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1章、你给我闭嘴(万更)

    总裁办,苏北城拿着笔,写字写得认真,似乎最近的每天,吃完午饭之后,总要练练字,心里才会好受点。

    看着台上的日历,7月25号。

    7月25号了,其实也没多少天,可自从那次祭拜完母亲之后,从那天慕小夏下车离开后,自己就未再见过她。

    可这不长不短的时间,苏北城体验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真正的度日如年!

    每次,想要过去找她的时候,想起她那天下车之前说过的话,自己就抑制住那股想找她的冲动。

    一遍一遍告诉自己,不能去找她,不能,她已经对自己生出了几分的怨气,再去,不过增添着让她多生出几分怨气,自己多生出几分难受来罢了。

    她既不喜欢自己,那由着她去做她自己的事情,也是好的。

    放下着笔,看着满满的一页纸,翻了翻,纪念册的,已经写了大半本了,晚上留宿内室睡不着的时候,便坐起来练练字,勉强的打法着安静得快要发霉的日子。

    “大少!”

    青石敲了敲门。

    “进来!”

    青石站在办公桌面前,“少夫人昨天去了影视城市,这是她入住的酒店的信息!”

    恭恭敬敬的递上着资料,“少夫人是和她签约的艺人住在同一个酒店,都在同一层!”

    “男的?”

    青石,“女的,杨七七!月菲菲!”

    苏北城稍微的放松了些,舒缓了些眉头,看着青石递的资料,她这是要在那里住好几天?

    “其他呢?”

    “我查过,上官云深也在市!”

    苏北城当即的脸色不好了,她一声不吭的搬离慈善之夜酒店,搬去他的房子里住,现在,又一同去着市!

    这是完全的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他住哪?”

    “同一个酒店!”

    青石语气弱了些回着,真怕大少现在就过去抢媳妇。

    “住一间?”

    “应该不是!但,会串门!刚才午饭的!好像是在少夫人的房间里吃的!估计是在商量着什么工作上的事情。”

    工作上的事情?

    青石觉得自己这个借口,挺low的,早知道不说了,又没找到好借口,这成心是惹大少生气找骂!

    看着苏北城那墨碳一样的脸色,青石战战兢兢的,“大少,需要为你安排到市的工作么?”

    “她们是在弄什么?”

    “月菲菲在录制综艺节目,怕是没有过多的经验,少夫人就过去了,应该是指导,杨七七在拍戏,也一同的参加了这个节目。”

    “其他人?”

    其他人?

    是指慕小夏签约的其他人?

    青石的赶紧的拿出手机,看着微信群里的情况,再结合着自己做的备注。

    “玖中英导演的戏已经开拍了,池小鱼、墨卿连作为女主角男主角已经进剧组拍戏了,他们两个在市。迟季风、欢清如在市拍戏,估计这两天,会聚在少夫人住在的酒店里。”

    青石作着十分详细的介绍,他自认为自己解释得十分的详细了。

    “大少,需要为你安排行程么?”

    “不用!”

    青石:“……”

    这是真的不用么?怎么觉得有种口是心非的感觉?

    “出去吧!”

    “是!”

    青石带着担忧的眼神退下了,真不知道大少忍了这么久,什么时候会忍不住大爆发呢!

    两三天的就关注着少夫人的消息,却从不找她。

    这忍耐性,也是没谁了!

    苏北城看着那手机通讯录,盯着那个号码,看了很久,迟疑了很久,还是没有勇气拨打出去。

    放下着手机,翻了翻那文件,扔在一旁,她喜欢去哪里就去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这样也好。

    敲着电脑,强迫的进入工作状态,唯有这样,那思念的弦才能掐断,才能心里好受些。

    市:

    慕小夏拿着书,旁边放着一杯芒果汁,托着腮帮子看着密密麻麻的字,这个经济新常态,是个什么意思?

    “小夏,又看你的经济学呢!”

    上官云深走着过来,端着盘水果,“你啊,最近都变成书虫了。”

    但凡看见着她,要么是在工作,要么就是在看书,这次来市,她行李箱的是带着书来的呢。

    “我没文化嘛!要多学习!”

    “谁说你没文化的,你比很多高材生抢多了。”

    移着水果放在面前,“休息会,刚吃完午饭不到一个小时,又看书,会累坏眼睛的。”

    “哪有那么严重呐!”

