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作品卷078欣欣跟裴敬尧走了

    裴敬尧却冷笑一声,眼中是赤果果的不屑和嘲讽,“这不可能,贺裘年,就算孩子不是我的,也绝不可能是你的!”这话笃定无比。

    拽过他手里被捏皱的鉴定书展开看,贺裘年分别看了看两张单子上的结果,反唇相讥,“不管是不是我的,反正不是你的就行,裴敬尧,你现在是想耍无赖吗?既然这样,又何必?大费周章的做亲子鉴定?你要无中生有,我们可不奉陪!一一,走吧。”

    他牵住我离开,裴敬尧的脸色刹那间变得铁青,看着我们从他面前走过,忽地喝道,“乔一一你给我站住!”裴敬尧压着浓浓怒意,道,“我要你自己说,孩子真的不是我的?”

    我脚步顿了顿,头也没回的道,“裴总,你的孩子,我生不起,我也不愿意给你这种人生!”

    身后没了动静,我看不见他是什么表情,可心里却像是被堵了什么似的,让我无比难受,我对贺裘年点点头,一起离开这里。

    我想这事算是这么完了,毕竟铁铮铮的‘事实’摆在眼前,裴敬尧就算还是怀疑,那也没有根据,他不能仅仅在只凭着感觉,或者是欣欣有点像他,就说别人的孩子是他的,那只会让人觉得可笑,也不像他的行事风格。

    但不过几天而已,还是出事了。

    当时我正在公司整理设计文案表,桌上的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我心里一突,看见来电是贺裘年的,便接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头贺裘年就焦急的道,“欣欣不见了!”

    这一句话就好像是从天外炸过来的惊雷一样,我拿着手机的手都抖起来,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怎么回事?”

    “你冷静点,我马上到停车场了,见面说。”

    我顾不得同事们奇怪的目光,放下手里的工作就冲了出去,电梯还要等,我的心就跟被火烤一样,根本等不了一分钟,我要马上知道欣欣到底怎么了!

    十几层的楼我一口气没停的直接跑了下去,来到停车场贺裘年正在打电话,看到我立刻道,“上车,我们去幼儿园。”

    车子呼啸着迅速离开森云,我急迫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欣欣好好地上学,怎么会不见了?”

    贺裘年眉宇间的焦灼并不比我少,紧紧的抓着方向盘道,“学校打来电话说欣欣大概是睡午觉时不见的,已经调查了监控,有一个陌生人把她从学校抱走的,而且从画面来看,欣欣并没有反抗。”

    我的情绪很激动,根本来不及思考,“没有反抗?怎么可能,她就算小,也知道不能跟陌生人走,我也经常告诫她,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猖狂?大白天的跑到学校把我的女儿就掳走了?报警吧!裘年。”

    贺裘年却按住我的动作,他想了想道,“我们还是先去看看监控画面,依我看,如果不是认识的人,欣欣应该也不会跟陌生人,你不是说那天我们的谈话欣欣都听到了吗?”

    我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直接说啊!”

    “可能是……裴敬尧!”

    他吐出那个人的名字时,我的大脑就像瞬间缺氧一样,视线都有些模糊了,裴敬尧?怎么是他?

    想起那晚欣欣跟我的对话,她虽然最后没有继续追问亲生父亲的事,可不代表她不渴望,因为怕我难过,所以她才装作不在意,那如果裴敬尧以此做诱饵,我完全相信欣欣会跟他走。

    到了幼儿园,班主任和校长一起在等着我们,孩子丢了她要比我们更加着急,因为是在学校里丢的,这完全是校中责任,他们是在害怕。

    废话不多说,我们立刻去了监控室,校长还在一边絮絮叨叨推卸责任,大抵意思就是怪我的女儿不告诉老师,就跟陌生人走。

    我听的心烦,忍不住吼出来,“麻烦你闭嘴!我女儿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校长脸色顿时憋得通红,碍于贺裘年,又不敢发作,只得在一旁附和着说是。

    监控画面中,有个身材魁梧的高大男人潜入了睡房,每个孩子都在熟睡,可以看到当时他们的老师并不在睡房中,那男人没有直接抱走欣欣,而是把她叫醒了,跟她说了什么,随即把手机给她,让她跟谁通话,挂了电话,欣欣就点了头。

    男人这才把她抱起,迅速离开,校门口男子又跟门卫说了什么,随即被成功放行。

    没等我们问,班主任立刻道,“我们已经问过了,因为那人说他是欣欣的爸爸,已经跟我们沟通过了,家里有事要带她回去,老王不知情,就把他给放走了。”

    班主任见我们俩脸色都不好看,迟疑的道,“要不……直接报警吧?我们学校还真没发生过这种事。”

    “怎么办?”我完全慌了神,求助的望向贺裘年,要报警吗?我也很迟疑。

    贺裘年给了校长一个眼色,等监控室里只剩下我们,我在也忍不住的悲痛的哭了起来,紧紧的揪着他的袖子。

    “裴敬尧如果有心想从欣欣口中套出话,他一定能办到的,虽然欣欣怕我难过很少提关于她爸爸的事,可她心里还是很渴望有个疼爱她的爸爸,那个男人一定是让她跟裴敬尧通了电话,所以她才会跟着走,如果是这样,那我们之前做的一切不都白费了吗?他会抢走我女儿的!”

