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以身代之

    等到有小太监进来询问午膳的问题,皇上才放下手中的折子,抬眼看向角落的束和。

    束和仍保持着标准的跪姿,身体也丝毫不晃。

    “昨天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打算如何给朕一个交代?”皇上接过小太监奉的茶,轻饮了一口,似是不经意地询问道。

    “回陛下,奴才还在查。”

    听皇上突然提起这件事,束和心中猛地一跳。他面上维持着冷静的神色,向着皇上拜了一礼。

    他的脚早就跪麻,一动便是针扎似得疼。手在宽大的袖子里捏成拳,将异常隐藏了起来,面上还是一派恭谨严明。

    “呵,还有什么可查的?”皇上靠到椅背上,眼中划过嘲弄,“失职之罪,就打三十大板吧。”

    所有的事情,一旦关乎夕涵,他便极容易失了冷静。

    束和低着头,深吸了一口气,让情绪平静一些:“陛下,她刀伤才愈,身体虚弱。奴才,愿以身代之。”

    他说着话,又拜了下去,五体伏地。声音听似平静,却带着隐隐的颤抖。

    不可能的。

    他不可能让夕涵承受这些的。

    皇上没有立即回答,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随着时间的推移,束和的心越沉越低。

    宫人行刑一向慎刑司来做,只是这次怕是会重新派人。

    宫里敢接这个差事的,除了那个常老太监,还有那个……

    束和快速思索着对策,他强迫自己冷静,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宫中可没有这样的先例。”

    皇上低头喝了口茶,缓缓开口。

    束和心中一凉,更加努力地思索起其他的解决办法来。

    “可以。”

    他的话锋一转,竟突然同意了。

    皇上喝着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那个叫夕涵的小宫女,倒是有几分不同。

    确实,可爱。

    反正他要收拾的也是束和,不一定要从那个宫女的身上下手。

    “谢主隆恩!”

    束和一愣,心中不由大喜,向着皇上又行了一礼。

    能够从皇上这边解决,自然是最稳妥的。

    这大概是束和,几年来第一次的真心谢恩。

    既然惩罚已经转移到了束和的身上,皇上趁着这个机会,自然不会轻饶了他。

    果然,行刑的并不是慎刑司的人,皇上甚至还派了常老太监来监刑。

    束和与常老太监积怨已久,下手自然不会留情。

    即便如此,常老太监也不是完全不能收买。只是,若是为了自己,他不想花那么大的代价。

    更何况,左右不过一顿板子。

    行过刑,方七带着几个小太监,将束和抬了回去。

    几人抄小路,快速回了内务府。

    “司公……”方七在旁边站着,只喊了一句,眼圈便红了,“奴才,去给您请太医。”

    束和被小太监们抬到床上趴着,臀背殷红一片,血把衣服整个浸湿染红。

    听到方七说话,他吃力睁开眼睛,声音微不可闻:“不……不用……”

    “司公,您这次伤得这么重!怎么也应该要看大夫啊!”

    方七说着话,眼泪就已经控制不住了。

    “不必……”

    束和几乎失了说话的力气,面白如纸,连唇瓣失了颜色。费力地吐出两个字后,气息似乎更加微弱了。

    “司公!”

    方七跪在床边,手攥紧了衣袖,喊了一声。

    主子如今看着生命垂危,怎么能不请太医!

    束和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睁开了眼睛,伸手抓住方七的衣袖,气息不稳。

    “司公,您要说什么?奴才在!”

    方七用袖子将眼泪抹掉,膝行两步,靠得更近一些,生怕听漏了什么。

    “不……不准……告诉夕涵……”

    束和倒了几口气,才将话说完。刚才突然的动作,让稍有闭合的伤口再次裂开,不由闷哼一声。

    “司公!您这一遭就是为了夕涵姑姑受的,怎么不能告诉她啊!”

    听束和在这个关头,还想着这事,方七都心疼自家主子。

    怎么这么傻啊。

    “不……不……不准……”

    束和已经没有力气说更多话了,他抓着方七的手,都颤抖不住,却固执地听着方七,等他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

    “奴才,奴才不告诉夕涵姑姑。”

    方七知道自己这会儿说什么都没有用,咬咬牙还是答应了下来。

    “药拿来……出去……”

    听方七同意了,束和才放心下来,他疲惫地闭上眼睛,最后扔出几个字。

    “是。”

    方七回答得很艰难,他将脸上的泪抹掉,爬起身去取药了。

    他将药交给束和,即使再担心,也没有做任何停留,转身便出了屋子。

    那样私密的位置,司公是不会愿意,让别人给上药的。

    或者说,只要是太监,是绝对不会让第二个人看到,自己那个残缺的地方。

    这大概,就是他们仅剩的尊严了。

    方七站在院子里,看着紧闭的房门,眼圈红了又红。

    司公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过来半个时辰,方七才重新站到门前。

    他收拾好情绪,敲了敲门:“司公,奴才进来了。”

    过了许久,方七始终没有等到回应。

    方七一惊,推门进去。

    束和甚至换了裤子,他趴在床上,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司公!”

    方七几乎尖叫出声,扑了过去。

    束和面色苍白,双眼紧闭,就像……

    方七颤抖着伸出手,探到鼻息的那一刻,他差点哭出来。

    “去请太医!”他站起身,大喊了一声。

    门外立即有小太监出现,他快步进门,语气迟疑:“方公公,可是司公不让……”

    “去请!”方七直接打断了小太监后面的话,咬着牙开口,“司公怪罪下来,有杂家担着。”

    “是……是!”

    小太监被他凶神恶煞的样子给吓到了,连连点头,快步出门。

    没有半刻,李太医便被请了过来。

    方七见过礼,便守在一边等着。

    因为是常见的伤,李太医给束和把了把脉,便给出了方子。

    “束司公,可是极少给自己看病。”

    李太医将药方交到方七的手里,若有所思地开口。

    “司公不会知道的。太医,司公情况如何?”

    方七将东西交到小太监手里,语气急切地询问道。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抱住我的小太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抱住我的小太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