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看清面目(二更)

    明肃太后怔了下,然后紧盯着陆赋,声音有些颤抖,“这……这叫什么话,你是曦儿的亲舅舅,皇上怎么可能会放过你呢,最是无情帝王家,皇上为了稳固皇位一定会铲除异己……就像墨王府。”

    “太后多虑了,墨王府是谋逆的大罪,并非小打小闹,皇上自然不会放过墨王府。”

    陆赋的声音波澜不惊,像是在陈述一件事,“何况曦儿已经放弃了皇位,陆家不得不这么做才能保全。”

    明肃太后震惊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怔地看着陆赋,“你可知你自己在说什么,曦儿不过是中了毒,一旦解了毒……”

    “太后有何必自欺欺人,若此毒能解开,先帝也不至于郁郁而终,皇上也不会费尽心思寻不得解药了,醉生梦死的解药只有当初的药引子,只怕此人早已经不在人世了,太后何不往前看呢,曦儿既然不想去争,咱们也不该勉强。”

    陆赋说的很理所应当,让明肃太后有些接受不了,难道陆家不是应该紧紧依靠九王府而活着么。

    为何还能这般处之淡然?

    “太后,让曦儿安安心心的度过这几年吧,微臣也是为了曦儿好……”

    “闭嘴!”明肃太后怒呵一声,“曦儿是九王爷,先帝嫡子,生下来就是为了那个位置拼搏奋斗,而陆家自然是要事事以九王府为先,陆赋,哀家命令你立即辞退官职,立即返回望城,日后等曦儿的毒解了再回来也不迟,何况母亲还在望城呢,难道你就忍心让母亲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望城?回去吧,好好照看母亲,总有一日可以再回来的。”

    陆赋深吸口气,身子却不为所动,许久才道,“九王爷的眼里并没有陆家,陆家另择一条生路也是迫不得已,如今陆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还望太后谅解,至于母亲,太后也不必牵挂,母亲一直都很好还让人给太后带话,让太后保重好身子才是最要紧的,逆着局势来只会自讨苦吃,无论如何太后永远都是高高在上万人敬仰的太后。”

    明肃太后身子晃了晃,紧咬着牙痛意将她的理智拉回,万万没有想到陆家心思居然这样豁达,就连陆老夫人也是如此,当真让明肃太后惊讶。

    明肃太后忽然冷笑不止地问,“陆家……是不是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陆赋沉默了一会,“太后,陆家永远都是太后的娘家,若有需要随时都会全力以赴。”

    陆赋只字不提赵曦,明肃太后已经明白了大半,紧捂着胸口,喉咙里有一阵怒火在翻涌,被明肃太后紧咬着牙咽了回去。

    就在此刻门口站着一名小公公,“忠义侯,皇上让您尽快过去一趟。”

    陆赋点头,然后看了眼明肃太后,“太后娘娘保重好身子,微臣告退。”

    陆赋走的干脆决绝,一点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哪怕是迫不得已也好,明肃太后心里还能舒坦些。

    可从陆赋进门的那一刻起,明肃太后就一直紧盯着陆赋的眼神,除了冰冷无情,再也没有任何波动。

    “噗!”明肃太后忍不住将喉间的腥甜喷了出来,脑子里嗡嗡作响,身子一软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忠义侯……好一个忠义侯!”明肃太后紧捂着胸口,眼眸中倏然迸发一股强烈的愤怒,像是被人狠狠的戏耍了一样。

    “太后!”陈嬷嬷大惊,忙上前扶住了明肃太后的身子,也不知刚才两人究竟说了些什么,竟惹的明肃太后气成这样。

    明肃太后忽然紧紧的拽着陈嬷嬷的衣袖,嘴角还带着血,整个人却像是颓废了十几岁的样子,失魂落魄不可置信的重复着说,“哀家一定是在做梦,一定不是真的……。”

    “太后,奴婢这就去请太医来瞧瞧。”陈嬷嬷哪见过明肃太后这幅模样,吓坏了,立即让小宫女去找太医。

    不一会小宫女就折返回来了,身后空空如也,陈嬷嬷大怒,“太医呢?”

    “嬷嬷,门外有许多侍卫,任何人不许出入。”小宫女瑟瑟发抖的回答。

    陈嬷嬷的脸色立即一沉,还未开口明肃太后忽然笑仰天大笑,“怪不得,怪不得皇上会赏封陆家,怪不得今儿要封锁了慈和宫,这是要囚禁哀家!”

