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魏川平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貌似纯洁 书名:上门女婿
    等就剩下三个女人,家里奇怪的氛围才随着散去。

    夏明明心里极度不舒服,忍不住嘟囔:“自己没点能耐,还处处去怪别人。好像姐夫天生就欠了她一样……”

    “你说什么?”

    夏梦正回房的脚步停住,转头怒视。

    夏明明没想到她耳朵这么灵光,但也坦然:“我什么也没说,瞪什么瞪!”

    龚秋玲被两姐妹吵吵的不耐烦,摆手让暂停,看着夏梦说:“小梦,到底还需要多少钱,我一次性帮你想办法。小东的家境你又不是不清楚,你让他去凑钱,他哪儿弄去。”

    夏梦不方便说内情,郁闷道:“你别管了,又不止我一个女儿,前几天某些人还提意见,说您偏心。”

    夏明明耸肩:“妈就是偏心你,还好意思提。我要跟你一样败家,能把咱妈愁死,她这碗水怎么也端不平。”

    “你借咱妈多少钱来着,三千万还是四千万……”

    龚秋玲掐了小女儿一下:“别说了。”

    夏明明撇嘴:“干嘛不说。成天就这幅德行,只要求别人为她做多少,从不替别人着想。我姐夫容易么,上次去上京市不定是怎么找的钱,他这么好面子,自己姑妈都不肯开口。非把人给逼迫到这份上。”

    “感情娶了你,就活该受苦受累,在家里还得看你脸色过。”

    “也就是我姐夫脾气好,换我有我姐夫这条件,早就离婚另娶了。”

    论及毒舌,吵架。

    夏明明这种语言专业的人,损人几乎不带脏字。

    夏梦脸色随着红白不定,转身,蹬蹬蹬迅速下楼。

    夏明明激灵站起:“妈,看她就这德性。一理亏就恼羞成怒!”

    说话间,麻利往外跑。

    等夏梦追到门口,夏明明人已经跑出去了至少二三十米。

    “你有能耐就别回来。”

    夏明明后退着:“你以为你是我妈,还不让我回家。”

    “你给我站住。”

