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特警选拔

    田一尘挂了电话,就直接微信联系了冬天,冬天所乘坐的火车马上就要到站了,田一尘来不及考虑,打了个车就直奔火车站!

    现在的高铁是说到就到,田一尘刚刚赶到火车站,望向出站口内,就已经开始有人陆陆续续的出站了,田一尘在人群中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冬天,单衣单裤的冬天可能是没有看好天气,京南市的冬季虽然不算是太冷,但是也只有几度,不比南方的天气,田一尘见到冬天道:“你怎么只穿这么一点!”然后田一尘关心的脱掉身上的外套递给了冬天。

    田一尘同时自己一手抢过冬天的行李箱,冬天也没有客气,接起外套就把自己裹了起来,因为实在是太冷了,冬天道:“车上人太多了,不想再翻箱倒柜的拿衣服,太麻烦了,对了我爸爸呢,我打了他好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是不是你们派出所又出什么事情了?”

    田一尘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黄所现在应该在开会的吧,特意让我来接你,只不过我没有车子,我们必须得打车回去了!”

    冬天嘟个小嘴无奈的道:“好吧,我这次回来给你带了礼物,到家就拿给你!”

    田一尘内心的激动是可想而知的,因为在父亲去世后,田一尘唯一能感受到亲情和关爱的就是黄山湖夫妇还有的就是可爱的冬天了!

    田一尘拦了一辆出租车把行李放进后备箱,半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冬天的家里,这里是一栋高层的居民楼,田一尘和冬天有说有笑的就进了家门,冬天的母亲叫张燕玲,已经退休好几年了,田一尘一进门就道:“张阿姨,听黄所讲,你今天包了饺子,今天我可要有口福了!”

    张燕玲是个和善的人,张燕玲呵呵大笑道:“就知道你嘴馋了,我都说过多少回了,以后你想吃什么就到家里来,我给你做!”

    冬天也参合的道:“这才多长时间啊,你们都把一尘当儿子了吧,真是重男轻女啊,我都多长时间没有回来了,你们都一点都不想我!”

    张燕玲道:“你都是一个大姑娘了,怎么还像一个娃娃一样,一尘他才二十岁,平时都没有人关心和照顾的,也难得来家一回,不过你说的对,我就是喜欢一尘,如果他愿意叫我一声妈,我肯定会开心的睡不着觉的,加上你平时又不在家,家里有什么重活脏活都是一尘抢着干的!”

    冬天撒娇的道:“是了,我这还没有说上两句呢,你还真的要认干儿子了吧!”

    张燕玲道:“干儿子有什么好的,要认,我就认一尘做女婿,一个女婿半个儿,将来也好有人好好的管教你!”

    冬天一听,就感觉到情况不妙,马上娇羞的跑回了房间,还边跑边嘴里嘟囔道:“我大学还没有毕业呢,你就想把我嫁出去啊,我才不愿意呢!”冬天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因为冬天的内心还是很喜欢田一尘的!

    田一尘听到这些,还真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因为田一尘对冬天的好感远胜于其他的女生,主要是田一尘就没有怎么接触过其他女生,冬天是唯一和他走的最近的女生!

    张燕玲回头看着田一尘继续道:“一尘你觉得冬天好不好,漂不漂亮?”

    田一尘感觉到今天已经是避无可避了,就硬着头皮道:“冬天这么漂亮,怎么可能会看上我呢,何况黄所也不会同意的!”

    田一尘越这么说,张燕玲越觉得田一尘是年轻害羞,所以张燕玲呵呵大笑道:“等你黄叔叔一会回来,我问下他的意思,不过现在这个社会,还得你们年轻人自己同意,以后你就和冬天多接触接触,反正她这次回来,也要去你们单位实习,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很多的!”

    田一尘突然想起来,冬天可是南方的名牌的警官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田一尘问道:“冬天要去我们派出所实习吗?”

    张燕玲道:“冬天没有给你说啊,不过不在你们派出所,而是在市局,具体分到那个单位实习,还得看领导的安排!”

    田一尘哦哦了两声道:“这个冬天,这么大的事都不跟我透露一点,保密工作做的这么好!”

    这个时候冬天也换好了衣服,走出了卧室,本来卷起的头发现在变成了长发飘逸的披肩发,田一尘一时间都看的有点惊呆了,冬天好像听到了张燕玲和田一尘的对话,冬天道:“不是我不告诉你,是还没有来得及说呢,而且现在还不一定呢,等拿到报到证才能确定!”

    田一尘道:“好吧,那等定了单位,一定要告诉我哦!”

    张燕玲从厨房内喊出话来道:“冬天,你给你爸爸打个电话,问下他什么时候能回来,我饺子都已经包好了,就等他回来下锅呢!”

    冬天答应了一声道:“好,我现在就打电话!”

    冬天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就听到了开门声,然后黄山湖有点开心的回来了道:“我说我耳朵根怎么这么热,你们在背后念我了吧!”

    田一尘马上迎了上去道:“黄所,你回来了!”

    黄山湖连拖鞋都没有换,就直接进来走进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道:“你们两个都过来,我有正事和你们两个说!”

    田一尘和冬天都是一愣,可是看到黄山湖一本正经的样子,都相互看了一眼,然后都向沙发方向走来!

    黄山湖从公文包内拿出一份红头文件道:“你们都看看,可一定要看仔细了!”

    田一尘和冬天认真的把文件看了一遍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黄山湖道:“我刚从市局开会回来,这是局里刚刚下达的文件,你们也都说说你们的想法!”

    田一尘也有点激动的道:“我条件达不到吧,我看冬天可以,全日制本科,虽然还没有拿到毕业证,但是她作为应届毕业生倒是可以报名参加!”

    黄山湖道:“我看一个女孩子也就算了吧,一尘我觉得这是你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难道你想一辈子躲在派出所碌碌无为的一辈子吗?文凭那是小事,因为你是公安系统的在编人员,可以破例参加选拔!”

    田一尘有点不相信的道:“真的吗?如果可以,我倒是真的愿意去尝试一下!”

    冬天却有点不高兴了,冬天道:“爸爸怎么什么都看不起我,我也要参加特警选拔!”

    黄山湖盯了片刻冬天后道:“你真的想当特警?”

    冬天重重的点点头道:“这是我一生的梦想,难道这不是你一生的梦想吗?”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花开花谢春常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花开花谢春常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