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47

    此为防盗章, 请支持正版,谢谢!  “……你们不知道,赖哥超神的。【.aiyoushen.】卧槽,这一次是江北的山道,黑乎乎的,拐弯不减速, 把那些个王八蛋全都甩到了后头。”

    “你,你,吓哭, 了, 没?”小结巴笑嘻嘻地说。

    “滚蛋, 你以为我是你个没出息的。”陈珏的眼睛闪烁了一下,昨晚上的丢人事儿,他一点都不想再提。

    幸好,这个时候二愣子问:“赢了多少?”

    陈珏伸出了二根手指头,歪嘴笑的样子, 别提有多得意。

    “八千?”二愣子猜。

    陈珏摇了摇头。

    “卧槽,八万啊!”二愣子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是啊,八万啊!一小时挣了八万!”

    这钱来的好像又快又容易,一大早,四人打牌小组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昂奋不已。

    而事件的当事人——林三籁, 快十点才晕乎乎地到了工地。

    几个人围着他又说又笑, 倪南音在一旁冷着脸不发一语。

    和那些动不动就不要命的流氓根本没什么好说的。

    林三赖凌晨三点才睡, 今早上出门前照了下镜子,就他这白皮,都快熬出来黑眼圈了。

    他窝在沙发上,懒洋洋地喊倪南音泡茶,喊了三遍,才把人喊应了。

    挺奇怪的,他多看了她两眼。

    这些人里,陈秋是最有眼色的。

    等到倪南音拿了茶壶出去洗,陈秋凑上前问:“赖哥,你昨晚上睡哪儿了?”

    “公司。”林三籁打了个哈欠说。

    陈秋嗒了下嘴。

    这时,倪南音端着洗好的茶壶进来了。

    陈秋果断地闭上了嘴。

    八十度的水。

    江北的河滩上种植出来的上好春茶。

    倪南音先洗了茶,再沏上热水,一股子茶香扑面而来。

    她其实也才学会泡茶没几天。

    老倪喝茶不怎么讲究的,根本就没有洗茶这道工序。

    这个功夫茶,还是林三籁那个挑剔鬼教出来的。

    茶很烫,林三籁抿了一口,故意挑剔道:“烫死了!”

    倪南音秒回:“没听过被烫死的,翻车、撞车、摔下山崖死的倒是听过,还听过很多。”

    呸呸!

    林三籁真想去敲敲她的头。

    手还没伸出去,那丫头一转身,气鼓鼓地走了。

    陈秋还偏了头,悄声跟他讲:“赖哥,女人就这样。而且很奇怪的,这女人啊不分年龄的大小,只要一谈恋爱,身上的母性就会被激发出来了。”

    林三籁猛地把眼睛一眯,他听糊涂了,什么谈恋爱,什么母性,乱七八糟的。

    好在他心细,不明白就仔细去捋,才有那么一点点头绪,他的电话又响了。

    还是昨天的那帮人,想也是,平白无故地输了八万块,怎么也要想办法讨回去。

    林三籁和那帮人并不算熟,他十几岁离开这里,半年多前回来,加上这一次,也就和那帮人赛过两次车。

    第一回就是陈珏牵的头。

    陈珏和那帮人是怎么认识的,他没问过,没有那个兴趣。

    起先和那帮人赛,还以为那帮人的水平能怎么样。头一回是生,可昨天赛过之后,就没了再和他们赛的心情。

    加上,昨晚上过最后一个弯道的时候,他就发现后车轮磨损的很厉害,今天一早,他就把车送修了。

    他的车看起来平常,实际上是经过师傅精心改造的。

    他八点就起来了,开着车,转了好几个修车铺,才算是找到了一个正儿八经懂车的修车师傅。

    林三籁婉拒那帮人的邀约:“我的车送修了。”

    “那就约个时间,等你车修好了咱们再比过。约下周一怎么样?”

    林三籁本来想说行的,斜眼一看沉着脸的倪南音,他忽然改了主意,“等车修好了再看吧。”

    那边的人有些恼了,怒道:“在安县,老子就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识抬举的……”

    平生最讨厌被人威胁,林三籁冷哼了一声,不发一语,直接挂线了。

    倪南音略微不爽的心情,为什么变好了,她也不清楚。

    心里明白的很,她这样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最有可能的那种可能,还没有冒出来,便被她毫不留情地否决掉了。

    不可能的。

    绝对没有那种可能。

    中午吃炒面。

    小饭馆的空调不太制冷,墙壁上挂着几个风扇,嗡嗡地转着。

    林三籁不经意一抬头,正瞧见倪南音红扑扑稍微带了些汗粒儿的小脸,心口微微一动。

    “湿巾。”林三籁找她要。

    “没有。”

    “是女人吗?”