    看着水果盘,荔枝耶,还是剥好了的,这市的荔枝,都是剥好了卖的么。

    拿着水果叉叉着荔枝,尝了一口,“挺好吃的。”

    “那是,不看看这是谁买的!”

    “那是!”

    慕小夏顺势的夸着他,是上官公子买的。

    “小夏,下午出去玩吧,带你去一个地方!”

    “不行,4点的时候要过去录制现场!菲菲下午有录制呢。”

    边说着又把眼神给投入了书本中,经济新常态,继续的钻研着这个点。

    阳台的空气清新,那侧的透着风,一股一股的清凉的风吹着过来,凉爽爽的,吹得人格外的是舒服。

    高楼大厦的地方,夏天的风,都是热乎乎的。

    而郊区里的风,则凉爽了很多,少去了那股燥热,多了份清凉,和自然的爱抚,这周边的全是树呢,原生态特别好,特别的绿色。

    上官云深看着认真看书的慕小夏,她这段时间,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妥妥的。

    精神状态也调整得极好,那段时间低沉,算是走出来了。

    这样也好。

    “小夏,一会儿的录制现场,我这个外人可以进入么?我不知道现场录制是个什么情况,特别好奇,想来和电视中播出来的有大些的差异吧。”

    “差异是一定有的,你想去的话可以啊!小事一桩!”

    把书本移着他面前,圈着圈儿,云深,这个怎么理解?

    “这个,我举个列子跟你解释!”

    上官云深举了个贴切的列子,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了许多,一听的就懂着的,再细细的一理解,就印象深刻了。

    “你们都好厉害,每次我觉得复杂得要脑袋都炸裂的问题,你们一解释,都简单明了,我真怀疑我长了个假脑子。”

    “我们?”

    “对啊,你们这些商业人士,都很厉害,以前苏北城跟我解释过一个题目,一讲完的,我就觉得,我智商差了他几百个等级!”

    苏北城!

    上官云深心里翻滚了下,表现得却是风轻云淡。

    慕小夏吸了口芒果汁,刚才自己念着谁来着?

    苏北城!

    靠,这脑袋,又是抽风了。

    “小夏!你有想他么?见你最近,都没联系他,你们……有段时间,没见面没联系了吧?”

    “我有什么想他的!”

    吃着水果,才不想他,他在他的总裁办好好的做他的事情,自己挣钱,吃遍各地美食,各自过得潇洒自在,多好。

    “你啊!瞒不住我的!”

    拍着她肩膀,“习惯的就好了!刚离开,都有些不适应的!”

    “我没事!”

    拿起手,拿着杯子,“我回房间去了,收拾收拾就去录取现场了吧。”

    “好的!”

    房间就在阳台的旁边,非常的方便,这是个设计得非常有个性的酒店,面积不是特别大,一层四个房间,五星级酒店的设备,一个大阳台,有点小家居的风范,貌似这一片的酒店,都是这样格调的。

    注重服务,注重修身养性,各方面的设备,总是非常的到位。

    四个房间的,一住着,都是认识的人,这是非常的方便的,有着时间的,便可以聚在大阳台上,聊天啥的,都是非常适合的。

    把书本放在桌子上,慕小夏拿起了放在房里充电的手机,算了算时间,也差不多的该过去了。

    上午的去看了下,录制得还算好,只是重复的次数有些多,一上午的没录制好几个镜头。

    咚的一条消息,田小心撒娇着,小夏,你才过去不到一天,我就想你了。

    敲了两个字,肉麻!

    田小心怎么能这样说人家,人家是爱你的。

    好啦,直入主题!

    主题就是你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25号,我估计得待着几天,等菲菲的节目录完了才回来,估计得31号晚上吧。

    o、long!

    es!

    好了,byebye!

    慕小夏嘴角一抽,小心这,敢情就问这回来的时间,回来的时候问到了就没有然后了,这小心,回去的时候得琢磨她。

    田小心汇报着实情,“青石助理,小夏得31号回来。”

    “知道了!”

