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6.第三十五章 突袭

    雨更大了, 谭小然拉着江铃躲在树下, 远远地看到前面那辆黑色的兰博基尼的驾驶位上, 下来一个年轻男子,他身材高挑,甚至比苏俊枫还要高一些, 穿了黑色的西装, 撑着伞的缘故,看不清容颜, 男子走到白色劳斯莱斯车前, 车门开处, 一个身穿紫色套裙、烫着浅棕色大波浪长发的姑娘钻入伞下, 是金萱。【.aiyoushen.】

    而就在他们共撑一把伞走上单元的台阶时, 撑伞的男子略略回了下头,碧树枝条掩映下的谭小然一下子看清了他的脸, 他是秦逸辰。

    秦逸辰与金萱, 这样奇怪的组合, 在这样一个大雨的傍晚, 同时来到凌轩家, 谭小然觉得,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不过, 比起看不相关的人的八卦, 她还是想回家, 想念自己十几平米出租屋的温暖大床, 以及床上的苏俊枫抱枕。

    凌轩是在开了门后才看到秦逸辰身后的金萱的,他知道秦逸辰要来,很多事情他不曾也不认为能够瞒得了秦逸辰,他只是没有料到,金萱会与秦逸辰一道,他至今仍旧记得在临渊会所那个觥筹交错的夜晚,金萱背叛了赵宇瀚,背叛了秦逸辰,并且还带着手下一众黑道的兄弟,将秦逸辰揍得不轻,因而此刻看见他们两个并肩走进自己这不大的两居室时,他的心就一点点沉了下去。

    “萱……萱姐,你怎么来了啊?”他还是强扯出一个笑容,无论怎样,戏总是要演下去的,演员,是他的职业。

    “怎么,不请萱姐我进去坐坐?”金萱笑语嫣然的目光中,有一丝刀锋般的冰冷,她喜欢凌轩,不过,那是曾经。

    “萱姐、小辰,你们……”凌轩一步步从玄关退到客厅,正想着措辞,身后主卧原本关着的房门一下子开了,穿着白色睡裙的年轻女孩站在门口,头发散乱,有几根垂在面前。

    秦逸辰与金萱的目光中同时闪过一抹浅笑,只不过,一个是嘲笑,一个是冷笑。

    衣冠不整神态慵懒的女孩缓缓开口,声音却清晰冰冷得一如她颓废气质掩盖着的清醒目光:“你们迟早会来找我的,无论我躲到哪里都没用。”

    “菲菲,你先回房,这里交给我处理。”凌轩回头说了一句,声音里还带着几分颤抖。

    金萱笑了,向着名叫菲菲的女孩:“冯小姐未免太高估自己了,只要你从我们眼前消失,躲到哪里都可以,却唯独不该躲到这里。”

    “我冯芸菲住在自己男朋友的家里,有什么不对吗?”女孩的声音依旧如同打在窗上的冷雨。

    “男朋友?呵……”金萱轻笑:“作为半年前与苏俊枫拍了床照的女主角,现在你说你是凌轩的女友,这合适么?”

    “金萱!那天是你亲手给我灌了迷药!我跟小枫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冯芸菲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还带着一丝苦笑,“我一直都是凌轩的女友,而你不是,所以你嫉妒我。”

    “你一直都是凌轩的女友?”秦逸辰一直未曾开口,此刻双手抱臂,缓缓踱步上前,“那么请问冯小姐,当年小枫又是因为谁,被公司送去苏黎世雪藏了一年?”

    无论苏俊枫三个字,还是小枫两个字,都像是一记重锤,让这个小名菲菲的女孩冰冷的伪装一点一点地瓦解,她有些哽咽,也有些声嘶力竭,“我从来都没有对不起小枫!是他先抛弃了我!他不要我了的!”

    秦逸辰点头,举手抬足间带着秦家小少爷的一丝玩世不恭,“是啊,如果跟公司高层酒店开房也不算的话,你的确没有对不起他。就好比后来你勾引我父亲,也算不得对不起凌轩,我说的没错吧?”

    “秦逸辰,我早跟你说过秦伯伯的事,是天岚上海分部的李承李总下的圈套,那时候菲菲还是他的艺人,她没办法不听命的,而且她和李总,和秦伯伯都是逢场作戏而已,没有什么出格的事!”提起陈年旧事,凌轩再也无法淡定。

    只是,秦逸辰却依然平静,“是啊,当初小枫正当红,是超一线流量担当,不能被粉丝抓住一点把柄,李总若不出此下策,怎么能让他放下那一点连自己都不懂的少年情愫,安心事业?那个时候,李总要保的是小枫,而后来,李总要对付的,是作为股东的我爸爸,自始至终,她冯芸菲都是个棋子罢了……”

    “可你们竟然不同情她,还处处为难她?!”凌轩打断他的话。

    金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端庄优雅像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我们可没那闲工夫去为难一个十八线小艺人,萱姐只是代表公司来提醒你,当初你可是亲口答应萱姐,跟这个妖精分手,专心拍戏,才过去半年,就忘了么?”

