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会试(八)三场已闭,人皆如出笼病鸟

类别:mr007 作者:三省九思 书名:小学教师在大明
    张籍来到这条街逛了一圈,只见街旁两侧茶楼饭肆客栈众多,不少临街窗户上有鱼跃龙门的彩绘或雕栏。

    在街口寻了一个茶棚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从这里面向远处看去,正好能看到贡院牌坊处的情景。

    张籍招手唤来伙计要了一碟瓜子一壶茶,见那茶壶上也有鲤鱼纹饰,他不由得好奇的问道:“这茶棚的招子上有鲤鱼纹,街边的屋舍有鲤鱼纹,小二你这茶壶上也有,这可是有什么说法?”

    那伙计熟练的给张籍倒上茶水,殷勤的笑道:“看老爷您的穿着,想必是外地来京赴试的举子吧?”

    “不错。”张籍点了点头。

    “那就是了,老爷您有所不知,这条街叫做鲤鱼胡同……”伙计给张籍介绍了一番鲤鱼胡同的来历。

    据说这“鲤鱼胡同”之名,跟一位河南举子有关,相传洪武年间,这位河南举子因家里贫穷,凭着两条腿一步一步日夜兼程进京赶考,虽是日夜不停但还是来晚了,那时京城贡院附近的客栈人满为患,这河南举子举目无亲,穷困潦倒,除了考据凭证之外别无他物,眼看着就要露宿街头,被贡院附近一位老人碰到,老人随即收留了他。

    那年会考开始前三天,天空突下大雨,忽的春日里一声炸雷,人们但见云端里蹿出一尾金光闪闪的白鲤鱼,落在那河南考生的住的老人家中,随后惊雷又起,鲤鱼腾空,朝贡院考场飞去……围观众人啧啧称奇皆道这是“鲤鱼跳龙门”。

    待到放榜时,那河南考生果然高中,他很有良心,发榜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拜望帮助他的老人,给老人立了一个大牌坊。自此,鲤鱼胡同声名大起,每当会试,各地举子都集聚鲤鱼胡同,来讨个好彩头。

    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热闹情景,张籍心道:原来这里就是大明版的考试经济区,还是一个有品牌的。

    “小的先祝您金榜题名、鱼跃龙门、青云直上……”伙计口中一连串的吉祥话,却是站着不走。

    张籍一看就明白什么意思了,从怀中掏出两三个铜板放在桌上道:“承你吉言,赏你的。”

    “老爷您高中!”伙计这才高喊一声号子拿起铜板喜孜孜的离开。

    大部分能在茶楼闲坐的举子都不差这几个钱,有个好彩头也不错,就如小费一样,这也算是茶楼伙计们的一个收入来源。

    见到郑泰等人陆续出了贡院大门,张籍离开茶楼和友人们一同返会会馆休息。

    ……

    会考第二场到第三场之间,有两天的休息时间,众人自是抓紧时间在会馆读书修整。

    两日已过,会试第三场开始,入场之后试卷发下,计有策论五篇。

    时下科场中的策论文是以政策、时事为写作内容议论文。主要针对某一具体问题立论行文,其论证过程必须包含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与措施。后世公务员考试中的申论就是由此发源而来,都是针对材料给出的问题进行分析并给出解答之法。

    张籍在乡试时,策论尤为出色,沈鲤看后也是大加赞赏,此时再写起来更是熟练许多。

    五篇策论材料分别以北方互市、水患、民生、倭患、漕运为中心。

    常言道“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得失。”张籍熟读经史,当下提笔开头结合以往事例论古谈今引出观点,增强说服力;

    又代入材料内容针提出深刻的认识、见解,并对问题逐条分析,从而“发于心、著于纸”给出解决办法;

    张籍所做五篇策论气势雄壮、抒发感喟、激扬文字,言辞极富表现力,又合乎文章的体式。最难能可贵的是文章在客观事实的基础上更加透彻、全面、清晰地分析、解决问题。发表中肯的见解,提出的解决问题方法和策略合理、合情、合法,极具实践性。

    刘勰在《文心雕龙·议对》中对“策论”的语言作出了这样的概括:“风恢恢而能远,流洋洋则不溢。”其意为策论文言辞要富有气势,像吹得很远很远的劲风,像汤汤流淌的江河,但又毫不过分。

    而张籍的文章格式严谨,语言文字的表述准确、清楚、严密、有条理,具有极强的逻辑性和说服力,能够为他人所理解正符合了刘勰所说。

    除却这些文章技法,张籍的文章屁股站位也很正,现在不是张居正在朝时,虽然他的新政与国有利,但是目前张氏一派人人喊打,自己可不能鼓吹新政。如果说张居正是激进,那么现在需要的放缓步子保守,故而张籍所提出的解决办法都是切实可行的修修补补,而非大刀阔斧的大拆大建。

    第一天两篇,第二天三篇,第三天誊抄,五篇策问写完,答题一切顺利,考场上也没出什么闲事,自第一场出事后众考官高度重视,主考官余有丁和副主考许国早晚带队巡视考场,各个巡场兵丁自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不敢有丝毫懈怠。

    第三天一早张籍校对一番后交卷出场。会试三场已闭,张籍的大明万历十一年的癸未科会试至此结束。

    今天他不是第一个交卷,出来时贡院门口早已聚集了不少考完的考生,张籍站在牌坊处等候友人,回望芸芸考生,回顾科场赴试至今的场景,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段话:

    其一曰:初入时,白足提篮,似丐。这是说的考试入场时,众考生的确是提着篮子,扛着行李简直就像是流浪的乞丐;

    其二曰:唱名时,官呵隶骂,似囚。龙门前的搜检可不就是这样吗,一众士子宽衣散发、斯文扫地颜面无存;

    其三曰:其归号舍也,孔孔伸头,房房露脚,似秋末之冷蜂。狭窄的考舍内,闭门落锁后只余试卷口透风,休息时卧在板上要么露臀要么露脚,何其憋屈局促!

    其四曰:其出场也,神情惝怳,天地异色,似出笼之病鸟。会试九天六夜,考生们的精力体力消耗甚巨,再狭窄的考舍中待了那么久,出了考场可不就是神情怅然茫然,恍然不知天地之色,望天光云影感到不同于往昔,内中三日食宿梳洗尽是草草,甫一出场,蓬头垢面,衣衫带褶,精神不振,真如出笼病鸟也。

    蒲松龄寥寥几句话道尽士子入闱考试之苦,极为形象,后世第一次读到时,张籍不过是晒然一笑,此时此刻却是感同身受,心中百感交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学教师在大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学教师在大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