    青石即可的发了条微信给苏北城,告诉他少夫人估计31号才回来。

    这又还有好几天呢,也不知道大少会不会忍不住去找她,感觉大少忍耐得很辛苦了,总给人一种在某刻就要大爆发的预感。

    虽然下午给他汇报的时候,他还忍住了,可今天下午忍住了,不代表晚上也给忍住了,也不代表明天就忍不住了。

    总之,青石已经开始关注市的事情了,准备大少需要的时候,立即为他安排工作,有着工作的幌子,过去找慕小夏吧。

    这慕小夏,自己原本是非常讨厌的,但见她不像别的女人一样,没完没了的纠缠,就像金瑶,明知道大少不喜欢她,她还是固执一厢情愿,有时候真是让人拍死她的心都有了。

    而慕小夏,说走就走,不会再纠缠着大少,那种藕断丝不连的作风,让人刮目相看了一次,对她的印象,稍微的改良了下。

    白天凑近着个脑袋,看着他电脑,“大少这是要去找少夫人了?”

    “不,我先提前做计划,等他需要,我就把计划变成工作。完美!”

    白天啧啧啧了句,拍着青石背,小伙子厉害了,小伙子,都会揣测上司的意思了,很强势。

    不过,“你怎么抢我的工作?”

    这私人一块的事情,通常是由自己来的。

    青石鄙视了一眼,你后知后觉的反射弧,自己很早就接管了大少部分的私人事情了好不好!

    再说了,你老人家不是在秘密的执行任务。

    任务!

    拉着他,小声的,“查出什么问题了没?”

    白天张望了下四周,确定是安全的时候才压低着声音,“有些可疑,不过,为了安全,我打算等他们弄到,出了亲子鉴定的结果后才汇报给大少。”

    “我去,这么劲爆!那多少天可以出结果!”

    “采集需要时间,时机,琢磨着得还需要几天。”

    “那你们也很强势!大少给你的期限是一个月,你们提前完成任务,又要立块里程碑了。”

    “得了!还不知道最终结果呢!”

    “不过,要真不是,怕四小姐,有些难过了!”

    那也没办法,青石摊手无奈,绿帽子的事情,平常人带着就十分的难受,何况是注重门第的豪门世家呢。

    “上班时间又聚在一起聊天,我觉得你们八月份的奖金,也得扣完才合理。”

    白天:“……”

    你老人家怎么有事没事的总要往这里的跑呢。

    “我哥还在吧?”

    “什么叫大少还在,二少你这样说话,我怀疑你是来搞事情的。”

    “不不不,我只是担心他沉默了这么久,什么时候爆发了一声不吭的就去找我嫂子了。”

    话说,他是忍者龟呐,这么些天,一点动静都没有,现在嫂子都住进上官云深的房子里,虽然那房子,是嫂子租来的,上官云深也不在那里住,两人的关系清清白白的,但,总是给人一种不安稳的感觉。

    换以前,亲哥那霸道主义,不应该赶紧的把人给抢过来的么。还等什么,等两个人同居么?那才可怕。

    “哎,他们两个,我是看不懂了!”

    苏南天随意的躺在沙发上,还以为上次两个人是复合了,毕竟那拥吻的画面,喷自己一脸的狗粮。

    谁知道两个人全程的在做戏给爷爷看,这自己和爷爷一走,他们两个就吵起来了,自己也是没有办法,两个小祖宗都不听劝,只好撒手不管了,由着他们闹腾着,就不信了,两个人会一直拗下去。

    不过,依目前的趋势来看,这拗下去,是非常可能的,还可能拗断了。

    有时候自己都想,要不要开始物色一些名门贵女给亲哥,做后续的准备,反正,两个人一直冷战下去,终要分开的。

    亲哥那基因那么好,肯定要遗传下来的,那肯定要生孩子的,既然慕小夏不肯回头,那亲哥以后总得娶别人呐!

    唉!

    苏南天摸了把帅气的头发,自己想得可真远,真远,再想远一点,非得把亲哥这一生都给想完了。

    不过,还是挺希望嫂子回来的,真的希望,可她太倔强了,倔强到自己都佩服,无计可施。

    咚的一条微信,苏南天拿起手机,是小鱼发过来的,懒洋洋的爬了起来,推开着门,“哥,我走啦,我得去谈恋爱,今天的工作,已经搞定了,你闷声的,就一直做单身狗吧。”

    苏北城,“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自己怎么不知道!

