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拜师

    面对奔袭而来的龟派气功,原本还不以为意的纲手,瞳孔猛地一缩。

    手掌上的查克拉手术刀泛起淡绿色的光辉,运用怪力对身体的加成,纲手抬起手,猛地用手掌劈向眼前的气功波。

    轰……

    气功波在纲手面前一分为二,分别打在两侧的地面上,将地面打出两个小的坑洞。

    龟派气功也没有用吗?

    看着只有袖口微微有些破损的纲手,波风浔有些失望,不过他也知道,之所以这张底牌会被纲手轻易化解,并不是龟派气功本身技能的问题,而是他本身实力的不足。

    感受着身体里已经所剩无几的气,波风浔仿佛认命般,将双手举过头顶:“我认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对于波风浔的投降发言,纲手并没有丝毫反应,反而是用她那对曼妙的双目不停打量着对方,嘴中传出令人称奇的“啧啧”声。

    这疯女人是怎么了?难道是我的一记龟派气功,没把她打出外伤,反而把这家伙的脑子打坏了?

    正在波风浔考虑,要不要尝试性的接触一下对方时,纲手迈着脚步走到波风浔面前。

    “混账小鬼,你赢了,我允许你从这里毕业。”说着,纲手又对波风浔评头论足道:“不过真没想到,你年纪不大,竟然能使用出堪比a级忍术的招式。并且这种招式我从未见过,莫非这就是你那个血继限界的功劳?”

    说到最后,纲手不由压低声音,因为现场除了她俩,还有一个野比饭充当透明群众。

    她可不觉得这种事让更多的人知道会是好事。

    见纲手再次自作聪明的,给自己的招式找好了理由,波风浔也懒得反对,不过他还是向对方问道:“你刚刚说我赢了是什么意思?我刚刚应该没有伤到你,更没有将你打下演武场。”

    “因为我违反规定了!”纲手耸耸肩。

    “违反规定?”

    “没错,我刚刚在手掌上运用了怪力,所以这场比试是你赢了。”

    波风浔恍然大悟。

    看来这个疯女人也不是一无是处,在遵守约定这方面还是值得肯定的。

    一边想着,波风浔一边道:“既然纲手大人已经承认我可以毕业,那我就不再打扰,先告辞了。”

    未免夜长梦多,波风浔也不等纲手回复,便急匆匆的想要离开演武场。

    可惜还没等他走到擂台下,就发现自己被人从脖颈处拎了起来。

    波风浔扭过头,看着一脸得意的纲手,脸色有些难看道:“纲手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应该已经赢了吧?”

    纲手故意不去看波风浔阴沉的脸色,解释道:“的确,你刚刚确实是赢了,但也只能算是赢了一半。”

    “赢了一半?”

    波风浔微微皱眉,不明白纲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是呀,你看在你赢之前是我先治疗的你,如果没有我的治疗,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赢了吗?”

    虽然波风浔很想说他“能”,但又不保准自己这么说,是否会受到其他什么“酷刑”。

    只好道:“纲手大人,咱们就不要绕弯子了,说吧!您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当我徒弟!”纲手言简意赅道。

    又是这个话题吗?

    波风浔内心轻叹,刚要再次拒绝时,便听纲手接着道:“你不要急着拒绝我,先听我说。”

    “从刚刚的比试上看,你确实有着接近中忍的实力,如果单论攻击方面,你甚至可能比一般中忍还要强。但刨除这些,你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见纲手这么说,原本并不在意的波风浔,眉头一挑,不由得将目光放在对方身上。

    见波风浔注意力成功被吸引过来,纲手内心得意的同时,继续道:“你的致命缺点就是,你现在的实力太过速成,从而导致你现在根基不稳。”

    “你这话什么意思?”波风浔瞥了眼赛场外正假寐着的野比饭,低声询问。

    纲手没有直接回答波风浔的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我之前从怜香姐那里听说过,你原本是一个一无是处还没有上进心的废物。”

    我是废物还真是对不起你了|ω?)波风浔内心吐槽,却没有提出反对,毕竟这些都是事实。

    “但是,你刚刚表现的实力,绝对不是一个废物能在八岁展现出来的,也就是说,你很有可能是在近期,觉醒了你自己的血继限界,而这也是你实力暴增的主要原因,你说我说的对吗?”

    纲手再次看向波风浔。

    “如果我身体的异变(系统外挂上线),和血继限界觉醒是一个意思,那大概就是你说的那样吧。”波风浔不置可否道。

    自以为了解到真相的纲手,笑眯眯的同时接着道:“所以说你现在就相当于一个刚刚生下的婴儿,还没有学会走,就开始跑了。虽然你可能一时的领先别人,但却很容易在半路上跌倒。”

    说着,纲手用另一只手,点在波风浔松松垮垮的肌肉上:“这点,从你花哨的动作,和身体滞后的反应上,就能明显看出来,哪怕你有意识想要做什么动作,你的身体却无法立刻回应你。”

    闻言,波风浔沉默许久,再次道:“那我应该怎么做?”

    见鱼儿总算上钩,纲手脸上明显浮现出一丝笑意:“这就需要系统的修炼,和药膳的辅助,很不巧,精通这些东西的人很少,但我就是其中之一。”

    说完,纲手骄傲的抬起头,就差没在脸上写着“快拜我为师”的字样了。

    抬头看看纲手骄傲的表情,再低头看着自己虽不瘦弱,却也并不强健的身体。

    波风浔咂咂嘴,他知道纲手之前说的大部分都是对的,至于其中掺杂什么虚假,估计只有最后那句话吧!

    在他看来精通药膳和锻炼方法的人虽然不多,但也见不得太少,因为自己的父亲,之前就用药膳为自己老哥弄过一次,虽然记忆中只有那一次。

    但现在父亲已经不在了,自己老哥那时候还小,估计也记不住什么配方,如果找其他人帮忙,费力不说,人家会不会帮忙还是一码事。

    没办法,虽然眼前这个女人是个疯女人,但不得不承认,她还会是一个好老师。

    (想想后世的小樱,一个真三无忍者,竟然还能在最后决战中出一份力,哪怕有着女主光环的掩盖,也能从中看出,纲手的教导是成功的。)

    “纲手大人,之前是我不懂事,还请纲手大人您能当我的老师。”撇下之前的那些偏见,波风浔诚恳道。

    没关系,就算积分里少一个人,我也一定会从其他地方弥补过来。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木叶之最强赛亚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木叶之最强赛亚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