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大结局)强势崛起 万国来朝

    “报,大事不好了,大丰的舰队杀过来了,他们要求咱们三日内搬出普罗民遮城,带着所有人离开琉球岛,否则就要大开杀戒。”

    位于琉球岛中部的一处宫殿内,自封提督的雷约沃兹正在饮酒作乐,听到手下的禀报后,顿时就从软塌上跳了起来。

    “好大的口气,来人呐,让所有火枪手集合,跟我去看看他们凭什么如此嚣张。”

    这个世界的荷兰人,在无法攻入大丰后,便于台湾经营统治了一百多年,许多原住民遭到奴役和屠戮。

    他们将大量诸如鹿皮、樟脑、槟榔、砂糖等物资运往欧洲国内,再通过贸易和东瀛、大丰、菲律宾等国,交易金属、棉布、工艺品等赚取大量的金钱;

    最近他手下的马尔科.范特和彼得森.诺德,更是从欧洲运来了十几船鸦片,正想以此腐化大丰儿郎的战斗力,他又怎会甘心离开。

    而且通过马尔科.范特,他了解到大丰虽然仿制出了火枪,但他们也同样拥有火枪,并不害怕与之一战。

    “刘先生,这是何意,咱们不是一直都在互惠互利的贸易吗?你们欺人太甚了.......”

    傍晚时分,雷约沃兹带着几千火枪手,来到海港边时,马尔科范特正在面色难看的、与一个年轻人理论;

    而那盛放烟土的十几艘商船,却已是火光冲天的景象,最让他触目惊心的是,海港边千余荷兰大兵东倒西歪的尸体,以及许多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的幸存者。

    “马尔科.范特,看在以前的情分,我再说一次,告诉你们荷兰人的头领,赶紧给老子滚蛋,而且下次再带这种害人的东西来大丰,你就不要想着回去了......”

    刘化云撇了一眼来人中,貌似头领的雷约沃兹,他冷冷一笑,冲马尔科.范特说道。

    九艘钢铁巨舰,足足两万六千人,刘化云在出发数个时辰、抵达台湾海峡后,就直接前往了荷兰人的权力中心,位于前世台中区域的普罗民遮城。

    可巧在港口,正好遇到了准备前往宁波府的马尔科.范特,和彼得森.诺德。

    由于刚刚从欧洲归来,不知道大丰已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马尔科.范特,虽震惊于对方庞大舰船的速度和钢铁构造;

    但他还是凑上去问询刘化云的来意,并在让人通知雷约沃兹的同时,将鸦片介绍给了他。

    然而,马尔科.范特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来答应给他们三天时间准备的刘化云,在见到十几船的鸦片后,竟立刻翻脸。

    不光让人将其付之一炬,更是命令卢峰等人,毫不留情的击毙了、海港处想要阻拦的荷兰大兵。

    “这帮猪猡小子欺人太甚,此事决不能妥协,开枪!”

    鸦片在西欧的巴达维亚也是稀缺之物,这十几船的鸦片,价值足以超过百万银币,本想用来换取大丰的许多好东西,可如今却被对方连商船全都给焚坏了;

    更甚的是,他手下的大兵还死伤数千人,这让无法抑制愤怒的雷约沃兹,没有听马尔科.范和彼得森.诺德特说完,就下达了让他死不瞑目的命令。

    砰砰~~,清脆的枪响声中,在琉球岛作威作福了几十年的荷兰总督,额头直接被子弹穿过,仰面栽倒死于非命。

    刘化云可不是无法听懂英语的李圣塬等人,在雷约沃兹话音刚落,他身后的荷兰大兵还未来得及反应之际,便举起手枪对着其头颅扣响了扳机。

    “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既然对方如此不识趣,刘化云也懒得做什么烂好人,摆了摆手向海港处走去的同时,数千登岸的大丰儿郎手中、冲锋步枪犹如夺命的死神般喷吐着火舌。

    老式火枪对仿制AK,几千人面对前仆后继的两万二郎,实力如此悬殊下,这场战役根本就没有任何悬念......

    三日后,十几万荷兰人有的坐船逃走,有的干脆投降成为了苦力,但大部分都已被击毙,其中就包括马尔科.范特和彼得森诺德。

    “阿爹,咱们终于自由了,太好了......”

    自生下来就被奴役的高山族少女阿娇,在目送刘化云登上舰船的人流中,喜极而泣的说道。

    “嗯~~,娇娇说的不错,还是咱们天朝的官员好......”

    做了一辈子渔民,却要将九成以上的收入上缴给荷兰人,而且还要时刻担忧对方不高兴时、将他们屠杀;

    可如今荷兰人败亡了,大丰重新掌控了这片土地,不光不用缴纳高额的赋税,还能分到大片的田地,他又岂会不高兴。

    “大丰万岁,王爷万岁!”