    “我这么帅的人,从出生以来就有女朋友,不过我低调而已。”

    苏北城:“……”

    苏南天跃着过去,“哥,你真不去找慕小夏了!那你可别怪我以后天天在你面前秀一波恩爱。”

    “谁?”

    “哎哎哎,能不能别这样的眼神!”

    好像自己就会也找一个很差劲的女朋友一样。

    “苏南天!”

    “好好好,其实不是啦,逗你玩的,就是池小鱼,一个朋友,慕小夏签约的那个,你见过的,她下午剧组有空,刚巧的又在市,就说出去吃个晚饭呗。”

    “早点回家!”

    苏北城低头的又忙于工作了,那专注的态度,苏南天都想直接给他跪了。

    他就不能从自己的话中,联想到某人么?

    “哥!”

    苏南天搭着他肩膀,“你不会心里没念头跟慕小夏合好了吧?你不会真打算,就只是在爷爷面前装一装吧?”

    “不然呢?”

    噗!

    “哥!”

    真是恨不得拍醒他,“哥,上官云深对嫂子的……不,他对慕小夏的意思很明显了好不好,我看,要不是碍于着慕小夏头顶上还挂着苏家长媳的招牌,他肯定跟嫂子表白求婚了!”

    “你说是不是怕争不过上官那小子啊,所以干脆的放弃了?是不是老了怕自己不行了啊?”

    “你给我闭嘴!”

    “哼!自己老婆都被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还教训我!慕小夏说分手就分手啊,你就不会死皮赖脸的追过去。”

    呃,用死皮赖脸好像有点损害亲哥的玉树临风的气质了。

    “你不懂!”

    苏北城放下文件,“她已经变了!”

    变了不是很正常么?没变才是傻子吧!

    哪天慕小夏告诉你,我只是想念我的竹马了,才跟你在一起,我其实不喜欢你,我只是喜欢我的竹马,你只是个替代品,难道你不会生气?不会有脾气?

    傻子才会像以前一样粘着你吧。

    看着亲哥的脸色变黑了,苏南天收住话,“哥,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别扭!信物没了就没有,刚好你趁机忘掉那小情人,和慕小夏在一起,皆大欢喜啊!”

    “好了,我不说了,我走了,我去约会了!”

    每次提到说让他忘记那个小情人的时候,他那眼神里迸发出来的怒气,差点的没把睫毛都给燃烧着了,真是可怕。

    剜了他一块心头肉一样的。

    固执得要死的人,真是可怕!

    苏北城眉头紧锁着,啪嗒的,刚拿起来的一只笔成了两段。

    朝着外面吼了句青石,青石吓得滚进来了,进来之前骂了句苏南天,这作死的苏二少,是说自己坏话了么,怎么他抬脚刚走的,自己就收到了神的召唤,一副要剔除仙骨,下地入狱的濒死感呢。

    “安排去市!”

    青石愕然,“现在?”

    “不然等明天?”

    “是是是!”

    青石赶紧的去安排,夜长梦多,自然不能等明天,谁能保证明天不会出什么爆炸新闻呢,万一炸中了大少,他不小心的头顶长绿了,那自己,下十八次地狱也于事无补的。

    青石敲着键盘,赶紧的把计划用上,这刚做好的备用计划就派上了用场,心里,有些莫名的成就感。

    这成就感,让青石尾巴有点微翘,都忍不住的哼起了小曲了,

    白天十分嫌弃的看着他,嘟囔着大少去找媳妇儿,人家都那么沉稳的,你乐呵个什么鬼!

    青石丢着一支笔砸他,就是开心,就是开心了。

    “有病!”

    “……”

    ……

    “二少!我在这里!”

    池小鱼挥着手,摘下口罩,“这里这里!”

    “看来,你剧组,挺通融的!”

    “是耶,这是待过最好的剧组了,开始的以为玖导演是个很凶的人,毕竟那些在各行各界都出色的人,难免脾气差!

    可他却非常好,对我和墨卿连都格外的照顾。”

    “那就好,艺人这一块不好混!各种明里暗里的规则多,遇上一个好的剧组,是非常幸运,非常难得的。”

    和她并排的走着,这个小鱼,和自己多接触了几次,终于没有那开始那样的诚惶诚恐了。

    处得近了些,才发现小鱼也是很多话的,几乎开心的事情,都要跟自己说说。

    “二少!你最近工作忙么?”

