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逃

类别:mr007 作者:导轨 书名:前线兵造
    南斋的对岸才是**的地盘,现在在日军把守的这边激烈的战斗引起了对岸的注意。但是防守在对岸的部队可不敢轻举妄动,攻占了腾冲的日本人时刻都在准备进攻东岸,东岸虽然有重兵防守,但是面对精锐的日军也不敢贸然的进行进攻。

    “参谋长,对岸突然枪炮声大作,恐怕是有人进攻日本人的阵地了。”

    “是我们的人吗?”

    “不知道,我们的人不敢去西岸探查情况,所以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

    “好的,这个事情我马上报告给师长,我去问问怎么一回事。”

    在东岸即使部署了三个团的兵力,此时也不敢贸然的去进行侦查和攻击,因为在对岸的日本军队是两个号称的丛林虎的部队,打丛林战根本就不是这种一流的丛林战部队的对手。此时在西岸,一群残兵已经冲到了这些专业的丛林战部队的面前,谁也不知道这群已经牺牲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部队经历了什么,毫无章法的打斗撕咬硬是在防线上撕开了一个缺口。

    趁着这个空隙脱离了弹坑,韩城看着周围的这些袍泽用撕咬的方式,咬断了日本人脖子的喉管和血管。在刚才还被韩城叫骂的新兵已经是换了一个人,用以伤换伤的方式干掉了一个又一个的日本人,韩城能做的就是抽冷子给人家背后来一刀,然后保全自己。

    “弟兄们,迅速解决战斗,分散撤退到东岸!”

    这是战斗结束之后,韩城最头疼的命令,分散撤退可不是一个好主意。集中在一起撤退目标大,但是能够尽可能的保全相当大的一部分人,分散撤退可就是让人家当靶子打了。现在的战场对于自己这方来说可是十分有力的,最起码敌人这时候已经被压下去了,只要在坚持一下就能获得胜利了。

    “兄弟,来给哥哥一枪吧,我知道我逃不过去了!”

    正在撤离战场的时候,一个伤兵突然就抓住了韩城的腿。伤兵的双腿已经被炸断了,尽管已经包扎了起来,如果是坚守阵地的话,这个伤兵就能得到很好的治疗,只是这次的命令是撤退,委婉点说的话就是让伤兵自己解决,也就是自杀。

    “哥哥,我这边下不了手啊。”

    “兄弟,你还是开枪吧,我不想慢慢烧死自己,给我一个痛快。”

    在伤兵的处理上,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战地医院那里有那么多的医生和药物治疗那么多的战士呢?很多的战士挺不到治疗就已经死了。更何况现在根本没有战地医院,一般来说就是让伤兵自己想办法,想什么办法呢?一般就是自尽。这没有办法,当伤兵过多的时候,伤兵还会主动要求集体自杀,在战争中没有什么战友之情,活着不易,受伤就更不易活着了。

    “哥哥,对不住了,闭上眼睛吧。”

    韩城毫不犹豫的把枪指在伤兵的脑门上,伤兵闭上眼睛,等待开枪。让伤兵闭上眼睛是为了不看,这样才能做到一个冷血的决定,虽然是冷血,但是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他死了他就不用在忍受这种痛苦了,就没有战争和硝烟出现在他的身上了。

    其他人看到这个情况基本上就是见怪不怪了,还来了一个人看了一下,帮着韩城调整了一下枪口。

    “这样打,血溅不到你身上。”

    然后继续按照计划四散奔逃,至于打扫战场,不存在打扫的像没打过仗一样。尸体被随意的丢在一边,不仅是敌人的,自己人的也是一样的。在打完的战场上经常走着走着就被尸体或者炸断的肢体绊一下,现在五月份了,天气一升高,蚊虫就来了,尸体的味道自然是很难闻。

    眼一闭,韩城就开枪了,这个决定很难下,但是不得不这样做。日本人抓到的俘虏可都是直接**解剖的,他们可不懂什么日内瓦条约。即使韩城自己不去做,他们也会自己想办法结果掉自己的性命。

    头一歪,伤兵就没了声息,在战场上零星的传来了枪声,一部分是补枪没死的日本人,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补枪没死的自己人。在其他人看来,这个决定相对来说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甚至说已经可以司空见惯了。不过已经说好了分散撤退,现在可就不是说集体行动了,而是自己单独行动为主。

    “你的子弹还剩多少?”

    韩城扭头一看,原来是刚才那个羊倌。一场仗下来,身上携带的50发子弹已经是消耗掉一半了,大部分的子弹是被胡乱的打出去了,至于说打中人没有,这个就是看缘分了。

    “还有个二十多发,能不能顺利的度过南岸还不好说。”

    “那你还不从死人身上去捡点子弹?咱们这次攻击动用了一个营的人,不过我刚才大概看了一下,现在估计没有多少了,再不走咱们两个都得死在这里。”

    “走了走了,这么大的动静,东西两岸都能听见了,快撤了!”