    “太后,也许是因为今儿人多,皇上担忧太后的安危,所以才会派侍卫守着呢。”陈嬷嬷着急的解释。

    只有明肃太后心里清楚,明丰帝是故意让陆赋进来刺激自己,然后封锁了慈和宫,就等着熬死明肃太后呢。

    而陆家一定是早已经背叛了九王府,所以才会这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或者,巴不得赵曦早日倒下。

    明肃太后忽然伸手对着自己的脸颊狠狠的扇打了两个巴掌,护甲不小心擦破了脸,渗透出血丝来,吓的陈嬷嬷立即捉住了明肃太后的手。

    “太后,小心凤体啊……”

    “是哀家蠢,哀家怎么就轻信了这样的一家子人,陈嬷嬷,是哀家……哀家一手将曦儿逼入了绝地。”

    明肃太后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被撕扯开了,痛的快要不能呼吸,枉费自己一心一意为了陆家着想,费尽心机的安排,到头来却成了一场笑话。

    陆赋刚才说赵曦对陆家心存芥蒂,那就说明陆家同样对赵曦也有了一样的想法,所以早就已经放弃了赵曦,背地里投靠了明丰帝!

    明肃太后捶打着胸口,忽然想起来那一日赵曦看自己的眼神,多么绝望和失望,决绝的要跟自己断绝母子关系。

    现在想起来明肃太后恨不得掐死自己,忍不住伏在陈嬷嬷怀中痛哭流涕。

    “是哀家看走眼了,是哀家太相信了陆家,陆家……那可都是哀家的亲人呐!”

    明肃太后一时半会实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想不通什么时候开时陆家背叛的,越是这么想,背脊忍不住冒起一阵寒意。

    陆家从一开始进京都时很低调,赵曦只去过两次,对陆家也是淡淡,按理来说不应该才是,毕竟陆家和赵曦是第一次见面。

    忽然明肃太后眼眸微闪,硬逼着自己整理出一条思绪来,先是赵曦态度强硬要娶宋婧,紧接着陆老夫人对宋婧十分不满,执意要挑拨宋婧的身世和作风,有意让赵曦娶陆家嫡女为妃,只不过赵曦态度坚决才没有得逞。

    后来陆老夫人每一次进宫都会提醒明肃太后,宋婧身份不配为九王妃,明里暗里的挑唆,甚至连临裳郡主救了陆老夫人的事也被说成是一件阴谋。

    出于防范明肃太后对宋婧越来越不喜,处处压制,再后来是陆老夫人怀疑宋婧并非处子之身,凭借着一张姣好的容貌私下里勾引赵曦,明肃太后丝毫没有怀疑就信了,趁赵曦不在府上让宋婧进宫,强制验身。

    而那次也是明肃太后和赵曦第一次有了那么深的嫌隙,赵曦发了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活人喂了狮子,吓坏了陆老夫人,陆家才消停了一阵子。

    紧接着华阳大长公主府进京当夜遇刺,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陆家,明肃太后依旧没有怀疑过陆家,只当赵曦不满陆家,要替宋婧出口恶气,并不理会此事反而越发的护着陆家。

    明肃太后越是回忆才发现破绽百出,每一次陆家被刁难,明肃太后都会把这笔帐算在宋婧头上,赵曦又护着宋婧,一来二去母子两的嫌隙越来越深。

    明肃太后紧闭着眼,脸色惨白气的发抖,忽然体会了赵曦有多么失望,一次次地提醒自己,可明肃太后却从未怀疑过陆家早已经有了二心。

    明肃太后深呼吸,愧疚,心疼,气愤,恼怒,一下子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

    还有当初的廖家,明肃太后也是一心一意的信任,极力的撮合赵曦和廖飘滢,从未有过怀疑直到廖家落马,被揪了出来,明肃太后才肯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这么多年来,赵曦从未敞开心扉和明肃太后说些什么,明肃太后也总是以赵曦是继承人的身份去考虑问题,从未想过赵曦是她的儿子。

    “这……这会不会是个误会,太后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啊。”陈嬷嬷有些不知所措的劝,有些事并不了解,还有些云里雾里的模糊。

    “说不定陆家也是有苦衷,若不顺着皇上,皇上一定不会饶了陆家,与其如此太后应该庆幸陆家还有利用的价值,不会被皇上严惩啊。”

    明肃太后冷笑,“不……不会,是陆家从一开始入京都或者更早就知道曦儿中了醉生梦死,所以早早就放弃了曦儿,从一开始进京开始都是在利用哀家,挑拨哀家和曦儿之间的关系,针对了宋婧,华阳和临裳必然不会心甘情愿,陆家是在一点点的离间曦儿和华阳大长公主府的关系,让曦儿落得孤立无援的下场!”

    “这……”陈嬷嬷听着有些匪夷所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太后当初让九王妃进宫问小产和免死金牌一事,九王妃说的都是真的?”

    宋婧当初已经提醒过明肃太后,陆家早已经知道赵曦中了醉生梦死,这话是真的。

    可惜当初明肃太后对宋婧说的每句对陆家不好的话都没有相信。

    明肃太后紧紧攥着拳头,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是哀家亲手把曦儿的皇位弄丢了,若非如此,曦儿怎么会被人轻贱,他可是先帝唯一的嫡子啊,这个皇位是属于曦儿的,不该是这种局面!”

