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8 解惑

    原本喜堂一片喜悦的气氛,却被我这突如其来的男人给打断了,鞭炮奏乐声全部静止了,所有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直愣愣地盯着我。

    听到那声呼唤,我的心好似被什么扎了一般,我松开已经麻木的拳头,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再看了一眼已经被我打的面目全非的男人,虽然面部轮廓已经看不清楚,但是这个男人根本不是白以深。

    而我的白以深,就在不远处静静地站着,长身玉立,月牙白的袍角在威风中轻轻摇摆,他的脸上是我所熟悉的微笑。

    是我的深哥哥,想到这,我便是迫不及待地奔向了他。

    我好不容易平复了情绪,喘着气问他,“深哥哥,你怎么会在这?”

    而白以深与她一般也是十分震惊,等她跑过来他才是回过了神,“我倒是想问你,你怎么会在这?”

    我嘟了嘴,想到方才以为是他背叛我,我便是觉得心中一阵委屈,“我”

    “别说话,让我先抱抱你!”

    在所有人的抽气声中,白以深带着不容抗拒地力道,狠狠地将我纳入了怀里。

    久违的怀抱还是这般的温暖,我们之间过往的那些甜蜜一幕一幕的在我脑中浮现,我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语调哀怨地轻垂着他结实的胸口。

    “白以深,你知道吗?我差点以为你背叛了我,我这心都要碎了!”

    “差点?”白以深轻笑,如春风佛过,“我刚在这可是听的清清楚楚,你骂得可是起劲的很!”

    说罢,他还皱眉看了一眼地上被我揍得面目全非的新郎,不自觉地抽了抽嘴角,好似在说,这像是差点以为吗?

    “对不起,深哥哥!”

    我心中一阵羞愧,我真的是误会他了,他还是我的白以深,唯一的深哥哥,这新郎根本不是他。

    看着她自责的模样,白以深心中哪里有火,只是心疼地问她,“你手怎么样了?”

    刚才他在边上看着都为她的手担心,那么一双白嫩柔滑的手。

    “以后即使再生气,也别用自己的手!”

    我蹙眉,“那用什么?”

    “刀剑都行。”

    我嘴角一抽,提醒他,“刀剑对付的是你,你也没问题吗?”

    白以深叹了一口气,脸上还还是闪着笑意,“芯儿,你要信我!”

    “我,我其实是信的,只是,当时的确我也是一下子被妒忌给冲昏了头脑,我想到你要和别的女人成亲,我这心就在滴血。”

    “我知道,芯儿,换了是我,我也会误会!”

    他知道我现在很自责,被误会的他反而来安慰我,我更是觉得自己很混蛋,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的好。

    “深哥哥,你这么好,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报答你,只能将我自己献给你了。”

    白以深浑身一紧,又是将我裹在了怀里。

    “好了,我等会再跟你跟补偿之事,你可是扰了人家的好事!”

    白以深放开了我,我听他这么说才记起这是在娄戎公主的婚宴之上,我这般公然打了新郎,不知道会不会

    看出我的紧张,白以深低头在我耳边闻言说了一句,“芯儿,别担心,一切有我!”

    我松了一口气,与他一起来到那新郎的面前。

    “公主!”

    那人低低地朝我行了个礼。

    我听出那声音,是我所熟悉,于是不确定地问道:“你是风朔?”

    “是的!”

    我吁了一口气,难怪我刚才动手的时候,他完全不敢做声,想必他听到我开口就已经知道了是我,所以只能白白地被我揍了一顿,想来,这风朔真是无辜了,当了新郎居然莫名其妙地被我揍,还不能还手。

    “那个,对不住了。”我抱歉地看着他,“你的损失,我会补偿的!”

    白以深想到刚才我说的那句以身相许的报答,不禁拧了拧眉毛,“此事,由我来处理。”

    “恩。”我朝他抛了一个媚眼。

    “秦大夫”

    一旁沉默的新娘子拉蕥不确定地喊我了一声,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如今是男子的模样,刚才却与白以深抱在一起,现在还手拉着手,估计在众人眼里,我们俩人这般估计认定我们乃是断袖。

    我立马将手放开,向她解释,“那个,我,我这”

    我真的不是为了抢他的新郎的,只是想不到这风朔怎么会在这里,他是我哥的贴身暗卫,一向都是寸步不离的,他突然出现,是不是我哥也在?

    “拉蕥公主,此乃北齐的一项风俗,将新郎打一顿,寓意着寓意着吉祥!”

    白以深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我一听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北齐哪里有这样的风俗,这白以深为了让大家谅解我,居然撒了个弥天大谎,而后来这娄戎还有不少崇尚我们北齐文化的将这习俗也照搬过去,这新郎个个打的跟个猪头似的。

    果然,他说完,众人这才是松了一口气。

    风朔也硬着头皮附和着回了一句,“对,对,这是我们那的规矩,不过已经很久,很久没用了,所以我一时间没用反应过来!”