    现在韩城没有心情去搞这些弯弯绕,剩下多少人有什么用,等着大部队来了,自己这些人还是打不过嘛。子弹没有捡就没有捡吧,相对来说的话,也是让自己轻装上阵,尽快的渡过怒江,对于什么都不懂的自己来说,活着才是最好的战利品。

    现在韩城正在试图找到一个距离对岸比较近的安全的地方,太安全的地方你找得到,敌人也是可以找得到的。所以首先要选择的就是能够快速渡河,而且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地方。因为分散撤退,所有人走的方向都不一样,但是目的都是一样的。

    “铁匠,你说咱们怎么去对岸?”

    “羊倌,不是都分散撤退了吗?你这个还跟着我做什么?”

    “咱们走的是同一条路。”

    羊倌朝着韩城挤挤眼,走到了前头。老兵的撤退方式各不相同,但是总体来说的话,老兵不扎堆在一起,两三个就已经是极限了。新兵还是有的,在经验上来说和老兵就是不一样的。新兵少则五六人,多则十余人组成小队。韩城是最明白活到最后是需要怎样的实力和运气的,所以韩城更倾向于自己一人在游戏里单独行动,这样逃脱或者是隐藏的时候都是很方便的,只不过这次又多了一个羊倌。

    向东岸最近的道路就是向着正东直接走,可能对于东岸的部分的地形不是很熟悉,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是最近的道路了。至于过怒江还暂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不行就只能是游泳过去了,桥那边可是不会有人让你过去的,况且这时候早就已经没有桥了。路上的东西也是比较复杂的,但是既然是撤退,那就要尽可能快的渡过对岸。

    “啪啪啪!”

    林子里又传来了枪声,这就让韩城加快了自己的脚步,现在可没有心情去分辨什么枪什么炮的,现在只有一个目的,跑。反击的人自然也是有的,这对于日本人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反击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分散撤退是不错,但是如果说能够集合起来撤退的话,虽然会损失掉一部分人但是能够保全相当一部分力量。

    “真是一帮烂怂,不跑还打什么?”

    “谁提出来要分散撤退的,老子快被这个命令给害死喽。”

    韩城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有没有敌人追过来,怒江的两岸实在是太开阔了,你怎么走也要被人给看见的,不走你是要被彻底的打死的。

    “这不就是那个团部的参谋长嘛,要不是当初身上的那身军服,谁知道他是参谋长呢。”

    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过河,怒江水流湍急,想要过去可是十分不易的,但是不过去根本不可能。

    “水流这么急?怎么办?过不过?”

    羊倌看见这么宽和湍急的水流就有一些害怕,但是后面传来的枪声让羊倌又迫不得已看向了水面。

    “你说过不过,现在咱们不过也得过,不过咱们就是死!”

    韩城去树林子里找了一节比较粗的木头,然后抱着就冲向了水面。羊倌无奈的摇摇头,直接就冲进了水里。现在没有时间去思考过不过江了,摆在面前就一件事情,必须要过江。抱着木头纯粹就是给自己一个方向目标,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只要能游过去,管他什么方法呢。这时候的作战意志和坚定的信念早就抛到了一边,因为现在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就像那场死掉了不知道多少人的仗,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为了回家。

    “铁匠,你会水吗?”

    “不会,但是现在不会也得会,被水淹死总比被日本人活剥了好!”

    日本人的虐俘手段上是很先进的,从**解刨到生物实验,从物理到化学都是很擅长的。正是因为这种惨烈的手段,招致的报复也很大,在**手里没有多少日军俘虏,因为那些日军俘虏早就被士兵以各种手段报复致死了。推入石灰坑,或者是直接浇上汽油,这些手段对于一些老兵来说是司空见惯的,大部分都是经历过和看过的。

    怒江的水流湍急,两个人在水里艰难的挣扎,但是现在两个人最重要的武器,步枪现在已经进水了,在烘干之前这两把枪都是没有办法射击的。作为一个后世来的工人阶级,韩城这点东西还是懂得,没有烘干你就射击,你这就是等着炸膛呢。江水湍急的声音也代表着韩城的心情,现在韩城的心情也是急切的,最重要的尽快渡河逃进树林里。

    “羊倌,别乱用力气,一旦游不动了咱们可就要死在这江水里面了。”

    韩城一边说,一边快速的向前游去。羊倌拽着韩城的那个树干的一部分艰难的游着,韩城感觉光这个江过去就用了半个小时,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距离是那么近。后面的林子里已经钻出来了一些日本鬼子,看到已经快到对岸的韩城,急忙招呼人过来。

    “恁娘,鬼子来了,这速度太快了。”

    “快快快,走走走了,不走就等着被枪打死吧。”

    渡过江几乎用掉了全身的力气,对于韩城来说这可不是休息的好时机,因为后面还有一大批的日本鬼子和各种轻重机枪,最安全的就是逃进林子里。怒江两岸的滩涂有几十米长,两个人强打起精神,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的冲向了对岸的树林。后面的日本人也在用机枪扫射,但是还是让这两个残兵跌跌撞撞的跑进了对岸的树林。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前线兵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前线兵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