    这样出来吃饭,会不会耽误他工作?

    “不忙,轻松多了最近!”

    “那就好!不然耽误你事情,我总得有些不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刚好你在市拍戏,倒也方便!”

    池小鱼嘿嘿的笑着,一笑着眼睛眯得成了一条缝,嵌在着瓜子脸上,格外的会传染笑意。

    那种简单的笑意,总让人觉得这世界上好像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笑一笑,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南天拍着她脑袋,“你啊,还混娱乐圈的,怎么心思这样单纯!”

    “因为我只是拍戏啊!我又不求大红大紫!……emmm……虽然抱有那样想火的想法,可我不会那样急迫!”

    为了戏份而同意被潜,自己好像还没有那样的想法,如果那样红来的,池小鱼想自己还不如演一辈子的配角呢,虽然十八线之外被人瞧不起,可自己瞧得起自己!

    “以后也不要!”

    苏南天停下脚步,“一直做你自己!遇到任何麻烦,找我,至少在苏帝,我能有说话权!要是我解决不了的,还有我哥。”

    池小鱼看着他那真挚的眼神,拨浪鼓一样的点头,我会坚持自我的。

    “谢谢二少!”

    “你啊,动不动就谢谢,动不动就不好意思!这小心谨慎的样子,怎么时候能缓一缓!?”

    “我……”

    池小鱼脸红红的,低下了头,一时的不知道接什么话。

    “走啦,再低头,要掉水沟里去了!”

    水沟?哪里有水沟?

    池小鱼看了看周围,没有水沟啊!

    有一双手而已!

    手?

    池小鱼抬头看着苏南天,苏南天笑得一脸温和,指着前方,“新修地下水沟!”

    所有,是拉你过去还是其他的选择?

    池小鱼看着那水沟,这好好的,怎么突然修水沟了,一修着水沟,水就蔓延着,到处都是,在市出现这样的情况,实在是不应该。

    池小鱼看着他伸出的手,犹豫了下,有些迟疑,毕竟,苏二少是自己追了多年的男神,作为一个粉丝,能牵到男神的手,无疑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情,虽然是牵手过一条水沟。

    路面有些湿,苏南天怕她穿着的着鞋子打滑,便是牵着她的手,揽着她肩膀走过这一段有水的路面。

    池小鱼紧张得简直不敢抬头看他,只是低着头,看着路面,掌心的温暖,开心得有些不真切,她简直怀疑自己是做梦了,甚至,做梦,都好难梦见这样的事情。太难得了。

    “好了!”

    路过那湿答答的路面,苏南天松开了她,保持着原有的距离,“等回来的时候,走另侧的路!”

    池小鱼嗯了一句好,脸蛋还红扑扑的,整个人还是有些紧张。

    “这家店吧?”

    “好!”

    苏南天推开着门,门口还一个小台阶,池小鱼大概的是还有些紧张,便是连台阶没看到,踩着下去,整个人往前倾着。

    “小心!”

    苏南天揽着她,“有台阶呢!”

    池小鱼:“……”

    “脚扭到了没?”

    “应该……没!”

    苏南天伸手的揽腰抱起,直接抱着过去位置上,这小鱼的,走路也是走神了。

    放着她在位置上,“我看看你的脚踝!”

    “……我……二少,没事的!没事的!”

    这多不好意思,池小鱼已经想撞墙了,每次的和在相处,总会出现一些丢人现眼的事情,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好了,别紧张!”

    握着她的手,“我不凶啊,每次都能吓到你么?”

    自己真不凶啊!

    亲哥的脾气才是凶,可慕小夏经常的都惹老虎生气呢!

    “二少,我觉得我好丢人。”

    池小鱼伸手的捂住脸蛋,真的好丢人。

    苏南天呵呵笑着,“你太紧张了!这又不是什么大错。”

    脱去着鞋子,看着脚踝那里,有些红肿,应是刚才倾过去的时候弄伤的。

    “你等下,我去问问服务员有没有云南白药之类的!”

