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 决定

    侯爷说这具话的意思就是实际上自己已经做好了决定,以前每次他这么说的时候,就以为这它实际上是要生气了,没人可以反驳她,因为侯爷在侯府实际上是绝对的权威的,所以一般也就不会有人说话,哪怕会死心里觉得实际上侯爷的决定是错误的,但是也不会有人说出来的,毕竟他是侯爷,是一家之主,他的威严实际上是最重要的,但是这个时候,他们也就顾不得这些了。

    “大哥,你听我说了。”实际上二老爷虽说会死很圆滑的一个人但是身体里毕竟留的是侯府的血液,要是倔强起来倒是侯爷不是她的对手,像他这么多年来也是很能言善辩的,毕竟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生死关头,要旨自己不正的话,说不定就要后悔一辈子了。

    “这么多年来,都是大方在做这种付出,但是到了现在还是要大房付出,这是怎恶魔都说不过过去的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做的事情大家够看在眼里,就算是以后下去了,不能够祖宗交代的,也是我么不是你。”

    “三弟毕竟还是弟弟,我这个做哥哥的在前面,在呢么能够就让自己的弟弟顶上去,没有这个道理的,所以他就不要再想了,我们二房,必须把要应城下这件事情。”

    “秦柏这个孩子,你们也是知道的,实际撒花姑娘心思就不在仕途上,让他吟诗作业倒是很是有一手,这孩子要是放出去,以来磨磨她的新型,二来也补个他这么大的枷锁,秦榆也好秦松也罢,实际上都是有大才的人。”

    “你就输秦榆那个孩子,律例只怕是比你还要熟悉吧。”二老爷对着三老爷说道,三老爷果然是低下了头,实际上二老爷虽然是很忙,但是家里这些孩子,她都是看在眼里的,他无数次都看见秦榆一个人拿着律例默默地背诵。

    偶尔他们两个还讨论两句,可以看出来这个孩子实际撒花姑娘是很有见解的,而且一直很崇拜自己的父亲,想要接下自己父亲的班,甚至是想要超越自己的父亲,就这样一个优秀的孩子,他们怎么能够看他就这么耽误了。

    “还有秦松,这孩子,我就没有见过有心性这么好的孩子。”二老爷长叹一声,这倒是说真的,大房的这三个孩子,实际上就只有秦松是脑子最好的,“大哥,不是我说,你这三个孩子,虽说都不错,但是林哥主要是在仁厚上面,廉哥儿呢,实际上在中正,但是松哥儿,才是珍重的惊才咽炎,可以说害死不是处了,只要是好好的调教,照这么下去,肯定是要超越你我的,你怎么忍心就这么吧这个孩子给弄出去,我是第一个不同意的。”

    “但是柏哥也不行。”侯爷被他输的没话,他说的是没错,大事秦松毕竟是大纲的第三个儿子,但是秦柏可是二房唯一的儿子了,要是他出去了话,只怕是二房连个结伴的人都没哟了,这像是个什么话,“柏哥可是你的嫡长子,怎么能够把嫡长子给舍出去。”

    “就是。”秦林也说道,之前倒是他一直都没有说上话,但是要是吧秦柏给舍出去,自己是第一个反对的,要知道二婶可是把秦柏当成眼珠子的,而且二叔根本机会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要是柏哥真的这么走了的话,只怕二婶第一个就要跟着去,而且二叔,你怎能够不考虑奶奶呢?”

    对啊,这点倒是只有亲临想到了,二夫人可是老夫人的侄女,那秦柏可是混着两家血统的孩子,老夫人实际上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孙子了,连带着最喜欢的姑娘,也是秦如芳,所以要是秦柏就这么走了的话,老太太说不定纠集这么倒下去,要知道几个伯伯和自己的父亲是最孝顺的,要是想到了这么一层,只怕是会立刻取消这么一个念头。

    “林哥儿说的对。”三老爷说道,“只怕到时候娘也会跟着倒下去,这你就想要看见了么?”

    “娘。”二老爷喃喃自语,实在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娘有多喜欢自己的这个儿子,实际上他是一清二楚的,除了秦林这个孩子是不一样的之外,老夫人见得最多的,实际上就是自己额儿子,自己的乐章实际上去的早,是老夫人唯一的地勤弟弟,看见自己的这个儿子,就多少能够看见自己的舅舅。

    再加上秦柏这个小子会长,实际上跟自己的舅舅长得也有些相似,母亲要是失去了这么一个精神寄托,只怕是这的活不长了。

    “都别争了,我看还是我去。”三老爷说道。

    “秦松去,她要是个出息的,在哪里都能出息。”

    “我去。”

    “还是秦柏去。”

    云挽歌没手滑,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是自己插不上话的,但是一时之间实在是冻融急了,在这种生死关头,每个人都不是想到自己,二十先替对方考虑,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难得了。但是事情实际上还没有到了那个份上,这件事情说不定自己还有解决的方法。

    “几位伯伯。”房门被人一把推来了,这倒是让众人大吃一惊,莫说外面有人把守,计算式没有的话,也没人敢拿随随便便的腿侯爷的书房门,只看见秦柳哄着眼睛进来了。

    “柳哥儿。”三老爷第一个说道,“你过来做什么?”

    “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秦柳说道,“这件事情你们都不要争了,我去。”

    他话音一落,倒是让众人都大吃一惊,他们之前可是从来都没有考虑过秦柳,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让四房去扛旗侯府的事情,四房在他们眼里,实际上就是留在侯府享福的,四老爷是个数字,没有享受什么朝廷上的福利,现在朝廷出事情了,自然也就是考虑不大他的偶啥概念去的。

    “你胡闹什么?”三老爷说道,他虽然严肃,但是还是向着则个侄子的。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腹黑嫡女:殿下,请自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腹黑嫡女:殿下,请自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