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锁身牢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闲云漫关 书名:圣古大道
    “霄哥”连忙称是,冲将过来,探手就去捉拿田农襄。

    此时,田农襄已站起了身,见“霄哥”近前,身子一闪,向一旁退开几步,“霄哥”一把抓空,穆然一愣,没想到这小子如此油滑。田农襄原本想借机逃开,可无头尸挡在前处,没办法下,只好硬着头皮与“霄哥”周旋。

    “霄哥”一击不中,顿时既羞又恼,催动神力,挥爪极速跟进。毕竟田农襄修为极浅,且此处狭小,还有那冥族黑影在一旁虎视眈眈,三四个回合后,被“霄哥”一把揪住胳膊,提将起来。他一边骂一边挣扎,可无济于事。不由心急,暗思:那冥族黑影一出,“圣”字符文为何没了动静?着实奇怪。

    此刻,乾坤盘已趁人不注意,沿着墙角,悄悄退开,躲在一个隐蔽的坑洼内,窥探这边情况。

    待“霄哥”捉着田农襄,扭头再去找乾坤盘时,哪还有它的影子?

    如此一来,别说“霄哥”,连冥族黑影脸上也挂不住了,催动神识探查,可由于乾坤盘本就是一块石头,体质特殊,若它要藏,那能轻易被人发觉?冥族黑影老脸阴郁,吼道:“找到那石头,我要亲自砸碎它。”

    乾坤盘闻言,躲的愈发隐蔽,暗骂:你娘的。

    没多久,洞内聚过来十来个人,开始沿着巷道盘查,而冥族黑影以及深洞内的人形烟雾却退了回去。

    “霄哥”拎着田农襄顺着巷道返回到置放铁笼的开阔大洞,阴森着脸扫了一眼笼子里的十几个人,冲田农襄森冷而近乎卖弄地笑道:“小子,听说过阴尸吗?”

    田农襄此时已不再挣扎,因为自从冥族黑影退去,他身上的“圣”字符文竟然又开始缓缓移动。他虽然不明白这是何故,但总归不是坏事,只要它不沉寂,事情就有回旋余地。有了底气,田农襄渐渐沉静下来,倒要看看这位“霄哥”在搞什么把戏。

    “干你娘的,这里边有你的族人吧!”田农襄骂道。

    “小子,把嘴巴放干净点,不然让你和那无头尸一般!”那“霄哥”恐吓。

    田农襄嗤之以鼻,突然问道:“苍发婆婆在哪?”

    “苍发婆婆?”那“霄哥”反问了一句,随即哈哈一笑说道,“你说的是九婆吧,我自然不会害她。”

    田农襄冷笑一声,“恐怕你没那么好心!”

    “霄哥”一边走一边阴笑,“我有没有好心,自然不会让这小子知晓,现在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命运吧。”说着行到一处拐角,拨动岩壁上的一个隐蔽机关,顿时原本厚重的岩石轰然裂开,显出一道石门。门后是一个方形石洞,洞壁上斧刻凿痕极其明显,若人工开凿一般。岩壁四处插着五六个火把,将空旷的洞内映的通亮。角落里又并排两个陷进去的浅洞,洞壁似乎是特殊材质所铸,在火把的照映下,泛着乌光。

    洞内中央桌案旁坐着两人,见“霄哥”拎着个孩童进来,连忙起身致意。

    一人问道:“霄哥,这是?”

    “霄哥”冷笑一声,道:“这家伙竟能从冥洞活着出来,着实奇怪。”

    二人闻此,笑了起来。一人道:“就这小东西?他能闹出什么花样。”

    没待他俩说完,“霄哥”拎着田农襄走到角落一个浅洞处,抬手将他扔了进去。随手拨动洞旁机关,浅洞入口处一块半尺厚的铁门轰然落下,将浅洞堵的严实。回头冲二人说道:“还是小心在意的好,这家伙极其油滑。”

    二人对视一眼,强忍住笑,点了点头。

    “霄哥”看了他俩一眼,刚要开口说话,突闻一声凄厉的喝骂在角落里传来,“凌霄,果然是你做的好事!我真是瞎了眼!”

    田农襄所在之处虽然铁门紧闭,但声音还是隐约传了进来,心中一动,分明是苍发婆婆的声音。连忙爬在门缝,冲外边喊道:“婆婆,是你吗?”

    “孩子,是我害了你!”苍发婆婆声音传来,带着哭腔。

    “呵呵,婆婆放心,他们还要找魂鼎,一时半会儿是不敢怎么样我。”田农襄说完,突然调侃地语气冲外边喊道,“霄哥,你说是不是?”

    凌霄冷哼一声,没有理他,反倒向苍发婆婆喊道:“九婆,我族与冥使联手,强大何止百倍,为何如此固执?”

    “呸,你此举将置凌族于绝地。”九婆喝骂道。

    田农襄听的真切,显然凌霄这家伙不地道,卖族求荣,可仔细想来还是一头雾水:你自己勾结冥族也就罢了,为何非得拉这婆婆下水;再说他凌霄和冥族搅合,如何又把凌族置于绝地?

    “把凌族置于绝地?这一切都是凌族逼得,是整个族人把我逼上了这条绝路的!”凌霄撕心裂肺地吼着,“九婆,你还记得吗,当年是谁逼死了我的父母?又是谁要将我置于死地?是凌族!”

    九婆长叹一声,道:“可你想了没有,又是谁把你养大?”

    凌霄似乎平静了一些,声音稍有些平和,“我自然记得,是你。”

    “你错了,是凌族。你虽是凌族仇人子弟,凌族却依旧将你养大,授你法术,领你修行,难道你就没一丝感激?”九婆怅然道。

    “感激?让我去感激杀父母双亲的仇人?哈哈……,凌族!你看着吧,我迟早要再建一个不一样的凌族,哈哈……”凌霄笑的森然。

    田农襄愈听愈奇:难怪这家伙行事如此疯狂,千方百计针对凌族,原来还有这一层隐情。他突然心中一动,熊栾前些日子能捉住苍发婆婆,看来和这凌霄有些关系,定是他在暗中捣了鬼。

    “哎!”九婆又长叹一声,“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千方百计劝老身投靠冥族?杀了我不更方便一些。”

    “我原本是要你死的,可熊栾却把事情给办砸了。你既然回来了,我倒起了恻隐之心,毕竟你养了我二十多年……”凌霄的声音愈来愈低。

    九婆绝望道:“是我错了,二十年前就错了。”

    “是!你错了,你们凌族都错了。我会让凌族人知道什么叫血债血偿。”凌霄恶狠狠地答道。

    洞内陷入了沉寂……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圣古大道》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圣古大道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