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不一样的感觉

类别:mr007 作者:九命沧凌 书名:风华绝代一公子
    端详着眼前青柠吃冰糖葫芦的情景,陈旻觉得有些温馨,不掺杂其他想法。

    陈旻只是把眼前这小丫头当成小妹妹看待。在孤寂一个人的时候,能够有一个同龄人陪着,感觉真是不错。

    青柠咬着冰糖葫芦,很是开心,虽然她只能够吃三串。但是那酸酸甜甜的味道,让她着实满足,很好吃的呢!

    吃完三串冰糖葫芦,青柠听话的按照陈旻的吩咐去了漱口,这时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都觉得明亮许多,一个人心境的变化,果然也是会影响看待事物的不同啊!

    陈旻嘴里舔着冰糖葫芦,他吃这玩意的机会不懂,虽然会做,但是没有动过手,一个人吃冰糖葫芦味道其实没有那么甜,可是看见大家都是这样的开心欢笑,那便快活许多。

    陈旻想起方才众人笑语欢快而去,也是微笑,这样感觉当真不错。他看着篮子之中的两串冰糖葫芦,是啊!还有老爹。

    陈旻是知道的,陈黎休息一向是很晚,书房之中的灯火要亮很久才回熄灭。恐怕是没有老婆的原因太过寂寞了吧!

    不过在此陈旻也是察觉陈黎对老娘的真爱,这都多少年了啊!他都十六岁了,这么多年,老爹从来没有要去续弦的想法,一个人得过且过,一定很苦。

    当然,陈旻是没有准备劝陈黎娶妻的想法,他只是觉得,老爹居然如此寂寞,身为儿子的他如何能够不关心一番呢?

    陈旻拿起两串冰糖葫芦,向着陈黎书房走去。这同样是陈府之中的一处幽静地方,不算偏僻,但是离厨房也不近,四周花木摆放,陈黎平时无事,最喜欢鼓弄这些花木。

    在陈黎还是丞相的时候,处理政事之后便是如此,可以说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不过陈旻不确定老娘去世之前,陈黎是否如此。

    “咚咚。”陈旻左手敲门,然后叫道:“爹,是我。”

    “旻儿,进来吧!”书房之中声音想起,随意答道。

    陈旻伸手一推,门没有锁上,陈旻稍微用力便是发出轻微嘶啦一声,门打开了。在书房之中,点着油灯,看上去并不明亮,还有些黯淡。

    在书案之前,便是陈黎坐在椅子之上,书案上堆满了书籍,而陈黎则是在聚精会神看书。算账的事情陈黎并不会管得太死,他只会在最后统筹计算一番。而平时,他则是喜欢看书。

    对陈黎而言,书籍总是最能消解寂寞的东西。

    “旻儿,这么晚了,找为父有何事?”陈黎抬头看了陈旻一眼,低声说道。

    如今应该是**点钟,在如今这没有其他娱乐方式的时代,确实是该到睡觉的时间了。陈旻笑嘻嘻走前,说道:“爹,这是孩儿亲手制作冰糖葫芦,要不试试?”陈旻一伸手,将冰糖葫芦伸向陈黎。

    陈旻一愣,打量陈旻手中那古怪的东西,红彤彤的,五颗圆圆的东西串在竹签上面,上面还覆盖着一层亮晶晶的东西,这是?

    “冰糖葫芦?”陈黎伸手接过,虽然他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可是还真没见过这玩意。打量了会,陈黎在最上面咬了一口。

    酸酸甜甜味道混在一起,分不清那里是甜,哪里是酸,但是两种味道交杂在一起,却是给人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触。

    他仿佛回忆起当年,那时他还不曾在运国,生活得很开心,无忧无虑……后来,他遇见了她,相爱,一见钟情,那种甜蜜,让人难以忘怀……再后来,他和她来到运国,他们有了孩子,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着……最后孩子诞下,她却消失了。