    明肃太后的喉咙下怒火在翻涌,脸色越来越惨白。

    “太后,奴婢这就去请太医……”陈嬷嬷见状急的不行,站起身就要离开却被明肃太后拽住了胳膊。

    “不必了,皇上不会让任何人出慈和宫的,哀家对于皇上来说本就是一颗绊脚石。”

    明肃太后硬生生的将嘴角边的血咽了回去,明肃太后比谁都清楚明丰帝的想法。

    “只可惜了曦儿……。”

    明肃太后想起赵曦这么多年守身如玉,却偏偏被廖飘滢那个贱人坏了身子引发了毒,明肃太后恨不得将廖飘滢鞭尸!

    难怪当初赵曦那般不待见廖飘滢,连个侧妃之位都不愿意给,廖飘滢一定是皇上安插在赵曦身边的一颗棋子。

    明肃太后越想情绪越是不稳定,胸口上下起伏的厉害,回忆从前,明肃太后才知道自己一手做了多少错事,不怪赵曦说,明肃太后才是那个最不想让赵曦登上皇位的人。

    明肃太后流着浑浊的眼泪,悔恨不已,又气又怒,任凭陈嬷嬷怎么劝,心里这口恶气都压制不住。

    “曦儿,哀家对不起你……。”明肃太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早知如此,当年不必先帝动手,明肃太后会亲手将陆家连根拔起,一个不留。

    若非陆家,先帝不会扶明丰帝上位,明肃太后整整被人欺骗了四十多年。

    明肃太后终是接受不了此事,一口气没上来怒急攻心直接昏倒在陈嬷嬷怀中,嘴角边不停的流淌着血迹,吓得陈嬷嬷赶紧让人将明肃太后回塌上。

    慈和宫沉寂在一片慌乱的气氛中,而御花园则要明媚多了,搭起了戏棚子,台上有花旦在唱戏,咿咿呀呀的让人听着十分悦耳。

    “忠义侯一出门慈和宫就被人包围了,估摸着那位威风八面的太后娘娘气的不轻。”

    宣王妃笑看着瑾郡王妃,嘴角挑起一抹痛快淋漓的笑意。

    “可惜了,九王府那位瞧不见。”瑾郡王妃心情极好,招手就让人赏了唱戏的几位丰厚的赏赐。

    “瞧见了又能如何,如今局势已定,还能翻腾什么浪花来,得意了一辈子到头来却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啧啧,个中滋味怕是不好受。”

    宣王妃掩嘴笑了笑,连眼睛里的都是笑意。

    “恭喜瑾王妃啊,刚才瑾王办了件差事让皇兄很满意,皇兄已经下旨恢复瑾王府的王位了。”

    鸢晗郡主一只手轻轻的抚摸怀中的小狗,一边冲着瑾王妃开口。

    瑾王妃愣了下,然后喜不自胜,宣王妃也跟着祝贺,“恭喜瑾王妃了。”

    瑾王妃大喜,眼中泛起了泪花,自从被贬了爵位,瑾王妃和瑾王之间的关系简直降到了冰点,要不是今儿场合特殊,瑾王未必会让瑾王妃进宫。

    “谢天谢地,今儿果然是个好日子,我已经许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瑾王妃感激地看向了鸢晗郡主,鸢晗郡主笑了笑不语,很快将目光又落在了前方的戏台上。

    “刚才几位都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夏侯淑妃忽然探过脑袋问。

    瑾王妃收敛了激动,笑了笑,“不过是看着台上的戏入了迷,并没有旁的。”

    夏侯淑妃显然不信,又看向了宣王妃,还没等宣王妃开口立即又看向了鸢晗郡主。

    “郡主怀里的这只狗倒是安静,毛色顺亮,很漂亮。”

    夏侯淑妃也懒得再自讨没趣,刚才的话她分明听见了,几位王妃是压根就没打算和她一起分享,说白了,就是没有把夏侯淑妃放在眼里。

    鸢晗郡主默不作声,佯装没听见的样子,夏侯淑妃讪讪地笑,收回了目光。

    宣王妃见状勾唇,和瑾王妃相识一笑,夏侯淑妃就是个没脑子的蠢货,身份特殊,几位王妃哪一个都不想跟她凑在一起,保不齐哪一日就被她给连累了。

    明肃太后再不济也是皇上的养母,私底下议论就罢了,夏侯淑妃居然敢当众蔑视,可见是个没脑子的。

    不止是宣王妃和瑾王妃,剩下几位王妃也一样忽略了夏侯淑妃。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腹黑权爷调教小娇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腹黑权爷调教小娇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