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零八章 惊恐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大苹果 书名:大周王侯
    郭旭对吕中天的语气很不满,虽然是自己的外祖父,但对自己说话的口气像是训斥下属一般,这教人心里很不舒服。虽然从辈分上来说,那是自己的外祖父。但爵位上来说,自己可是亲王,而且是皇子,吕中天这是拿自己当他的属下在训斥了。

    “外祖父这是怎么了?我做错了么?您不也希望早一日收拾掉那个林觉么?此人的存在比当初的严方二人还要令人厌恶,偏偏父皇宠信他,容妃那么大的事情都不处置。反而越发的大红大紫。这一次找到机会,我岂能放过他?杀了他不是一了百了么?”郭旭沉声道。

    “然则你除掉了他了么?你得手了么?”吕中天冷笑道。

    郭旭一时语塞,皱眉道:“这一次是个意外,倘若不是您府中那位黄师傅不肯出手,早就解决了他了。下一次绝对不会失手。”

    “下一次?还有下一次?你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事么?那林觉已然进宫了。老夫已经得到了消息,皇上对此事极为震怒,也许很快便大祸临头了,你不知危险将至,还在想下一次。郭旭啊郭旭,你清醒一点吧。这种时候,你的所为简直是毁灭性的。倘若皇上知道是你所为,你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慢说太子之位,连你亲王之位能否保住都很难说。太糊涂了,太糊涂了,老夫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吕中天拍着腿连连摇头,痛心疾首。

    郭旭也意识到事情或许有些严重,忙道:“外祖父息怒,那林觉也没有证据,他怎知是我所为?就算他怀疑我,也要拿出证据来才是。”

    吕中天叹息道:“你怎知他没有证据?你的人死伤惨重,怎敢保证没有被林觉抓到活口?倘若有人招供了便当如何?”

    郭旭皱眉道:“应该不会。这帮人都是严格训练过的死士,他们知道招认的后果。他们都有把柄攥在孙儿手中,孙儿倘若没这个把我如何干派他们去行事?这一点尽管放心。”

    吕中天皱眉道:“你敢保证?”

    郭旭点头道:“孙儿绝对保证,这些人的家人都控制在我的手里,选人的时候孙儿便做好了防备。声誉的八十余名人手,我也没让他们回来,打发他们暂时隐匿了。那林觉没有任何活口可以盘问,这一点外祖父请绝对安心。”

    吕中天闻言,脸色稍霁,沉声道:“这才像句话。但即便如此,此事还是极为凶险。这些人活着其实不是什么好事,最好是一个个的都死了才能安稳。只要林觉没有证据,皇上便不会处罚你。但这次即便过关,你也要引以为戒,你走了一步臭棋,知道么?”

    郭旭皱眉不语。

    吕中天沉声道:“那个给你出主意的郑之学呢?人在何处?”

    郭旭一愣,知道瞒不过去。这次袭击的计划便是郑之学谋划,郑之学竭力怂恿郭旭去对林觉下手,可以说整个计划都是郑之学所策划的。经过上一次的教匪之事的善后事宜之后,郑之学已经是郭旭甚为信赖的智囊了。

    “这事儿跟他没关系,是孙儿最后拍板的。”郭旭为郑之学辩解道。

    “老夫问你郑之学在何处?不是问他有没有干系。”吕中天喝道。

    郭旭无奈,只得命人去将郑之学请来。郑之学现在是王府长史,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穿的也不想以往那么随意。一声宝蓝色长衫穿在身上,合体的很,显得精神奕奕。听到传唤,还以为是吕相和王爷请自己去参与议事,心中不免得意。看来吕相也知道自己的本事了。吕相座前,当谨慎些。毕竟自己还得靠他来更进一步。若无他的支持,自己是无法再进一步的。

    “在下郑之学参见吕相,参见王爷。”郑之学上前长鞠到地,躬身行礼。

    “来人,绑了!拖到院子里活活打死。”吕中天厉声道。

    郑之学傻了眼,郭旭也傻了眼,在旁忙道:“外祖父”

    “还不给我拿下,拖出去打死。你身边充斥这等无能之辈,净出些馊主意。这种人只会坏了大事。打死,给我打死。”吕中天大声吼道。

    郭旭还从未见过外祖父如此发怒过,此刻的吕中天失去了往日的儒雅风范,暴怒的像是一头狮子。郭旭终于明白了,外祖父这一次是真的发怒了。在这种情形下,自己不宜再多言。失去了外祖父的支持,他将一无所有。

    几名卫士将郑之学往外拖去,郑之学魂飞魄散,大声的叫道:“饶命啊,吕相饶命啊,小人是一片忠心耿耿啊。王爷,王爷救救小人,替小人求求情啊。”