    倪南音横眼瞪过去,他的手已经伸了过来,手里拿了面巾纸,抹了一下她的额头。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又同时低下了头吃面。

    下午三点半,林三籁去修车铺把车开了回来。

    一天无事。

    接下来的好几天也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只不过几乎每天晚上,林三籁都要买点菜去倪家喝酒,还劝老倪,“叔叔,每天喝一杯红酒,对血管好。”

    老倪只喝了一次,就死活不肯喝了。

    他那人就是老派,反过来又劝林三籁:“男人啊,就得喝烈酒饮浓茶。”

    劝不服,林三籁只能朝着倪南音笑。

    这天晚上,范城要倪南音去公司一趟,给他找一份文件,还说了明早就得要。

    倪南音一接到范城的电话,就从工地赶到了公司。

    她快半个月没来过公司了,一打开门,一股子潮湿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因为拆迁,这附近都快断了人气儿了。

    以往和他们一起来还不觉什么,今儿她自己一个人,总觉得后背毛毛的。

    倪南音在心里盘算着,这得赶紧找,她不想摸黑。

    一打开范城说的那个柜子,她就知道,不摸黑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找到夜里能找到,就算是幸运。

    柜子里塞的满满的,没有分类,她要找的文件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标记,只凭着范城那模糊的记忆“名字叫《服务合约》,没盖章的”。

    倪南音把所有的文件从柜子里拿出来的时候,叹了一口很深的气。

    叫《服务合约》的文件太多太多了,多到倪南音以为一柜子都是服务合约。

    都约了啥,倪南音也没有心情仔细看,她一份一份地翻找,天不知不觉就黑了。

    林三籁是八点到的公司门口,一大片废墟中,一眼就看见了还在屹立的小楼,在黑暗中亮起了明亮的灯。

    门是上了锁的,林三籁掏出了钥匙,才把门推开一条缝,一眼就看见,拿了把水果刀惊恐地瞪着眼睛的臭丫头。

    他好笑地问:“你干吗?”

    她长吁了一口气,不快地埋怨:“你怎么也不出个声儿啊?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真有坏人的话,就你那把破水果刀,能干什么啊?”

    “能自保。”

    林三籁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嗬嗬笑个不停。

    两个人找,比一个人找可快多了。

    又找了一个多小时,苍天啊大地啊,终于找到了。

    这个时候,已经快九点半了。

    倪南音把文件放到了包里,又把其他的文件收进了柜子,最后关灯走人。

    汽车很快就开上了老街,老街的路灯可能和街一样老了,昏黄昏黄的。

    这一块是林三籁最熟悉的地方了,可是再过不久,也会像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一样,变得面目全非。

    林三籁一面注视着行人,一面很随意地问:“饿吗?”

    可话音才刚落,忽然“砰”一声,一股子强大的冲力,差点把他撞了出去。

    他顾不上自己,赶紧去看倪南音。

    一道细细的鲜红的血丝,从她的额头渗了出来。

    他的眼睛一寒,心底的怒火还来不及喷发出来,一辆汽车很快就从他们的旁边擦了过去。

    后车门发出了“砰”的一声,倪南音惊恐地叫出了声音。

    他其实有些气恼,那句“我才不和流氓谈恋爱”,现在回想起来,那满满的嫌弃意味还是刺耳的要命。

    没人喜欢被嫌弃。

    他很霸道地用了些力气,被他捏过的脸颊,在微弱的灯光中,呈现出一种奇异的红晕。

    忽然间,林三籁觉得自己的心脏多跳了几下,他微微皱了下眉,转身回家。

    关上了自家的房门,手指还在发麻。

    记忆一下子跳到了许多年之前。

    温柔漂亮的幼儿园老师,很耐心地在和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小男孩谈心。

    老师问他:“华耀,周周老师可以牵你的手吗?”

    小男孩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却连思考都没有思考,果断地说:“不可以。”

    “只有妈妈可以是吗?”老师禁不住笑了一下,很有耐心地又问。

    “范雪枝也不可以,所有的女人都不可以。”

    记忆中的那个男孩明明还没有到中二的年纪,就说出了如此中二的话语。

    林三籁立在门里发笑,只笑了一下,就笑不出来了,他盯着自己的手指犯傻。

    难不成,他没把她当女人?

    这个念头才起,他便想起方才,她眼尾一挑时,怎么也藏不住的狐媚气息。

    她的长相明明很端庄,可那一瞬间,她已经化身成了妖精。【本章节首发..小说网,请记住网址()】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才不和流氓谈恋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才不和流氓谈恋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