且我们是一起过来的。”

    林婉知道美云想要编排他们两人,于是非常实诚解释道,连衣服是借的都说得清清楚楚,听得夏国强老脸一抽一触。

    夏家是穷得没给她衣服穿吗,一个堂堂二小姐竟然还用借礼服来穿,真是丢人现眼!

    美云则是在内心嘲讽不已,之后她就把目光放在郁景横身上,“那么你们几人为什么会凑在这个房间啊?”

    “妈,这个我来解释一下吧,我来房间找东西,没有想到发现这两个人在里面鬼鬼祟祟,于是我就忍不住进去询问”

    “赵天成你胡说八道什么,明明就是你”

    林婉恨不得想要把这个男人拍死,一着急正想好好解释的时候,郁景横直接拦截她的话,道:“没想到会在宴会上遇见林老师,于是便想找她问问侄子郁明泽的学习情况,还没有聊多久赵先生就进来了。”

    郁景横也很能吹,这谎话撒得脸不红心不跳的,一脸镇定。站在最后面的夏天蓝终于忍不住跑了过来,挽住他的手紧张问道:

    “郁先生,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嗯。”

    他冷冷应道,因为这里又没有摄像头,也没有人看到,反正就算是有人怀疑也无济于事。

    夏国强虽然也觉得这其中有些蹊跷,但是时间也不容许他想什么,“好了好了,订婚仪式要开始了,你们快去花房吧。”

    众人这才转移了注意力,林婉心情复杂看了一眼大姐揽着郁景横的手,想说什么却快步离开了。

    夏天蓝在等所有人走了之后,便害羞道,“郁先生我们也去花房吧。”

    “嗯。”

    两人并排而走的时候,郁景横很自然地把手臂抽了回来,夏天蓝不甘心继续揽上,却被他冷瞥了一眼,“夏小姐请自重。”

    气得她在原地含恨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林婉来到花房之后,找了一会儿才找到萝莉,才一坐下对方就八卦道,“你怎么去那么久才回来啊,夏家人欺负你啦?”

    “没有。”

    一想到刚才狗血的画面她就心塞得很,不过还好没有酿成什么大错,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订婚仪式准备开始了,嘉宾们基本上都坐好位置了,时间一秒一分度过,林婉仿佛度如如年似的,她一点都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美云跟夏天晴母女也是狠毒,竟然让她亲眼目睹他们的订婚,简直就跟酷刑似的。

    最终她还是无法忍受这一画面,就在林婉正想站起来离开的时候,前排突然走过来一个高大身影,居高临下看着她:

    “我可以坐你身边吗?”

    “没位置了。”

    郁景横什么意思,竟然想坐她旁边!?

    林婉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但是萝莉这个猪队友却突然站起来。笑嘻嘻道,“郁先生你坐我的位置吧,我坐哥哥左边吧。”

    “多谢。”

    还没有等林婉反应过来,郁景横从善如流坐在她身边,只要一有这个男人在场,呼吸着他身上气息,她就浑身不自在。

    更不用说前排的大姐,在回头见到刚才一幕之后,便开始用那种杀人目光瞪着她了。

    “郁先生,前排那么多位置,为什么不跟大姐一起坐?”

    “我跟她又没有关系,我为什么要跟她一起坐?”

    “那你为什么要坐我身边?”

    林婉气结,郁景横却淡淡说道:“我没有坐在你身边,我是坐在子庚的身边。”

    好吧,她无话可说。

    本想偷偷溜走的,但是这个男人一来她就算想逃都逃不走了,只能坐如针毡看着渣男贱女站在台上,幸福的交换戒指。

    两个人的灿烂笑脸刺眼无比,耳边更是充斥着他们的欢声笑语,一切的一切都化作尖刀往她心脏捅上去,鲜血直流。

    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模糊了她的视线,双手似乎在微微颤抖着,这时候他才真真切切了解了美云母女的心狠,威胁她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打击她,而且还是要摧毁她的精神意志。

    夏天晴越是笑得开心,她越是觉得对方是在嘲讽她,毕竟不管怎么样自己已经成为婚姻的失败者。

    在渣男贱女交换订婚戒指的时候,林婉终于崩溃了,心里的顽强被嫉妒、愤懑击垮了!

    他们凭什么在众人面前秀恩爱,凭什么伤害自己后还能获得幸福!?

    她不甘心啊!

    林婉忍不住想要站起来发飙,而颤抖的右手却突然就被一只大掌给握住了!男人掌心的温厚刚好烫到了她的手背,也及时安抚了她的情绪。

    女人心里一惊,猛地转回头看着郁景横,“郁先生你干什么,放手!”

    她想要抽回手,却发现男人无动于衷,反而偏过头来凑在她耳边,呼出来的气让她浑身都僵硬了起来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你若不离,我便不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