    拉蕥看他脸上已经红肿一片,不由心疼,朝他脸上吹了一口气,柔声问道:“你疼吗?风。”

    风朔被她这样一吹,便是觉得身子登时就软了好几分。

    活了这么多个年头,还是第一次有女子对他有这般关怀,这公主也不知道眼神哪里不对,居然看上了自己,非要嫁给他,他飞鸽传书请示就在河对岸的太子,太子让他为了两方的安宁答应此事,现在他倒是觉得,这个公主虽然柔弱了一些,却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

    于是,他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没事,继续拜堂吧。”

    等两人被送入洞房之后,这白以深也不顾众人讶异的目光,直接拉着我的手离开。

    “深哥哥,这到底是这么回事?”我心里有无数个问题要问他。

    “你或许也感觉到了,其实娄戎对我们北齐并无敌意!”

    我点点头,我的确感觉到他们很友善,“我确实这样觉得,但是又以为他们抓了你,所以这一切都是装模作样的!”

    “其实我那次确实受了伤”

    听他这么说,我立即问道:“深哥哥,你没事吧,伤着哪里了?我看看!”

    白以深握住我在他身上乱翻的手,“别担心,早没事了!”

    “真的吗?”我将脸埋入他的怀里,“深哥哥,你知道我听说你出事,我有多担心吗?”

    “我知道!”他吻了吻我的头顶,然后告诉我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

    “我受伤之后来到这娄戎,原本以为必死无疑,想不到他们居然找了医官为我治伤。他们还说,这娄戎根本不想与北齐为难,他们原本就是居在这寒湖之畔,与这寒城的百姓也算是相处融洽,因为拉蕥公主病情太重,他们去了这寒城为她寻医,不过,他们还真的找到了为拉蕥续命之法,但是那药材相当的珍贵,也是价格不菲,且她每日都离不开这药,娄戎平素都是自给自足,这吃了好些年的药,负担实在太大,但是为了这公主能继续活下去,众人也只得勒紧了裤腰带。”

    “就是在今年的时候,他们才知道这药行的这几味药都是高于寒城其他百姓的几十倍价格卖给他们,去为公主采买这药材的人一时间气不过,便是与那药材铺的掌柜理论,结果那掌柜二话不说就是将他们给狠狠地揍了一顿,这些人本想找寒城的县令理论,可这还没开口,那县令便是好一顿板子,至此这仇便是结下来了。”

    “这可是拉蕥公主的救命良药,药没买到,那采买的几人便是自觉愧对,当场就投了那寒湖。这乌塔王子听说了,亲自来此,结果那药铺一见是娄戎人,不管他是谁,反正就是不卖,乌塔王子爱妹心切,不得已便是挟了那掌柜,自行拿了药丢下银两便是离开了,而至此之后,这便是开始有了传言,娄戎之人都是爱喝人血吃人肉的怪物,后来,他们只要出现在寒城,便是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没了那药,拉蕥公主便有性命之忧,乌塔没法,只得晚上没了人之后动手去偷,即使这般,每次完了还是会留下银两。”

    “再后来,我们桐城便是收到消息,这娄戎屡次进犯我们寒城,烧杀抢掠,入室盗窃,俨然不将北齐放在眼中!也便是有了我出征之事。”

    我听完,只是问了一句,“这是他们的一面之词,深哥哥,你信吗?”

    白以深微笑着回答,“起初我也不信,我来这的第二日,风朔就来了!”

    “我就说嘛。我哥哥怎么可能让你在这独自面对风雨呢,他肯定不会置之不顾的!”慕容初终于帅气了一回。

    “其实太子当时已经有所怀疑了,我便是让风朔将这里的一切飞鸽传书给太子,让他在外调查,果不其然,我们也是才收到消息,那间药材铺就是县令家的,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听说这娄戎之人甚是富贵,便是想着狮子大开口赚他一笔,见死了人,这些人又是纠缠不放,便是担心东窗事发,朝廷会追究他们责任,于是他就干脆谎报这娄戎进犯,想乘机消灭他们。”

    我听完,气得不行,“我们北齐怎么会有这么混账的官!那个使者呢?”

    “也是因为那县令怕使者来这知道了真相,便是暗中对他下了毒,其实他人到了这都已经死了!”

    原来如此,这下便是能解释的通了。

    “一个小小的县令,居然有胆子弄出这么大的事,他这背后有撑腰的人吗?”

    白以深见她问到了点子上,便是奖赏似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他这上头啊,的确有人,恐怕你太子哥哥已经在办了!”

    朝廷的尔虞我诈我也没兴趣,“深哥哥,那这风朔和拉蕥公主两人?又是怎么回事?”

    “想必他要为了这两方的和平牺牲一下了!”

    我翻了个怪眼,“谁说这是牺牲的,明明就是享福好吗?在这个世外桃源,还有温婉的公主相伴,他真是走运了!”

    “走运的不是他!”

    白以深突然压低了声音,我反射性地问了一句,“不是他是谁!”

    “是我!”

    他想不到慕容芯知道他出事,居然离开了皇宫来这寻他,她虽然有些武功,但是不像霍水缨那般在江湖上闯荡,现在这外头又是一片混乱,慕容初并未告诉他这慕容芯失踪之事,所以刚才在婚礼上听到她的声音,他委实是震撼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妃宠不可:妖孽请滚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妃宠不可:妖孽请滚开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