    “我……”

    饭店里怎么会准备云南白药那样的东西呢?池小鱼想喊住他,苏南天迈着步子已经离开了。

    池小鱼看着脚踝那里,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小红小肿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作为一个演人,特别是之前演小角色的,弄伤弄痛的,再正常不过了。

    一个剧组中,向来着大佬才是剧组的宝,其他的,都如草。

    苏南天拿着瓶红花油来了,拿着一份菜单,递给她,“你先看菜吧。”

    池小鱼吃惊的看着他手里棉签和红花油,好奇着:“在饭店中你怎么拿到这个的?”

    “一个服务员给的。”

    苏南天拧开着瓶盖,解释说这酒店的服务员都穿着高跟鞋,来来回回的,难免会有脚伤脚痛的,这云南白药、红花油的都应该备有的。

    “二少,你怎么知道这些细节的!”

    他们的脑海里,不应该记挂的是苏帝的大商业呢。

    苏南天笑着,“白天经常会在我哥车里放这样的东西!他自己有孩子,细心些,这些细心,也用到了我哥那里!”

    “我呢,也是进来看你扭到了脚,又见着这里的服务员穿的也是高跟鞋才想到的。”

    擦搓好了,苏南天给她穿上着鞋子,“这个你带回去,晚上睡觉的时候再擦一擦。”

    “可这个不是借的么?”

    “送给我了!你拿着吧。”

    “南天哥!”

    一群进来的小美女中一个人喊着,漂亮的上官云浅在小美女群中还挺出众的。

    上官云浅对着她的一群伙伴说,“你们先找位置坐下点菜吧,我遇着一个熟人了,先去叨磕几句!”

    “那云浅你一会儿快过来。”

    “我们等你!”

    “好好好!”

    上官云浅朝着闺蜜们挥了挥手,小跑着过来,坐在苏南天旁边。

    一过来的戳着他肩膀,“上次说请我吃饭的,到现在还没有兑现呢!”

    “要不现在请?”

    “好啊!”

    “好了,云浅,下次请你,快去你那群朋友那里!”

    上官云浅哦了一声,看着对面的池小鱼,意味深长着笑着我说最近怎么不出来玩了,还以为你哥回来了把你管严了,原来是交女朋友了。

    池小鱼脸一红,“不是的,不是的,上官小姐你误会了。”

    “有什么误会的,哎呀,我跟他都从小就认识的,对他这个人了解透了,他长着一张桃花脸,身边也很多桃花,可他很少请女孩子吃饭的。”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苏南天嫌弃着,拉着她起来,快去跟你的朋友玩。

    “哼!”

    上官云浅傲娇着,见色忘友,苏南天,等我见着你嫂子了,我要告状,我和你嫂子,可是好姐妹呢。

    提到这个,苏南天想起了些什么,“云浅,你过来下。”

    “什么话呢!”

    拽着自己离开,“小心你小女朋友吃醋啊。”

    池小鱼握着手里的菜单,有些失落,像上官云浅那样家世好,人又漂亮的女人,才配的上吧。

    拉着她在人少的地方坐在,直入着主题,“你哥是怎么回事啊!”

    “我哥得罪你了?”

    上官云浅惊讶得张大嘴巴,哥哥不是出差去了么?

    “你哥是不是对我嫂子我就想法啊?怎么我嫂子去市,他也去了。”

    哎哎哎,你怎么说话呢!我哥是去工作。

    “我不管他去干嘛,总之,我嫂子,贴上了我哥的标签,是一辈子的事情。”

    “哦,”上官云浅摇晃着头,指着远处的池小鱼,“那,那个女孩子,贴上了你的标签,是不是一辈子的事情?”

    “你扯哪去了!”

    拍着她脑门,“她是公司的人!朋友关系!”

    “真朋友么?可你怎么不请我吃饭!”

    戳着他,“我看你的春心荡漾了!”

    “上官云浅!”

    “停!”

    上官云浅捂住耳朵,才不想听他说教,他说教起来就和哥哥一样,没完没了的,甚是让人觉得头疼。

    “你告诉你哥,离我嫂子远点,不然我不客气了。”

    “哎呦!”

    拉着他坐下,“这他们的事情你操那么多心干嘛!我都不管我哥,你也别管你哥你嫂子的!”