    在民众激动的呐喊声中,频频挥手的刘化云上了舰船,片刻后,九艘没有多少人的钢铁巨舰直奔福州而去。

    他这是要亲自前往福建水师,寻提督黄忠勋抽调大军,前往台湾驻守;

    毕竟,虽然石炎磊被任命为了台湾的驻军统领,但他手下却只有不足五千人,这已是李圣塬能分散出最多的江苏兵力。

    要防护整个台湾海峡,以及监督那三四万的荷兰奴隶干活,这点人根本就不够。

    福建因地理位置特殊的缘故,不光有直属兼任水师统领的提督黄忠勋,大小战舰几百艘,人数更是足有数万,正好可以抽调出三万人,前往台湾各地驻守;

    反正没有了荷兰人的威胁,如今的福建沿海,也用不到了这么多的兵马。

    “为臣黄忠勋参见王爷!”

    在刘化云带着卢峰、郭敬等十几人,踏足福州城之际,早就得到消息的提督黄忠勋,急忙亲自迎了出来。

    “黄大人客气了,想必我寻你之事,你应该心中有数了吧。”

    刘化云虽是第一次见到面前的五旬将领,但他能将福建水师训练的战力颇高,把闽南治理的井井有条,还是很欣慰的摆了摆手。

    “为臣明白,不过今日天色已晚,还请王爷前往府中暂住,明日为臣亲将自陪您去水师大营......”

    为了不耽误时间,刘化云一早就让人通知了黄忠勋,因此这老头看了一眼天色,便开口如此说道。

    “也好,”由于今天中午才处理好台湾的事情,此刻已经夕阳西下,知道晚上做事多有不便,刘化云便也没有拒绝黄忠勋的好意。

    当晚,提督府内大摆宴宴,刘化云在黄忠勋的陪同下,吃喝的那是相当愉快。

    可他和卢峰等人却都没有注意到,在听说其来到提福州后,就窝在自己的小院内、一直没有出来的黄承畴在独自喝着闷酒;

    而他门外的护卫闫五,看向客厅方向的眸中,却充满了弑杀的冷芒。

    “姓刘的,都是你,害死了王爷,害得我黑煞盟分崩离析,今日总算让我等到了复仇的机会儿......”

    子夜时分,一条黑影悄无声息的绕过客房外的岗哨,轻轻拨开门闩,蹑手蹑脚向床榻上的刘化云摸去。

    噗~~~啊~~

    当他打开纱帐,将手中钢刀对准呼呼大睡的刘化云胸口、猛砍的刹那,一把急速而来的长剑,却先一步刺中了他的软肋,闫五顿时便发出了一声惨叫。

    “什么人?”

    正在外面巡逻的火枪营儿郎,和提督府的侍卫,听到动静后同时蜂拥而来,睡梦中的刘化云也同时蓦然惊醒。

    不过,当他借着火把的亮光,看清楚屋内的情形后;

    不但没有因为遇刺而愤怒,却还有些难以自制的欣喜,因为出手救下他的女子,竟是这两年来,始终苦寻未果的韩秋,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仙子......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刘化云已经来到大丰十年有余。

    何丰历一五六年冬,北方遭遇到了更大寒流的侵袭,东海地震活跃,女真、蒙古、东瀛、高丽等,都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没办法,各国使臣纷纷带着大量的矿产和金银作为贡品,前往大丰寻求帮助。

    “多谢王爷,多谢女皇陛下!”

    当他们近乎麻木的再次走入、高楼林立的京城,带着黄澄澄的大豆、玉米,谷麦......等,这些大丰百姓专门为他们种植的、转基因粮食离开时;

    却不知皇宫的某人,和身边的众多娇妻,脸上早已经乐开了花。

    “甜蜜的种子、甜蜜的种子无限好喽喂,甜蜜的歌儿、甜蜜的歌儿比蜜甜了喂......”

    何丰历一五七年春,开封城一拖厂门口,黄涛在大喇叭播放的歌声中,开着拖拉机载着身穿绣花衣裳的小女儿黄鹂;

    以及脸上有一道皱纹的张霞,开开心心的出城向杏花村而去。

    “开回来了,这拖拉机可真漂亮!”

    一个多时辰后,杏花村北头,四五间新盖的瓦房前,黄仁、葛二牛,谢老头......等一大群围观的父老乡亲,都在七嘴八舌的说着,眼中满是羡慕之情......

    与此同时,数千里外的江南欧式城堡内。

    “二哥,五哥,六姐......你们等等我们!”

    “四姐,七姐......,你们敢不和我们玩,我告诉爹爹......,呜呜呜~~~”

    春暖花开的柳絮轻舞,干净整洁的街道上,一个三四岁大小、胖嘟嘟的小男孩,以及他身边的不到五岁的小丫头,都在努力想要跟上前面的**个大孩子;

    只是他们都太小了,明显有些力不从心,最后两个小娃直接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思华,玲玲,莫哭,大姐来陪你们玩......”

    明眸皓齿的刘晓彤,听到韩秋姨娘的儿子刘思华、和思思姨娘的女儿刘玲玲啼哭,急忙从远处街角内跑了过来,并弯腰递给了他们两串糖葫芦。

    “好甜,谢谢大姐。”

    咯咯咯~~~

    接过糖葫芦后,胖嘟嘟的小男孩、和扎着两个马尾辫的小女孩,同时破涕为笑;

    随即,他们在刘晓彤的拉扯下,一蹦一跳的向远处那座、满是美貌妇人和一个男人的凉亭内走去......

    (全书完)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极品庖丁之奸商本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庖丁之奸商本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