    “我,我……”凌轩一时语塞。

    秦逸辰一步步上前,“还记得那杯红酒么?你亲手拿给小枫喝的,你说,他喝了这杯酒,你就跟冯芸菲分手,你也忘了?”

    “我没忘,我,我是想,菲菲被公司解约了没地方去,等她找好了落脚点,我就,我就履行承诺……”凌轩的声音一下子软了下来,半晌,又像是自言自语般,小声轻叹,“只是现在,无论我和菲菲分不分手,小枫也不会在意了吧……他对菲菲都没什么印象了,那次咱们录综艺,在录制大棚他看到了菲菲,还问我她是谁,我说,她是我的师妹。还有一次,我和他开玩笑,我说如果我找个妹子谈恋爱会怎么样?他说找到了就带过去给他瞧瞧。他……他是真的不在乎了……也不记得了……”

    凌轩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后来,干脆蹲在地上,将脸埋在臂弯里,声音闷闷的,肩膀也微微耸动,像是在……啜泣。

    秦逸辰有时候也不懂自己,明明是一起长大的兄弟,前一天还一起插科打诨玩闹嬉戏,后一天自己就要把凌轩逼成这样,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几个从同甘共苦变成了相互折磨?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目光又冷了几分。

    “你知道吗?那些证据还在,在我手里,也在司法机关手里,无论是天岚偷税漏税的证据,还是你们联手害人的证据,一直都在,随便哪一条就能够让云墨传媒、天岚文化、李总、赵总、还有你,万劫不复……是小枫让我不要把真相说出去,他不想毁了你,那个时候,他的记忆还清楚。”

    凌轩没有抬头,身子依然微微颤抖,白色的长袖体恤袖口因湿润而变得微微透明,果然,他在哭。

    金萱从沙发上站起,一步步走近,居高临下地望着,望着这个曾经让她仰望的男孩,最初的时候,她曾经以为,足够漂亮,就可以吸引他,后来她以为,离他足够近就可以爱慕他,再后来,她以为足够有钱,甚至可以包养他。可如今她既漂亮、又有钱、离他又近,却发觉依旧得不到他,于是她,不爱他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最终,却不爱他了。

    正所谓我爱你的时候,可以把你捧到天上,为你做什么都行,一旦我不爱你了,你又是谁?

    “轩轩,你和冯小姐的事,就算萱姐有意替你隐瞒,恐怕也做不了主了,你们早已被竞争对手公司抓住了把柄,想必他们,会以其他的方式警告你。”

    金萱说完了这句话,便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到玄关,拉开大门出去了,凌轩还蹲在地上,秦逸辰有心跟他说两句话,却终究无从开口,顿了顿,提了伞,跟上金萱的脚步。

    门外,雨还在下,却不见了刚来时的那几名粉丝,想来是时间不早,她们已回去了吧。秦逸辰发动兰博基尼的跑车,巨大的轰鸣声划破整个天际,像是一种无言的喧嚣。

    连续两天的阴雨终于放晴,清欢影视公司艺人舞蹈训练室的玻璃墙外,谭小然向内观望着,室内空调温度有些低的缘故,她披着民族风图案的毛呢披肩。她所在的公司,作为影视界的老牌企业,却在艺人培养方面一向稍稍落后,从今年开始效仿日韩娱乐圈以及天岚文化,招收了一批未成年练习生艺人。谭小然是做电视剧项目的,一向很少涉足艺人方面,只在今年年初陪同团队的大当家卫阳、二当家何义到练习生的面试现场打了个酱油,如今又过来寻一位同事送份资料罢了。

    忙完了正事,准备回自己办公区的时候,她看到那玻璃墙隔着的舞蹈教室内,一群十岁左右的男孩认真地跟着舞蹈老师的节奏学舞,其中有几个还颇为面熟,想必是曾经面试时见过的。看着看着,忽然她就想起了许多年前,大约苏俊枫也是这般模样,在这样的教室里,唱着歌,学着舞,练着基本功。只是她开始关注起,苏俊枫就已然是出道的少年模样,她没有见过他还是练习生的样子,他那段最艰辛苦难的岁月,她不曾陪着他一起走过。

    正自神游,忽然远处传来的带着河北口音的歌声,一下子把她的思绪从外太空拉回来,不用回头她也知道那是谁,只是那歌声实在是有点不忍吐槽,唱的是:

    “太阳对我眨眼睛,鸟儿唱歌给我听,我是一个努力干活还不粘人的小妖精……”

    谭小然把披肩裹得更紧了些,觉得空调的温度好像又低了。【本章节首发..小说网,请记住网址()】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圈养爱豆[娱乐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圈养爱豆[娱乐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