    靠近着,小声问着,她真不是你女朋友?你不喜欢她?

    “你怎么这么幼稚啊!”

    苏南天白了她一眼,“大人的事情你少管,说了不是就不是!”

    “我!”哼,什么叫大人的事情少管,莫非自己还是小孩子不成。

    “到底是不是?”

    上官云浅现在就揪着这个话题不放了。

    苏南天确定以及肯定,“不是!”

    “那就好!”

    嘿嘿的一笑,突然的搂住他的脖子,在脸颊上落下一吻,附着在耳边,“你可不许这么快有女朋友,作为一个二少粉,我会伤心死的!”

    “你莫名其妙!”

    苏南天推开她,“这个大个人,注意你的行为!”

    真是嫌弃!

    “我可不小了!”

    上官云浅做了个鬼脸,吐吐舌,“下次记得请我吃饭!”

    “不请!”

    苏南天擦了擦脸颊上的口水印子,“没大没小的!”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都二十开头了。”

    上官云浅笑着离开,聚着她那群闺蜜那里,这一堆人的立马热闹了,刚才那个吻,大家都长了眼睛看到了,他们走得偏些,是听不到他们说的什么话,但动作,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哎,云浅,厉害啊,和二少有一腿了!”

    “对啊,还主动献吻,你这故意秀恩爱的吧?”

    “难怪说你在大学都不交男朋友,这是家里有活宝了啊,可以啊,很强势!”

    “我看云浅是霸王硬上弓了吧!看二少都嫌弃得擦脸了!”

    “哎哎哎,你怎么说话的,是不是我闺蜜啊,说的话都偏向谁呢!”

    上官云浅扳着小脸,“他是没交过女朋友!平时像个情圣一样!其实没有一点实战经验!”

    “哇哦!”

    众人的一致的欢呼,眼神看着上官云浅,这意思是成了?

    “云浅,你藏得太深了!”

    “二少的几千万粉丝哭晕在厕所!”

    “可以啊,以后你就是苏帝的老二的夫人了,成了大佬了。”

    “别乱说!”

    上官云浅拍着她们,“别乱说!没有的事情,不然南天哥听到了,他会打死我的!”

    “哎呀,南天哥,叫得真亲切,青梅竹马啊这是!”

    “云浅,你们早认识,怎么不透露一声呢,好歹着我们能仗个苏二少的名头耍刷耍威风!”

    “看你们走到哪里去了,点菜点菜!”

    “早点了!”

    一个闺蜜递给她一份菜单,“就剩你了,看吃什么,加上!”

    “ok!”

    ……

    放下桌子下的手紧紧的绞在一起,池小鱼觉得心里有些难受,刚才那一幕不断的在脑海里放映着,他们之间,觉得是非常熟悉的,青梅竹马一样的。

    “怎么了?腿还疼么?”

    池小鱼摇摇头,把菜单递给他,“我已经选好了!”

    “我看看!”

    苏南天看着菜单,看着她点的菜,“吃得这么素怎么行,加肉!”

    “我……我不能吃太多有肉了,不然的导演会说的,小心姐也会说的。”

    “怕什么,你又不胖,而且拍戏,也不一定要是木杆子的身材。”

    勾选好了,又递回着给她,“看看想喝什么饮料?”

    “哎,云浅!我看二少对那女人挺关心的,一张菜单都传来传去好多遍了。”

    “那是他们苏帝的签约的艺人,南天哥说刚好的她在市拍戏,所以……”

    “哦,是个艺人呐!那苏帝的福利的可真好,一个艺人都能上级领导请吃饭。”

    “你不吃醋啊!要是我,我就赶紧的过去,坐他旁边,宣告主权!艺人是演技了得,云浅,你还不一定斗得过呢。”

    “就是就是,云浅,过去,我们支持你!”

    “过去过去,宣告主权!”

    “你们别起哄了!”

    一会儿整个就饭店的目光都过来了多不好。

    “去哇,云浅脑子什么时候有退缩两个字了?”

    “去啊,去探探实情,别让你老公被人抢了!”

    “你们越说越过份了。人家真的只是把我当妹妹!”

    “情妹妹吧!快去啊!”

    “喏!”递给她一杯饮料,“过去啊!”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99分:王牌贵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99分:王牌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