    这人生中的酸酸甜甜,终究是萦绕在记忆之中的迷梦,永远无法忘记,而此刻,却冰糖葫芦给勾勒起来。陈黎眼角不禁有些湿润。

    陈黎很少落泪,自他记事起,他只落过两次眼泪,一次是离家,一次是亡妻。

    “爹,好吃吗?”陈旻看见陈黎眼睛亮晶晶的光芒,他沉默一下,还是低头说道。

    “嗯,好吃。”陈黎低声,他向来表现都是不瘟不火,此刻却是失态。陈旻将来一根冰糖葫芦放在旁边的桌上。陈旻看着坐上已经冰冷的不曾动手的饭菜,微微沉默。

    “爹,您还没有吃完饭吗?”陈旻抬头,目光直视陈黎,陈黎微微一愣,他印象之中陈旻从来没有用过这般语气和他说话。

    怔了怔,陈黎回答道:“无碍,已经这么晚了,不必惊扰他们了,为父如今不饿,况且有你的冰糖葫芦,足够了。”

    陈旻挥了挥手,答道:“爹你继续吧!孩儿先出去会,过一段时间再来找您。”陈黎不解,陈旻这是要做什么。

    一伸手,抬脚,陈旻推开门,飞快出去,又顺手拉上门,留下陈黎一个人在书案上独自呆立。

    陈黎不免叹息,他回首当年,忽觉光阴如流水,一去不复返,当年自己是翩翩公子,而如今虽然还未垂垂老矣,却也是成熟大叔,而当年怀中的陈旻,也是长大。

    不仅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遗传了他和她的优秀基因,在前几天落水之后,似乎整个人都是成长了。那种隐隐约约的气质,让陈黎觉得疑惑不解又有些欣慰。

    罢了,罢了。不论如何,如今的陈旻终于是长大,似乎也有了自主的想法意见,能够自己做事了,作为父亲的他,终究是能够松一口气了。

    出了书房的陈旻径直来到厨房,摊上这老爹也是没办法,悲伤的人需要多吃点东西,陈旻决定亲自出手,来一波晚餐。

    厨房里面应时的食材一应俱全,陈旻很快上手,唯一让他有些无语的便是那灶,烧起来确实有些麻烦。陈旻费了不少力气才是搞定。切菜烧火烧菜一气呵成,全然没有滞涩。

    轻车熟路的搞定三个小菜之后,陈旻抹了把头上的汗水,满意点了点头,看着盘子里面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感觉自己萌萌哒。

    陈旻将剩下的一些米饭热好,一齐端出到外面的一处小石桌。这里本是平日饮茶之所,如今赏月用餐也是正好。

    陈旻摆好饭菜,时间已经是过去小半个时辰,他微笑着向书房走去。

    “爹,吃饭了。”陈旻再次来到书房之前,拍了拍房门叫了声。

    陈黎应了一句,然后脚步声响起,居然跑来开门,眼睛带着些锋芒,质问道:“你这孩子,为父不是说过不要烦惹他人了吗?”

    陈旻翻了个白眼,答道:“爹您就不能往好处里想?是孩儿我亲自动手的,您老赏脸尝尝。”陈旻摆了个请的姿势。

    陈黎先是一愣,这样的动作说实话对他们这等家族实在不符,而且男子下厨也有些不妥,不过陈黎心中却是有些喜滋滋的感觉。

    “唉。”陈黎又想起往事,发出声叹息,他道:“当年你娘在时,也是如此,总是不肯让为父饿着。”

    陈旻静静地听着,无论他来自何处,所欲为何,他如今便是陈黎的儿子,身体流动的血液来自于陈黎。一切沧海桑田都会改变,而血缘却是一脉相承。

    陈黎拍了拍陈旻的肩膀勉然一笑:“旻儿,走吧,为父居然不知你会厨艺,带为父去尝尝你的手艺吧!”

