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32章 聪明绝顶的外孙女

    燕小七睁大眼看着墨邪,许久,撇着嘴哭起来,“我好想东陵爹爹,他做菜可好吃了,对娘亲也好,还不会凶我。”

    阎小五突地窜出来,与燕小七抱头痛哭,“再也吃不到他做的菜了。”

    提及东陵鳕,墨邪默然。

    墨邪垂下眸,苦笑着。

    东陵,第二世第三世都给你,你回来吧。

    墨邪满满的负罪感,他年少去落花城,是想帮轻歌,奈何都是一个请君入瓮的死局。

    唯有向死而生,才能化险为夷。

    墨邪复杂的望着那一扇门,他曾以为可以恣意如风,潇洒而活,然而在龙凤山上看见所有人都没办法阻拦陷入杀戮被血魔吞噬理智的夜轻歌,姬月一来,甚至不用说话,她就能恢复清醒。

    墨邪满嘴的苦涩,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以前,至少有个东陵鳕,而今,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墨邪解下腰间的酒葫芦,仰头喝了一口。

    他还是适合酿断肠酒,一醉断肠,再醉魂休。

    至于姬九夜,听到燕小七的话,目瞪口呆。

    东陵爹爹又是谁?

    姬九夜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之中。

    小嫂子的后院这么强大,他长得英俊,玉树临风,加入这后院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都是一家人,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他这么好的男儿,与其便宜那些个妖艳贱货,倒不如便宜自家小嫂子。

    姬九夜想至此,郑重的点了点头。

    他真是聪明绝顶。

    咔嚓

    屋门被推开,轻歌二人缓步走出来。

    轻歌干咳一声,故作镇定的看着众人。

    姬月满面春风,一脸的骄傲。

    夜青天眼神里皆是狐疑之色,问:“轻歌,我给你的锦囊,你给小姬了吗?”

    小姬

    墨邪一口酒水给喷了出来。

    姬月嘴角狂抽,姬九夜大笑不止。

    夜青天倒是一脸认真,须知,那锦囊之中的药材,有关他孙女的终生幸福。

    与尊严有关的事,夜青天又不好开门见山,长驱直入,只能旁敲侧击,希望姬月与他心有灵犀,有所感悟。

    轻歌一愣,片刻,蓦地反应过来,把锦囊从空间袋之中拿出来,递给姬月。

    她很好奇这锦囊之中藏有什么秘密,但夜青天严肃的说过,只能由姬月亲启,她就算好奇,也老实了下来。

    姬月接过锦囊,目光微闪,锦囊微大,莫不成是夜青天有什么传家之宝要给他?

    姬月满眼的欣喜,看来,夜青天还是喜欢他的。

    想至此,姬月眉眼柔和将锦囊藏好,等着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再拆开。

    这么神圣的宝物,他自然要认真对待,不可敷衍。

    只不过,当姬月将锦囊拆开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恐怕会崩溃到绝望。

    一行人去往主堂,傍晚,日落西沉,残阳如血,火烧云漫天。

    暗红的余晖洒落在这座城。

    比之往日的冷清,夜府热闹多了。

    晚饭时,祖爷也在,祖爷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姬月身上,仔细的端详打量,生怕姬月是靠着一副皮囊四处行骗的江洋大盗。

    祖爷闷哼一声,冷冷的看着姬月。

    “外婆。”姬月颔首,微微一笑。

    “听说你来自妖域?”祖爷问。

    祖爷郁闷了,她当初找个神月都的精灵殿下,阎碧瞳嫁给了夜惊风也就算了,好家伙,轻歌可不得了,直接来个妖域姬王。

    祖爷突然偷偷乐了,这岂不是侧面说明,她的后代,一个比一个好?

    祖爷骄傲了。

    眉角眼梢的笑掩藏不住。

    “你这糟老婆子,想什么呢,笑的跟城东的二百五一样。”夜青天一脸的嫌弃。

    听到夜青天的声音,祖爷勃然大怒,“老身跟孙女婿说话,有你什么事?”

    “呸,那是我的外孙女婿,你别往脸上贴金了。”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的不可开交。

    其他人默默的吃着,看着这俩老人,轻歌也是头疼不已。

    他们啊,就是水和火,难以相融。

    饭至一半,狂风袭来屋门大开,轻歌放下碗筷抬眸看去。

    夜菁菁站在门槛,笑望着轻歌,即便是满面丑陋的疤痕,也抵挡不住那春风醉人般的笑意。

    夜菁菁身旁是一号,一号双眼碧蓝,犹如白月光下的深海,暗沉,忧郁。

    夜菁菁第一次上龙凤山试图解救夜轻歌时,一号强行将她带走,若夜轻歌死亡,这将会是她和一号之间难以过去的一个坎。

    好在,她活下来了。

    一号一直都清楚,在夜菁菁心里的地位,没人能超过夜轻歌。

    然而当那日他强行带走夜菁菁,夜菁菁满身伤痕,指着他怒吼,让他滚。

    钻心刺骨的感觉,恐怕其他人无法理解。

    夜菁菁走向轻歌,眸中皆是笑意。

    一号亦步亦趋。

    “姐姐,你要去诸神天域吗?”夜菁菁问。

    轻歌想了想,点头。

    夜菁菁若有所思。

    龙凤山一战过后,九界守护者,位面高低的事,终于暴露在世人眼中,再也隐瞒不住。

    夜青天看向轻歌,拿着筷子的手,僵住。

    “什么诸神天域,哪有在家好,真不懂现在年轻人的想法。”夜青天无奈的道。

    “诸神天域哪好了,有什么好的。”祖爷难得的跟夜青天统一战线。

    轻歌看了看他们,沉默着。

    “去吧,金龙岂是池中物,我们家小歌儿,小小四星是留不住的。”夜青天一直都懂,但不舍也是真的。

    祖爷皱了皱眉,“你这老头子,怎么还两副嘴脸?”

    “你个臭婆娘懂得啥,老夫的孙女,岂是庸庸之辈?”夜青天气得跳脚。

    祖爷闷哼一声,看向别处,“不是我女儿,你哪来的孙女?”

    “没有我儿子,你有这聪明绝顶的外孙女?”夜青天看向轻歌

    “”

    轻歌嘴角抽了抽。

    哪怕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总有理由吵起来,也算是个本事。

    轻歌扭头看向姬月,若日日夜夜如此,她想,不去诸神天域,也是可以的。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真是奢侈。

    谁不想一觉安稳睡到天明?一日三餐有日作伴?

    越是简单的事,于她来说,越是困难。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