    贺裘年的双手沉沉的压着我颤抖的肩,说道,“一一,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也一样很担心,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想一下。”

    我根本一刻也等不了!一抹眼泪我道,“还是报警吧,我要告他非法拐卖儿童!”

    对于我完全不理智的行为,他毫无办法,却不跟我一起胡闹。

    “那你考虑过欣欣的感受吗?她会跟裴敬尧的人走,就说明她心里是清楚的,裴敬尧是她的生父,你把她的生父告上法庭?对孩子就不会产生心理创伤吗?”

    “那你说怎么办?你告诉我啊。”我紧紧抓着他,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只要一想到裴敬尧现在跟欣欣在一起,可能他已经知道了一切,我就非常的焦心,要崩溃,恨不得立刻找到裴敬尧,把他打一顿。

    贺裘年镇定了会,才找回一些思路,对我道,“你等等,我先打个电话。”

    他打完电话后,我们就在车里干坐着等消息,大约十来分钟后,电话终于响起,他接起电话,却慢慢拧起的眉,我的心一下跟着沉入谷底,直接拿过手机大声的问电话那头的人,“裴敬尧在哪?”

    那头的人被我吓了一跳,过了几秒才把话说完整,“没查到,他们把消息封的很死,就是带走小小姐的那辆车,因为车牌号是假的,我们追查到一半,也断了。”

    也就是说,欣欣现在彻底失踪了!如果裴敬尧不把她还给我,我就找不到我的女儿了!

    我转头几乎的吼的,“去他的公寓找!如果不在,就去裴家别墅。”

    贺裘年发动车子,口中说道,“裴家别墅肯定不能去,去了就等于你主动曝光了欣欣的存在,一一,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那也好过让我像现在这样什么也做不了!我必须找到裴敬尧!我的女儿不能在他手里!只要一想到,我就无法忍受!裴敬尧他一定是想跟我争夺女儿!要不然他不会总是这样试探!甚至要做亲子鉴定!”

    说完这话,我便抿紧唇不发一言,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每一分每一秒,都让我觉得备受煎熬,我的情绪已经快要崩塌。

    车子刚停下,我就打开车门冲了出去,甚至没来得及等待贺裘年进电梯,就直接按了键。

    跑到那扇我熟悉的门牌前,我门铃也不按,直接拍打大门,“裴敬尧!裴敬尧你给我出来!把欣欣还给我!开门!你出来!”

    门里面没有一点声响,如果欣欣在里面,听到我的声音她一定会出来的,如果不是真的没人在,那就是裴敬尧在阻止了她!

    我不确定裴敬尧对待欣欣是什么样的态度,但一定不会真的喜欢她的,那是我没经过他允许生下的孩子,按照他的脾性,那就是不该存在的……

    越想,我的心越寒,慌张的完全失了方寸,等贺裘年冲出电梯,看见的就是我惶恐无措的在原地打转,我真的要急疯了!

    跑过来时,贺裘年说道,“刚刚接到电话,我的人在文安路附近的停车场看见了裴敬尧的车,他一定就带着欣欣在附近的某个地方,你别着急,我一定帮你找到!”

    我紧紧抓住他,就像是找到救命稻草一样,急不可待的道,“那我们立刻去!”

    拉着他就往电梯奔,他被我拽的趔趄,险些摔倒,却又很快的跟上了我的步伐。

    到了文安路,这边贺裘年也一直跟手下的人联系,那些人也在附近搜寻着欣欣的踪影,我来到贺裘年说的位置,果然看见了他的那辆八个八的车牌号,看了看周围,根本不能确定他究竟带着欣欣去了哪儿。

    我无头苍蝇似的在大街上乱找,看见裴敬尧可能带欣欣去的店面,就往里钻,找一圈没有再出来,贺裘年看这样不是办法,问我欣欣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地方,既然裴敬尧带欣欣出来了,应该是带她去玩喜欢的了。

    我想了想,拿出手机打开地图定位,查看着附近都有什么小孩子喜欢的娱乐项目,最后锁定在一家动物园,我喜不自胜道,“一定在这里,欣欣最喜欢的就是小动物!我们立刻去吧!”

    贺裘年接过我的手机看了看,距离我们这里的位置,也只有三百米左右,他立刻带着我赶过去。

    排队买完票,我们顺利的进了动物园里,这里的占地面积很大,想要找到欣欣,还要碰运气,我们在里面转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也没找到裴敬尧和欣欣,我的情绪又开始暴躁起来。

    贺裘年将一瓶矿泉水递到我面前,说道,“我已经安排人已经进园来找了,效率会提高很多,一定很快就能找到。”

    我没有说话,目光还在四处搜索者,贺裘年忽然把我拉住,“乔一一!你听见我跟你说话了吗?”

    我随意的点头,目光不经意扫过前面一处圈养猴子的围栏,我几乎是欣喜的说道,“我看到欣欣了!”丢下这句话,推开贺裘年就跑了过去!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你是我的盛世豪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你是我的盛世豪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