    陈旻点了点头,带着陈黎向着那小石桌走去。方才小丫头青柠已经是被他吩咐回去睡觉了。如今的陈家很安静,没有其他什么声音。

    大宅院便是如此,若是人少一些,便显得孤寂,寂寞的感觉扑涌而来。

    陈黎抬头看了看天色,天空上星星明亮,月色也是如同白玉般凝绸,洋洋洒洒的照射到地面,虽然不曾带来阳光般的温暖,却是给人一种欣然之感。

    又看了看桌上三盘小菜,看上去异常精致,给人食欲,陈黎悠悠闻见香味,虽然不知道味道如何,可是还未曾吃晚饭的陈黎肚子还是一阵悸动。

    陈黎坐下,觉着此地情致极佳,不由得笑言:“你倒是好兴致,在此用餐,既能赏天空明月,又得清风温温,妙极。”

    食欲打开的陈黎拿起陈旻早已准备的碗筷,开始吃饭。陈旻自然也没有吃饱,自顾自也是和陈黎一起吃着。

    感觉味道还不错,陈旻虽然做的是家常小菜,但是处理和用度和如今却是有些不同,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导致这味道独特的同时还极其美味。

    陈黎食欲大开,吧唧吧唧就吃了三碗饭,陈旻忍不住张了张嘴,不过仔细想想,恐怕是陈黎方才吃下的山楂在发挥作用了吧!

    吃了八分饱的陈黎终于是能够抬头看着陈旻,他用闲聊的口气说道:“真不知旻儿你是何时学的厨艺,居然如此美味,恐怕比起府中的厨子也是要更胜一筹啊!”陈黎赞叹。

    陈旻不禁有些愣神,他虽然知道自己做的味道不错,可是没有想到陈黎会给出如此之高的评价。毕竟陈府的主厨那可是相当于这个世界的五星级大厨,厨艺非凡。

    清风袭来,让人觉得一阵清爽,陈黎的目光四处打量,声音平缓道:“旻儿,为父也不知你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会填词,会厨艺,当真让为父想不到啊!”

    陈旻低着头,表示有点小尴尬,虽然偶也把你当爹,可是陈旻一代确实是GAMEOVER了。

    “不过这样一来,为父终于是能够松一口气了。”陈黎自顾自说着:“你若能有自主之力,便是个男人了,为父终于是能够松一口气,也不愧对你死去的娘亲,告诉她你终于是长大了。”

    陈旻点了点头,他虽然不能说感同身受,但是也能够体会父母望子成龙,或者是希望后人能够有所成就的期望。

    陈黎想了想,又道:“不论日后你欲为何事,只要不违背道义原则,为父不会干涉,人之一生,前途在己,你已经长大,再过几年便是弱冠之年,为父可以放心于你了。”

    陈黎的话语有些凝重,但又像是终于松了口气的轻松。陈旻笑着,他握掌成拳说道:“爹,放心吧!男儿在世,如何能够一生庸庸碌碌呢?”

    “哈哈哈。”陈黎闻言忽然大笑,前几天陈旻便是对他说过类似的话语,他伸手拍了拍陈旻肩膀,道:“随你去做,若是为父能够帮到,为父也不会推脱。”

    ……

    夜,梦中。

    陈旻猛的睁开眼睛,眼前一切景象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他有些诧异——这似乎是现代,这里是医院?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如同撕裂一般疼痛,他忍不住嘶了嘶牙,他这是还没死吗?

    他觉得不太真切,他方才好像是做了一个梦,可那个梦是那么真实,那个人也叫陈旻,有兄弟,有慈父……

    “啊!”陈旻禁不住叫了一声,他才醒过来,便是想了这么多东西,脑海一阵阵的疼痛。

    “医生,人醒过来了。”护士很快发现陈旻的苏醒,便是通知医生。

    医生也很快赶来,给陈旻检查之后,不由得松了口气,说道:“这样都能活下来,还真是命硬啊!可要好好活下去啊!”

    陈旻点了点头。

    ……

    陈旻不再觉得孤独寂寞,他已经死过一次,人生的奥义就在于活着,他可以活得很开心。一切都在于自己。是的,他明白了这一点,人生终将充满色彩。

    end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风华绝代一公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风华绝代一公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