    夏明明转身,留了一个娇俏的背影给夏梦。

    她懒得去管姐姐跟姐夫夫妻感情如何,看这情况,估计婚姻也维系不久。倒是她自己,是真的拿韩东当家人。

    所以饭间韩东说的那些话,嘴上不在意,却很上心。

    但开网店看似简单,首先仓库得有,场地得有,专业的人员也得有……她记得一个朋友之前网店生意就做的挺大的,想过去取取经。

    ……

    韩东在离开夏家后,随即就接到了韩芸打来的电话。是叮嘱韩东在魏川平面前不用紧张,说她已经提前打过招呼,是自己人。

    种种叮嘱,透漏出来的全是关心。

    放下手机,韩东将车子掉头,直接开往约定好的茶餐厅。

    也就是上次关新月带他去的那一家,他觉得挺适合聊天的地方。

    约定的时间是上午十点,韩东赶到之时才九点钟不到。

    闲暇等待之余,他又给黄莉打了个电话,让她先代为处理公司事务。

    现在的东胜工作处理起来挺简单的,主要就是员工离职问题跟器材回购。

    资金未到位之前,琢磨什么全都是空谈。

    眼下唯一值得头疼的是财务账上空空如也,可能最迟明天就需要先注入一部分资金进去应急。

    这个还好,实在没办法,他姑妈信用卡还在。

    韩东听她说起过,三百万之内,可以随意支取现金。不必担心风控跟其它方面。

    最长的免息期是三个月。

    也就是说三个月内韩东把透支的钱还上,不产生利息。

    这卡,是众合创投给一些集团高管的福利卡,资金全部是众合存管,再通过银行的……

    十点差三分。

    茶餐厅外一辆黑色的奔驰房车停在了门口。

    韩东留意到了车牌,径直起身走出去接人。

    是魏川平到了。

    说起来韩东对魏川平并不陌生,早些年无意在姑妈家里的一张照片内看到过他。

    当然,他看到的十几年前的照片,那会魏川平才三十几岁,没有现在的成绩,更没现在的地位。

    车门拉开。

    入目就是一个似熟悉又陌生的中年男子。

    标准的西裤衬衣,外罩着一件休闲款西服。面相上,跟韩东记忆里魏川平的样子几乎没什么差别,硬说变化,也就是穿着跟整体的气质。

    更让韩东惊讶的是,这人身材竟然保持的很好,丝毫也没有四五十岁男性商人那种独有的臃赘。

    面相稍显严苛,眼角旁有细微皱纹,眼眶略深。

    整体给人的感觉,成熟而又丝毫不显老气横秋。可能是商业地位使然,不管是下车动作,还是随意瞥来的目光,都不同寻常。

    韩东在看他,魏川平却也径直判断出,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韩芸的侄子。

    无它,两人眉宇间轮廓虽不大相同,可整体给人的感觉,确实有那么几分相似感。

    对视中,韩东直言叫了声魏叔叔。

    刚见面,又有姑妈这层渊源,韩东觉得只有这么称呼最合适。

    魏川平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了些笑意。

    很奇特,但一笑起来,距离感也随之散开。

    “你姑妈昨天还专门发了一张你照片给我,生怕我认不出来你,其实完全是多此一举。”

    韩东笑着让开,让魏川平先走。等他走出两步,才跟着进去,过程中,始终保持着半个肩位的距离。

    魏川平对韩东第一印象不错,短暂接触,也能看出不是那种畏畏缩缩,表现浮夸的类型。

    稍多了些谈兴,入座后打量着周围环境,无意道:“这地儿不错。”

    “一个朋友带我来过一次,我觉得的是东阳最好的茶餐厅。就是消费太高,这次如果不是因为要跟魏叔叔见面,我一个人肯定不舍得过来。”

    魏川平笑着摇头:“别在我面前哭穷,我又不是不了解你姑妈,她还能让自己亲侄子连这种场合都消费不起。”

    “那您也该了解我姑父。”

    魏川平哑然:“陈朝阳这个人,圈子里有名的一毛不拔。你姑妈这么敞亮的性格能看上他,我确实奇怪了好多年。”

    韩东笑笑,也不接茬。等茶上来,主动给魏川平倒了一杯:“魏叔叔,先尝一尝。”

    魏川平随意抿了一口说不错,多看了韩东一眼:“我记得你之前好像是在部队工作对吧?”

    “魏叔叔怎么知道。”

    “你姑妈没少在我面前提起过你。”

    “嗯,今年刚退役。”

    “不简单啊,年纪轻轻,能在上京市那种地界混出名堂来。还是个团长对吧……”

    “虚职。真有名堂,也不至于连家小公司都差点做倒闭。”

    魏川平挺欣赏韩东这种言谈间这种难得的随性,镇定。打趣道:“虚职也不简单,要知道现在上京市最高规格的军校分配,刚进部队大多数也才是副连。”

    “您还挺了解这块的。”

    “我大儿子今年刚从上京那边的军校毕业。说不定,以后还有需要麻烦到你的地方。”

    “魏叔叔的事,尽管吩咐。”

    随意闲谈,聊天氛围倒也慢慢开始转为随意。又倒了杯茶,韩东主动提起了东胜。

    魏川平若有所思道:“东胜现在局面挺艰难的,近有同工业园的恒远竞争,外有跟重安的纠纷,没意外以后发展也会受限很多。我有点想不通,这种形势下还有什么去做的必要,为何不转其它行业?”

    一句话,韩东就知道魏川平在见他之前是了解过这些的。

    也不奇怪,他这种人碍于人情不得不来见自己一面,肯定会有所计较。

    人情是一方面,但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恐怕魏川平现在也并不看好东胜,不然也不会如此旁敲侧击的点明。

    韩东思量着回应:“有考虑过转型,但总要找到合适的才能着手去做。眼下,将东胜经营下去才是必要的。”

    “你这么说,是有办法突破眼前困境。”

    韩东轻微摇头:“有心。把握是真没多少,一半一半。”

    “你倒坦诚。”

    “我也想多夸东胜几句,让您多投资一点。可想不出有何太大的优势来。”

    魏川平略感错愕,他会如此说。

    他接触过不少如韩东这一类人,大多数是扬长避短。岂不知金融集团的风控评断系统,本身正逐步完善。

    可以说,每一笔投资,不知道有多少金融方面的专家跟自主系统根据大数据来进行分析。

    所以,他听到有任何人在面前夸夸其谈,首先就会从心里排除掉合作的可能性。

    而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从谈到工作以来。所说的,跟他提前所了解到的,几乎没有出入。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上门女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上门女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