    郭旭转过头去,皱眉不语。吕中天怒喝道:“你们这些人,教唆王爷做出这些事情来,全不考虑后果。如今的局面都是你们造成的,死有余辜。长舌扰扰,令人憎恨。再若叫嚷喊冤,便割了你的舌头。”

    郑之学兀自叫喊求饶,却哪里有半点回应。卫士们将他拖到院子里,掀翻在地,棍棒如雨而下,全力击打。那郑之学本就是文弱之人,哪里经得起这些。几棍子下去,便已经气息奄奄,骨断筋折。一名卫士心有恻隐之念,这么打下去无疑让郑之学多受苦楚,于是挥动大棒对着郑之学的头颅猛击而下,郑之学凄厉的惨叫声戛然而止。这一棒子彻底要了他的性命,结束了他的痛苦。

    卫士检查了一番后确认郑之学已死,于是回厅中禀报。吕中天冷哼点头表示知晓,郭旭则面色难看之极,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卫士退去后,厅中一片死寂。良久之后,吕中天轻声开口打破了沉默。

    “郭旭啊,莫要怪外祖父如此,我所做的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昨日的行动过于冒失,现在局面对我们已然极为不利。虽然今晨皇上和林觉之间的谈话我们无从知晓,但老夫猜的猜得出林觉会说什么。老夫知道你心中不服气,不错,林觉这小贼便是死一百次都不为过,他坏了我们太多的事情了。若不是他,现在你已然是太子了。可是,对付他必须深思熟虑,到现在为止你还觉得可以轻易对付得了他,那便是太糊涂了。就算昨日是个杀他的机会,但你的准备难道便很充分?三百人便去杀林觉?你莫非忘了当初他以几百骑兵便敢袭数万教匪大军的营地的事情了。此人领军作战的本事比你可高太多了。一开战,他便派人回城求援了,你甚至没能阻止他这么做。你连在半路上设个拦截哨卡的想法都没有,足见你的考虑多么的不周全。”

    郭旭皱眉不语,心中虽然有些不服气,但也自后悔不已。是啊,自己怎么就没有在路上设两道关卡呢?昨日的情形若不是援军赶到,则输赢未分。自己确实考虑不周了。

    “这些事也不说了,将来你当了皇上,倒也不用亲自领军打仗。皇上无需什么都会,只学会御下用人便可。但那需要更为高深的谋略。从这件事看出,你还需要学的很多,考虑的更多才是。老夫简单的说一句,你这么做之前便没考虑过失败的可能么?也许你认为就算失败林觉也没有证据证明是你所为,可是你莫要忘了,你将林觉逼得退无可退的时候,其实也是在撕毁之前的某种默契。比如说那次你绑了绿舞和林虎的事情,他绑了天赐逼我们做出交换。这件事我们双方都心照不宣的保持沉默。那是因为我们互相都攥着对方的把柄,说出来对谁都没好处。这便是底线,就算斗,也要有底线。好比打狗,你将狗逼到墙角,便必须一棍子打死,你打不死它,他便会不顾一切的跳起来咬你。因为它没有任何的退路了。你昨日没能杀了林觉,焉知他今晨跟皇上说了些什么?你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么?”吕中天缓缓说道。

    郭旭悚然一惊,转头叫道:“外祖父的意思是,他会将之前的事情全部告诉父皇?”

    吕中天皱眉道:“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么做。但狗被逼急了,逼疯了的时候,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你要杀他和他全家,他还跟你客气么?老夫一直告诉你,小不忍则乱大谋。祸不及妇孺亲眷。可你就是不听。恨林觉连他身边的人都恨上了。你这不是逼着他跟你拼命?你若针对的仅仅是他,恐怕他都不至于如此。你还是太缺乏对对手的了解了,老夫说的你完全听不进去。只顾一意孤行。林觉身边有梁王府的郡主,还有绿舞公主,就算你昨日成功了,那也是天大的麻烦。你行事之前难道不去想这些么?”

    郭旭摇头道:“外祖父,我管不了这么多了。我都快要疯了。父皇一天天的疏远我,我这两个月甚至只见过他不到三次。他看我的眼神也不对劲了,像是在穿透我的身体,看我的内心一般。外祖父,不杀了林觉,任由那厮在父皇身边转来转去,我便根本没机会当上太子。所以我才会不顾一切。外祖父,你的意思是说,林觉今晨有可能将我之前绑了绿舞的事情告诉父皇?那可完了,父皇岂非会以为我对自己的妹妹也下手,我岂非是完蛋了。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这狗贼该不会真的这么做吧,他也绑架了舅舅啊,他的罪名也不轻啊,他会说么?”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周王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周王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