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王子的黑姑娘】098你怎么能这样欺负我?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银小炉 书名:且以深情共白首
    酒吧大厅里。

    梁青寒端着酒杯坐在卡座里,却没有喝几口酒。

    他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包厢的方向。

    他跟踪冯天已经有两天了,学长无意间告诉他殷怀顺和殷震的事情,都是因为冯天。

    青焱帮明明已经被起底,但冯天这个黑老大的儿子却没有一点事情,学长告诉他,想要救殷怀顺和殷震,关键就在这个冯天身上。

    以前他跟殷怀顺在一起的时候,曾听殷怀顺说过这个男人。

    不过,在殷怀顺嘴里,冯天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男人,可根据他这两天跟踪的情况来看,这个男人并不是殷怀顺口中说的那般无为。

    梁青寒不知道自己跟踪冯天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但他认为,在殷怀顺排斥他的情况下,他能为她做的,就是在暗处守护着她的安全。

    他小口抿着杯中的酒,一杯酒被他喝了将近半个小时。

    一个服务员端着托盘走过来问道:“先生,需要续杯吗?”

    “谢谢,不需要。”

    “那您有需要的时候,请叫我。”

    说话间,梁青寒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看到是张贞的手机号,他皱了皱眉,没有一点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站在桌边的服务员转身又朝他身后位置上的客人询问。

    这时,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但这次打过来的是梁老太太的电话,梁青寒没有借口再不接电话。

    他站起身,一边接通电话一边朝洗手间走。

    “喂,奶奶。”

    “你去哪了?”电话里,张贞的语气格外的强势。

    梁青寒语气冷淡的问:“有什么事?”

    “我的丈夫已经连续几天几夜没有进家了,我难道还不能打电话询问一下吗?”

    “没有事我先挂了。”

    “梁青寒我们现在还没离婚呢!我还怀着你的孩子呢!你怎么可以不回家?!”

    “你什么时候签离婚协议,我什么时候回去。”

    “我不会签的,我死都不会签,想让我离婚成全你跟殷怀顺那个贱女人,你想都别想!”

    梁青寒有些疲惫的捏了捏鼻根,无力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我警告你,别再在我面前侮辱她。”

    “你现在用不着我了,倒是对我说话不客气了,当初是谁说要娶我的?梁青寒,你到底有没有心?”说着,张贞哭了起来:“我那么爱你,明明知道你只是利用我,也答应了与你结婚,可你怎么能这样欺负我?我到底哪里不如她?”

    “我们的婚姻是一开始就说好的,我那时劝过你,你执意如此。”

    人有时候就是对自己会过渡的自信。

    当初,梁青寒劝过她,他说他们的结婚,是基于协议,他不会对她动情,更不会对她负责。

    那时,张贞总以为结婚后,两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她总是会有办法,让他全心全意的爱上自己。

    可事实上,这两年的婚姻,没有让他爱上她,反而让梁青寒对殷怀顺更加的迷恋。

    去年的同学聚会上,梁青寒被周围奉承的同学灌的酩酊大醉,她怀着身孕将他搀扶到床上,累的趴在了他的胸口,却听到梁青寒醉呓语道:“怀顺,不要走,我不要孩子了,不要走……”

    她坐在床边,一边流泪一边替他擦拭吐在胸前的呕吐物,心疼如刀割。

    以前她不知道梁青寒为什么那么想要个孩子,自从知道他跟殷怀顺是表兄妹又是情侣关系后,她就彻底明白过来。

    梁青寒找她,不过是为了给梁家一个交代。

    他最终想的,还是要和殷怀顺那个贱女人厮守一生。

    她不甘心,她真的好不甘心。

    凭什么她为了这个男人付出了自己的整个青春,到最后却成了一个生孩子的工具?

    “梁青寒你别以为我不敢对这个孩子下手,今天晚上如果你不回来,我立刻就去堕胎!”

