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章 士可杀不可辱

    她恐慌,害怕,羞愤,心痛,伤心的感觉交织着,各种情绪集聚在一起,所有酸楚如迸发的火山一涌而出。

    眼泪不禁落下,可嘴被堵着,身子被控制着,说句话都不清楚。

    她无能为力,无法抗拒,无处可逃。

    软糯的哀求反而像是往火堆里倒了一桶阻燃剂,越发灼人。

    阎骁桀更疯狂的吻着她,抚摸着她娇柔的身躯,忽然,唇里有种咸咸的味道流入,让他一顿。

    停下吻,低低的看着怀里迷离的少女,她用力眯着眼睛,痛苦的拧着眉,眼泪一颗颗的溢出,顺着白皙的脸庞落下。

    她委屈承受的样子就像一根刺恨恨的扎入他心里。

    倏然松开她,往后一退。

    不,他不想伤害她,不想她生气,不想她恨自己!

    她和她完全不一样。

    她是清纯的天使,但他并没有动过情。

    对,他绝对不是对她动了情,他只是想惩罚她,一定是的!

    怎么会这样?

    舒茵被他松开,整个身子软软的没有力气,靠在墙上徐徐滑落在地。

    好一会她才缓过劲来,这才发现,她的衣襟都被解开了,裙子前面皱皱的,胸口非常疼,嘴唇火辣辣的疼都失去了感觉。

    痛和羞愤瞬间包裹着她,她深深感觉自己的无能,穿越到这里后所受的委屈,面对民国纷乱的环境无力的感觉,越想越难受。

    本想放声大哭发泄下,可又担心外面的沈维安听到担心她冲进来,再引起冲突,影响就大了。

    想着想着,索性抱着膝盖埋着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她需要发泄!

    阎骁桀呆怔住了。

    看着她哭得隐忍,肩膀一抽一抽的,莫名心痛。

    阎骁桀呆怔住了。

    可他从来没有向人道歉过,对不起三个字是出不了口的。

    看她哭得让自己心抽,心情被搅得混乱,莫名火气就上来了,忍不住吼了起来,“哭什么!”

    舒茵被他吼得抬头,一双泪眼朦胧瞪着他,就像无声控诉他的暴行。

    阎骁桀吼完后又后悔莫及,可看着她这样愤怒的样子,自己也愤怒了,因为他吻了她,她就那么委屈?

    她就这样喜欢那个小白脸吗?

    不由蹭的站起来,紧蹙眉头,目光冰冷盯着她。

    舒茵满肚子气,被欺负狠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何况她不是吃草的兔子,她是吃肉的!

    “你欺负人还吼我!你凭什么吼我!”她蹭的跳起来,冲着他吼着。

    阎骁桀蹙眉:“是你引you我在先。”

    舒茵:……!

    又来了,这货惯会颠倒黑白!

    “我诱你什么了!你以权势压人,恃强凌弱,逼我亲你的唇,我……我是吻了,可你凭什么强迫我!凭什么袭胸!我准许了吗!你这个大流氓!”

    她凶巴巴的吼着,既然吼都吼了,那就要撒够气才行。

    舒茵抹了一把鼻涕眼泪,巴掌带着一堆不可描述的东西,一股脑儿拍在他胸上,还蹭干净了。

    伸出手指在他胸口一戳一戳,“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有几斤臭权了不起啊!你的臭钱臭权还不是打砸抢来的!不干不净的钱我才不要!”

    阎骁桀挑眉,她敢戳他?天底下还没有人敢用手指戳他的胸啊!

    低头一看,胸口处有一叠黏糊糊的不明物体,一阵恶心。

    “你给我好好说话!”他的语气也冷了下来,威胁的道:“你知道我手段的!”

    舒茵心里下意识的毛了毛。

    可不能怂啊,这次怂了,他就会觉得她好欺负了。

    “你有本事杀了我!士可杀不可辱!”她用力抬高头和他狠狠对视。

    阎骁桀无语,不就是一个吻罢了,还士可杀不可辱了?

    他要杀她早就死得骨头渣都不剩了,真是不知好歹。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蜜宠霸婚,少帅心尖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蜜宠霸婚,少帅心尖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