    她笃定梁青寒还是在意这个孩子的,可她的话刚说完,梁青寒就挂断了电话。

    望着被挂断的手机,张贞气的浑身颤抖,她高声尖叫一声,用力将手机砸到了墙壁上。

    砰的一声响,手机散架的滚落在一旁。

    听到声响,正在卫生间帮她洗衣服的梁老太太湿着手走了出来,一脸担心的问:“贞贞,怎么了?”

    说完,当她看到地上已经散落的手机,微微怔了一下。

    梁老太太神色了然,但却装作什么都没看懂的样子,走过去把手机捡起来笑道:“奶奶的老年机是不是用着不太中用了?哎呀,若笙早就想给我摔了买新的了,我就是有点舍不得才一直没换,看来这老年机你们年轻人都用着不习惯了。”

    张贞坐在床上,斜着眼瞟过来,嘲弄道:“是啊,你们梁家人都是念旧的人。”

    “什么你们梁家的,都是一家人,以后说话不能这样。”

    “他现在执意要跟我离婚,你们一家人何必人前人后的唱黑白脸?”

    张贞低下头,低声抽泣道:“这个孩子不要也罢,生出来也是受罪。”

    梁老太太立刻紧张的走上前,坐在床边揉着她的背安慰道:“孩子还有几周就要生了,怎么能说这种糊涂话,青寒伤了你的心,可爷爷奶奶是真心疼你的,你安心养胎,青寒那边自有我跟你爷爷给你出气。”

    张贞不答话,低着头哭泣声越来越大。

    梁老太太又安慰了两句,拿着自己分散的手机走出病房。

    病房外面,司机于劲松正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摆弄手机。

    “小于。”

    “老夫人,怎么了?”

    “你用你的手机给青寒打个电话。”

    “好。”

    于劲松站起身,拨通梁青寒的手机号,那边却没有接。

    打了三遍,梁青寒始终不接电话。

    于劲松无奈道:“老夫人,大少不接。”

    梁老太太垂眼禀着脸,嘴唇抿的紧紧的,停了一会儿,她抬眼说道:“你给他发个短信,就说今天晚上我在医院见不到他,让他一辈子都不用再回家来了,我们明天就搬家。”

    于劲松点点头,按照梁老太太的原话发送了过去。

    弄好一切,梁老太太又让于劲松把自己的手机装好,才转身又走进病房。

    病房里,张贞正在接电话,没有再哭。

    只是,不知道她在跟谁打电话,先是喜悦的笑,然后是意味不明的笑。

    张贞掀着眼皮看了眼梁老太太,嘴角的笑又变得格外的开怀,声音也像以前那般,对电话那边的人说:“妹妹,姐姐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改天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好,好,就这么说定了。”

    见她心情好,梁老太太温和的笑问道:“谁的电话?”

    张贞把手机请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依坐在那哼笑一声,接着大笑出来。

    梁老太太微微蹙了蹙眉,听到张贞止住笑声说道:“奶奶,我没事了,您年纪大了,回家休息去吧,晚上这里有阿姨照顾我就可以。”

    “今天晚上我留下来照顾你吧。”

    “没关系,您回家吧。”

    张贞一遍遍的催促,梁老太太也没再推辞,阿姨来了之后就收拾了东西回家。

    回去的路上,于劲松说道:“老妇人,二小姐说她明天要回来,让我去机场接她。”

    梁老太太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不是说不让她回来,怎么又要回来了。”

    于劲松说:“二小姐说她不放心你跟老先生,她说要亲眼看你们搬家了才放心。”

    提到这个孙女,梁老太太心里总算有点安慰。

    她忽然又想到殷怀顺那个外甥女,心里无奈又疲惫。

    也不知道他们梁家的乖张的倔脾气是不是都遗传给她了,无法无天。

    梁老太太回头望向窗外,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怀顺那丫头怎么样了……劲松,先别回家,先去姑爷家一趟。”

    “好的。”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且以深情共白首》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且以深情共白首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